太初門裡,趙安找到了沐清風四人。愁眉不展的說道:「現在怎麼辦?作為星極第一的宗門這件事情肯定不能不管不問,這樣的話就失去人心了。」

君文言一步走上去,盯著趙安怒喝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幫忙的話,我相信老大一定不會放過你們太初門的。」

沐清風拉過了憤怒的君文言。走到趙安的面前,搖了搖扇子說道:「他說的話不用去深思了。現在我有一條明路,不知道掌門有沒有興趣聽聽呢?」

「哦?」眼中精光一閃,連忙問道:「還請沐公子指點一番。」

他現在的心裡還一直惦記這煙雨樓黑卡的事情,實在是不想與帝天為敵。後面又傳出他的勢力,龍族,獸人都來幫忙,趙安是一點想與帝天為敵的心思都沒有了。

打了個響指,頂著那對桃花眼笑道:「你可以選擇攻打望月門,不過到時候你可以選擇倒戈。這樣帝天打贏之後,整個星極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了,還有什麼流言蜚語來指責你不成?」

聞言,趙安陷入到了沉思。這一步走錯的話,將是萬劫不復之地。

沒有去打擾趙安,這件事本就需要下狠大的決定,急也急不來的。

。。。。。。。。。。。。。。


帝天在房間里拿出來了破藥罐頭,十八子也跟著飄了出來。

「老頭,我這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個?」

十八子一直下閉關,自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喜歡哭笑,先哭再笑。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

帝天站起了身子,踱著步子說道:「這壞消息就是我們把望月門攻佔了。」

「尼瑪啊,你這叫壞消息?你丫是不是屎吃多了?」還沒有聽完,就直接打斷了帝天的話。

白了他一眼,「卧槽,小爺還沒說完好不好?」看到十八子閉上了嘴,繼續說道:「我們確實攻佔瞭望月門。但是有消息說是我成為了獸族的傀儡,想要推翻人類的統治。」


「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利,雖然我們人多。但也比不上整個星極洲的人多。倒是交戰起來,我們肯定是處於下風的。」

「這也算消息吧。」十八子淡淡的搖了搖,又道:「那你是準備怎麼辦呢?」

嘿嘿一笑,撓著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想你把鬼王殿的人全部收服,這樣的話我就有點底氣了。」

鬼王殿全都是玄皇境以上的強者,而且足足有上萬之眾,如果這這些人全是自己的手下,那他自己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十八子直接搖著頭說道:「不可能的,我的魂力根本收不了那麼多人的。」

「我知道不可能啊,所以你要聽我的好消息啊,哈哈!」

越說帝天越高興了,似乎那上萬人已經成為自己的手下了。

抬起頭,饒有興趣的問道:「什麼好消息,居然能讓你笑成這個樣子。說來聽聽看。」

帝天把玩著手指,神秘的一笑,憋了半天,蹦出來一句話,「我找到了雪骨參!」

ps:一更送到~!我決定了,這個月一天五更,日更萬字,在新書鮮花榜結束之際我,偶要突破百萬大關!~ 十八子直接愣住了。好半天才說道:「什。。什麼?雪骨參?」越說神色越激動。

「沒錯,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嗯?」

後面的話沒說完,但是他知道十八子肯定能聽懂的。

考慮了一會兒,拿過了帝天手中的雪骨參,仔細看了半天。就像是看個絕世寶貝一樣,狠狠的聞了聞。眼中泛著精光說道:「好東西,好東西啊。哈哈哈!!」

「咳咳。」輕咳了兩聲,身子斜靠在牆壁上。「是嗎?那我的事情是不是就沒有問題了?」

擺了擺手,收起手中的雪骨參,「這件事情我幫你辦了,不過這次出手我就不會再這麼做了。以後的路畢竟還是你走的。」

擺正了身子,嚴肅的點了點頭。「老頭,你放心。我一定會抓緊時間提升實力的。這種事情,以後我盡量不會讓你動手的。」

「什麼叫盡量?我是一次都不會動手的?」

帝天眨了眨眼睛,委屈的說道:「難道你想去茅廁了卻餘生么?想想我都覺得可惜。」

白了他一眼,十八子就消失在了房間里。

無奈的攤了攤手,帝天就朝著床上躺去了。

來到破藥罐子里的十八子眼睛微微一眯,一道神識就朝著外面打了出去。做完這一切,這才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壺酒,狠狠的悶了一口,就拿過雪骨參欣賞了起來。

夢中的帝天根本不知道,就在他睡覺的時候,正有上萬道有幽幽綠光朝著他的體內涌去。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整個骨頭就像炸豌豆炮一樣「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

「咚咚咚!!」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了進來。

「誰啊?大早上的,這麼煩人啊?」那慵懶的聲音從裡面響了起來。

外面的人停止了敲門聲,恭敬的站在了門外,「公子,三位前輩讓你去議事堂一趟!」

「哦,你先下去吧,告訴他們我馬上就來。」打發了外面的人。帝天就穿上了身上的衣物,看了看銅鏡里的自己,美美的爽了一番。這才朝著議事堂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輕輕的推開門,便看到裡面已經佔滿了人。

隨著開門聲的響起,所有人都轉過了頭,朝著帝天所在的方向看去。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掃視了一眼,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你們知道的,我睡覺喜歡自然醒,再說你們也不提前通知我,我也不知道啊!」

紛紛白了他一眼,帝天灰溜溜的坐在了主位上,看了看下方的三人問道:「是有什麼事情嗎?怎麼突然要開會。」

鷹老站起了身子,朝著帝天拱了拱手。這並不說帝天的年齡比他高,單單是人家這年齡這種實力以及勢力足以讓人欽佩。

「現在星極洲開始動亂,紛紛要討伐我們。現在的情形十分的不利,還請公子定奪!」

聞言,帝天恢復了正常,表情嚴肅,摸著下巴說道:「這件事情我也想過。」說到這裡,帝天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鎖魂術鎖住的靈魂。

猛然一愣,突然多了上萬個靈魂。仔細一看,原來是鬼王殿的那群人。心裡不禁對十八子感謝萬分。

臉上帶著笑容說道:「好了,現在沒事了。只要他們敢來,我一定會讓他們全軍覆沒。」

「哦?」鷹老饒有興趣的問道:「不知道公子此話怎講?」

帝天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就靜候佳音吧,哈哈哈!!」

無奈,聽到帝天不肯說完,他們也無可奈何了。今天開會主要討論的就是這件事情,沒想到是以這種結果給結束了。

眾人紛紛退下,只留下了蠻老三人,以及鬼冥組的人守候在帝天的身後。

蠻老站起了身子,看著帝天問道:「說吧,到底什麼情況?」

看了看身後的鬼冥組,「你們站到前面吧,你們在後面我總感覺瘮的慌。」

苦笑一番,這群人就走到了帝天的前面,站在了下方齊齊的看著帝天。

「是這樣的,三位前輩應該知道他們是誰吧?」

三人看了看鬼冥組,感受了一下他們身上的氣息。

龍老搖了搖頭說道:「猜不出來,他們是誰啊?怎麼無緣無故多了二十個玄侯境的高手啊?」

沒有回答,而是把目光打向了蠻老。

「不行,我也猜不出來。。從來沒見過這批人。」

所有人齊齊的看向了鷹老,只見後者摸起了下巴,「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應該是和煙雨樓勢均力敵的閻王殿的分部吧?」

「嘶。。|」

蠻老二人倒吸了口涼氣。他們自然聽過這個閻王殿,但是沒想到這群人就是閻王殿里的人。


看向了帝天,眼裡泛著精光說道:「小天啊,沒想到這麼不簡單吶。不但跟煙雨樓的人有關係,現在這閻王殿的分部的人都幫你的忙」

帝天無奈的搖了搖頭,「還不是有原因的,哎。。」

沒有去問為什麼,這種事情人家不願意說,那不可能去強迫人家吧?

蠻老像是想起了什麼,驚叫道:「你不會把他們分部的人全部都。。。。」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再說下去未免有些駭人聽聞了吧?

狠狠的點了點頭,「哈哈哈,這下是不是沒有問題了?!」

這下就連鬼冥組的都震驚了,陽判官看著帝天恭敬的說道:「公子,那殿王是不是也會來的?」

「沒錯,鬼王殿的殿眾全部都會來的。現在我們只要等他們前來,這一仗肯定沒有絲毫的意外了。」

聽到這裡,龍老還是沒有聽懂,好奇的問道:「為什麼他們來了,就沒有絲毫的意外了?你咋這麼確定呢?」

帝天笑了笑,朝著鬼冥組的人努了努嘴,「你們給他們解釋一下吧。」

我的絕品女上司 ,拱了拱手說道:「我們鬼王殿的殿眾玄皇境的強者以上包括玄侯境高手在內的人共有一萬兩千名!!」

ps:二更送到,哈哈,小*來臨,用你們的鮮花換取我的爆發吧~!~! 場中瞬間寂靜了,沒有一個人說話,大氣都不敢喘的。

為了打破這種局面,帝天只好站出來了,「 只求今生只求你 ?」


三人連忙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可能了。

哈哈一笑,帝天就讓眾人退下了,而自己則是在宗門裡溜達了起來。

「公子好!」

「公子好!」

走在路上,這群人紛紛問好。雖然說人家的年齡小,但是能把千年來星極第二的望月門給滅掉那完全可以讓人心生佩服了。

回報一笑,算是還禮了。繼續悠閑的轉了起來。

。。。。。。。。。。。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現在可謂是士氣正盛,那小子的打了一場勝仗,心裡肯定是非常的驕傲。現在我們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豈不是很好么?」

說話的人正是呂濤,他將宗門裡的事情處理完,正準備啟程前往墨城的。這不,剛到了一半,一群人就從空中飛去了。

感受到那恐怖的氣息,呂濤當場嚇得雙腿發抖了。猶豫再三,這才來到了太初門裡。

這時的玉月門宗主劉詩早已來到了這裡,和趙安商量著接下來的事情。

其中趙安有隱晦的提過,讓劉詩加入他們的陣營。可是劉詩不領情,他也沒有辦法了。只能祈禱帝天那小子手下留情吧。

「哼!」劉詩傲嬌的哼了一聲,看著趙安說道:「現在你才是星極第一吧?這種事情應該由你們太初門定奪的吧啊?」

感受到兩人的目光,掃了一眼,「現在跟我星級第一沒有任何的關係。人家是為了我們的領土而來的,單憑我一個太初門又能有什麼作為?我們應該去聽聽天下人的心聲。」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嘛?天下人的心聲?沒有你帶頭他們估計連個屁都不會放的。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你必須儘快下決定。」

李煜的死,讓呂濤心裡空落落的。不能親自手刃敵人,就像是自己的老婆被人上了一樣。心裡非常的彆扭。

「那好吧,既然你們二位非要讓我做出決定,那我的決定就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將二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現在就動手,兵發望月!」這話說的那叫一個霸氣側漏,手指向望月,一股凌厲的氣勢由心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