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殺上去,爭奪踏神台,」

在場的都是心思敏捷之輩,略一思量便明白踏神台的關鍵,

一場驚天大戰,瞬間爆發, 神葬山前,天崩地裂,大戰激烈無比,

「擋我者死,」

虛空中,渾身長滿金色毛髮的龐大凶猿,手持赤色鐵棍,腳踏金色祥雲從天而降,鐵棍橫掃,無數生靈驚慌亂竄,速度慢者被掃中,肉身頃刻間爆成了滿天血霧,其餘生靈見到這猴子凶威滔天,驚慌四竄不敢抵抗絲毫,猴子獰笑一聲,落在了第一座踏神台上,

「不想死就滾開,」

黑霧纏繞的魔女蘇靈兒,站在龐大的夢魘獸身上,雙手環抱冷聲開口,有自恃強大的凶獸聯合在一起想要將蘇靈兒斬殺,不料她翻手取出一黑白二色的山河扇,輕輕一揮,頓時有山嶽大川幻化而出,帶著滔天威勢頃刻間將所有攻擊化解,分成數股能量反撲而去,出手的神靈過半,神魂俱滅,

蘇靈兒環視四周,見無人在出手,銀鈴般的笑聲響起,走向第二座踏神台上,她看向第一座踏神台的猴子,眉頭蹙起問道:「猴子,聽說在天兵島上,有個叫做林浩的小子,跟你爭鬥,他還活著嗎,」

猴子聞言,想到那個兇殘的人類,瞳孔一縮,隨之冷冷道:「那日天兵島暴動,老子逃出已是萬幸,哪有功夫關心一個人類的生死,不過看那日的情景,恐怕化為劫灰了,」

「嗯,」蘇靈兒美目一瞪,心中驟然一緊,一股怒氣直衝腦海,張口道,「若是他死了,我讓你陪葬,」

感受到蘇靈兒身上散發出恐怖煞氣,猴子一凜,但它聽到蘇靈兒的話后,卻是大為憋屈,非常想怒吼,「他死不死,關老子什麼關係,」

但它看到隨時可能暴發的蘇靈兒,還是識趣的沒有說出口,而是冷哼一聲,盤坐在踏神台上,暗自生著悶氣,

通天猿與蘇靈兒不過佔據倆座踏神台而已,餘下八座踏神台爭鬥相當慘烈,往往登上踏神台容易,守住卻是極難,唯有那些殺出威勢,凶威蓋世的強者才會穩坐踏神台,

半日過後,十座踏神台前面,早已成了屍山血海,除卻一座依舊沒有主人之人,九座踏神台都盤膝坐著一尊神靈般人物,他們大都渾身浴血,血氣瀰漫,顯然是經歷慘烈的大戰,

剩下的唯一一座踏神台,前面已經堆積起如同小山般的屍體,卻依舊沒有結果,

九座踏神台上除卻通天猿,魔女蘇靈兒外,從外界到來的生靈佔據四個位置,分別是上古夏氏的夏驚雲,上古巨人族塔卡,來自神秘宗門的唐梓軒,自稱血劍修羅的薛木華,

其餘三座卻是被突然出現的本土凶獸佔據,分別是幽冥白虎,赤色蛟龍,五色鳴蛇,

「殺啊,這是最後的機會,」


進入此地生靈無一不是為了最終極的傳承而來,若是能夠得到,必定一飛衝天,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一座踏神台,爭鬥相當慘烈,

一頭雄壯的赤色莽牛,生生撕裂前方的阻擋它的倆個人類,血肉灑落一地,它興奮的登上了踏神台,然而沒等它站定,一座巨大的山嶽法寶壓下,將這頭莽牛生生壓扁,血水橫流,踏神台卻是絲毫無損,

「野獸也敢染指踏神台,這座是老夫的,」只見一位老者將縮小無數倍的山嶽法寶托在掌心,冷冷掃視全場,想要震懾眾多生靈,

「聯手,先滅了這螻蟻,」

但大家都是殺紅了眼,無數生靈同時出手,能量匯聚成巨大的光束鋪天蓋地的砸向那老者,老者驚恐中連忙祭出山嶽法寶,可那法寶在恐怖的能量洪流沖,碎成無數塊巨石,生生倒卷將老者砸成了數段,

戰鬥似乎永無休止,其餘九座踏神台上的強者只是冷眼旁觀,因為它們也是踏著無數生靈的屍骨,才得到踏神台的,

「咚,咚,咚,」

突然,大地極為突兀的震動起來,接著一股黑色陰風吹來,席捲整片戰場,恐怖的氣息瀰漫,使得所有生靈都頭皮發麻的看向遠處的山林,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發毛低呼,

「砰,砰,砰,……」

隨著那股氣息越來越強,實力弱小的凶獸竟禁受不住那股威壓,跪倒在地,瑟瑟發抖,魔女蘇靈兒的夢魘獸實力雖然不弱,卻更加不堪,

「你怎麼了,感受到了什麼,」蘇靈兒對身旁癱軟在地,恐懼顫抖的夢魘獸傳音詢問,

「皇……我感覺到……皇的氣息……」

「皇,」蘇靈兒雙眼眯起,抬頭看向不斷向此地移動的巨大黑霧,

黑霧滾滾,咚咚聲響徹四方,裡面彷彿存在著一頭恐怖的上古凶獸,當黑霧來到眾人面前的時候,從中走出一頭奇異的凶獸,隨著它的出現,所有生靈都倒吸一口涼氣,

那是一頭身高超過百丈巨大的妖獸,它下身似馬,渾身燃燒著宛若岩漿般的火焰,上半身卻有倆個猙獰的蛇頭,一黑一白,四顆豎眼掃過在場的每一個生靈,彷彿在尋找著什麼,

被它看到的生靈都感到一股深深的惡寒從心底升起,忍不住渾身驚恐發顫,

「好厲害的凶獸,」猴子睜開眼睛,握緊了手中的鐵棍,

「為什麼我也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魔女蘇靈兒皺眉沉思,

當那奇異凶獸掃過所有人後,似是失落的搖了搖頭,然後倆顆腦袋一同看向僅剩的石台,大步走了過去,隨其邁動腳步,身軀迅速縮小,但散發出的凶威卻是更甚,壓在眾多生靈的心頭,有了窒息的感覺,

一路上,所有生靈驚恐閃避,居然沒有一頭生靈敢出手,但就在它登上踏神台的時候,一位紅袍青年一咬牙,拋出手中的葫蘆法器,這葫蘆法器似乎頗為不凡,來到空中后急速旋轉,

「讓我試試你的斤兩,地火出,」

那紅袍青年開口,葫蘆自動打開,大片的火光從葫蘆中鋪天蓋地湧出,迅速瀰漫整個天地,如瀑般沖向那頭奇異妖獸,

「不……知……死活,」

沙啞而滄桑的聲音傳出,那凶獸緩緩轉身,其中白色蛇頭張口一吸,滿天火焰竟以更快的速度沒入它口中,消失不見,就連那葫蘆也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著,強行拉入蛇頭中,被它吞下,


「這不可能,」那青年法寶被毀,臉色變的煞白,但他能活到現在也不是傻瓜,知道凶獸的厲害,掉頭就跑,

「喋喋……想跑,」然而那凶獸沙啞的聲音再次傳出,透出嘲諷,下一刻,一道灰色的光芒極為突然的出現在青年修士面前,直接射入他的身體,

青年修士大叫一聲,身體從空中墜落,他的肉身居然迅速石化,半空中,已經失去所有生機,成了石頭雕像,

「砰」的一聲,紅袍青年的身體落在地上后,成了無數碎石,

在場的生靈盡皆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驚恐中,迅速遠離第十座踏神台,其餘九座石台的生靈也是眉頭緊皺,大為忌憚,

十座踏神台都有了主人,戰鬥也終於停歇,但濃郁的血腥味卻是更濃了,如今籠罩葬神山巨大光罩上的裂縫越來越多,隆隆之聲不斷傳出,彷彿隨時都可能開啟,

其餘生靈卻看向十座踏神台,露出羨慕和渴望,但沒有人再敢出手挑釁台上的生靈,因為它們踩著鮮血和無數屍骨站在那裡的,證明了它們的實力,

「不愧是最終極的傳承啊,這就是秘境十強了吧,」有人低語,

「可惜了,本來這裡應該有那位的一席之地的,可惜他死了,」有位老人搖頭嘆息,

「誰,還有誰能夠站在那裡,你是說穿雲雀嗎,」有人疑惑道,

「不是,那位比穿雲雀恐怖數倍,」老人道,

「不可能,這方秘境除了這裡的十位,沒有人能夠輕易擊殺穿雲雀,除非是金鵬鳥……啊,我知道你是說誰了,你是說那吃貨,吃貨林浩,」

「正是他,可惜他死了,」老人搖頭扼腕,

「不,賞罰使大人絕對不會死的,他才是這座葬神山選定的主人,」就在眾人一陣唏噓時候,存活下來的一名古家弟子突然站出來,高聲說道,

「哼,你是沒有看到天兵島爆發的恐怖威勢,在那裡面沒有人能夠活下來,」老人低喝,

「不,賞罰使不會死,」那名古家弟子依舊高聲大喝,只是聲音似乎弱了幾分,同時遭到無數生靈的擠壓,甚至跟林浩有大仇的生靈出手,想要將那古家弟子鎮殺,

「嘿嘿,那小子死了,既然他是你們的賞罰使,你們也去陪葬吧,」那生靈猙獰大喝,口中吐出漆黑毒液,攻向那名古家弟子,它雖然沒有能力爭奪踏神台,但擊殺一個小小古家弟子不在話下,

古家弟子驚呼中祭出法寶抵擋,但法寶一接觸到毒液,發出哧啦的聲響,被嚴重腐蝕失去靈性,

「螻蟻般的東西,我的主人也是你敢辱沒的嗎,」

可就在這時,一道黑色霧氣極為突兀出現在那名古家弟子面前,迎向滿天毒液,

毒液遇到黑色霧氣居然頃刻間化為白煙消散,黑霧更是飛出將那出手的妖獸淹沒,凄厲的慘叫聲發出,當黑霧消散的時候,只有無數根森森白骨從空中墜落,

第十座踏神台上的奇異妖獸再次出手,技驚四座,更是語出驚人,

「主人,它的主人難道……難道是那林浩,」所有人同時興起這個恐怖的念頭,

也就在這道念頭興起的剎那,踏神台上方的空間突然一陣扭曲,一道人影從中走出,他長得極為英俊,手中血紅寶劍,劍芒吞吐,散發出滔天煞氣,


這少年一經出現,立刻警惕的看向四周,當其看清四周景物的時候,露出疑惑,然而在場的所有生靈卻是驚駭欲絕,

之前出言的那名老者,臉色大變中驚呼出聲:「是他,那吃貨還活著,」 林浩的出現引起全場轟動,本來平靜的氛圍立刻變的詭異起來,凡是知道林浩的生靈,眉頭深深蹙起,有了濃濃的不安,那「吃貨」的綽號,可不是白叫的,

魔女蘇靈兒在林浩出現時,臉上出現的了笑容,彷彿黑夜裡驀然綻放的百合,驚艷無雙,她長長吐了一口氣,隨之輕哼一聲,道:「哼,果然是禍害萬萬年,虧我還記掛他……」

蘇靈兒話語雖然輕微,但在場的無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都聽在耳中,不由齊齊轉身看向蘇靈兒,前一句還好說,最後一句就有些……「曖昧」了,

一時間,眾多生靈看看蘇靈兒,看看林浩,眼神閃爍透出濃濃的八卦,

蘇靈兒自知失言,下意識低下頭,神色嬌羞,風情無限,她眼角卻是微微抬起,掃向前面的林浩,

那句話,林浩自然也是聽到了,他看著踏神台上嬌羞的蘇靈兒,撓了撓頭皮,一時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她,

「主人您來了,太好了,」就在林浩尷尬時,一道沙啞的滄桑聲音從那頭奇異凶獸口中傳出,下一刻它居然匍匐在地,露出了發自靈魂的臣服和狂熱,


林浩隨聲望去,頓時一愣,眼前的奇異凶獸給他一種危險卻熟悉的感覺,使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問道:「主人,你是說我嗎,」

「主人,我是小黑啊,」奇異凶獸抬起頭,四隻豎眼閃爍,異常激動地說道,

「小黑,」林浩瞳孔收縮,心頭的那抹熟悉瞬間放大,與眼前的奇異凶獸融合在一起,沒有猶豫,他一步邁出來到小黑面前,激動道,「小黑,你沒死,太好了,太好了,,」

「我怎麼聞到了那頭臭蛇的氣息,」在林浩靠近小黑時,兔子汗毛乍起,驚叫道,「黑子,你怎麼變成這幅模樣了,」

「你們走後,白主人與九頭蛇大戰,不幸靈身被毀真靈被迫離開,而那九頭蛇也受了重傷,我將它吞食后,就變成這幅模樣了,」小黑悄悄傳音道,「這具肉身很強大,我終於可以幫助主人了,」

「你活著就好,」林浩拍了拍小黑的身體,突然想起什麼,疑惑問道,「那日我們返回弱水潭怎麼沒有看到你,」

「那時我在弱水之底陷入昏迷,前不久才剛剛蘇醒,」小**,

「嗯,這踏神台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嗎,」林浩瞭然后,看向小黑身下石台上雕刻的古樸文字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見它們爭奪,就隨便搶了一個,」小黑憨厚的說道,

林浩聽后,不禁大喜道:「好樣的,知道搶東西了,有我的風範,」

周圍生靈卻是面色古怪至極,他們拼死拼活才搶到一座踏神台,人家隨便就搶了一個,

夏驚雲眼角更是閃過一抹驚懼和嫉妒,他小心的退後數步,想要挪出林浩的視線,但也就是因為他的這個動作,引起了林浩的注意,

林浩掃了一眼夏驚雲,嘴角露出冷笑,對小黑說道:「你在這座踏神台上呆著吧,我去找個老朋友聊聊天,」

小黑之前也注意到了夏驚雲,但因為急於尋找林浩而沒有去找他麻煩,如今被林浩提起,它四個豎瞳凶光瀰漫,低吼道:「老大,交給我吧,」

「不用,」林浩阻止了小黑,緩緩走向夏驚雲,大聲道,「夏驚雲,滾下來,」

林浩自認不是睚眥必報之人,但對於將小黑毀去本源,使自己陷入死地,更是逼得小白靈身被滅的人,他是絕對不會寬恕的,

林浩的聲音極大,隆隆回蕩,使得夏驚雲渾身一顫,臉上瞬間火辣辣的,

他作為夏后氏的絕世天才,平日里都是億萬人之上的存在,哪個見了他不是噤若寒蟬,如今被當面喝斥,還是第一次,一抹怒色狂涌而出,喝道:「林浩,你不要太過分了,」

「過分,」林浩聞言,嘿嘿一笑,以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說道,「我就過分了,你能咋地,還不快滾下來,」

「好,好,林浩,今日我拼著重傷也要將你斬殺,」

夏驚雲氣的臉色鐵青,他從天兵島遁走後又有所收穫,不但獲得一件秘寶和寶術,而且又開啟了幻天鏡的一重禁制,使其威能大增,若是拼勁全力,他有絕對的信心將林浩擊殺,

「嗷吼~」

夏驚雲身後洞天炸開,一頭像熊又似虎的龐大凶獸從中走出,睥睨全場,張口吐出一道道銀色閃電,熾盛的電芒籠罩天地,攻向林浩,

「那是……神獸貔貅,好恐怖的寶術,這夏驚雲好大的造化啊,」那頭凶獸走出的瞬間,一些人驚叫,認出了這頭凶獸,大為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