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太太和蕭鈺的事還有人在背後推動。」林刻看到厲墨司猩紅的雙眸,擔憂的提醒道。

厲墨司又不是傻子,結合那晚他被蘇攸溟迷暈,很快就猜出了真相——

蘇攸溟!。宮殿之中。

紫妍高居王座之上,眼眸之中紫金光芒璀璨,美目都是極致威嚴之色,聲音平靜的道:

「古龍族沉寂太久了,獸域亂了太久了,眾人忘記了古龍的威嚴,就連天妖凰族都敢於挑釁……

現在古龍族已經統一,古龍族的威嚴該重新撒向獸域,就從天妖凰族開始!」

王座之下。

《斗破之重生柳席》第五百六十三章釣魚執法(求訂閱) 白君禾雖然會些跆拳道的功夫,對付一兩個草包還行,可對付面前這六個武功高強的高手卻根本不夠看。

「王妃小心。」

眼看著六個人齊刷刷的朝白君禾撲來,黑風心裡大駭,立刻開口提醒,丟下身上的藥草包袱,提著劍擋了上去。

但對方明顯有備而來,六個人都盯著白君禾衝上來,見黑風出手,立刻分出四個人去纏著他。即使這樣,白君禾這邊也還剩兩個人,想要從這兩個人手裡逃脫,很難。

白君禾伸手悄悄從荷包里摸出兩枚銀針捏在手裡,看著那兩人靠近,找准位置超他們刺過去,但兩人好像是早有準備一樣,立刻閃身一躲,躲開了兩枚銀針。

銀針暗器,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這會對方已經發現了她的暗器,而且還躲過去了,再想出手很難了,想扎到人更是不太可能。

白君禾心裡沉了沉,暗暗覺得不太好。這一批殺手明顯是經過訓練的,很熟練,很有素質。到底是誰,這麼想讓她死?

不可能是玉妃和麗妃,她兩隻是想折磨她,暫時還不能要她性命。所以殺她的人或許是周梓柔,聽說,她和太子下月就要成親了,如今找人來暗殺她,怕也是心裡不甘。

「周梓柔派你們來殺我到底給了多少錢,我出三倍。」

白君禾之所以這麼說是她很確定,這六人不是周梓柔的人否則她之前早就派來了,何必讓那些草包來呢。

這六個人,肯定是她雇傭的,為的就是一擊斃命,讓她再沒有機會,所以白君禾才對幾人說出這樣的話。

誰知對方根本不為所動,直接拒絕。

「盜亦有道,我們只接一單。」

話音剛落,兩個人又衝上來,白君禾也在說話的空檔又摸出幾枚銀針和一樣藥粉。她抽空看了黑風那邊一眼,見他被四個人完全纏住了,根本沒有可能脫身。

黑風可是赫連城身邊一等一的高手啊,由此可見這幾個人的功夫很好。

兩人說完話就衝過來,白君禾立刻閃躲同時甩出手中的銀針,但因為已經用過一次了,這次兩個黑衣人輕輕閃身就躲了過去,眼見著人就要過來,白君禾連忙掏出剛才的藥粉往上一撒,離的近的那個人想躲但已經來不及了,藥粉一下子落進眼中。

而他後面那個黑衣人反應夠快,看見白君禾出手立刻多開,但也跟白君禾拉開了距離。

白君禾連忙從荷包中再掏出一些藥粉,此刻黑風那邊已經抵不過四個人,漸漸落了下風,她得幫幫,只是藥粉剛掏出來,人還沒有走到他們跟前,身後那個黑衣人已經追了上來。

來不及幫黑風了,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衣人的軟劍在黑風的胳膊上划拉下很大一個口子,瞬間鮮血直流。

而剛才躲開白君禾藥粉的黑衣人也追了上來,情況危急,白君禾匆忙將藥粉擦在指虎上,眼看著那軟劍批下來,白君禾堪堪一躲,但胳膊上還是被划拉下一塊肉,痛的她瞬間出了一身的汗。

白君禾忍著痛,趁著黑衣人靠近按住指虎上的機關,鋼針出現的瞬間,白君禾立刻朝黑衣人脖子劃過去,但對方的反應太快了,立刻低下身體閃過去,鋼針錯過了他的脖子,卻在臉上劃出一條淺淺的血痕。

白君禾心中一喜,剛才她在指虎上擦的是劇毒,雖然只是擦破了臉上的一點皮,但毒性也會在半盞茶內快速發作,越是活動,發作的越快。

「你已經中毒了,還不快住手。」

白君禾看見那陣被藥粉撒到的黑衣人此刻已經暈了過去,眼前這個也中毒了,但還有四個人一直纏著黑風在打鬥。雙方各有受傷,但黑風的傷明顯更重一些,畢竟他雙拳難敵四手,切對方配合很好,若不是她手中有毒藥和迷藥,此刻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聽見白君禾說的話,黑衣人先是一愣,隨後不管不顧繼續沖了上來。

他覺得白君禾肯定是在嚇唬他,而且他們在這裡耽擱太久了,老三又暈了過去,必須得速戰速決。

「速度點。」

他朝著另外四人說了一聲,轉頭再看白君禾的時候眼神已經冰冷到了極點,彷彿再看一個死人。

此刻白君禾也已經沒了底牌,心裡也有些慌了。

難道,她真的要死在這了嗎?

白君禾想跑,想躲,用進能用的所有東西卻也不能抵抗黑衣人批過來的劍。

「王妃!」

一旁在纏鬥的黑風看見這樣的場景心裡非常著急,可這四個人纏著他斗的厲害,他根本脫不了身。

眼看著那劍就要刺到白君禾身上,黑風不管不顧,一腳踢開邊上的黑衣人,朝白君禾那邊撲過去,堪堪攔住了她面門上的劍,可他身後的黑衣人也追了上來,一劍刺入他的心口。

眼看著劍要朝著面門批過來,白君禾心裡害怕了,卻看見黑風衝過來將劍挑開,她正慶幸著黑風的身手真好的時候卻看見一支劍從黑風的胸口穿過來,眼看著就要穿到她身上的時候,黑風猛的一把將她推開。

「王妃,快逃。」

黑風知道,他走不了了。

鑽心的疼告訴他,他今天要命損於此了。

可是王妃不行,王爺那麼喜歡她,要是王妃死在這裡,王爺會很傷心的。

王爺對他有恩,他不能讓王爺傷心,哪怕是碎屍萬段,他也得讓王妃逃出去。

黑風發了狠似的,轉身一劍砍在身後的人身上。

「大哥!」

另一個黑衣人驚叫一聲,看著大哥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立刻發了怒。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說罷,提著軟劍砍過來,他殺紅了眼,刀刀都往黑風身上砍,也不顧這樣會不會讓自己受傷,會不會露出破綻。

黑風本就受傷了,此刻更是躲閃不及,生生的受了幾刀,此刻他身上就像是被血淋過一樣,青色的衣衫上全是血跡。

「黑風……」

白君禾心痛極了,叫著他的名字,可是卻一丁點辦法也沒有。

是她太弱了,都怪她太弱了黑風才會被傷成這樣。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扌……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在驚悚遊戲里扌……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扌……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

桃子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逃生遊戲里扌……、NPC中我最野[無限流]、在驚悚遊戲里扌……、

。 「搞得不錯啊,咱們宿舍買電視機跟VCD啦?」

洗了澡換了衣服的熊健身上的味道總算恢復了正常,鞋子在有些微潔癖的趙輝強烈抗一下放到了窗戶外,而換下來的衣服也終於立刻就洗了。

洗完衣服的熊健回到宿舍笑呵呵的說道。

「熊健,你那份錢是秦凡給的啊!」

尹亞光開口說道。

「多少錢?」

熊健點了根煙看着秦凡問道。

秦凡擺了擺手:「沒多少錢,你不用管了。」

熊健也不客氣,笑呵呵的說道:「那行。」

「凡凡大老闆,大氣!」

尹亞光豎起大拇指拍了拍秦凡的馬屁立刻看向熊健:「熊健,你Y發財了你不請宿舍的兄弟好好搓一頓,不夠意思吧?」

熊健笑嘻嘻的給宿舍抽煙的人每人發了一根笑道:「一定請,找個時間請你們吃大餐,尤其是要好好請秦凡吃一頓,白送了四萬塊給我。」

秦凡笑了笑糾正道:「我們倆合夥,你也付出對等的資源,那個錢你應得的,不是我送的,我可不是散財童子。」

到現在終於進一步坐實了秦凡跟熊健兩個合夥賺錢的事,尹亞光的心裏更加激動:「凡凡,你可是說好了的,這次這個項目你可得我們賺點錢,都是一個宿舍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放心吧,我說話算數,不過要等項目最終落實了。」

秦凡再次明確了態度。

「秦凡又有新項目啦?到時候需要錢的話,算我一份。」

熊健隨意的說道。其實熊健對於賺錢的事情並沒有尹亞光那麼強烈的慾望,畢竟他家裏還算挺有錢的,沒為錢的事發過愁。再說每天都待在網吧,錢多錢少對他沒什麼區別。

不過既然秦凡送了他一個大人情,他也想着找個機會回報一下。

熊健雖然是個死宅,但是在家的時候被經商的父母耳濡目染,對於人情世故跟生意的事情也算懂一點。

「行,那我先謝了兄弟。」

秦凡也沒有拒絕,畢竟只要涉及到經商做生意,資金是永遠不夠的。

心裏也在感嘆經商家庭出來的孩子情商胸懷就是不一樣,只是可惜了熊健這麼個人才天天沉迷網游,不然秦凡還真的有心拉他組團。

合夥做生意,最重要的不是關係多好,感情多深。而是能夠目標一致,服從指揮,有大局觀,對錢的事情分的清楚,但是不能太過在意。

錢,是為人服務的,是用來做事情的一種資源而已。

熊健有這樣的潛力跟特質,而尹亞光他們因為家庭條件的原因,對於這個認知是遠遠欠缺的。

沒有做過真正的富豪,感受過真正有錢的感覺是說不出小馬哥那句耳熟能詳的話的:「我對錢沒興趣,我沒碰過錢!」

幾個人聊了一會,尹亞光自然而言的又把話題引向了明天晚上的班級聚會。

「我明天就不去了,我剛買了本狗書,要練狗。」

過了一會熊健又接着問道:「錢是交給誰?多少錢一個人?」

「團支書劉敬麒,每人一百塊。不過你Y都不去,還交個屁的錢!」

尹亞光不解的說道。

「去不去是一回事,錢嘛還是要交的。」

熊健嘿嘿笑着說完,走出302宿捨去交錢去了。

「熊老闆就是大氣,有錢沒地方花。一百塊錢,三四天生活費呢,傻不傻。」

尹亞光搖了搖頭說道。

秦凡笑了笑,這時候,因為家庭條件給個人帶來的性格、及格局的影響,明顯對比就出來了。

換做是尹亞光他們幾個,如果不去參加活動,是絕對不會掏錢的。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眼睛都只會盯着錢看。想法也很簡單,去就給錢,不去就不給錢。

這不僅是個等價公式,更是天經地義的。

然而熊健從小不缺錢,所以他心裏的等價是:人可以不去,但是錢我必須要給,這是一個對於班級活動積極不積極的態度問題。

所以經過上一世的磨練,秦凡發現有錢人家的孩子,在對於錢的問題上,心胸跟格局普遍是要大很多的。都明白錢只是工具,花出去才能辦事的道理,也就捨得分錢,對錢不會那麼斤斤計較。

也是因為這樣,絕大多數的大佬,都是家庭條件比較優越的,敢分錢,隊伍才能做得大。

這裏說的優越,絕不是大富大貴的那種家庭,而是指的小康到中產之間的這個階層。

這個階層的孩子,沒有大富大貴家庭孩子的那種守業的壓力,也不會因為柴米油鹽的局促而自卑,更加能夠成為一個具有大局觀,大格局的開創性人才。

而貧苦家的孩子,讀書很努力刻苦,但是絕大多數終其一生,都只能在某個領域做個管理者,成不了領導者。這不是能力的問題,是胸懷跟格局的問題。

當然,秦凡不是看不起窮人家的孩子,畢竟他自己就是窮人家的孩子。但是正是因為他自己是窮人家的孩子,所以他對於這裏面的差別,體會才會更加深刻。

人生在什麼樣的人家,自己是沒有選擇的。既然生在了窮苦人家,每天吃飯都吃不起,哪裏有心情去談格局這個事?

但是正是因為這樣,窮人家就更加窮!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或者在工廠坐着枯燥無味的流水線。努力了,混個溫飽或許不成問題,運氣再好點,也許一輩子存點錢在老家起個房子。但是很多機會與他們也就無緣了。

第二天一大早,熊健早早的出門直奔網吧,而秦凡則開始了一天的鍛煉。

熊健在浪費他的與生俱來的優質資源,而秦凡則為了將來的事業不斷積累著自己的優勢。有時候,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一點點,一天天拉開的。

早飯過後,尹亞光拉着趙凱跟趙輝三個人去農貿市場服裝攤位買衣服去了,為了晚上的聚會,尹亞光也是豁出去了。

秦凡一個人待在宿舍里無聊,也就來到了校圖書館閱覽室,拿了一本《了不起的蓋茲比》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這本書是秦凡在村上村樹的《挪威的森林》裏面看到的,渡邊徹對這本書就情有獨鍾,因為愛屋及烏的關係,秦凡也買了一本,很快也愛上了這本書。

「嗨~!」

秦凡抬頭看了看桌子對面的鄧恬笑了笑:「這麼巧啊,雞腿姑娘。」

鄧恬皺了皺眉頭抗議道:「雞腿姑娘好難聽啊!」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