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表情凝重,毫不遲疑將青天浮屠塔祭出。

豹烈連忙出手,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塔中。

多一個人催動,青天浮屠塔爆發出的至尊之力自然會更強。

「轟。」

青天浮屠塔化作一座青山,青色光暈迸發,徑直撞向白骨山。

至尊之力瘋狂釋放,使得風暴漩渦運轉速度變緩,阻擋住白骨山推進的步伐。

但很可惜,青天浮屠塔並未破開風暴漩渦,待得至尊之力耗盡,便是被一下子震飛。

「就憑你們倆催動一件至尊聖器,便想阻擋本王的白骨山,真是痴心妄想。」九目天王冷笑道。

既然他已經動用這一底牌,那便誰也別想擋住他。

尤其是如今他修為已經突破,底氣更是十足。

「我來幫你一把,儘快摧毀鎮獄古族。」第三位神子開口,身上濃濃殺機涌動。

之前與豹烈一戰,他竟是沒能佔到什麼便宜,這讓他心裏很不爽,恨不得立刻將豹烈碾殺。

兩位臨道境層次的不死血族神子聯手催動白骨山,風暴漩渦頓時變得更加巨大,釋放出恐怖的吸力,席捲四周一切。

有鎮獄古族修士靠得較近,瞬間被吸入風暴漩渦。

「啊。」

其僅僅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隨即化作一團血霧,被白骨山所吸收。

白骨山充滿邪性,能夠吞噬生靈血氣,與不死血族的特性可謂一致。

「快退。」

張若塵眼中浮現焦急之色,催促鎮獄古族修士退走。

與此同時,他再度將青天浮屠塔打出,希望能拖延住白骨山片刻。

「吼。」

豹烈怒吼,隔空打出一道拳印。

拳印帶着震天動地的風雷聲,化為一隻狂奔的神豹,撞擊在白骨山上。

神豹凝實無比,宛如擁有血肉之軀,死死抵擋住風暴漩渦,減緩其推進速度。

下一刻,豹烈體內湧現磅礴聖氣,化作一片星雲,將風暴漩渦籠罩。

頓時,風暴漩渦運轉速度慢了下來,漸漸趨於停止。

「破。」

豹烈暴喝,雙手探出,幻化出兩隻長達數百米的豹爪,對着風暴漩渦抓去。

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撕裂風暴漩渦,如此才能攻擊到白骨山。

「天真。」

九目天王嗤笑道。

「轟。」

風暴漩渦再度快速運轉起來,撕裂星雲,同時也將兩隻豹爪絞碎。

豹烈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傷勢明顯加重。

短暫拖延,鎮獄古族修士以及是退得極遠,暫時脫離風暴漩渦席捲範圍。

「難道鎮獄古族這次真是在劫難逃嗎?」

看到白骨山顯出的威勢,很多鎮獄古族修士心中都滋生出絕望的情緒來。

連至尊聖器都對抗不了,他們還能怎麼辦?

「轟。」

突然間,白骨山迸發出成千上萬道血色氣流,宛如一條條毒蛇。

血色氣流速度極快,延綿數千里,瞬間纏繞住一個個鎮獄古族修士。

而但凡被血色氣流纏繞住,不消片刻,就會被吸干,身軀化為齏粉,隨風飄散。

在吸干一人後,血色氣流就會再去攻擊下一人。

白骨山釋放出的這些血色氣流極其可怕,連一般聖王強者都無法抵擋。

極短時間內,鎮獄古族這邊已經是有數萬人被殺死,形神俱滅,留下一地灰燼。

「誰能阻擋本王?」

九目天王放肆大笑起來,十分享受這種收割生命的快感。

只要吞噬足夠多血氣,白骨山會變得更強,今後哪怕遇到大聖,他也能有一拼之力。

「我能。」

張若塵大喝一聲,毫不畏懼的擋在前方。

在他身周,有着許多空間裂縫出現,將一條條血色氣流截斷。

豹烈亦是出手,以豹爪撕裂大量血色氣流。

「螳臂當車,張若塵,既然你想死,本王就先殺你。」九目天王眼中迸發出濃烈殺機,將更多聖氣注入白骨山。

位於白骨山內部的神骨發光,無數秘紋浮現,毀滅氣機緩緩釋放而出。

「三師兄,幫我抵擋片刻。」

張若塵無比嚴肅的對豹烈說道。

豹烈鄭重點頭,道:「放心,哪怕豁出性命,我也必定護你周全。」

說話間,他站到了張若塵前面,釋放出道域,將張若塵籠罩。

以他的修為實力,道域自是堅固無比,絕非輕易能夠打破。

有豹烈抵擋在前,張若塵沒有後顧之憂,將青天浮屠塔托在手上,三寸高的劍魂進入塔內。

青天浮屠塔內,乃是一座氤氳世界,無數星辰懸浮,按照奇異規律排列。

在群星後方,有着一頭青色狴犴獸盤踞,處於沉睡狀態。

其乃是青天浮屠塔的一道器靈意識,已經存在十萬年之久,雖非器靈,但也同樣十分強大。

當初,張若塵藉助藉助接天神木的力量,將青色狴犴獸降服,得以掌控青天浮屠塔。

可惜的是,青色狴犴獸卻並不待見他,畢竟他是池家仇敵,故而青色狴犴獸自我陷入沉睡,等待器靈本體回歸。

正因如此,張若塵雖掌控了青天浮屠塔,卻並不能將其真正威力發揮出來。

現在他遇到大麻煩,情況危急,想要渡過難關,必須得讓青色狴犴獸相助。

只是喚醒青色狴犴獸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加上說服青色狴犴獸也需要時間,所以他才會讓豹烈幫他抵擋片刻。

很可惜的是,開元鹿鼎被月神借走,要不然根本就無需如此麻煩,且開元鹿鼎的威能要遠遠超出青天浮屠塔。

「轟。」

白骨山中迸發出一道璀璨神光,徑直轟擊向豹烈。

如果是平時,豹烈還能躲避,但現在他要守護張若塵,便只能硬扛。

神光一道接着一道,瘋狂轟擊,每一擊都能擊殺絕頂聖王。

豹烈施展拚命抵擋,施展出各種手段,將一道道神光湮滅。

為了守護張若塵,他已經是在拚命了。

但神光太過密集,他就算再強,也有抵擋不住的時候。

「噗。」

豹烈身體被神光洞穿,出現一個血窟窿,前後通透,鮮血汩汩而涌。

但不管怎樣,他將這一擊抵擋住了,沒有讓其傷到張若塵。

「來吧。」

眼見又一道神光轟擊而來,豹烈的眼神變得瘋狂起來。

只見他的體外升騰起熊熊火焰,星光閃爍,無數聖道規則浮現,化作一面盾牌。

「轟。」

神光轟擊在盾牌上,雖讓盾牌震動不已,卻並未能夠將盾牌擊碎。

「嗯?」

九目天王露出異色,沒想到豹烈的防禦手段如此強大。

當即,其動用白骨山另一種手段,一把骨刀奇快無比斬出。

這把骨刀乃是以大聖骨打磨而成,堅韌而鋒利,無堅不摧。

「咔。」

豹烈凝聚的盾牌被刺穿,發出破裂之聲。

「吼。」

豹烈發出怒吼,精氣神完全燃燒起來。

這一刻,他感覺到身體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掙斷,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勃發。

只見他的眉心突然裂開,顯現出第三隻眼睛,激射出一道璀璨星光,轟擊在大聖骨刀之上。

「砰。」

大聖骨刀被擊飛,表面銘紋黯淡下去。

「哈哈哈,我終於開啟星神之眼。」豹烈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在他不顧一切燃燒生命潛能的情況下,竟是意外將星魂之眼開啟,實在是讓他無比驚喜。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若塵全力將青天浮屠塔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