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不是才欠了你四百萬嘛?怎麼翻了一番啊?」這時黎國豪顫抖著說道。

「你欠我這麼久,不得漲些利息啊!你個老東西,還挺機靈,居然跑了,你跑了你倒是別回來啊!今天你要是不還錢,就用你兒子抵債吧,一根手指十萬塊,多劃算!」

龍哥一腳把黎國豪踹到,看著黎胖子一臉兇狠的說道。

「不要啊龍哥,求你了,你剁我的手指吧,別動我兒子。我求你了。」 帝師大人,你娘子太毒了 陳梅聽到龍哥的話,頓時心裡一慌,連忙放下黎胖子,跪下求饒到。

姜辰連忙上前把陳梅拉住,心裡直欲滴血。今天,這個龍哥別想完好的從這裡走出去!姜辰在心裡給龍哥判了死刑。

「住手,這錢我還了。你給個賬號,我轉給你。」姜辰氣的直欲吐血,咬著牙說道。

龍哥一愣,接著回過神來玩味的一笑,手一抬,讓剛剛那個寸頭青年把賬號給了姜辰。

「喲呵,可以啊,對嘛,要是早這麼痛快,哪兒有這些事情發生,對不對?」看著手機上傳來的到賬金額,龍哥先是一愣,繼而滿臉笑容的說道。

「黎大哥,對不住了啊,小弟今天失禮了,還希望你別往心裡去啊,以後借錢什麼的,還是記得找我啊。我們許氏集團,別的不多,就是錢多。」龍哥伸手把黎國豪扶起來拍了拍他身上的灰,笑著說道。

許氏?哪個許氏?難道是!姜辰心裡有點驚疑不定。

「那黎老哥,小弟我就先走了啊!小兄弟,回見! 大婚晚成:老婆離婚無效 兄弟們,我們走!」龍哥給黎國豪和姜辰打了個招呼,便打算帶人離開了。

「站住,我說讓你們走了嗎?」這時姜辰突然出聲說道。

龍哥一愣,左右看了一下,好像沒別人了,回頭看著姜辰,不確定的問道:「你是再跟我們說話?」

「如果你們是人的話,那應該是了。」

姜辰輕聲說道,他剛剛已經收到消息,大娃他們已經進了電梯了,馬上就到這兒。

打了黎胖子,欺負了伯父,還想就這麼走了?當我姜辰是泥捏的不成!

「小子,你TM是不是找死呢。」寸頭青年指著姜辰說道。

「辰兒,你這是?」黎國豪也有點懵,連忙低聲問道。

「伯父,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姜辰對黎國豪說道,讓他放寬心。

「我倒是沒什麼,就是志元他……」黎國豪擔憂的說道。

姜辰看著昏迷不醒的黎胖子,眉頭一皺,心裡一緊。

「老大,我們來了!」正在這時,大娃的聲音在門口響起,緊接著包間門直接被猛的推開,門后的龍哥等人,猝不及防下被門給打了個踉蹌,甚至還摔倒了兩個。

「高娃!快跟伯父伯母帶胖子去醫院!」姜辰看到七個戴著葫蘆娃面具的人進來了,心裡一喜,連忙對高娃喊到。

高娃也反應過來了,不敢遲疑,連忙背起黎胖子,帶著黎國豪和陳梅出了包間。

「小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龍哥看著身材高大的七個「葫蘆娃」,心裡一緊。皺著眉回頭對姜辰問道。

「我沒什麼意思。」

姜辰點了根煙,拉過一把凳子坐下,慢條斯理的抽了起來。

包間裡面突然之間靜的可怕,只有姜辰抽煙的聲音響起,龍哥越來越慌,不知道姜辰到底要幹嘛。

「你看我的兄弟傷的那麼嚴重,我只是想給他主持個公道,順便討點醫藥費罷了。」姜辰長吐一口煙,輕聲說道。 親兄弟一般的黎胖子,現在還在昏迷,當做父母一般的黎國豪和陳梅,剛剛被迫跟眼前這人下跪。

姜辰的心裡一片冷然,今天的事情註定不能善了。今天他們必定別想著完好的走出這裡!

「你放心,剛剛那兄弟的醫藥費我全出了。」龍哥笑著說道。

「這個好說,我又不是什麼不講道理的人。」姜辰把煙頭扔在地上,狠狠的碾了一腳,笑著說道。

「剛剛是誰動手打了我兄弟來著?」姜辰盯著龍哥一行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是我手下不懂事,還請兄弟大人大量,饒了他這一次。」龍哥笑著對姜辰說道。

「瘦猴,還不給小兄弟道歉!」龍哥對寸頭青年吼道。

「免了,要是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啊,對吧?」

姜辰從桌子上拿過一瓶未開封的紅酒,仔細的看著瓶身,緩緩說道。

「這酒還不錯啊,我看好像是國外產的紅酒誒,嘖,可惜了。」姜辰掂量著手中的紅酒,一臉可惜的說道,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什麼。

「嘭!」

突然姜辰站起身來,狠狠的把手中的紅酒朝面前低著頭的瘦猴砸去。

紅酒瓶子頓時爆開,瘦猴捂著頭倒在地上慘叫不停,紅色的液體流的滿臉都是,也不知道是血還是酒。

龍哥看的臉上一抽,也不敢答話,只是拳頭默默的攥緊了不少。

「不好意思啊龍哥,我剛剛煙抽多了有點暈,手滑了一下,剛好掉在了他的頭上,你這小弟沒事吧?唉,可惜了這麼好的酒啊!」姜辰一臉心疼的說道。

「沒事沒事,他運氣不好而已。」龍哥咬著牙說道。

「行吧,沒事就好,現在我們來談談我兄弟的事吧,我兄弟被你打傷昏迷了,醫藥費怎麼算?」姜辰看著龍哥說道。

「我剛剛就說了,醫藥費包在我身上了。」龍哥連忙說道。

「醫藥費就按醫院的來吧,該是多少就是多少。我也不多要你的。」

聽了姜辰的話,龍哥心裡一松,他還真怕姜辰獅子大張口。

「但是,我兄弟的精神損失費怎麼算呢?他萬一從此以後都心理陰影了怎麼辦?」姜辰突然問到。

「這!這個……」龍哥一愣,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這人比較善良,也不多要你的,你拿個一千萬,我估計差不多就能把我兄弟的心裡陰影給填平了!你覺得怎麼樣?」

「一千萬!不可能!你TM做夢呢?」

龍哥直接拒絕到,要是幾萬十幾萬,他還說不定就同意了,一千萬!就算是加上姜辰剛才給的八百萬,還差兩百萬呢!

「不同意?我剛剛不是轉給你八百萬了嗎?怎麼,不捨得還出來?」姜辰咧著嘴邪邪一笑。

「我就算把那八百萬交出來,還差兩百萬呢,我,沒錢!」龍哥咬咬牙說道。

「那你先把那八百萬還給我吧。」

「我這一次最多只能轉五十萬。」龍哥無奈的說道。

姜辰一愣,這才想起自己是黑卡才能大額轉款,他們不行!頓時有點無語。

「那你把卡和手機交給我吧。」無奈之下,姜辰只能伸手找龍哥要卡了。

看著姜辰伸過來的手,龍哥頓時傻眼了,卡里可還有自己的老婆底,一百來萬呢。不,不行!不能交!

「啪!」

龍哥正打算拒絕,只見大娃一個耳光把龍哥抽翻在地,直接從身上搜出錢包和手機交給姜辰。

「龍哥,痛快,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逼著龍哥說出密碼后,姜辰笑著說道。

「你這還我八百萬,還差我兩百萬,我看你也交不出來了,這樣吧,我這人心善,從不強迫別人。你就讓你手下幫你給吧。」姜辰看著臉色鐵青的龍哥,想了想后說道。

「老大,我們沒錢啊,我們交不出來啊。」龍哥的小弟聽到姜辰說的話,頓時不願意了,連忙對龍哥說道,畢竟這群帶著面具,牛高馬大的人對他們的震懾力太大了,完全看不出來他們是學生,而且看姜辰能輕輕鬆鬆的拿出800萬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掏不出來啊?掏不出來沒關係。龍哥,你的這些小弟,一根肋骨十萬塊,你打斷一根,我就少找你要十萬。來吧,你自己動手吧。」

看著不知所措的龍哥,姜辰咧嘴一笑,對龍哥說道。

龍哥一愣,下意識的看了眼小弟,小弟們被龍哥的眼睛一盯,也是頭皮發麻。

「龍哥,我們跟他們拼了!」這是一個小弟突然吼道,說著邊朝著姜辰撲過來,其他人先是一愣,緊接著也往炸天幫的弟兄們撲過去。

可惜的是,大娃他們一群人練了這麼久的散打可不是白練的,再加上本來就身材高大,所以這註定是一面倒的戰鬥。

不一會兒,所有人就躺在地上哼哼了。

「怎麼樣,龍哥,現在你的小弟可都沒什麼戰鬥力了,正是你動手的好機會啊。」姜辰指著滿地躺著的小弟對龍哥說道。

龍哥聽的不由得一陣意動。眼神閃爍不定。

「看來龍哥是同意了啊,那我們就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了啊。要是等會兒我進來,你們要是還沒動靜的話,我就親自動手了哦,到時候你也就別想好過了。」姜辰輕輕的拍了拍龍哥的胖臉,一臉邪笑的說道。

看著眼神閃爍的龍哥,姜辰心裡一陣不屑,不過是一個貪生怕死的狗東西罷了。說完便帶著大娃他們出了包間門。留下龍哥他們自相殘殺。

「老大,那個啥龍哥會動手嗎?」三娃好奇的問道。

「不動手那到時候老子來動手了,敢把我兄弟打成這樣,還敢讓我乾爹乾娘下跪,老子沒要他們命都算好的了,黎胖子只告訴我是200萬,不知道他們怎麼變成了400萬又變成了800萬,以為老子們是泥巴捏的好欺負?」姜辰眼神冰冷到了極致說道,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生氣過,因為這群人已經完全觸碰了他的底線了。

姜辰點了根煙,靠在包間門上,聽著裡面傳出來的微弱慘叫聲。一臉平靜的說道。 「辰哥,這樣會不會太狠了點?不會惹上什麼事吧?萬一他們報警了怎麼辦。」五娃一臉擔心的說道。

「我們可沒動手,哪裡狠了。這可我們沒關係。再說了我們之前的打就白挨了?」四娃一臉不屑的吼道

「好了,放心吧,沒什麼大不了的,動手的可不是我們,再說了,他們自己本來就是放高利貸的,無惡不作,哪裡敢報警,而且你們不是把臉給蒙上了嘛。我兄弟還躺在醫院呢」

姜辰把手上的煙頭往地上一扔,笑著說道。他特意讓大娃他們準備了面具,就是為了防止被報復。

在門口等了一陣,估計時間差不多了,姜辰便帶著大娃他們往電梯走過去,直接離開了。

「辰哥,我們不進去看看嘛?」大娃好奇的說道。

「有什麼好看的,目的達到就行了。你以為他們真會打,最多也就做做樣子。」

姜辰滿不在乎的說道,剛剛靠在房門上,裡面的毆打聲和慘叫聲就叫得很假。,至於真假他也沒興趣知道,目的達到就行了。

包間里,龍哥奄奄一息的躺在地板上,四周的小弟們橫七豎八的躺倒一片。

剛剛姜辰剛出去,他便站起身來,還沒準備動手,地上躺著的小弟便一個個掙扎著爬起來朝他動手了。

龍哥心裡一狠,直接動手反擊,雖然剛剛小弟們挨了頓打,動作還不利索,但是無奈小弟們人多,他雙拳難敵四手,堅持了一會兒就兩敗俱傷了。

「別讓我知道你是誰,不然你個崽種就死定了。」龍哥躺在地上惡狠狠的放了了句狠話,便喪失了意識昏迷過去。

「胖子,你沒事了吧?」

姜辰來到醫院的時候,黎胖子已經醒過來了,腦袋上纏滿了白布,看著分外滑稽。陳梅坐在病床邊正削著蘋果,黎國豪則在病房裡不停的走來走去。高娃卻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沒事兒,這能有多大事。」黎胖子笑著說道,看起來精神還不錯。

「都輕微腦震蕩了,還沒事呢,就知道嘴硬。」陳梅忍不住出聲責怪道。

「姜辰你沒事吧,剛才你留在那裡。沒出什麼事吧。」

黎國豪看到姜辰進來,等他跟黎胖子說完話后,連忙出聲問道。旁邊的陳梅也投來擔心的目光。

「我沒事,我這不好好的嗎。高娃呢?」姜辰笑著回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高娃他去繳費去了。」黎國豪長舒一口氣輕聲說道。

「那個龍哥怎麼樣了?」黎國豪猶豫一陣,還是出聲問道,實在是放心不下。

「伯父放心,以後他應該不會來找你了。」姜辰笑著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黎國豪神情放鬆了下來。

「伯父,這卡里是剛剛給龍哥的那八百萬,你拿去吧。找個時間轉到自己的卡上去。」

姜辰掏出龍哥的銀行卡,向黎國豪遞過去。

「這不行,這我怎麼能要。」

黎國豪看著姜辰遞過來的銀行卡,稍微一愣,然後回過神連忙擺手說道!

「爸,你就拿著吧,姜辰現在可是狗大戶,這對他來說可不算什麼。」黎胖子躺在床上啃著蘋果笑嘻嘻的說道。

「你這臭小子怎麼說話的,辰兒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陳梅輕輕拍了黎胖子一下,沒好氣的說道。

「是啊伯父,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你就收著吧,我小時候就你和伯母對我好了,我都記著呢。」姜辰笑著說道。

「那好吧,我也就不矯情了,這錢我就收下了,算是我借你的,等我東山再起,我在連本帶利還給你,當然你要是生意虧損要救急,我隨時都可以給你

黎國豪也不在堅持,猶豫了一下便接過了姜辰遞過來的卡。

「你這臭老頭子,怎麼說話的,你這不是咒辰兒呢嘛,人家可比你有本事多了。」聽了黎國豪的話,陳梅沒好氣的對黎國豪說道。

「對對對,你瞧我這嘴笨的。哈哈哈。」黎國豪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嘴笑著說道。

惹得姜辰他們都哈哈大笑起來,本來沉悶的病房頓時氣氛活躍了不少。

「你們在笑什麼呢。」這時高娃交完費回來,看著姜辰他們一臉懵逼的說道。

「在笑你呢,你個憨貨。」姜辰白了高娃一眼說道。

「笑我幹嘛。」高娃摳了摳後腦勺一臉懵逼的說道。

重生之雍正年妃 看的黎國豪和陳梅一陣忍俊不禁,好久沒這麼開心過了啊,兩人對視一眼,在心裡感嘆道。

「高娃你安頓好伯父伯母,我就回去上課了啊。」姜辰對高娃說道。

「成,包在我身上。」

「那伯父伯母我就走了啊。」姜辰看著黎國豪和陳梅說道。

「好好好,路上小心啊,認真學習。」陳梅說道。

「好嘞,你放心便是;對了,伯父伯母,今晚我家裡要舉辦聚會,你可以先跟高娃去我家裡玩。至於胖子……」說著姜辰的目光投向了躺在床上的黎胖子。

「你放心,我這小傷,參加派對什麼的絕對沒問題。」

看到姜辰投過來的目光,黎胖子連忙拍拍胸脯笑著說道,聚會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放棄。輕傷不下火線!

「那成吧,隨你。」姜辰無奈的笑了笑。

等姜辰打車回到學校的時候,下午第一節課已經下課了。

還好是請了假的,姜辰拍了拍胸脯,慶幸的想道。

「你這臭小子,怎麼又請假了,你學習都落下了不知道嗎。」

姜辰剛走到教室門外,趙一曼正好出來,看著眼前的姜辰,趙一曼忍不住輕輕的揪住姜辰的耳朵質問到。

「哎喲,疼疼疼,輕點輕點。」姜辰痛呼到。

趙一曼連忙鬆手,心道:「我這也沒用力啊,怎麼?」等看到姜辰嬉皮笑臉的眼神,趙一曼哪裡不知道又被姜辰給騙了,不由得又是一陣氣急。

「別別別,我錯了,我這不是那個好哥們住院了嘛。我這不得請假去看看呀。」

眼見趙一曼的手又想伸過來,姜辰連忙捂著耳朵說道。

看著姜辰的樣子,趙一曼心裡一陣好笑。

豪門驚夢:隱婚總裁夜夜來 「好吧,這次就原諒你了,還不回去好好上課!」趙一曼板起臉說道,可惜嬌好的面龐哪怕是板起來,也沒什麼威懾力。

「好好好,我學習去了。」說完姜辰直接從趙一曼旁邊竄過去,逃到教室里去了。

趙一曼無語的搖了搖頭搖搖頭便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哎!母老虎,一定嫁不出去。」回到教室,姜辰忍不住吐槽。

「叮鈴鈴……」

聽到上課鈴響,姜辰停止了胡思亂想,開始認真上課。雖然最近時不時會缺一兩節課,但是因為基礎在,自己本身也還挺聰明,所以倒也不會聽不懂講的是什麼。

姜辰認認真真聽著講,感覺還沒過多長時間,下課鈴就響了。

意猶未盡的收下課本,姜辰突然想起自己還沒邀請蘇安嵐呢,連忙火急火燎的往蘇安嵐班上走去。

來到蘇安嵐的班上,卻沒看到蘇安嵐,連忙一打聽。

原來下節是自習課,蘇安嵐一下課就跑到圖書館去了。姜辰不由得一陣撇嘴,這丫頭什麼時候開始認真學習了。

等來到圖書館,姜辰稍微一找便看到坐在窗邊的蘇安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