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了,羅海派不是也派出了一千多號人馬在搜尋唐春。難道是裝樣子欲蓋彌彰不成?」紅騷摸了一下豬頭,說道。

「不管怎麼樣,永定王,你馬上趕往羅海派問個究竟。當然,要注意影響,最好是旁敲側擊。這個時候不宜大動干戈。穩定壓倒一切。」虞皇說道。

「皇上,假如真是羅海派窩藏了唐春怎麼辦?」永定王轉頭看著皇上。

「不管誰窩藏,聯絡靠山宗,滅了。老子這皇帝不當也得滅全派。」虞皇雙眼閃著少有的寒光。唐春一戰,皇家可是丟盡了臉面。

估摸著皇室的威信在百姓中掉了一大半。現在皇室需要的就是重新樹立威信,捋獲百姓之心。不然,大虞皇朝有些危險了。

畢竟,這幾天虞皇的壓力是空前的大。虞都百姓有九成都在罵皇室無能,居然讓他們遭了池魚之殃。並且,還罵虞皇包庇罪犯李府什麼滴。因為,這一切都是李府引起的。而且,跟虞皇的老婆李婉有關係,虞皇的耳朵都快給塞滿了。

不光百姓,就是皇室中那些遭了殃的王爺們也頗有怨言。並且,虞皇也遭到了太上皇的責訓,顏面掃地。虞皇都快到了崩潰的臨界點了。

因為,前二天唐府那廢墟上空突然騰出一大堆光芒來。光芒中居然活生生的再現了李府聯手天壁庄滅了沈府的事。

「唉,小子。你走好。老師兄我也只能為你在百姓面前解釋一下了。如此一來,總得解輕點你在百姓中的罪惡感,罪孽啊。」鏡王嘆了口氣,收起了一面銅鏡,邁著蹣跚的步子,背著一布囊,出城而去了。

古代並沒有現在的邊防鐵絲網以及專門的邊防守軍,只不過在一些要塞之地才有駐軍。所以,唐春御劍晚上飛行倒是順利的就到達了火蘭國都城向陽城。

向陽城離刀子縣就是快馬加鞭的話也得跑上一個多月,離虞都那是更為遙遠了。就是坐皇室飛鷹也得十幾天才能趕到。

向陽城有一千萬人口。其規模跟虞都差不多。不過。向陽城的建築風格卻是令唐春想到了歐洲中世紀。因為,它們的建築風格有些類似。屋頂都是呈尖塔狀的。

天陽客棧就是唐春跟大家約好的接頭地點,進了客棧後唐春要了個房間住下來了。不過,並沒發現任何一個唐門弟子過來接頭。心裡一琢磨也明白。自己可是御劍飛行。他們估計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到達。當然。估計也有弟子送了小命的。

終於,十天後,胖子的身影鬼鬼崇崇的被唐春發現了。這傢伙還真是搞得不倫不類的。也不曉得哪個美女遭了殃被這傢伙殘酷的拔光了頭髮披在了他頭上。

胸前居然還墊了兩個碩大的肉包子,而且,順帶著還在臉上擦巴了幾下,那胭脂可是抹得實在不敢令人恭維,比無鹽之丑還要無鹽。人形蜘蛛的鼻子靈敏,發現了他的氣息報給了唐春,唐春一陣子啞然,差點把早上吃的全吐了出來。

「我的大爺也,總算是找到『組織』了。」胖子一見到唐春,眼淚汪汪啊。撲進來把唐春又是抱了又摸摸了又抱,唐春感覺一陣子惡寒。但是為了安慰胖子,只好讓這傢伙揩油了個痛快。

「你丫滴就搞得這醜樣子,老子差點都要吐了。」唐春沒好氣的哼道。

「莫辦法啊,要是整得太美給色狼盯上就麻煩了。到時,我胖子一暴露身份,大家跟著完蛋。」胖子叫著,一轉爾,道,「李北人呢=呢?」

「沒到,我最先到的。」唐春說道。

「真是驚險啊,好幾次都差點被紫衣衛發現了。幸好我這身打扮還湊和,那些紫衣衛一看就倒胃口,所以,倒也順利到達目的地。」胖子一臉得瑟。

「唉,不曉得有多少兄弟被害了。」唐春鬱悶。

「死傷難免,不過,只要咱們五兄弟活著就是了。不對,只有四兄弟了。蔡強這傢伙沒跟來,也不曉得那個狗屁皇帝會怎麼樣整他們了。」胖子說道。

「蔡強硬是不走,勸都沒用。不過,蔡強一系實力也不弱,狗皇帝要收拾他們一系也不容易。」唐春說道。

「嗯,你小子居然突破到了先天大圓滿,不借嘛,看來,這逃亡可是有助於你突破是不是?真如此的話那你今後經常應該如此了。不如再回大虞皇朝磨練上幾年,估計就到氣罡境了。」唐春笑道,胖子滿臉黑線。

十幾天後,唐門弟子陸續到了天陽客棧。

一個月後一清點,除了幾個氣罡境弟子沒到外其它的基本上都到了。成員有萬代、古閑、柳生、良豆子、羅盤子、李北、包毅、不過,曹家所有人都不見了。就連武青青都不見了。

「少主,曹院長說是要在暗中收攏曹家人。他不跟咱們走了。他年如果能迴轉再議事。而且,他說會在暗中盯著大虞皇朝的。並且還說,那天那道彩光樣的紅色鞭子是曹家一個族王揮出來的。他擔心曹家子弟。至說說武青青說是要去大秦國,說有什麼心事未了。」這時,柳生說道。

感謝『大浪陶沙』『力挺文學天才』『曉陽無限好』『武尊道狂』『玉龍雪山0071』『佛影手』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 「唉,留下就留下吧。」唐春擺了擺手,對於武青青去大秦國也有些感覺。心裡尋思著會不會是去尋找她的另一半魂魄去了。難道那座古墓發生了什麼驚天變故。不過,現在這一切只能留待以後再作打算了。至於曹一跳,是不是想趁機脫離自己也難說了。這個老傢伙,油滑得很。

「對了門主,下一步咱們有什麼打算?」古閑問道。

「聽說幾百年前紅舍王有賞給火蘭國國師買買東一枚築基丹,我想去他家查一查。如果能搞到正品的話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偷師。今天把大家招集一起我有話說,從今天開始,各位將學習另一個修鍊法門……」唐春開始傳授古閑等人修真之術了。能跟來這裡的門人肯定忠心不二的了。唐春也就沒瞞著大家了。

古閑等人一聽,頓時那是驚詫加狂喜。居然能學到遠古修士的大神通,這可是作夢都不敢想的事啊。

李北這個傳功長老很盡心,幾天時間一直在給大家講解修真功法——九天誥世訣。

而且,唐春當眾表演了御劍飛行之術,更讓萬代古閑柳生等人的表情全都處於短路狀況,爾後就是狂熱的進入了修行階段。唐春找了個偏僻地點布了三層疊加的聚靈陣,也便大家快點進入種道階段。

二個月後,居然全都進入了鍊氣第一層階段。特別是古閑萬代兩人表現突出,因為功力高。居然一下子就突破到了鍊氣五六層,真稱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啊。不虧為四大書院的天才。

「大家的修鍊都進入了正規,今天就討論一下咱們下一步的去處。」唐春又招集了核心成員開會。

「我看這火蘭國也不宜久留,要走就走遠一些。」胖子說道。

「去哪?」萬代問道。

「帝國學院,那還真是個遙遠的地方。就是大哥把大虞皇朝周遭折騰得驚天動地,估計那邊人都不會知曉的。而且,功力要再次突破,就得去帝國學院。特別是大哥,現在已經到了一個瓶頸,不到一個新的環境是很難突破的。」胖子居然像個大師樣子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帝國學院離火蘭國到底有多遠?」古閑問道。

「這個我還真下了一番功夫打聽過。如果換成坐飛鷹的話也得坐上一年多時間才能到達。至於說騎馬,那就不曉得多少年了。」胖子居然神秘一笑。


「這麼遠?」幾人同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當然,如果是大哥自個兒飛去的話半年就能到達。只不過大哥不曉得路,估計難找到。」胖子說道。

「你知道路不成。不可能吧。就你這小身手。」萬代不屑。

「當然不知道。不過。我有這個。」胖子說著,神神叨叨從布袋中摸出了一個小捲軸出來,爾後緩緩的打開了。上面亂七八糟的描畫著一些什麼。

「這啥玩意兒,看不懂,一些線條叉叉圓環還有彎彎拱拱的。」柳閑說道。

「你們誰能看得懂我叫你一聲哥。」胖子開始得瑟了。

「地標罷了。」想不到李北突然抽冷子來了一句,胖子頓時石化了一般獃獃的看著李北,脫口道,「你乍曉得滴?」

其實,唐春也暗暗吃驚。想不到李北也懂這個玩意兒。這東東可是相當的神秘,極為罕見,據說一塊大的地域圖就要幾百顆極品靈石才能換到。不過,胖子的這一張估摸著區域面積小,但也價值不菲的。

「呵呵,一個偶然情況下聽某高手聊天打屁時說的。」李北一臉淡然。


「那你絕對看不懂這地標上的標示的。」胖子又恢復了神氣。

「有啥,那不是帝國學院所在地嗎?」李北伸指一點南邊某個偏僻角落之處一個標誌物。

胖子這回真是震驚了,張大著嘴合不攏了。

「發啥傻,我講得可對?」李北還是一臉淡定。

「對,不過,你難道是蒙的不成?」胖子一臉不信。

「當然是蒙的,不過,也有點根據。」李北神秘一笑。

「啥根據,快說。」胖子急了。

「你叫大哥把帝國學院的試煉牌拿出來不就清楚了。」李北說道,唐春拍出了那天帝國學院三掌院之一的斗笠客送給自己的通令牌,唐老大臉上閃過一絲訝然,因為,他都沒注意到,因為,通令牌上摧入內力,居然就顯示出了一個符號,上邊一隻大鵬展翅正在飛翔,而鵬鳥下邊還有五星標誌。

「啊,跟地標上標的一模一樣。」古閑訝然的說道。

「嘿嘿嘿……」李北得瑟的笑了。

「三弟還真是觀察仔細,我都沒聯想到它居然是帝國學院的標誌物。」唐春讚歎道。

「我記性好罷了,老五一拿出這東東來后我就想起來了。大哥只是沒注意到這些細節罷了。」李北淡淡說道。

「對了,買買東的後代們都查清楚了沒有?」唐春問道。幾百年前紅舍王有賞給火蘭國國師買買東一枚築基丹,唐春想查查底子看看能否偷師。

「查清楚了,他的後代還相當的有名氣。居然是火蘭國天火教的教主買買發。該教以宣傳天火為名頭,並且,買買發還是火蘭國異姓鐵帽子親王。而且,我們發現。買買東家族的核心族人修鍊的都是修真功法。」良豆子說道。

「噢,有多少族人修鍊修真功法?」唐春一愣,皺了皺眉頭。既然買買發幾百年前就得到了紅舍王的修真功法,也許其家族中還有金丹期高手,那就有些棘手了。


「不多,最核心的幾個。比如,兒子。而且,我們發現,築基期大圓滿的族人居然有二個。一個買買發的大兒子買買天,另一個就是買買發的二女兒買買情。而買買發兒女有七八個,剩下的全是鍊氣11層左右實力。」羅盤子說道,兩個傢伙後來也修鍊了修真功法,所以,能感覺到他們的實力。

「兒女都達到築基期大圓滿了,那買買發的實力豈不是有可能到金丹期了?」唐春臉上表情凝重了起來,看了眾人一眼,說,「而且,兒女都能突破築基期,那說明買買東家族並不止得到一顆築基丹,沒準兒當年紅舍王給了他們家族築基丹的煉製方法。」

「買買發功底子有多高我們看不出來,其家族的人都是淡紅色的頭髮,倒是好認。而天火教門徒眾多,不下幾萬之眾。在火蘭國也能跟那些大宗派相抗衡的。其實力聽說不下於大虞皇朝的靠山宗。」良豆子說道。

「這種實力堪比靠山宗的門派咱們還是別去招惹,並且,這裡可是他們的地盤。到時一引起他們注意暴露了身份。不但天火教要找我們,就是火蘭國的紅衣衛也饒不了咱們。更可怕就是如果給大虞皇朝知曉了的話麻煩就更多了。到時,群起而攻……」古閑一臉嚴肅說道。

「你們估計是不知道築基丹對修士的重要性,打個比方來說吧。百名修士當中修鍊到鍊氣12層頂階的僅有10人能突破到築基期,這還是要在擁有築基丹相助的情況下。如果沒有築基丹,估計僅有二個天才能突破了。所以,沒有此丹想突破比登天還難。而對於修士來講突破築基期是人生的一個大坎。這才是真正的進入修仙之道的門檻。並且,能突破此境界的話你的壽命可以達到200年。你今後將后更多的時間去追求長生之道。如果能突破金丹期,那你將擁有五百年左右的壽命。」唐春說道。

「看來,這築基丹還非拿下不可。」古閑完全改變了主意。萬代幾人也點了點頭,唐春知道,這幾個傢伙都給200年的壽命給刺激了。人嘛,誰不想多活上幾十年。而且,後頭還有機會衝擊金丹。500年啊,老怪物了。

幾人合計了一番過後決定明天晚上進攻天火教,當然,唐春又教了大家化裝之道。經過縮骨功一縮,眾人全變樣了。

「對了胖子,去帝國學院難道只能乘坐飛鷹了嗎。這還需要一年時間,有沒比這速度更快的方式?」唐春問道。

「當然有,不過,價格可是昂貴啊。」胖子搖頭晃腦好像百事通一般。

「噢,說來聽聽。」唐春問道。


「氣罡傳送。」胖子說道。

「廢話,氣罡傳送能傳多遠,幾十里上百里頂天了,還不如飛鷹的速度來得快。」古閑哼哼道。

「你懂個屁。」胖子一臉高調。那是氣得古閑捏了下拳頭,哼,「老子不懂難道你懂,你不就先天境界,老子可是氣通境界。你還沒資格氣罡傳送,老子就快有機會了。」

「一位氣通境大圓滿強者當然只能傳送你百里左右,但是,如果有百位呢?」胖子得瑟的笑問道。

「你是說合力傳送,那距離有多遠?」唐春也十分的好奇,聽說修士都有法陣傳送,遠古修士搞的法陣傳送距離可以達到萬里這遙。

「萬里沒問題。」胖子說道。

「是遠,不過,哪來這麼多氣通境大圓滿強者?誰家有這實力還不稱霸天下了?」古閑貌似根本就不信這個。(未完待續。。) 「百位的確嚇人,但是五六位還是能湊足的。不過,他們有一套專門的辦法。據說可以把內氣放大。如此一來,一個氣通境大圓滿可以當10個甚至幾十個使用了。由此而來,一個傳送法陣僅需要二到三名就能把你送到萬里之外了。那速度,眨下眼皮你就到了萬里之外,再多眨幾下你就離開了火蘭國。」胖子笑道。

「火蘭國沒有吧?」柳生也十分的好奇。

「當然沒有,估計要坐飛鷹飛上二三個月後到一個叫『波期貓國』的地方就有了。據說是由一個叫『天一聯盟』的商會在控制著這些法陣的。」胖子說道。

「一個商會居然有如此實力,那法陣估計還不止一個吧?」唐春問道。

「當然不止,就是波斯貓國離帝國學院也有萬萬萬里之遙。一個法陣估計能傳達十萬里左右。當然,也有能一傳到百萬里之外的。要連續換地盤傳送才能到。只不過傳送一次價格可是不菲的。」胖子說道。

「假如十萬里傳送一次給多少錢?」唐春問道。

「黃金人家不稀罕,要元石。10萬里距離估計就得一顆極品元石了。而且,還是一人一顆,並不是說一堆人只要一顆。」胖子說道。

一聽這話,眾人臉兒都變了。

「這比搶錢莊致富還來得快,這個天一聯盟豈不是財源滾滾了?」萬代冷哼道。

「那當然,天一聯盟這個商會組織勢力龐大。在浩月大陸各特大城市中心點都有分店。你想。光是傳送法陣就得多少氣通境大圓滿強者去操作是不是?這些人中估計有一部分是商會自己培養出來的。而絕大多數是花重金雇來的。」胖子說道。

「這個天一聯盟,估計實力不下靠山宗吧?」良豆子都忍不住問道。

「靠山宗算個屁,你們呀,眼光要放大一些。靠山宗只是大虞皇朝的宗派。放在遼遠的浩月大陸上如滄海一粟不多。估計要放在全大陸上去排名,一千名都難以進去。你想想,靠山宗能有多少個氣通境強者,天一聯盟光是幾個傳送法陣的氣通境強者就驚人的多了。更何況,天一聯盟的商號遍及浩月大陸各地。每個分店得強者主持商業吧。這一換算下來就是個龐大的數字了。」胖子一臉不屑。

「不會吧,一百名都進不去?怎麼可能?」柳生貌似有些置疑這個。


「有可能,浩月大陸上像皇朝這樣大大小小的國家不下幾千個。每個國家的頭名排在一起的話靠山宗也難以進入前千強之中。」唐春點了點頭。

「沒錯啦。還是掌門眼光高。就是這個說法。其實,聽說大虞皇朝在浩月大陸上只是屬於蠻荒樣的邊遠地區。一個被繁華遺忘了的角落罷了。越往中心地帶走實力越來越強。也許,在咱們這裡氣通境界就是絕頂高手了。可是在他們那地兒就跟氣罡境差不多狀況了。到處爬著的都是氣通境強者,就連人家高手家看門的都是此等貨色。」胖子說道。

散夥後唐春盯著胖子。這傢伙給唐老大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嘿嘿乾笑道:「大哥。這樣子盯著人看可是不禮貌滴。」

「你懂得蠻多的嘛,說,還有多少事瞞著咱啦?」唐春拿眼輕瞄了他一下。

「沒有了。我也是道聽途說的,小道消息罷了,天曉得是不是那些人在吹牛。我也認為咱們這邊高手不少了是不是?剛才只是唬弄他們一下罷了。」胖子眼神有些閃爍。

「噢,現在學會騙人了是不是?」唐春貌似淡然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