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皓這次不退反進,面對著白靈蜘蛛暴射而來的身軀迎面而上,並未帶著絲毫畏懼,他知道在這末世之內,只有不斷跨越極限,才能真正的活下來,成為強者! 傅北峻的電話號碼,也在她的通訊錄裏面保存了很久很久,終於在這次機會,她可以名正言順的以班長關心同學的身份,打給他了。

因為跟傅北峻聊了一下電話,導致她少女心噗通直跳,一整節課都沒有好好上了。

而另一邊,傅北峻放下電話,皺眉想了半天,也不記得打電話給他的女生是哪個。

他在學校里除了上課,跟一兩個男生有交集以外,女生對於他來說,印象都不深刻。

不過這也無所謂了,他本來,就不想接觸太多人。

傅北峻看了一眼手機,才發現竟然已經十點多鐘了。

按照以往,他的生物鐘都是七點就醒來了,他沒想到自己一覺竟然睡到了這麼晚。

這個點,他想,喬絨估計也去學校上課了吧。

他從床上起來,走到了陽台邊上,看了一眼不遠處喬家的別墅,依舊跟過去一樣的金碧輝煌。

門邊有人在掃地。

如今是冬天,但是黎城的天氣想對北城要暖和太多了。

傅北峻想了想,決定出門一趟。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吃了早餐,又去圖書館看了一會兒書,去以前中學附近吃了一頓鴨血粉絲湯,還去了甜品店喝了甜品,又去電影院看了電影。

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

傅北峻知道,這個點,喬絨估計回家了吧。

他就站在喬家不遠處的一棵榕樹下,發了一條短訊給她:「到家了嗎?」

冷風吹過他的臉頰,冰涼的讓人分外不舒服。

而樹下的風又尤其大,樹葉都被吹的發出了沙沙聲,還有枯黃的葉子掉落一地。

不遠處,路燈暖黃的燈光落在地上,金黃色一片。

傅北峻眯着眼眸,看着不遠處的燈光,想到了很久以前,他送喬絨回家,借口怕她冷而將她的手捂在自己手中的場景。

她驚慌失措,以為他不懂男女之情。

當時的他,只覺得她實在是過於單純,在男女之事上,男人天生的就比女人領悟力高很多,甚至於無師自通,只要是面對着自己心儀之人,什麼事情都能做的自然而然。

很快,喬絨回復他。

「到了。」

喬絨非常鬱悶,她才剛回到家沒多久,他怎麼就發短訊問她了呢?搞得她以為自己被監控了。

又想到了昨天晚上他那個莫名其妙的短訊,喬絨也有點摸不著頭腦,不會這一次又是發錯人了吧,再發錯人,她真的想錘死他。

好聚好散,體面告別都不行嗎?非得時不時在她面前詐屍一下?

很快,她就收到了傅北峻發給她的短訊:「你出來,旁邊的樹下。」

喬絨:「???」

她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禁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遍,確定自己是沒有看錯了。

她不禁十分驚訝。

她打開了窗戶,從窗戶望出去,是可以看到她家旁邊的樹木的,只是,她在樓上,除了看到大樹,密密麻麻的樹葉,以及那整齊劃一的路燈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喬絨想了想,還是裹上了她白色的棉衣,穿上了毛茸茸的居家兔兔鞋,下樓去了。

她倒是想看看,傅北峻又想要做什麼。

這裏距離她家很近,只要她喊一聲,保鏢就會立馬出現了,他不能害她吧。

就這樣,懷着複雜的心情,喬絨出了門,往大樹底下走去。

傅北峻一直望着喬家的那個方向,終於,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朝着他這個方向走來。

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雪糰子似的,格外可愛。

她正在朝他走過來。

隨着她越走越近,傅北峻也莫名的緊張起來,放在兜裏面的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握成了拳頭。

傅北峻靜靜等著喬絨走近,很快,喬絨就停在了他面前,兩人間隔一米。

女孩眼中寫滿了震驚,顯然沒有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裏。

喬絨的確很驚訝,為什麼傅北峻無緣無故會出現在黎城啊?難道他不用上課吧?不可能,就算他不用上課,也是要上班的呀。

但是,他人確實是出現在這裏。

難道,他真的跟自己猜測的那樣,要找她算賬?

所以喬絨才不會走的離傅北峻太近,兩人就保持着一個安全的距離。

「你怎麼來黎城了?」她客氣又禮貌的發問。

看着她停在距離他一米的地方,臉上除了驚訝,便是警惕。

她果然,很怕他,跟過去一樣。

再想到那副她畫給他的話,那一份,定情信物,當時的她,可是懷着滿滿的愛意。

如今那些愛都已經消失了,在他面前的她,除了畏懼,沒有其他的感情了。

傅北峻只覺得心口發疼,不過,他還是露出了一道笑容來。

「絨絨,好久不見。」

少年的模樣,已經日漸趨近於一個男人,身形高大,眉眼深邃。連聲音,也比以前沉穩了許多。

褪去冰冷,帶着幾分柔和,讓喬絨以為,他們倆還是當初的樣子。

不不不,她在想什麼呢,喬絨覺得自己不應該想太多,傅北峻想掐死她都來不及呢。

「你來黎城幹什麼呀?不會又要找我算賬吧。」喬絨說着,又往後退了一步。

她感覺一米的距離還是不夠安全的,可是她最近也沒有幹什麼得罪傅北峻的事情呀,那一次跟他見面,她也解釋的夠清楚了,他不可能因為這個事情來找她算賬吧。

可傅北峻這種人,誰知道他心裏面在想什麼呢。

她那後退的舉動,讓傅北峻呼吸一窒,內心的悔恨如同海水一般洶湧過來,似乎要將他給淹沒了。

傅北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往前走兩步,一把將喬絨摟在了懷裏。

「絨絨,對不起。」

他的力氣很大,喬絨就這麼被他按在懷中,讓她別說掙扎了,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了。

她被他抱在懷中,眼眸睜得老大,不明白今天的傅北峻這樣是什麼意思?

又是跟以前一樣,欺負了她再跟她道歉?

是不是他遇到了什麼困難,想要找她幫忙呀。

可是,她現在也自身難保了,他們家,也沒有過去那麼輝煌了,她媽媽都要讓她商業聯姻了,而他呢,背靠沈家這棵大樹,比她厲害多了。

。 因為這場為林邇特別舉辦的宴會,是場鴻門宴。

「宴會當日,戲曲班一曲結束后,跟著便上演了一場皮影戲。

那皮影戲從頭至尾地演繹了皇宮這些天里所發生的事,不僅如此還有諸多人物的獨白,更是牽扯出了一段江湖上的腥風血雨!

據傳那場皮影戲剛演一半林邇便口吐鮮血,但女帝卻並未傳御醫為其診脈、讓其休息,而是讓他堅持看完了這場皮影戲。

待皮影戲結束后,林邇的臉色已經如紙般蒼白,黃豆粒那麼大的汗珠滲出額頭。

不過真正給他致命一擊的還不是皮影戲的含沙射影,女帝的冷漠。

而是被關押的太女,被禁足的王女和調查此案的三司,還有一不知性命的男子,竟然體面風光的登上大殿,呈上諸多鐵證,揭發林邇種種的陰毒之舉。

物證里最為關鍵的是那枚刻著門派符合的玉戒。它板上釘釘了林邇入宮前乃是武林門派的其中一員。

這枚玉戒也讓另一件案情水落石出,那便是武林正派與魔教的恩怨……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感謝各位!」

聽得津津有味的眾人,大呼噓聲,更有脾氣急的直接嗆聲起來,「你這說書的怎麼回事?講到關鍵時刻就不講了!給老娘退錢!」

說書的只悻悻一笑,向眾人作揖后,便消失在屏風後面。

聽眾抱怨著紛紛散去,唯有兩抹身影坐著一動不動。

搓掉手裡的花生皮,池音嘀咕了句,「什麼叫看到一半口吐鮮血……明明是毒發吐血。」

女帝在林邇的酒里特別摻了毒,為的就是讓他也感受感受被毒折磨控制的滋味。

這毒還是大理寺卿特別為林邇研發,毒發后讓人頭疼欲裂,胃如刀絞,欲罷不能!

且沒有根治的解藥,惡性循環。

「但有些事也不能告訴講書的,讓她說不是?」

瞧著池音對案件細節格外較真,容言之越發覺得她有趣,小孩子似的可愛,低柔著嗓音哄道。

池音嘆了口氣,把花生粒喂到容言之嘴畔,沉聲說:「我知道。我只是可惜林邇挨的罵還不夠,百姓只知道他要動亂朝綱,卻不知他具體都做哪些喪心病狂的事。」

聞言,容言之輕輕眨了下眼,禁慾般清清冷冷的眸子里,竟在此刻閃過一瞬微妙的光。

容言之緩緩靠近池音,薄唇距離她的耳畔只有一指之隔。

呼吸全數噴洒過去,呢喃的語調輕如羽毛般,伴隨著呼吸掃過瘙癢。

「殿下是為我感到可惜,還是為陛下感到可惜?」

池音感覺耳朵一麻,連帶著整張臉都開始逐漸麻木。

容言之什麼時候學會撩人了?

而且,竟然還問出這麼令人窒息的問題?

這不就是我和你媽掉進水裡你先救誰的變形題嗎?!

「殿下需要想那麼久?」

身邊的小妖精還催促上了,聲音里也染進了幾分抱怨,傳遞的情緒讓池音瞬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這這有點招架不住啊!

我要色令智昏了!

「你!必須是你!誰問都是你!」

。「我什麼時候說要給你生命藥劑了?」

何尚扭頭看向已經能夠移動的軍官。

此時的軍官如同一塊能夠移動的黑炭,得到一整顆紫陽丹的他顯然已經恢復了移動能力。

一開始何尚就沒打算救治軍官。

那三階生命藥劑就連肢體損壞都能恢復,自己留着他不香嗎?

而此刻,聽到何

《從上海灘開始》第一百六十五章高階智械核心(求訂閱) 1分鐘。

2分鐘。

3分鐘。

季柚繼續若無其事的投喂,順便摸一把牛腦袋,這頭牛群里最威猛的母牛,隨着時間的流逝,也逐漸習慣了季柚的存在。

然後——

季柚試探性的往後挪了挪,母牛沒什麼反應。

季柚再退,繞到了牛肚子旁邊時。

突然——

老四:【它有點受驚了!】

季柚停下。

此時,季柚的額頭禁不住冒出一顆顆細密的汗珠。

她的精神絲清理度雖然是100%,但畢竟她的精神力閾值少,且操控時依然要花費季柚的精神絲閾值,所以,每一點閾值,她都需要精打細算的分配。

靜待了幾秒,季柚抬手,嘗試揉牛背脊,並一點點給它梳理著毛髮。

「哞~」母牛似乎挺舒服,眯了眯瞳孔,還甩了下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