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浪嘆了口氣,花婆婆的屍體已經被村民們蓋起來了,就放在院子里,段浪沒有去看,沒有幫花婆婆找到仇人之前,他不敢去看花婆婆。

「妞妞,你可以幫爹爹問問你的朋友,昨晚在……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二十七章遺囑氣氛沉靜了一瞬。

「要去亂魂淵是吧,我也要去!」

姜洛元立刻轉移了話題,臉上帶有微笑。

紅音微微一愣。

秋白鷺看了五師妹一眼,而後也開口。

「弟子也要去。」

她自然也擔心著四師妹。

夏小蠻說道:「不,讓弟子去吧,三師妹手上的傷尚未痊癒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三百零三章:和解 「哦,怪不得老跟我們誇您能幹呢,余師姐真是我們同門的榜樣。」韓露笑得一臉真誠,末了還回頭沖幾個小夥子招招手,「快過來給你們介紹我們W大最嚴苛鬼畜的歷教授最得意的弟子,我們的同門師姐。」

雖然歷教授是挺嚴厲一絲不苟的,但說鬼畜的話也未免……太讓余卿卿認同了。忍不住輕笑出聲,心裏真是覺得後生可畏呀。

幾個小夥子見到余卿卿那樣輕柔的一笑,本來還不怎麼緊張的,結果只畢恭畢敬齊齊喊了聲師姐好,簡短地自我介紹完后低着頭就不說話了。

「你們幾個小子,平時跟我和媛媛相處的時候也沒這麼規矩啊。見到師姐害羞嗎?」率直的韓露這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技能可真是滿格。

「師姐別聽那丫頭瞎說,主要是師姐您光芒太耀眼,刺得我們睜不開眼。」立即反駁韓露的是除余卿卿同門以外綽號皿君的男生,雖然是理科男,可一眼看上去就屬於很朝氣很陽光的類型。

「可不是嗎?在我們學校,能得到歷教授誇讚的學生,可是少之又少。師姐可是唯一一位同門女性呢。而且……」接話的是明仔,抬頭看了眼余卿卿,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打住了。

「而且還是W大曆屆從未在咱們學院出現過的,力壓所有學院的美女對吧?」寧媛媛軟軟的聲音笑得十分好聽,抬起頭沖余卿卿使勁眨眨眼。

額……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覺自己心態越來越老了,看着這幾個小年輕你一言我一語地當面聊自己,還那麼的……(抬舉她?浮誇?)總之就是讓余卿卿有種,年輕人的話題她尷尬地接不下去話的趕腳。

雖然幾個男生沒有再說話,可似乎又抬頭看了余卿卿一眼,選擇了默認。

余卿卿有種真的待不下去的感覺。難道她現在臉皮越來越薄了?不會啊。幾年如一日地與柯未然那廝為伍,余卿卿覺得自己的臉皮真的是逐日精進,怎麼會覺得難為情?

不過余卿卿還是很感謝他們突然的出現,擊碎了她的多愁善感,讓她不會覺得,這夜晚黑得讓人覺得窒息。

又隨便聊了兩句,張波很體貼地看出來余卿卿已有去意,便拉着兩個沒完沒了的女生,說時間很晚了讓師姐回去休息。

雖然兩個女生有點小不甘,但還是很體諒余卿卿。厚著臉皮跟余卿卿互留了電話加了微信才罷休。

告別了一群小年輕,余卿卿突然覺得心情好了很多。年輕真好啊,有活力、心態好、有動力、積極陽光。哪像她現在這樣,還沒有到七老八十就開始傷春悲秋了。太不應該了。

長長地嘆了一口,余卿卿心裏默默輕喊,這裏不是你應該停下的地方,你的目標不是還很遙遠嗎?

是呀,想太多反而給自己增加負累,這麼沒出息是要給誰看啊。余卿卿已經不是十年前的那個余卿卿了,這麼多年,還有什麼坎自己沒走過呢?庸人自擾個什麼勁啊?

似乎想明白一些事情的余卿卿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趕緊回家陪在父親和豆米身邊,尋求一絲安寧。

然後明天醒來,回到最好的狀態,奔向最好的未來。這樣的想法,讓余卿卿有些迫切地加快了腳步。

但實際上,余卿卿自己是知道的,那種想法不過是在逃避現實,迴避那些自己不想面對……甚至害怕面對的事實。

而人生之中總是十之八九的不如意,意外多過安穩,想像與現實一如既往的背道而馳。

就在余卿卿過街道拐角時,因為想着事情步子太快,沒有注意到那輛急急轉過來的賓利。

燈光一閃,余卿卿耳邊傳來急剎的輪胎摩擦地面的尖銳聲,然後感覺膝蓋猛地一痛,人就跌到了地上,濺了一身的水漬和污泥。

還沒有從這瞬間發生的變故中清醒過來,賓利車駕駛座上的人就慌張的跑下車來查看,這一起不小的交通事故。

「女士您沒事吧?」駕車的是位樣貌普通三十多歲西裝革履的男子。他滿臉愧疚又慌亂地看着余卿卿,手伸到余卿卿面前,卻因為不知道余卿卿有沒有受傷、傷勢如何似乎又不太敢觸碰她的樣子。

余卿卿傻愣愣地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人,似乎驚嚇過度,臉色在車前燈的照射下有些蒼白。。 「呼,呼……」

漏風的木屋內。

蘇夜掌中流淌的鮮血,化作有規律的血色紋路附在御獸蛋表層。

血契構建的過程出乎預料的漫長。

那顆御獸蛋就像一顆無底洞,貪婪吞噬著一切外來能量,怎麼也填不滿。

蘇夜臉色蒼白,表現出幾分無奈。

他現在身體里血液流失的速度比抽血還快,再這樣下去,契約沒完成,人要先成乾屍。

「咔嚓——」

幾分鐘過去,封印又破碎一大塊,濃郁的血光中,閃過一抹雪白。

「吼!」

蘇夜體力不支,差點暈厥過去,關鍵時刻,一道稚嫩的低吼聲將他驚醒。

「好可愛的小傢伙。」

御獸蛋碎落一地,露出天翼虎幼崽的真實模樣。

小老虎蜷縮成團,縞身如雪,無一絲雜色,四腳五爪外露,背後白色羽翼合攏,短短的耳朵,長長的尾巴微微晃動。

如果不是那雙怒目和羽翼,這分明就是一隻可愛的大白貓。

「嗷嗚~」小傢伙不情願的抬頭看了蘇夜一眼,揮舞著肉墊爪子,撈來半成品血契,一口吞入腹中。

【系統提升:成功契約初始寵獸,你將獲得寵獸反饋,永久提升身體素質,並且獲得一次技能學習機會。】

契約生效過後,蘇夜感覺自己與虎崽子之間多出了一層血脈上的羈絆。

下一刻,反饋之力的暖流游散四肢百骸,失血過多造成的不良反應一一退散。

並且他的身軀正發生著某種神異的改變,身體素質明顯提高,骨骼摩擦,甚至會發出陣陣金石相擊之音。

虎崽子吼叫一聲,咬住旁白掉落的御獸蛋碎片,一口吞下,然後探了探腦袋,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蘇夜。

蘇夜先是愣了兩秒,很快明白過來。

這小懶貨連吃都不肯動,還想讓自己喂它。

「乖,以後乖一點,有什麼好吃的都給你。」蘇夜撿來一塊碎蛋殼,順帶擼了兩把它毛絨絨的腦袋。

虎崽子忙着吭哧吭哧乾飯,瞥了他一眼,沒有計較。

「怎麼有種鏟屎官的感覺?」

蘇夜輕嘆一聲,心中五味雜陳。

想了想,今後的日子就他們倆相依為命,還得靠大哥罩着,加上大哥長得怎麼可愛,當一回高級鏟屎官也不丟人。

他一邊投食,一邊打開個人信息界面的寵獸詳情。

【天翼虎】

【種族:靈獸種】

【屬性:金系、飛行系】

【等級:5】

【潛力:六星】

【技能:金戈、君威】

【弱點:自傲、怕餓】

【忠誠度:52】

【預進化路線:2】

【狀態:機緣巧合認了個主人,有些鬱悶和困惑,但是更餓,想着先填飽肚子。】

【系統提示:可學習技能次數1,金戈/君威。】

【金戈:統御兵戈之氣,殺伐之力,對武器有顯著加持效果。】

【君威:精神震懾技能,令敵人陷入短暫的害怕狀態。】

契約寵獸之後,狀態的信息變得更加全面,並且多出弱點、忠誠度兩個特殊信息。

至於預進化路線屬於不可見信息,只有神知之眼才能看到。

僅僅這一點,就能讓他省去很多麻煩,領先其他人無數步。

蘇夜盯着兩個技能,沉吟了幾秒,做出決定。

「學習技能——金戈。」

話音剛落,蟄伏在他骨骼中的兵戈之氣緩緩蘇醒。

凌厲的氣息撲面而來。

空氣發出各種不同的撕裂聲。

那些兵戈之力雖然鋒利無比,但此時在蘇夜手中卻能如臂揮使,收放自如。

【個人信息】面板,技能後方空白欄更新為【金戈52%強度】

【繼承技能強度隨着寵獸忠誠度提升而提升。】

【忠誠度50以下,再令寵獸產生嚴重負面情緒,將有很大概率逃跑。】

【忠誠度51~60,寵獸將明白你是它的主人,不會輕易棄你而去。】

【忠誠度61~70,寵獸待在主人身邊很舒服,對你已經產生依賴性。】

【忠誠度71~80,寵獸會陪伴你一同度過艱難的日子,優先為主人着想。】

【忠誠度81~90,即便面臨生命危險,也不會退縮。】

【忠誠度91~99,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忠誠度100%,寵獸技能繼承強度100%……】

天翼虎對他的忠誠度是52,所以他學習的金戈技能只能發揮出52%的強度。

只有忠誠度滿了,他學習的御獸技能,才能步入完美之境。

「等什麼時候虎崽子的忠誠度100,我這個鏟屎官也就合格了。」

蘇夜心裏想着,收集來所有蛋殼碎片,排到小天翼虎嘴邊。

「咔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