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鍾沫低頭,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圓乎乎的東西,這傢伙還沒自己的頭大,圓滾滾的身體,黑灰色的身體外表。

一看就知道,這是一隻超小型的岩史萊姆,甚至比野外看見的小型史萊姆還要小。這隻小史萊姆就這樣眨著眼睛看著鍾沫,鍾沫也這樣看著它。

鍾沫底下身體,抬手輕輕的按在它的頭上,入手有點冰涼,就好像秋天摸到在外面裸露的大石頭,但是同時又軟軟的,輕輕一按,史萊姆就從圓形變成了橢圓形。

但這隻史萊姆居然沒有逃跑,也沒有攻擊鐘沫,只是這樣瞪著眼睛看著她,還時不時的眨動了倆下。

這隻史萊姆,是剛剛匯聚的地脈能量誕生的,可以說,它是鍾沫創造出來的,雖然能量提供者是大地,但鍾沫是把能量匯聚起來的誘因。

搓了搓史萊姆,發現它沒有什麼反抗的情緒,鍾沫準備離開了,她轉身向後走去,走了幾步,史萊姆跟在她後面也跳了幾下。

鍾沫聽到史萊姆跳動的聲音,回頭看著它,它也還是這樣看著鍾沫。

鍾沫突然對著它說到:「你要和我一起走嗎?」

鍾沫感覺自己有一點啥,眾所周知史萊姆是只會遵循本能的最低級的元素生命,自己居然還嘗試著和它溝通。

但史萊姆居然原地蹦噠了倆下,彷彿聽懂了鍾沫的話。

見狀,鍾沫又說道:「那你可要乖乖聽話哦?」

史萊姆又原地蹦噠了倆下。

鍾沫開心的把史萊姆抱起來,史萊姆是很存粹的元素生命,它們不會沾染上任何非本元素的其他東西,除了水史萊姆外。

把史萊姆抱在懷裡,感覺幾乎沒有什麼重量,甚至還感覺到一陣冰涼。

簡單的收拾一下,鍾沫快速離開了元素方碑,走出森林沿著大路向著望舒城趕去。

走至路邊,看見一個立牌,上面寫著。

【傳七星官文通告:

現璃月商道,已疏通南北,往來商客,即刻起可自由商貿。】

「看來最近應該沒什麼大事了,果然是時候找師傅辭行了,前面應該就是小羽的茶館了,既然現在路上太平了,那我就用元素力加速趕路吧。」

鍾沫將元素力匯聚於腳底,瞬間感覺自己健步如飛,雖然元素力在消耗,但是速度也變得更加快速,照這樣下去,她估計自己很快就能回到望舒城了。

不一會,鍾沫的視野里就出現了茶館的綠色瓦,然後又走了一小會,就到了。

走進茶館,但是大門卻是緊閉的,鍾沫敲了敲門,等了一會沒人回應。

「不在家嗎?」

鍾沫等了一會,還是沒人回應,她調轉方向又準備繼續趕路了。

就在她準備趕路的時候,她感覺到有岩元素力從懷裡的史萊姆裡面傳來,自己身體里的元素力居然恢復了一截,但史萊姆頭頂的黑色斑點卻少了很多。

「謝謝你了!小傢伙,但是不用啦!」

話音落下,鍾沫感覺到史萊姆輸送過來的元素力停下了,然後她就接著趕路了。《極寒求生:我能百倍增幅》第九十八章徐田的目的,珍管事! 林龍等人翹首,將閉眸的林凡圍攏在最中央處。

一縷化身,但很不簡單,有林凡的真魂入主。

甬道黑黝黝,不知多長,暗夜中,有水滴聲滴答滴答,很是滲人。

走了至少千米,前方豁然有光,但並不明亮,依舊昏暗,萬古的長明不滅燈發出幽藍光彩,更顯得恐怖與陰森。

「准神屍油。」

林凡低語,這萬古長明不滅燈好生恐怖,先是將准神斬死而後熬煉出屍油作為燈油,仔細看,這燈芯豁然是一張張扭曲的面孔,且絕不相同。

「被囚的神魂!」

林凡毛骨悚然!

這到底是要有多大恨,才會如此?

那可是一尊尊准神,但此時全都被囚,死了都不得安寧,肉身化作燈與油,萬古不滅的神魂被煉製成燈芯,這才是名副其實的萬劫不復永不超生。

「嘶嘶……」

如蛇吐信,一股陰冷感襲來,哪怕是如今的林凡,竟然也感覺到背脊發涼,豁然回頭,那是一頭牙都如粗樹般巨大的蟒蛇!

真的是蛇!

這太不合常理。

這般巨大的蛇類,至少存活了萬年,早該化龍或是化蛟,但這是個異類依舊保持了蛇身。

「這是……」

陡然,林凡瞳孔一縮,這是燭陰?

紅彤彤,鱗甲如龍。

雙眸內,符文閃爍,林凡爆退百步!

這的確是燭陰!

這是上古異獸,他肯定了!

太難理解,這座神墓究竟存世了多久,保留了史前的環境等?

又或者是,墓主以大手段與大法力,塑造了適合上古各異獸宜居的環境?

不如此,這種滅絕了至少十來個紀元的生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此地?

林凡謹慎對待。

燭陰,誰敢小覷?

傳說中,這種生靈成長到究極狀態,可以神祗比肩。

水聲依舊滴答,林凡在與這燭陰對峙。

若是比較起來,他還沒有這燭陰的一片鱗甲大呢,但兩廂對峙,林凡氣勢竟然是不弱絲毫。

「不對。」林凡眼眸微眯,這燭陰猩紅的眼眸內,似沒有多少靈光,顯得很是獃滯與痴傻,雖有足以壓塌星河的蛇軀,但好像妖魂已經不在。

林凡緩慢試探;很謹慎與小心,若推測有誤,只是燭陰塑造的假象,不慎之下,怕是要吃虧。

「墓主……究竟是要作甚?」林凡嘆息,他肯定了,燭陰無害,仔細與認真的觀察后,林凡覺得,這燭陰的妖魂像是被人收走了,只留下了其軀不死,苟活在這墓中。

繞開燭陰往前,甬道越發的寬闊,不愛給人狹窄感,但那滲人的萬古長明不滅燈依舊在,燈油內釋放出的絲絲縷縷氣息讓他心驚肉顫。

這可是准神的血與骨鑄就而成,沾了一個「神」字。

其實上,若非是林凡以主魂入駐,且曾與准神一戰過,來到此地,會栽跟頭,最起碼也要被壓彎了脊樑。

「一幅幅壁畫?」

林凡駐足了,仔細凝望牆壁上,兩側都有,粗看去,雜亂無章,似人信手塗鴉而上,但這怎麼可能,要知道,這可是毒神之墓,輕易誰敢入內?

壁畫共九幅,畫風凌亂,筆鋒粗曠而張狂,隱隱約約中,竟然可見人影綽綽,且場景都不同。

「啊……」

林凡突然慘叫,頭疼欲裂,就連墓外的林凡真身,眉間都出現血痕了,一切只是因為,他努力的想要看清其中第一幅幅壁畫。

就此遭劫,這幅畫,當他嘗試釋放出神魂仔細觀看時,這幅畫竟突然爆發出無窮吸引力,要將他整個的吞噬進去……

之所以會慘叫,就連真身都都受創,只因他與之反抗。

……

「林凡!」

「道兄!」

林龍等都大呵,全都大吃一驚,感到不可思議。

這墓穴這般之恐怖嗎,竟然連林凡都遭劫,沒有那個資格入內?

「我無事。」

林凡睜眼,擦拭眉間血跡,道:「臨神八境可入內,走,我帶你們進去。」

林凡一馬當先,林龍斷後,毒天嬌劇中,天龍尊者次之。

這是最妥善的安排。

進入甬道后,才知境界,天賦,潛力等差別,林龍與林凡二人行走中沒有任何不適,唯有途徑萬古長明不滅燈時,臉色才略微不自然。

但天龍尊者二人,自進入這甬道起,全都戰戰兢兢,途徑萬古長明不滅燈時,更是險些跪伏下去,若非林凡張開不滅的戰意庇護,他們定然不敢繼續向前走了,會就此止步。

本還在壁畫前觀望的「林凡」化作金光湧入林凡眉間。

「就是這壁畫?」林龍皺眉。

「雜亂無章,像是無意識的塗鴉。」天龍尊者開口。

毒天嬌也在觀望,但沒說話。

「看出什麼了嗎?」林凡輕語。

林龍皺眉。

「就是隨意的塗鴉,沒有任何出彩,只是感覺到一股磅礴浩瀚一股意而已。」

「我也如此,並未在上面發現任何不同處。」毒天嬌補充,又問道:「林兄,你確定因這壁畫而傷?」

林凡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九副壁畫,各不相同,有的雲山霧罩,有的人影綽綽,還有的血紅一片愁雲慘淡,似在描述著曾發生過的某一片戰場……」

林龍開口,這倒是與林凡感知近乎一樣。

沉默片刻,林龍道:「我以一縷龍魂試試。」

「好,可以,千萬小心,若事不可為,寧願舍了那縷魂。」林凡叮囑。

主要是,不久前的創傷不嚴重,但也有了點滴破綻。

而到了他這個境界,絲毫的破綻,最終都可能變作致命的源頭。

林龍開始了,有一條神俊的龍行神魂流淌而出,而後,那壁畫上有光圈一閃,林龍釋放出的神魂就已經不見蹤影。

林凡凝重以待,誅天緊握在手,混沌鎮神鍾與煉天獄齊出,他已經將整個人的戰力提升到了極致。

也是到了此時,天龍尊者二人才知道,他們與林凡究竟有多大的差距,當林凡氣勢提升時,他們不自覺的被排擠,只是轉瞬就已經距離林凡百丈遠。

而只要感受到林凡那種恐怖氣勢,他們就感覺渾身發寒,根本升不起任何反抗之意。

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苦笑。 很快,葉飛就來到了煉丹協會,煉丹協會是西式風格,一個大大的圓頂,白色的石柱,整個建築十分宏偉,宛如白宮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