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王在這些人面前算個屁。」黃金龍王不屑地說道,「這些人之中最差的,也比星空之王強十倍,二十年前的時候,要不是這些人出手,你以為憑藉星空之王、白雲仙等人的本事,真的可以謀算陛下嗎?這些人差遠了!」

至尊武帝有多強大,武浩不清楚,但是武浩知道一點,那就是武道之路。越往上走,差距就越大,到了一定的程度,每提升一個級別,就相當於在數字的後面加上一個零,至尊武帝和修羅皇明顯是超出星空之王這些人一個檔次的,按理說就算是至尊武帝和在修羅皇的戰鬥之中受傷了,就算是天後葉落雪的背叛出乎了至尊武帝的預料,並且事發突然。刺中了至尊武帝的要害,就算是祭天祭地祭人三位大佬布下了陣法,但是也不應該讓這些人謀反成功啊,至少至少。至尊武帝還有逃走的機會吧?結果至尊武帝愣是被人擊敗了,而且還被人分屍了,武浩心中一直有這樣的疑問,原來是有『他們』的功勞。


「大哥。這到底是一幫什麼樣的人?為什麼會這麼厲害?」武鳳霞擔憂地問道,他們既然可以將巔峰狀態的至尊武帝擊敗,那麼以至尊武帝現在的狀態。遇上他們,也是凶多擊殺。

「這些人本來也是某個歷史時代的英雄,曾經也做出過拯救黎民蒼生的壯舉,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些人的心性發生了變化,最終把自己放在了超然的時代,認為天下黎明蒼生不過是螻蟻,這些人自稱自己乃是天理,所做的一切都是替天行道,實際上是一幫狗屁。」一提到這些人,至尊武帝就冷笑連連,實際上就算面對白雲仙的時候,至尊武帝的態度也沒有如此激烈過。

「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的是大麻煩!」武浩點點頭,一些人類歷史精英人物的組合,給人的感覺真的是亞歷山大啊。

「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這個世界總是遵循某種平衡,他們雖然強大,但是卻也有某種制約,不然也就不會被封印了,而且當年一戰的時候,他們的力量也損失了將近一半。」至尊武帝開口安慰武浩,讓其不要太過擔憂。

「陛下,無論如何,您都應該儘快凝聚自己的力量了。」黃金龍王開口說道,「只要您恢復到巔峰狀態,就算是他們再出現,您也有一戰之力!」

「不錯,我也要加快凝聚我的力量了。」至尊武帝點點頭,「待我身軀重新融合在一起,便看看他們還有什麼手段!」

「我陪陛下您一起去找。」黃金龍王晃著巨大的腦袋主動請纓,「我已經找到了一些封印陛下身軀的地方,不過因為力量不夠,所以無能為力,現在陛下親自去了,一定手到擒來!」

「我也陪武帝哥哥一起去。」九尾天狐俏生生地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們還是和鳳霞在一起,儘快地提高自己的力量。」至尊武帝擺擺手,示意其他人放心。

「陛下,我們還是三個人一起去的好,有些封印您身體的地方乃是大凶之地,以您現在的狀態,我擔心會出現意外。」黃金龍王晃著巨大的腦袋,沉吟一二之後,開口說道。

黃金龍王乃是至尊武帝的座駕,兩人之間的交情深厚,彼此了解透徹,黃金龍王都這麼說,那就說明有些地方真的是大凶之地,不然黃金龍王不會這麼說的。

「好,既然這樣,那我們三個就一起去吧。」至尊武帝沉吟一二,點點頭說道,而後他看著武鳳霞武浩幾人說道:「我現在的狀態還需要保密,所以浩兒的身份暫時不要公布,以防有人別有用心!」

「我知道。」武浩點點頭,「對了,父親,我還有兩件東西送給您!」

武浩頭頂浮現出圓滾滾的肉球,正是龍子饕餮,而後龍子饕餮大人張開自己的嘴巴,從口中吐出兩枚珠子,出現在了武浩的手中。

「龍珠?」至尊武帝還沒有多少反應,黃金龍王則是已經興奮的不行,他的鼻子之中噴出一道金黃色的火焰,這是黃金龍王激動到極點的反應。

「聽說這東西可以起死回生,所以我便收集了幾顆,希望有朝一日能用他來複活父親,現在看來已經用不到了。」武浩將兩枚龍珠拿到了至尊武帝面前。

「呵呵,你當年放出的煙霧彈還真有人信啊。」至尊武帝回頭看著黃金龍王說道。

「果然是假的?」武浩一陣無語,為了這兩枚龍珠,可是沒少整出幺蛾子來。

「呵呵,這的確是我們當年放出的煙霧彈,其實不需要龍珠,陛下一樣可以王者歸來,有這七枚龍珠的傳說,不過是要轉移一些人的視線而已。」黃金龍王晃著大腦袋解釋道,「不過這東西雖然不能令人死而復生,但是卻也是難得的至寶,當然,我說的是對龍族,對其他種族來說就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了!」


「這東西對人類來說是禍害?」武浩一愣神,不可思議地看著黃金龍王。

「當然是禍害,有這東西在身邊,時間長了想不走火入魔都難,我料到這七枚龍珠最終會落到一些『故人』手中,這些故人多數是陛下的二臣,所以留在他們身邊,給他們留下點隱患也是一件好事!」

「你們這是坑了天下人啊?」武浩對黃金龍王豎了豎大拇指。

當年眾人背叛至尊武帝,忠於至尊武帝的力量被清洗,而背叛至尊武帝的力量成為了聖武大陸的主流力量,當時的黃金龍王便將龍族的至寶七龍珠拋出來,其目的有兩個,其中一個是轉移眾人的視線,將眾人認為至尊武帝的復活需要七龍珠,從而放鬆警惕,為至尊武帝的王者歸來創造條件,而另外一個作用就是影響『故人』的修為,按照常理推斷,這些曾經背叛至尊武帝的頂級力量得到龍珠之後,肯定會潛心研究,希望從龍珠之中找到突破的契機,而這個過程就是被龍珠坑的過程,等這人真的到了晉級的關鍵時刻,龍珠的破壞力就會顯現出來,到時候說不定這人就直接走火入魔,一命嗚呼了。

壞,這主意太壞了,簡直是壞的流膿了,武浩這個時候猛的意識到,如果自己沒有得到這兩枚龍珠的話,實力境界會不會更加強大,會不會成為神魂者中期的人物?

唐曉璇更是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武浩,有龍珠的負面影像,武浩的速度都可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了,要是沒有這兩枚龍珠,那武浩的實力……不可想象啊。

「不過很奇怪,我沒有在你身上發現龍珠的副作用,如果不是知道你是陛下和葉落雪的兒子,我都要懷疑你身上是不是流淌著龍族的血統了!」黃金龍王說出讓武浩頗為意外的話,不過聯想到自己的獸魂有個乃是五爪金龍,再考慮到龍子饕餮,出現這種狀況,似乎也是可能的。(未完待續。。) 至尊武帝帶著黃金龍王和九尾天狐走了,去找他被封印的其他身軀,一旦被封印的所有身軀重新組合在一起,當年那個笑傲天下憾求一敗而不得的至尊武帝將要再次回歸。

九尾天狐是和至尊武帝一起走的,這讓武浩有點擔心,九尾天狐的絕世容貌武浩是認可的,對至尊武帝的一片痴心更是能感天動地,萬一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自己的母親豈不是很尷尬?萬一要是給自己生出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那就更加好玩了,不過老人之間的事情,他還真的管不了,也不好管,只能是寄托在自己的老爹人品值夠堅挺這種可能性了。

就在至尊武帝、九尾天狐、黃金龍王離開沒多久,在武浩幾人的身側忽然湧現出一陣陣的白霧,最後組合成一個讓武浩咬牙切齒的身影……白雲宗宗主白雲仙。

「丫的,你居然每走!」武浩一驚,身體繃緊,做好了戰鬥準備,唐曉璇也開始凝聚自身的靈力。

白雲仙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別看她剛才被至尊武帝逼的沒脾氣,那是因為她的對手乃是武道傳奇,至尊武帝,換成武浩、武鳳霞和唐曉璇的話,必然是一場大的血戰。

「不用擔心,這不過是一道虛影而已,沒有多少戰鬥力。」武鳳霞眸光閃爍,阻止了武浩和武鳳霞,也是如果是真正的白雲仙隱藏在這裡,一定不可能逃脫至尊武帝的火眼金睛,留在這裡的,不過是一道虛影而已。

果然,白雲仙的虛影組合完成之後,直接對武浩說道:「武浩,你必須馬上去一趟出雲宗,不然後果你是知道的……」

「我靠。你一個堂堂的出雲宗宗主,拿一個後輩弟子來威脅我一個後輩算什麼本事?」武浩對著白雲仙的身影破口大罵,他忽然想起來,文凌波還在對方的手裡呢,而自己之前也決定三個月之內去一趟出雲宗的。

白雲仙的身影對武浩的破口大罵渾然不覺,她的話說完之後,身影就逐漸的虛幻,最終消散在原地,只留下裊裊餘音。

白雲仙留在原地的,其實只是一個延時發動的影像而已。沒有任何智慧,只是負責將這句話帶給武浩而已。

武浩臉色鐵青,既然文凌波在對方手中,那他就註定了要被動無比,別說他的實力和白雲仙相比,本來就有很大的差距,就算是武浩和白雲仙實力相差無幾又能如何?到了出雲宗這別人的一畝三分地上面,被動兩個字是必然的。

「出雲宗,你去還是不去?」武鳳霞看著自己侄子問道。

「姑姑。文凌波在對方手中,我豈能不去?」武浩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武鳳霞點點頭,看著武浩身旁的唐曉璇。此時的唐曉璇正做神遊狀態,武鳳霞心中嘆了一口氣,守著武鳳霞談論文凌波的事情,確實有點不合適啊。這個世界,那個優秀的女孩能容忍自己的丈夫拿命去為了另外一個女孩冒險?


老實話,武鳳霞對文凌波和唐曉璇兩個女孩都有所了解。甚至是對凝珠這海族的公主也有所了解,在她心中,唐曉璇才是自己侄子最好的良配,看到唐曉璇,她就想到了自己的嫂嫂葉落雪,兩女在氣質之上有很大的相似之處,資質逆天,冰雪聰明,識大體顧大局,氣度雍容典雅,乃是天後身份的不二人選。

文凌波也很優秀,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奇女子,但是和唐曉璇相比,卻總是少了一份雍容典雅的氣度,身份也要差一籌,而凝珠身份雖然不差,但是脾氣性格就像是一個小孩子,這樣的女孩要是成為當家的主婦,簡直就是家族的災難,相反,唐曉璇就非常之完美了。

「你什麼時候去?我和你一起去吧,出雲宗乃是龍潭虎穴,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武鳳霞考慮一二,開口說道。

其實以武鳳霞的身份和實力,去了出雲宗一樣是掀不起太大的浪花,去了之後能給武浩的幫助非常有限,但是至尊武帝將武浩交給自己了,武鳳霞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棄不管的,況且葉落雪還在出雲宗呢,要是找到葉落雪,讓其完全恢復記憶,那武浩的這次出雲宗之行就有保障了。

「我也去吧。」站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唐曉璇忽然開口說道,「我去了,多多少少也能幫上一些忙,至少不會成為你的累贅!」

唐曉璇乃是唐逍遙的女兒,所以就算是她跟隨武浩到了出雲宗,就算武浩因為逃命將唐曉璇丟在出雲宗,她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她畢竟有這麼一尊強悍的老爹,等閑沒有人敢招惹。

「這……」聽到唐曉璇的話之後,武浩先是感動,而感動之後就是尷尬了。

不錯,唐曉璇跟隨自己去出雲宗,的確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至少也不會是副作用,武浩感動是應該的,而尷尬則是因為……帶著唐曉璇去營救文凌波,這事怎麼聽起來怎麼感覺彆扭啊。

唐曉璇是自己的女子,已經是有了父母之命的,文凌波也是自己的女人,雖然沒有父母之命,但是卻有了肌膚之親,自己帶著一個女人去營救另外一個女人,這事無論如何看起來都有點不靠譜啊,自己這也太不是東西了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武浩尷尬地說道。

「武浩哥哥不用擔心,事情的輕重緩急我很清楚,不管有什麼事情,我們還是先將文仙子救出來再說,至於以後會發生什麼,那都是后話了。」唐曉璇開口說道。

唐丫頭的意思很明確,我和你一起去將文凌波救出來,並不代表我和文凌波就能和平相處,至於之後的事情,到時候再解決。

「曉璇說的有道理,還是先將文凌波給解救出來,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武鳳霞略一思考,做出了決定,武浩無奈之下只能答應……

……

群星璀璨,明月高懸,一條湍急的大江滾滾東去。

湍急的江水之上,一夜扁舟隨波起伏,在小舟的船首位置,一個身穿白衣,腰懸長劍的男子立在船首,在明月的照耀下,籠罩了一層淡淡的白光。

船尾的位置,一白裙女子端坐,盤坐的雙腿上面放著一架古琴,古琴古色古香,在月光的照耀下籠罩一層神秘的光輝。

纖纖擢素手,十指揮動,一陣空靈的琴聲從小船之上升起,響徹在青山綠水之間,似乎連天上的明月也被這空靈美妙的琴音所觸動,眨著好奇的眼睛。

毋庸置疑,男人乃是武浩,撫琴的女子乃是唐曉璇,兩人這次泛舟大江之上可不是為了什麼遊山玩水度蜜月,而是要趕到出雲宗去,出雲宗所在的位置有山有水,而順江而下是最簡單也是最便捷的辦法。

這次之所以是兩人結伴而行,是武鳳霞提出來的,武鳳霞的意思是三人同去出雲宗,但是兩者在明,一個在暗,武浩和唐曉璇在明處,她武鳳霞就在暗處,到時候武鳳霞先悄悄地進入出雲宗找找葉落雪,如果能將葉落雪的記憶找回來,也許事情就簡單了,當然,武鳳霞還有一個目的沒說,那就是她認為可以借這個機會讓唐曉璇和武浩培養培養感情,那個啥,孤男孤女把臂同游,是很容易摩擦出愛情的火花的,作為姑姑的武鳳霞是很希望看到這一些的。

崇山峻岭之間回蕩著唐曉璇空靈的琴音,虎嘯猿啼這一刻都靜寂無聲,不少往日兇猛的野獸都在靜靜地傾聽這空靈的琴音,一頭身長超過十丈的天武者級別的巨蟒更是盤成了蛇陣,巨大的蛇頭隨著空靈的琴音而不斷地起伏,已經有了一定智慧的巨蛇能感覺到,它可以在這空靈的琴音之中領悟到自己需要的東西,也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褪去自己的蛇蛻,化龍而去。

崇山峻岭之間,出現了一匹馬和一頭驢,馬是高頭大馬,通體火紅,四蹄生焰,看著遠處大江之上的武浩和唐曉璇,流露出神往的神色,而身旁的黑驢則悠閑地在地上吃草,看了一會兒,紅馬似乎是看夠了,便向著黑驢的方向走了幾步,然後伸出大腦袋對著黑驢的屁股頂了頂,黑驢一陣不耐煩,不過還是讓出了一個位置,讓給馬兒一個吃草的位置,誰知道紅馬依舊是對著黑驢的屁股頂了頂,看來這匹馬已經知道什麼叫飽暖思淫慾了,不知不覺之中,春天到了,動物也到了發情的季節。

在一馬一驢不遠的陰影裡面,一個穿著粉色衣裙,粉粉嫩嫩的女孩閃爍著大眼睛,看著遠處大江之上的武浩和唐曉璇,這人乃是修羅族的公主玉羅剎。

「你們是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我祝福你們!」玉羅剎看著遠處的武浩和唐曉璇,良久之後開口說道,她命令的大眼睛之中有水霧出現,化作清淚留下臉頰。(未完待續。。) 跟眾人一起用過晚飯之後,徐明菲就去了范老太太的院子,吩咐下人按照她寫得房子弄來了泡腳的藥水之後,又細細地指點了張嬤嬤該如何按摩。

張嬤嬤能在范老太太身邊佔據一席之地,按摩的手藝自然是尋常人比不上的。

也不需徐明菲多費心,張嬤嬤聽過一遍之後,基本上就能抓住要點了。

小試了一回事兒之後,手上的動作也越發熟練,按得范老太太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

老人家本來就習慣了早睡,加上這些天范老太太一直都沒有睡好,被腳上泡著的藥水和張嬤嬤的按摩一激,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靠在靠枕上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徐明菲仔細地看了看,確定范老太太已經睡著了之後,就讓張嬤嬤停了下來。

張嬤嬤跟丫鬟們伺候著范老太太睡到床上之後,不由走到徐明菲身邊發麵帶喜悅地道:「表小姐的方法真管用,老太太已經好一陣子沒能這麼快入睡了。」

「也是因為嬤嬤手法好。」徐明菲微微一笑,低聲叮囑道,「外婆的身子有些虛,你們平日里多注意一些,盡量別讓她著涼了。」

范老太太早年跟著范老太爺吃了了苦,傷了底子。

雖說後來范家發達了,范老太太也吃著山珍海味地養了身子,可到底有陳年舊患在那裡擺著,年輕的時候沒什麼,現在年紀大了就顯出來了。

為此,徐明菲以前也給范老太太試著調理過身體,只可惜效果有限。

「表小姐放心,奴婢們一直都很注意。之前表小姐叮囑過不能讓老太太吃太多油膩的東西,奴婢們一直都記著的。」張嬤嬤恭敬道。

「那就好。」徐明菲點頭。

瞧著這邊沒什麼事了,徐明菲也沒在這邊多待,帶著自個兒身邊的丫鬟婆子們離開了范老太太的院子,準備會自己的屋子。

誰知剛走出去沒有多久,就被等在路中的范玥兒給攔住了。

「玥表姐,你有什麼事嗎?」徐明菲略帶驚訝地看著范玥兒,不明白對方突然這麼攔著她幹什麼。

范玥兒輕哼一聲,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當然不是,只是現在天色不早了……」徐明菲抬頭,望了望天上的月亮。

「我看也沒多晚嘛……」范玥兒低聲地嘀咕了兩句,看了徐明菲一眼,嘟著嘴道,「聽說你明天要去尹家做客?」

「是。」徐明菲點頭,輕聲道,「昨天府中人多,我沒能和尹姐姐多說話,準備明天去她府上拜訪一下。」

「那你去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一起去?」范玥兒直勾勾地看著徐明菲道。

帶上范玥兒?

徐明菲聞言微微一怔,面上不經露出幾分詫異。

她記得范玥兒跟尹薇並不是很熟悉,怎麼突然就提出要跟著她一起去尹府了?

難不成……

徐明菲腦海中飛快地閃過尹薇哥哥的身影,不由輕咳了一聲,帶著幾分委婉地提醒道:「玥表姐,聽說尹公子已經定親了……」 范玥兒沒有領悟到徐明菲話中隱含的意思,只撇了撇嘴,道:「我當然知道他定親了啊!」

「那……」徐明菲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范玥兒,見對方神色自然,不禁帶著幾分不確定地道,「玥表姐怎麼突然想起要跟我一起去尹府做客了?」

「我想去就去唄,還能有什麼……」范玥兒輕哼一聲,視線不經意地對上徐明菲那帶著幾分探究的眼睛,忽的腦中靈光一閃,慢了半拍的反射弧終於反應了過來,眼睛猛地一瞪,面帶驚詫地看著徐明菲,尖聲道,「你該不會以為我是為了尹公子才想去尹府的吧?」

徐明菲又不是傻的,看到范玥兒這猶如被人踩了尾巴的貓一般的模樣,就算心中是這麼想的,也不可能當著對方的面這麼說出來。

見范玥兒似有發火的跡象,徐明菲自知有些理虧,連忙出聲補救道:「玥表姐誤會了,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幹嘛特意提起尹公子?」范玥兒雙手叉腰,瞪著眼睛質問道。

「我就是順口提了一下而已……」徐明菲放低了聲音道。

「順口?」范玥兒斜了徐明菲一眼,本來還想繼續追根究底的,可轉念想到自個兒今天過來的目的,只得暫且抑制住了心頭的火氣,重重地哼了一聲,沒好氣地道,「對,我以前是對尹公子……可那又不只是我一個人,這滿淮州城的小姑娘,誰沒對他有點什麼?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我范玥兒脾氣是不好,但也不是那種沒品的人,尹公子都已經定親了,我才不會傻乎乎地湊上去。」

聽到范玥兒這番話,看著對方臉上那不似作假的神情,徐明菲心中不禁生出幾分驚訝來。

她還真沒想到,被周氏寵得越發嬌蠻的范玥兒居然也有這麼清醒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