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聽過一句話叫做,新手運氣特別好嗎?」

「就是,就算他運氣好,選中了一塊有東西的石頭,也不代表那是塊好玉啊!」

「說不定,就是個不值錢的東西呢!」

「就是就是,大家快點看,鑒寶師過來了,結果馬上就出來了!」

大伙兒的目光紛紛都聚攏到了鑒寶師的身上,一個個屏住了呼吸,靜待結果。

老頭子得意洋洋的雙手環胸,小男孩也是一臉淡定,好像那塊玉石到底值不值錢都跟他無關似的。

只見鑒寶師拿著放大鏡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臉色瞬間就變了。

緊接著,他還不確定似的將特製的手電筒拿了出來,再三確定之後,驚嘆:

「天哪,這可是極品的羊脂白玉啊!三百萬一克的羊脂白玉!這塊毛料起碼就有三千克左右吧!」

鑒寶師的話一出,頓時引發的了一陣轟動。

因為這塊極品羊脂白玉不光是從成色還是色澤形狀來看,都可以說是遠遠的勝於墨錦城那一塊玉石的。

他們才是這場鑒寶大會最大的贏家!

所有人都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了那對乞丐祖孫。

怎麼可能呢?

這兩個人身上髒兮兮的,穿的也是破破爛爛的,怎麼可能有這種見識?

就算是走了狗屎運,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不說主辦方準備的那個神秘的禮物,就算是這塊極品羊脂白玉也足夠讓他發家致富了!

一時間,眾人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主持人不敢看墨錦城,手裡的話筒也是變得有點燙手了。

在場的明眼人都知道,墨錦城那麼有錢,肯定不是為了這塊玉石料而來的。

他肯定是沖著主辦方準備的那份神秘禮品而來的。

現在,禮品要落入他人手中了……

「主持人,現在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你還不宣布嗎?」老頭子得意洋洋的哼哼。

主持人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宣布這對祖孫才是最後的贏家。

大伙兒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老頭子興奮的將玉石放進自己那個破爛的討米袋,然後主持人將那份神秘的禮盒也一併交到了小朋友的手裡。

祖孫兩個剛剛從舞台中央走了下來,就被旁邊那些圍觀群眾給團團圍住了。

「這位大師,能不能說說看,你怎麼知道那塊平平無奇的石頭裡面有極品羊脂玉的啊?真是太厲害了!」

老頭子笑嘻嘻的,「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東西是我寶貝孫孫挑的。」

眾人狐疑,「真的假的,一個小屁孩子而已。」

小男孩被人團團圍住,緊張的躲在爺爺的身後。

其中一人好奇的問道:「小朋友你能不能告訴叔叔,你是怎麼挑石頭的啊?」

小男孩探出半顆腦袋:「就是用眼睛看啊。」

「你這孩子,誰不是用眼睛看啊?我們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訣竅?」

小男孩還是很執著:「我的訣竅就是用眼睛看。」

「……真是的,別問了,我看他今天就是運氣好!一個五歲的小孩子,能懂什麼啊!散了吧散了吧!」

大伙兒對這個結論表示信服。

一個乞丐爺爺,一個五歲的小孫子。

怎麼可能有什麼真本事,肯定是憑運氣挑中一塊好石頭的。

只是……

那可是極品羊脂白玉啊!

他們啥時候也能有那麼好的運氣啊!

眾人紛紛散去。

老頭子領著小男孩笑眯眯的捧著戰利品往門外走。

很明顯,他們這次過來並不是來選什麼東西的,就是沖著這個玉石比賽而來的。

「寶貝兒,這次跟爺爺來這一趟,是不是長了見識了?沒白來吧?」老頭子牽著孫兒的手,得意洋洋的炫耀了起來。

能夠看出來,小男孩也興奮:「爺爺,雖然剛才看的有點模糊,但是只要我的手放上去——」

小男孩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

「兩位留步。」

這個聲音是——

祖孫兩個人扭頭朝著身後看了過去。

一眼就看到墨錦城他們一行人走了過來。

墨錦城的身後不但跟著陸行,還有顧兮兮。

祖孫兩個人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身上的氣勢嚇到,老的變了臉,小的連忙躲到了爺爺的身後。

「三少,你改不會是比不過我們,就要來強搶吧?」老頭子第一時間沒有去護自己的寶貝,而是護住了身後的孫子。

墨錦城幾步走到了他們的面前,停了下來。

他駿眉皺起。

這個老頭子說的沒錯。

他的確是想搶。

他看上的並不是那塊玉石,而是主辦方準備的那個神秘的禮品。

「開個價!」

盯著他們祖孫看了半響,墨錦城突然開口。

老頭子愣住,他笑了:「三少,你年紀輕輕的,就這麼健忘嗎?我記得我剛才不是說過東西我們不賣——」

「三千萬。」墨錦城果斷出價。

老頭子眉角挑了挑:「喲,一開口就是三千萬,看來三少真的很想要啊?」

不過說道這裡,老頭子話鋒又是一轉,「但是,這個東西是我寶貝孫孫贏來的,要不要賣得他說的算。」

老頭子說著,輕輕扯了扯身後的小男孩:「寶貝,這位叔叔想買你手裡的寶貝,出價三千萬,賣不賣?」

那個小男孩不肯出來露面,拚命的搖頭。

他的本意是讓爺爺趕緊帶自己離開,可是看在墨錦城他們的眼底,是他在拒絕。

墨錦城皺眉:「四千萬?」

老頭子笑嘻嘻的,「寶貝,這位叔叔已經加到兩個億了哦!」

小男孩依舊拚命搖頭,拽著老頭子就要走。

「五千萬……一個億!」

墨錦城直接將價格抬到了一個億。

可是當他看到那個小男孩好像一副啥也聽不進去,依舊在拚命搖頭的樣子,他突然就沒轍了。

這樣都不為所動嗎?

一旁的顧兮兮皺著眉頭走了出來:「三少,我看這個小男孩對錢根本就沒有什麼概念。別說你出到一個億,就算你給十個億,他也不會點頭的。」

文學網江覺思眼睛中閃過一絲喜悅,他笑著咧開嘴對蘇禹說:「那真是謝謝蘇大哥啦,正巧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傀儡香,倒是聽聞過,只是直到今日才第一次見到,確實對事物十分好奇。」

說完,江覺思便將蘇禹遞過去的傀儡香收了起來,這時他體內那剛剛蘇醒的蠱蟲,也逐漸有了動作。

……

《丹道至聖》第九百二十二章贈予 「仲詢,蘭頓星道一戰你可是出足了風頭。」

「現在蘭頓行省內的異族都稱呼你為大漢梟虎!」

帝國南方軍團帥帳之內,面容儒雅的陸遜含笑出聲。

「不值一提。」

「那幫子異族太弱了而已。」

在陸遜面前,潘美覺得自己更像是個學生,所以他從不在陸遜面前居功或者自傲。

「我輩武人,理應快意隨心。」

「過分的自謙壓抑可不好!」

語罷,陸遜的面容陡然變得十分嚴肅:「蘭頓星道一戰過後,你的名字出現在了那什麼所謂的天仙榜上,目前排第一百位,榜單上還給了你一個稱號,梟虎戰將!」

「上述這些並不重要,你只需簡單了解就好。」

「重要的是原先排第一百位的那位天仙修者名叫星迦。」

「諸天百族中強勢種族星族的成員。」

「南斗王朝的當代儲君!」

「他十分不滿你擠掉了他的位置,其對外放出風聲說,他將派遣親信將領來校驗下你的成色。」

「言外之意,他想對帝國動武。」

南斗王朝是南斗星系名義上所有國度的宗主國,與紫薇王朝是兄弟之國。

但是,南斗王朝的勢力近些年一直衰落,南斗星系的霸權被戰爭學院奪了去。

雖然南斗王朝喪失了對南斗星系的霸權,但依然是一個不容小覷的龐然大物。

它的疆域相當於二十個星域的總和。

名聲這個東西太魔幻了。

上至公卿天下,下至普通百姓,皆不能免俗。

星迦便是嫉恨潘美奪了他的名詞。

「這個什麼狗屁星迦也是有夠無聊的。」

「你的名次被擠下去關老子何事,有本事,你去把排名次那個鳥人抓起來胖打一頓。」

身為武人的潘美,性情本就沒有多和善。

現在沒來由的被人嫉恨上,這讓他十分窩火。

「你先別生氣!」

「這件事我已經通稟給陛下了,陛下給的回復是,仲詢勇邁,理應揚名於世,那星迦若敢來尋仲詢晦氣,朕必讓其知道知道大漢的虎鬚可不是那麼好捋的!」

劉襄是十分護短的。

別說是這種明顯星迦沒事找事的舉動,就是潘美真的把星迦毒打了一頓,他都會十分堅定的支持潘美。

「皇恩浩蕩,末將無以為報,只能於戰場之上殺戮蠻夷,略表寸心!」

言罷,潘美朝著長安所在的方位拜了一拜。

「行了,不說這個了!」

陸遜擺了擺手,將這事揭了過去,目前對於大漢帝國南方軍團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儘快攻略下蘭頓行省。

「根據巡天司送來的情報,蘭頓星可能並不好打。」

「天族令寧侯國儲君天刃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修建了一座號稱永遠不會陷落的城堡,」

「那座城堡城高牆厚,牆下有護城河,拒馬,陷坑等。」

「另外,城堡的周圍,上空都布置了大量的禁空,防禦類型法陣。」

「天刃打算死守這座城堡。」

聞聲,潘美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