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東西了沒有?」約翰看著比利問道。

「還沒有,怕約翰先生你找不到,就一直在這等著。」比利放下煙頭踩滅后說到。

「我也沒吃,我們去吃點東西在上去。」約翰摟著比利的肩膀朝著不遠處的餐廳走去。

「嗯。」比利點點頭,然後他看向了約翰腰間的新武器。

「拿去看看,新東西。」約翰直接掏出了一把交到比利手裡。

比利看了幾眼又交還了回來。

然後倆人在餐廳吃了點東西,就登上了那艘前往黑水鎮的船。走在上山的路上,陸瑤想著事情,這些日子以來,她每天都有在修練異能,她感覺自己的異能每天都有所增長,但不知為何,她明明感覺到自己的異能已經快要到突破的邊圓了,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就是突破不了,這讓她有點歇氣,都快沒有信心再修練下去了。

難道真是因為時空不同,突破受到了限制。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203章將軍府 李平安的話在空曠的房中回蕩。

圓桌上的所有堂主身子一震。

武千山默不作聲,林瑜然在一旁為他夾菜。

李平安身形單薄,此時身體劇烈顫動,眼中充滿怒火,雙拳緊握。

「安兒……瑜然長的不好看嗎?」李笙突然問道。

李平安搖了搖頭:「好看。」

誠然,林瑜然的模樣、身材都是頂級。

皮膚細膩,面容精緻,身材火辣,除了性格高冷外沒有其他缺點。

典型的東方美人面孔,出落得十分漂亮。

林瑜然默不作聲,雖然有些慌亂,但現實中醫生的身份令她無比冷靜。

「好看是好看,但她不是我命中之人!」

說著,李平安半俯身子,對著李笙道:「爹,這些年我熟讀《周易》,心中已生出書中記載的冥冥之感,第一眼看去,我就知道瑜然姐和我無緣無份。」

李平安聲音脆朗,臉上充滿了堅毅之色。

他這番話下來,所有人都安靜了。

圓桌上作為見證者的堂主們連咀嚼都不敢咀嚼,只能任由食物在口腔中停留。

「坐下吧,吃飯。」李笙沒有多說,只是讓李平安坐下。

李平安見李笙沒有責罵他,心中一喜。

自己成功了!

自己不用娶林瑜然了!

他心中發笑,老實坐下後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口。

李笙面色平靜,他看了看其他的堂主們,淡淡道:「繼續,吃飯嘛!」

「是啊!吃飯嘛!」

「你們怎麼都不嚼啊?」一旁的閻力傻乎乎的問道。

其他堂主互相看了看,才試探著伸出筷子,繼續吃。

不一會,一碟雪白的米糕被人端了上來。

放到李笙的面前。

李笙用筷子夾起一塊,伸向林瑜然,笑道:「瑜然小時候最愛吃米糕,這是我專門讓人給你做的。」

「南街林記的米糕,現在幾乎買不到了。」

「謝謝李叔叔。」林瑜然笑著接過,放到自己的碗里。

「來,安兒,你也吃,小時候你就搶過瑜然的米糕吃……」李笙語氣中帶著絲溫和。

李平安接過米糕,也不禁想起了曾經在南街的日子,眼圈一紅。

「謝謝爹!」

他夾著雪白的米糕,大口的吃起來。

還是一樣的香甜,一樣的軟糯!

李笙看著李平安將米糕吃下,又將目光看向林瑜然。

林瑜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但仍硬著頭皮吃了一口。

見林瑜然吃下,李笙的臉上露出一抹輕鬆。

一旁的閻力眼睛發亮,趁著李笙不注意,一筷子便夾走一塊。

李笙臉色微變,不等他說什麼,閻力就一口咬在了上面。

他傻笑著,大口咀嚼,邊嚼邊笑道:「嘿嘿!」

「這個米糕真甜啊!和我剛剛在外面吃的草莓蛋糕一樣香甜啊!」

「真好吃!」

閻力傻笑著。

餐桌上其他人面面相覷。

有的老堂主已經明白過來,看都不看那米糕一眼。

剩下不知情的年輕堂主,還不明白。

以為那米糕只有親信才能吃,暗暗期待起來。

過了幾分鐘,林瑜然面色微紅,白皙的脖頸上出現一層細密的汗珠。

她感受到身體的悸動,心中頓時明白了。

這米糕有問題!

此刻,她心中所有的冷靜都消失了,有的只剩下一個小女孩應有的慌亂。

她直接關閉直播,貝齒咬著紅唇,握緊了秀拳。

此時,閻力突然驚道:「咦?」

「我怎麼突然好熱啊?」

「咦?」

「我的兄弟怎麼起來了?」

閻力傻乎乎的叫嚷著。

圓桌上的眾人沉默不語。

李笙身邊的李平安突然意識到問題,他眼中冒火。

驚的站起,臉色複雜無比。

「爹!你往米糕里下什麼了!」

李平安面色通紅,呼吸沉重。

李笙沒有回答兒子的問題,而是淡淡道:「來人。」

「送平安和瑜然回房!」

下一刻,主廳外衝進四人,兩男兩女。

兩名高壯的漢子按住李平安。

此時米糕中的藥效已經開始生效,李平安雙眼赤紅,身子半躬,皮膚通紅一片。

林瑜然雪白的皮膚此刻紅潤無比,彷彿蒙雪的紅寶石。

她還有一絲清明。

兩個女人上前拉住了林瑜然,強行拖著她。

四人帶著李平安和林瑜然向樓上的房內走去。

閻力瞪著眼睛,呼吸也越來越粗重。

李笙看了眼難受的閻力,嘆息道:「來人,扶阿力下去。」

「找個婦人服侍!」

說完,主廳外便走進幾人,拉起閻力,帶閻力離開。

閻力氣喘如牛,皮膚赤紅的嚇人。

此時圓桌上的眾人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一個個噤若寒蟬,開始後悔自己來這裡。

李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此時桌上的氣氛有些詭異。

李笙當著林瑜然父親的面下藥。

武千山低沉著臉,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只是,他手中的銀制酒杯已經被捏扁。

李笙緩緩從座位上站起,走到武千山的身邊。

其他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若是此時武千山發難,一拳打死李笙就出事了!

但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

反而,李笙緩緩下低身子,跪在了地上。

「咚咚……」

「咚咚……」

「咚咚……」

幾聲沉悶的響聲傳來。

圓桌上的堂主們聽著這聲音,身體抖了起來。

他們都知道這聲音是怎麼傳來的。

李笙在給武千山磕頭!

一聲聲沉悶如擂鼓。

武千山沒有動,依舊低著頭。

九聲,足足九聲。

李笙額頭磕破,鮮血直流,臉色慘白。

他氣若遊絲道:「武哥!阿笙在這裡求你了!」

「我這輩子沒求過人!」

「就這一次!」

「求你了!」

李笙此刻沒有半點雄主的氣派,有的只是一個老人的可憐乞求。

乞求他死後能有人庇護他的後人。

「呵呵呵呵……」

武千山突然笑了起來,但笑聲漸漸變成低泣。

他讓女兒回國,到頭來就是這樣的結果……

用女兒一生的幸福去換自己的良心!

武千山的內心比誰都痛苦……

他直起身子,一雙赤紅的眼睛瞪向李笙。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