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征服神器的人降臨,他們還是有必要仔細盯防的。

「我是這個空間的主人,姓葉名不朽。」葉不朽說道,他並沒有感受到護法隱隱施加的威壓,站在山上,不卑不亢。

護法見到此景心中暗暗驚訝道。

「這個少年雖然沒有透露出半分靈力,可面對我仙力的威壓,竟然能夠面不改色地站立著和我說話,他一定是隱藏了能力。」

「好一個主人,那你可知道上面的這位誰?」護法回身向著仙帝拜了一拜問葉不朽。

「當然知道,他就是桀吧。」葉不朽說道。

「放肆,竟敢對我們的仙帝如此無禮!」護法大怒道,將自己的威壓盡數釋放出來。

可就在下一瞬他驚訝地瞪大眼睛,自己釋放威壓的仙力,竟然全部流入了葉不朽的身上去了。

不可能,難道他身體裡面還有一個法寶嗎?護法有些不知所措,連忙止住了自己的仙力。

葉不朽也不知道,他之所以沒有感受到威壓,全靠著衣兜裡面的小球將護法釋放的威壓全部吸入化為營養。

盧布在一旁振奮起來了,他金色的眼眸快速旋轉,很快就變成了三個金黃色的勾玉。

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一切。

「可以將靈力吸入煉化的法器嗎?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逆天級別的法器!」

桀仙帝在上空目睹了這一切,心裡暗暗稱奇。

「沒想到這個小子身上沒有一點靈力,竟然可以使用這麼神奇的兩個法寶。」看來今天的收穫甚高啊。

桀的嘴角不由地上揚。同時向著身旁的幾人吩咐道,

「快些施法,把他們全部困死在這裡。」

「領命!」

一個暗淡的光罩籠罩在了印魔山的上空,這正是桀仙帝他們施展的法陣。

這個法陣可以吸納這群人的靈魂,在馴養煉化后,甚至可以組建成一個靈魂大軍。

這也算是他此番來到人界的一個陰謀。

此陣若是舉行成功,罩中之人,不論多強的修為,肉體都會瞬間糜爛。

葉不朽身前的護法已經暴怒,葉不朽展開十倍速度,伸手一甩,紅白相間的能量球被他扔了出來。

那位可是是仙人,若是他一怒之下瞬間咔嚓了葉不朽不就完了,所以葉不朽也不廢話,直接放皮皮。

「我要殺了你小子!」

護法大怒地沖向葉不朽。

在十倍速率的掌控中,葉不朽依然看不到護法的身形,只聽到他的呼嘯聲傳來。

但他沒有等來護法的審判,而是一陣龍威從葉不朽的身前擴開。

快要接近葉不朽的護法瞬間被彈飛出去。

仙帝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順勢望去。

只見一頭全身冒著赤紅色火焰的龍正圍繞著葉不朽。

那頭龍的身上,絢麗的六邊形鱗片猶如盔甲一般披在龍身,那雙凝望的黃金瞳上,散發出一股炙熱的目光。 ,

第817章

宋三喜到歐羅巴,不到午後兩點。

崔永年和手底的廚師弟子們,都小忙起來了。

王輝求婚的現場,在二樓大廳,場景已經佈置好了。

西式的風情,的確比中式的東西,要浪漫,要刺·激·情和欲一樣。

人家給一百萬,這生意還是要認真做的。

鮮花,蠟燭,輕紗帳幔,香檳,紅酒,咖啡,小吃擺台,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香檳塔和紅酒塔,都已經準備好了。

求婚成功的蛋糕塔,也精心雕飾過的。

現場的鋼琴師、小提琴師、薩克斯手們,也提前到達,提前先合練一下。

宋三喜到的時候,秦雪蘭還在和幾個現場的侍者們,吩咐着什麼事情。

秦雪蘭看到宋三喜,還是很激動的。

她趕緊招呼了一下,便迎過來了。

「宋先生,來了啊!您看,咱們這裏佈置,還有什麼要改進的嗎?」

宋三喜笑笑,「這一方面,你們是專業的嘛,不用問我。我給老崔說的事,肯定說到做到。今天晚上,我會去你家一趟,方便嗎?」

秦雪蘭激動道:「方便方便,很方便。只是辛苦宋先生了啊!我是沒想到,先生還是神醫。看來我孩子」

說着,她眼淚都要出來了。

宋三喜趕緊安慰道:「秦經理,別難過。我能幫到的,一定能幫到。醫者,盡其力其心。你把家裏地址給我,回頭,我晚上的時候,還有個病人。去了那邊之後,治療完畢,就去看望你和孩子。」

秦雪蘭感激不盡,說了地址之後,宋三喜記了下來。

宋三喜還笑說,今天下午,我順便再做些冰糖葫蘆,你拿回家,能多放些時日,孩子想吃,也能拿着吃。

秦雪蘭更是激動,連聲說好,說孩子平時也不愛說話,笑也不愛笑,但吃過先生的糖葫蘆之後,倒是挺開心的樣子,都笑了。

說着,她也是激動的要流淚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但凡是孩子們有個難得開心的事,父母也跟着高興落淚。

隨後,宋三喜便去了后廚。

在那裏,和崔永年等人打個招呼,然後忙碌了起來。

宋三喜和崔永年這樣的大廚,自然不管小吃、拼盤什麼的,指導一下。

手底的弟子學徒,都會做的。

宋三喜二人,只管主菜大餐就行了。

宋三喜呢,倒也抽時間,做了一大批冰糖葫蘆。

這裏面,可以拿一小部分,給王輝的婚禮加一道小吃。

另十六根冰糖葫蘆,專門給秦雪蘭孩子的。

另外,也給學校里三個女兒、一個兒子,還有小夷子蘇有欣,一人準備一根。

他打算在晚上去的時候,帶過去。

慈父,正如此也。

這個時候,宋三喜也向崔永年了解到了,秦雪蘭和她兒子的情況。

秦雪蘭,時年二十九歲。

兒子叫鍾辰,8歲。

鍾辰3歲那年,父母吵了回架。

父親便開車帶他回奶奶家一趟。

半路上,遇上了車禍。

父親離世了。

而鍾辰,因為受到強烈的刺激,身體也受了傷,成了半腦癱,也重度自閉了。

這些年,秦雪蘭一直在歐羅巴上班。

她也吃苦,能幹,從服務員,一直做到現在經理這個位置,也是相當不錯了。

但,所有的錢,都給小鍾辰治病了。

但凡有點名望的醫院、醫生,她都帶去看過。

甚至,連鬼神風水也很相信。

宋三喜聽着,還是有些感慨。

一邊做着手裏的活,一邊說,這秦雪蘭和兒子,也真是不容易。

「永年哥,這父母吵架對孩子的傷害,的確很大啊!父母一方的缺失,對孩子的成長,也真是不好。」

崔永年苦澀一笑,倒也是想起自己身在海外的前妻和孩子,頗有同感。 祁元,背後有團隊??

這個消息,在瞬間引爆了微博。

網友們議論紛紛。

「不會吧?這怎麼看也不像是有團隊的樣子啊?」

「祁元要是有團隊,那他還會沉寂這麼多年,直到最近才又火了起來?你開什麼玩笑呢!蹭熱度可不是你這麼蹭的!」

「頂著一個祁元全球後援會的微博頭銜,你就是這麼應援的嗎?」

「不會真的有人相信祁元背後有團隊吧?不會吧不會吧!」

「他要是背後有團隊,當年還能和天豪解約?」

「一個能寫出《夜的第七章》,一個能寫出《但願人長久》的人,甘願在幕後當一個寂寂無名的寫手,那這個團隊的人太蠢了吧,自己出來當明星掙得不比當槍手掙得多?」

很多網友都不相信祁元背後有槍手。

一個寫出這種驚艷程度的歌的歌手,他背後的槍手得是多麼的可怕。

要真是有這樣一個人,不可能不為人所知。

要知道,現在這個世界,可太發達了。

網友能夠通過蛛絲馬跡猜到熊貓人就是西都本地人祁元,要是祁元背後真的有一個槍手,那還能不被人所知?

大部分的網友都是理智的。

但仍然有一些網友被帶起了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