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劉敏華還在抓撓著自己的肌膚,卻不敢看夜遠山的眼睛,更不敢承認。

「說,你什麼都沒有做!」夜遠山有些暴躁地怒吼,大手掐住了劉敏華的脖子。同時,他的腦海里閃過一道白光。他想抓住,卻一片茫然。軒轅珏冷臉抱劍,站的筆直一身傲氣的看向對面山寨的人道:

「我們二人今日前來就是替天行道的,你們多行不義必自斃,怪不得我們!」

他說話之際,五丫已經在默默將背上背著的刀拿下來,然後將上下兩節給擰在一起。

二當家的忍不住吐呵罵對面的少年

「我說你小子毛都沒有長齊

《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二百四十九章不妥《開局孵出麒麟,請大家相信科學》102一會我朋友就到(求訂閱!求月票!) 寧初答應了老道士的條件。

至於常山,看在於婷的面子上,他也沒有拒絕。

5人脫離人群,向城外走去。

上次是為了尋找震源位置,所以寧初才不得不沿著大裂縫趕路,如今人已經找到,他沒必要原路返回。

畢竟,前方還有一棵結滿了喪屍『果子』的藤蔓在等著呢。

吼~

雖然離開了地下空間,但並不代表就沒有喪屍了。

事實上,外界的喪屍比裡面還要多,只不過比較分散而已。

寧初被於婷攙扶著,咬牙前行。

路上遇到的喪屍都被老道士帶著徒弟和常山給解決了。很快,幾人找到一輛越野車。

車上沒有鑰匙,但這難不住當兵出身的常山。

只見他用匕首挑出幾根電線,弄斷一根,拔出裡面的銅絲,然後在一起碰了碰。

啪~

啪~

隨著幾道火星閃過,汽車竟然發動了。

老道士坐在副駕駛,於婷抱著寧初坐在後面,至於老道士的徒弟,只能憋屈的和他們擠在一起。

「穩一點。」

「好。」

常山的駕駛技術真不錯,車開起來又快又穩,只可惜很多地方都被報廢車輛堵塞了,必須有人下去清理才行。

寧初的狀態很不好,傷口一直在流血。

他身上已經沒有井水了,這個時候也不好從福地洞天中取,只好咬牙挺著。

下午時分,車輛耗盡最後一滴油,停了下來。

這裡已經是洛城外圍。

「那裡有一家診所,快帶他過去。」

也該是寧初運氣好。

在他們停車的不遠處,就一家診所。

於婷攙著他,老道士跟在一旁,常山在前面開路,老道士的徒弟負責殿後。

五人小心翼翼的走到診所中。

「小心,右手第一間診室內有兩隻喪屍。」

寧初突然開口,幾人頓時警惕起來。

常山抄起寧初的砍刀,悄悄走了過去。

吼~

吼~

果然,裡面傳來喪屍的嘶吼聲。

好在常山早有準備,將一隻砍死後,抬腳將另一隻踹飛,然後跟過去補了一刀。

「神了,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喪屍?」

常山提著刀回來,看向寧初時寫滿了震驚和崇拜。

寧初笑了笑:「我的聽力很好,不信你去前面的護士值班室看看,裡面還有一隻喪屍護士。」

「我去看看。」

常山興奮的跑了過去。

不多時。

吼~

喪屍的嘶吼聲戛然而止,緊接著是物品掉落的聲音。

常山再次提著刀跑了回來。

「寧、寧大哥,你太厲害了。」

「哈哈哈,小意……嘶~」

寧初本想謙虛一下,誰成想說話時牽動了傷口,疼的倒吸涼氣。

老道士摸了摸鼻子,哼道:「沒事少吹點牛,對傷口不好。」

「……」寧初。

「走吧。」

於婷扶著寧初來到診室內,老道士的徒弟很有眼力的將死喪屍清理出去。

寧初躺在病床上。

老道士從醫務室里找了剪刀,將他的衣服一點點剪開。

「你確定會接骨?」

寧初多少還是有些擔心這傢伙的人品。

萬一是為了騙飛機,忽悠自己呢。

「放心吧,以前龍虎山上的猴子受傷了,都是貧道治好的。」

「……」

「沒找到麻醉藥,你忍一忍吧。」

「……」

寧初突然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為了減少痛苦,他只好閉上眼睛,將意識沉浸在福地洞天中。

常山在診所里走了一圈,確定沒有危險后便和老道士的徒弟守在門口,防止有喪屍闖入。

於婷守在床邊,一邊幫老道士打下手,一邊……監督他。

時間過得飛快。

寧初的意識待在『福地洞天』修鍊了三個小時,當他回到本體時,老道士的接骨手術已經完成。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去。

於婷趴在床邊睡著了。

寧初第一時間掀開被子,看向傷口。

此刻他的肋骨位置纏了厚厚的紗布和繃帶,繃帶內還有兩個寸長的硬物,應該是用來固定傷口的。

寧初輕輕動了動身體,感覺還不錯。

「老東西沒騙我。」

他暗鬆了口氣。

看著熟睡中的於婷,寧初笑了笑。

她的頭髮很長,雖然身上髒兮兮的,但反而給人另樣的美感,很容易讓人升起保護欲。

默默的看了許久,寧初揮手從福地洞天中取了些麵包、乾糧和清水,以及一個蘋果和幾個橘子。

這些東西剛剛成熟,他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品嘗。

「婷婷,醒醒!」

他輕輕推了推於婷,將她喚醒。

於婷睡眼惺忪的抬起頭,臉蛋壓的有些發紅,更添了幾分嬌憨之美。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

「還不錯,對了,其他人呢?」

「他們去找吃的了,寧初,你真的是特意從遼市跑來救我的么?」

直到現在,於婷還有些不敢相信,所以忍不住又問了一次。

寧初微微一笑。

「你不是說希望我們還有再相見的機會么,我如果不來,怎麼見面呢?」

「謝、謝謝你!」

於婷小臉微紅,緩緩低下頭。

為了化解尷尬,寧初將剛剛取出的食物拿給她:「喏,你一定餓了吧,這些給你。」

「你……嘶!」

於婷先是一愣,緊接著瞪大眼睛。

「你這都是哪來的?」

「你就別管了,快吃吧,尤其是這個蘋果和橘子,一定很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