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蕭謹言的解釋,沈翔心中微凜,他徹底明白了。

奶糰子在旁邊道:「爸爸,幹得漂亮!」

蕭謹言身上的陰鬱之氣散去,隨後又拿起手機撥通了杜子騰的電話。

「忙嗎?」

杜子騰顯然沒有想到蕭謹言會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開口說:「陪小姐姐呢,蕭老大,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確實是有事情需要你去辦,限你十分鐘后出現在我辦公室!」

聞言,杜子騰霎時間就急了,「老大,你是我親老大,我這衣服都沒穿呢,十分鐘哪夠啊,半個小時吧!」

「二十分鐘,沒得商量!」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杜子騰哀嚎出聲:「不帶這麼玩的啊!」

……

帝都大學,計算機專業的。

華曉萌百無聊賴的轉著手上的筆,聽著台上老師的專業課程,打了一個哈欠,她在這一領域早就成了神話,重溫一下基礎知識,覺得沒意思也是很正常的。

來到學校,唯一讓她高興的,就是馬上就要放寒假了,也就還有兩個星期的時間。

基本上,學生們都在努力的複習,爭取不掛科,過一個快樂的新年。

然,下一秒,她手機上就收到一條消息,看清楚是誰發來的,華曉萌沒忍住勾勾嘴角。

打字回復:「沒個正經!」

消息是蕭謹言的,只有幾個字,「我想你了!」

蕭謹言幾乎是秒回她的消息。

「就算是不正經,那也是和你學的!」

華曉萌覺得委屈,她怎麼就不正經了,她最正經了好不好,蕭謹言會變成今天這樣,完全是他放飛自我的原因,和她沒有任何的關係。

「別貧嘴了,我還在上課呢!」

「晚上一起吃飯?」

「不是說了要和我保持距離嗎?」

「我只是單純的請大哈來做飯,你只是順帶的而已,別想多了啊!」其實,蕭謹言就是想和小女人膩歪膩歪,消除他暴躁的心情。

看到後面這行字,華曉萌噗嗤樂出聲,想見她就直說嘛,還要找借口,口是心非的男人。

……

叮鈴鈴!沒多久,下課鈴聲響起。

華曉萌收拾東西起身,出門下樓,好巧不巧的剛好看見陳鑫在走廊里打電話,臉色陰沉,看起來心情非常的差。

「陳安然,接電話啊,曹!」

華曉萌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唔,也不知道自家小弟和陳安然的進展怎麼樣了。

她不打算去學校的食堂吃飯,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馬大哈做了午飯,那不比學校裡面的東西好吃嗎?

再說了,下午也沒課。

結果,剛出校門,華曉萌就看到了等在一旁的馮老,對方看起來已經等了很久了。

見她出來,立馬滿臉笑容的迎上去。

「馬驍少爺!」

華曉萌抽抽嘴角,每次聽到馮老這麼喊她,她都非常的彆扭,說了好多次,對方也不改,她便放棄了。

「馮爺爺,您怎麼在這裡?」

馮老伸手遞給華曉萌一張請柬,「是這樣的,過兩年是老爺子的六十五周歲的壽辰,想要邀請您過去!」

華曉萌將請柬拿到手裡,點點頭,隨後有些詫異的說:「您這請柬直接給我哥哥就好了,沒必要特意來學校等我的!」

馮老卻是認真的說:「老爺子交代了,一定要親手交到你的手裡,他非常喜歡你。」

「我也很喜歡葉爺爺,他就像我的親爺爺一樣!」

華曉萌說的是實話,剛開始老爺子想要認她當孫子,她還覺得對方是開玩笑,根本就不是認真的,所以拒絕的很乾脆。

如今兩人雖然沒有建立祖孫關係,但相處模式也差不了多少。

「我一定會去的,謝謝馮爺爺!」

看著華曉萌擺手離開,馮老臉上慈和的笑容久久沒有消散,馬驍這孩子,真的非常的好。

回到家,華曉萌將請柬的事情說了,順便讓馬大哈這邊查一查黃佩洪先生後人的事情,她必須將玉佩所代表的含義搞清楚。

與此同時,杜子騰總算是在蕭謹言規定的時間裡到達了辦公室。

他抹了一把頭上的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接過沈翔遞過來的水喝了精光,氣喘吁吁的開口說:「蕭老大,到底有什麼事情?」

「如果沒記錯的話,劉家的系統是找你做的!」蕭謹言淡淡的道。

杜子騰糾正:「不是找我做的,是找Emperors做的!」他在網路之中的身份和現實是分開的。

周圍的人,除了蕭謹言之外,也沒有人知道他另外的身份。

「那就足夠了,既然如此,廢掉系統,應該不難吧!」

聽到蕭謹言冷漠的話,杜子騰都懵了,「不是老大,怎麼就突然要搞劉家了,咱們和劉琛的關係還不錯啊!」

。 何露真不想看到這些姐妹被打擊得體無完膚,看着譚琳,剛想要開口勸說。

就在此時,譚琳已經往前走了幾步,拉近與陳凌等人的距離,開口諷刺道:「怎麼了?不敢嗎?要當縮頭烏龜是不是?」

這話一出,鄧旭等人看着譚琳,忍不住為對方默哀起來。

拜託,你挑戰誰不好,偏偏要挑戰老大?活得不耐煩了嗎?

他們瞬間想起之前地獄火突擊隊第二期集訓的時候,裏面就有一個猛虎突擊隊的隊員,不服管教,以為自己被穿小鞋,提出挑戰,然後好死不死挑中了老大,最後被虐得那個慘。

而眼前這個女人跟那個傢伙比起來,真的是不遑多讓,非常不長眼睛,以為自己被挑中,來這裏參加培訓,成為火玫瑰的成員,就是天下無敵。

特么,他們在戰場上生死廝殺的時候,你個女人還躲在哪裏角落安逸地過日子?

還說什麼他們亡靈突擊隊的戰術過時了,換做你們這些女兵來,也能做到。

這話都說得出來,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

就算是那些老牌的突擊隊在這裏,都不敢說這話。

說實話,如果不是老大沒有發話,他們都忍不住衝出去,暴揍這個女人一頓。

雖然說打女人的軍人不是好軍人,但是,這個女人來到這裏,也是軍人,不能當作正常的女人看待,而且,對方如此囂張,各种放話挑戰,他們能有面子嗎?

唰。

下一刻,亡靈突擊隊等人忍不住齊刷刷看向陳凌。

當然,龍戰也是憋著一肚子火氣,也差點爆發。

這個譚琳真是沒腦子,能在三軍演習的時候,打敗所有的突擊隊,脫穎而出的人會弱嗎?

特么,有點實力,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真的丟人丟到家了。

龍戰老臉拉得特長,很是火大。

陳凌當然能感受龍戰與亡靈突擊隊等人的情緒,不以為意,微微打了一下手勢,淡然一笑,轉頭對龍曉韻道:「你去試試,她有多少斤兩,記住,別打殘,其他都好說。」

「是。」

龍曉韻立正敬禮道,然後朝着譚曉走了過去。

剛才她聽到這個女人大放厥詞,非常狂妄,早就有點不爽。

一個沒上個戰場的菜鳥,就如此蹦躂,真的是讓人反感。

雖然,曉韻也一直覺得,女兵並不一定比男兵弱,但是,如果實力不夠,弱是正常的,只有足夠強大,真正站在男兵的前頭,才有資格說這話。

而這個女人都沒出手,也沒有多少實力,就各種豪言壯語,這不是讓人笑話嗎?

說真的,在軍隊裏面,她最看不慣的就是這類人,就算對方是女人也一樣。

龍曉韻不再多想,大步流星,朝着對方走過去。

蹬蹬。

沒多久,兩人就隔開三米的距離。

龍曉韻站定腳步,淡淡道:「你想怎麼比?」

譚琳開口道:「很簡單,只要你能打贏我,我就收回我剛才的話。」

「好。」

龍曉韻沒有廢話,就一個字,開始拉開架勢。

看到這裏,旁邊龍戰直接捂著自己的老臉,都沒臉往下看。

真的是沒臉看了。

這比個毛啊!

龍曉韻簡單嗎?

雖然對方是第二批畢業是地獄突擊隊的隊員,但是對方的實力非同一般,與他們第一期地獄火突擊隊畢業成員的實力都不相上下,甚至,冷鋒被對方打得滿地找牙。

其中有沒有水分,自己不知道,也看不出來,因為對方好像與冷鋒有一腿,冷鋒讓著對方也無可厚非。

但問題是,龍曉韻的強悍,大家是有眼共睹的,考核成績擺在那裏,加上一起執行過任務。

龍戰很是印象深刻,在殺敵的時候,這個龍曉韻,巾幗不讓鬚眉,好像比他們還勇猛。

而譚琳與對方比試,跟找虐差不多。

最關鍵的是,地獄火突擊隊等人的技能,都是隊長專門研究出來的殺人技能,以龍曉韻的性格,下起手來,絕對不會放水。

完了!這次,譚琳肯定要吃苦頭了!

龍戰忍不住為譚琳擦了一把冷汗,雖然對方是狂妄,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自己手下的人,被秒殺的話,丟臉的也是自己。

算了,這個女人倔強得要命,說了也不聽,吃點苦頭也好,才能長長記性,就是有點丟臉而已,算了,算了,自己的臉在隊長那裏不算什麼。

龍戰不斷地搖搖頭,暗暗地安慰自己,旋即,不再多想,轉頭看向準備交手的兩人。

這個時候,譚琳沉喝一聲,道:「接招。」

說着,她雙腿蹬地,猛然朝着龍曉韻沖了過去。

在衝過去的時候,譚琳不斷蓄力在手臂上,準備掄出拳頭。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出拳,在距離不到一米的時候,龍曉韻動了。

唰。

龍曉韻的速度非常快,整個人猶如彈簧一般,猛地彈射了出去,以驚人的速度,瞬間來到譚琳的身邊,然後,一個膝蓋,就頂在對方的胸口上。

嘭。

譚琳完全沒反應過來,就被踢中,接着,整個人急速後退,整個人跟稻草人一般,左右搖擺,都剎不住車。

她有點被嚇到了,沒想到對方的速度如此快,力道也可怕得要命,瞬間破解自己的攻勢,還讓自己一直倒退。

呼呼。

譚琳大大地吸氣,不斷地將力量集中在腳步,好不容易才停下腳步。

她剛剛鬆了一口氣,正想抬頭,準備再次進攻。

結果,此刻的龍曉韻已經如同閃電一般,欺身而上,一個墊步,之後,就是一個迴旋踢,狠狠地砸在譚琳的脖子上。

嘭。

譚琳看到突如其來的大長腿,愣了一下,幾乎沒時間作何反應,跟着,整個人都沒有哼一聲,直接栽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整個過程下來,時間都不到2秒,她先出手,連龍曉韻的兩下子都頂不住,立刻被ko。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孫媳是個讀書識字的,才學能教自家孫兒科舉,老太爺一向是最滿意這個孫媳的,這會兒又被公玉明溪說的心情大好,不吝讚美之詞。

「要不說讀書明智呢,孫媳你這見識,別人就比不了。鳳池必能高中的。你說的對,就照你說的辦。靈舟要能考上,你得居首功,我可是聽那孩子說了,這幾個月你一直指點他,他進步大著呢,原本六成把握,現在至少九成。回頭讓你大嫂謝你。」

「爺爺,瞧您這話說,靈舟不也是我侄子么,一家人不用說兩家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