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的身體。不僅僅擁有恐怖的體質,七魄合一的完美更是擁有打不死的身體。敢於在星源力耗盡的情況下,直然面對陣心恐怖力量,分身的資質,同樣恐怖極致。

單憑身體。便能抗衡聖王級力量。


而分身,僅僅只是聖級巔峰。

星源力濃郁,極致匯聚於身,七魄合一後身體完全變化,不止是修鍊,在吸收和恢復時同樣讓人目瞪口呆。全方位的融入星源力,林風恢復星源力,幾乎是整個身體的運作,而不是某一部分。

恢復速度,遠超出普通聖者百倍以上!

「絲!絲!~」星源力覆蓋全身,大熊星座的清晰星印,夾雜著分身美輪美奐的身體透光,仙影重重。

這就是資質!

望著林風的本體和分身,萬莫愁坐直身體,眼眸粼粼。

羨慕的光澤絲毫不加以掩飾,卻沒有任何嫉妒之色,僅僅只是為林風感到高興。在雁翎府,他是天之驕子;哪怕在九洲之地,他同樣有著極強的能力和際遇,然相比起林風,萬莫愁才深深明白什麼是『差距』。

人比人,氣死人。

「這小子,已經是大人物了。」萬莫愁淡然一笑。

目光落在鍾紋上,傾聽著鐘聲,雖心有感觸然卻未像林風這般頓悟。他自是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也明白這絕對是個好的修鍊契機和機遇,然…他似乎少了那麼點悟性。

落在林風的分身上,更是無奈搖頭。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身體……」萬莫愁心中震驚連連。

之前,便是驚然林風分身的變態體質,堪比聖王級彆強者的速度和力量,如今這修鍊速度,這星源力感應能力,簡直是怪胎中的怪胎,他自認也算天才,但和林風這分身的資質相比……

他似乎比普通人好不了多少。

「好,不跟這怪物比,自尋煩惱。」萬莫愁倒也是豁達,聳聳肩,將目光收了回來。

個人命不同,他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接下來,能走一步是一步。

「閑著也是閑著,我也去領悟看看。」萬莫愁心中微道,便是起了身。

徐徐步向那巨大古鐘,隨遇而安。

…(未完待續。。) 這聲音,聽著像是莫玉露啊!

我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跑去給她開門,果然看見門外站著青春靚麗的莫玉露,以及煞風景的……光芒萬丈的周威。

我愣了愣,問周威:「周五,你怎麼會在這裡?」

莫玉露也愣了愣,問:「周五是什麼意思?」

我看著巨大的人形電燈泡周威,迸出一句話:「周威,自稱周威武,我簡稱周五。」

莫玉露笑得直打跌。

周威尷尬地搔了搔頭,說:「我好心好意來看你,你就是這樣對兄弟的?」

我把他拉到一邊,低聲說:「是兄弟這個時候就不要出現在這裡,你懂的!」

周威也有些無奈,他說:「我當然知道啊,不過莫玉露不知道你家在哪裡,他不找我帶路還能找誰?」

我一想也是,氣就消了,把莫玉露請進了家裡。

至於厚臉皮的周威,他簡直把我家當成自己家了,我不用請他都能自來,所以我也沒跟他客氣。

莫玉露說:「你臉腫得好厲害呀,他們打得好狠呀!」

我打腫臉充胖子,說:「他們也沒多好過,我把帶頭的都打暈了。所以,請把『臉腫得』以及後面的話刪掉,謝謝!」

周威小聲嘀咕了一句:「死要面子活受罪!」被我踢了一腳,自動閉嘴了。

莫玉露嘻嘻一笑,很配合地接上一句:「你好厲害呀!」

不過後面那個不長眼睛的人又補充了一句:「臉腫得!」

胡亂說要是要遭報應的。這不,周威話剛出口,又挨了我一腳。

莫玉露對此一無所知。她走進客廳,看見靳靜,瞬間臉色一變,硬梆梆地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一看壞了,光記得莫玉露來訪,忘了還有個靳靜在家,於是趕忙打圓場:「她是來探望我的。」

話還沒說完,便見周威擠開我,直接坐到靳靜身旁,然後撩了撩劉海,說:「小靜你好,我是石磊的兄弟,我叫周威,又叫周帥。」

我沒好氣地補充了一句:「還叫周五!」

靳靜點了點頭,沒有回他的話,倒是對莫玉露說:「坐吧。」


莫玉露沒好氣地說:「不坐!」然後回頭,叫我,「石磊!你給我過來!」

我正要走過去,靳靜卻又拉住了我,搖搖頭,說:「不要去。」又對莫玉露說,「你幹嘛對他呼來喝去的?」

莫玉露撇撇嘴,說:「我樂意!關你什麼事?」

「你不知道待人要有禮貌嗎?這可是幼兒常識!」靳靜上前一步,氣勢輾壓了莫玉露。

看她們二人在鬥嘴,我就感覺好像大人在欺負小孩。

本人忝為主角、身在主場、作為主人,實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忙給二人倒了水,同時插話說:「二位請喝水!」

靳靜回頭對我說:「你別插嘴。」

莫玉露更直接,大聲說:「閉嘴!」也不知道是對我說的還是對靳靜說的。

周威一看形勢不對,忙拉住靳靜,說:「給我個面子……」同時朝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去拉莫玉露。

靳靜回望,瞪了周威一眼,直接把他瞪得退了兩三步。

莫玉露更絕,還不等我伸手,便揮手阻止了我:「你別攔我,否則跟你絕交!」

我無奈了。

原本兩大校花齊聚我家,原應該非常榮幸,但遇到特殊情況也會萬分不幸。就像今天這樣,二人針鋒相對——看樣子是無法善了了。

我說:「你們能聽我說一句嗎?」

靳靜莫玉露異口同聲:「你說!」說完二人又怒目而視。

我雖然無奈,心下還是頗覺安慰,起碼她們還是願意聽我說的。

鬆了口氣,我說:「我說,大家都是同學,要相親相愛,不要互相傷害……」

莫玉露面無表情地打斷我:「說完了?」

靳靜推開我,說:「說完了你就回去吧!」

我愣了:「我已經回來了啊!」

莫玉露手往外一指:「那你出去!」

這……這可是我家啊!怎麼搞得莫玉露和靳靜才像是主人?還要把我給攆出去?

周威見我鎮不住她們,大著膽子走上前來,渾不怕死地說了一句:「你們……兩個美少女在我們兩個美男子面前這麼斗,真的好嗎?」

莫玉露看看玉樹臨風的周威,又看看鼻青臉腫的我,突然卟哧一下笑了。

我一見她笑了,心中一寬,想:有戲!周威這招有效果!

但下一刻莫玉露的話絕了我的希望:「周五,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不要插手,否則我連你也打!」

周威根本沒把她的威脅放在心上,他說:「女孩子動手動腳的不好,多影響形象啊!」

莫玉露一見沒能唬住他,又說了一句:「下去,不然我就去惠惠面前打你的小報告!我說你見異思遷,又喜歡上了別人!」

「別別別!」周威嚇得往後跳出一米遠。

莫玉露這話殺傷力太大了,直接擊潰了周威,將他的戰鬥力降為負數。

難怪有人說「能動嘴的就不要動手」,莫玉露給我上了印象深刻的一課。

偏偏這個時候周嬸還在隔壁喊:「威威,你回來了嗎?回來了就過來幫一下忙!」

周威看了我一眼,還算有義氣,回了他媽一句:「等一下,我在石磊這裡,有點事,過一會再回來。」

結果這話一出口,周嬸生氣了:「叫你過來幫忙還推三阻四的,這個月零花錢不想要了是不是?」

周威一聽,嚇得書包都沒拿,直接跑回去了:「等我等我!我馬上回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還小聲向我解釋了一下,「兄弟,對不住了啊!」

我總算明白,為什麼女生總說「男人是靠不住的,越帥的男人越不能信」……

面對壓力,面對面前的兩座大山,我迎難而上,說:「行了!打打殺殺成何體統?都給我坐下來,聽我說!」

原本我總是自詡「口才了得」、「以理服人」,然而當她們不想跟我講理的時候,我才發現,講再多的道理也沒用。

看來我的人生的經驗還是太少了。

我哀嘆一聲:你跟對方講道理,對方跟你蠻不講理,你到底應該如何處理?

想到這裡,茫無頭緒的我,瞬間一個頭兩個大…… 我說:「要不要去周威家坐坐?」

靳靜搖頭,莫玉露說不去。

我望著她們,靳靜看著莫玉露,莫玉露看著靳靜。


她們的眼裡都沒有我。

我差點哭了。

時間彷彿過去千萬年之久,她們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看著她們對峙,真想站到中間,把她們隔開。

然而這時老娘回來了,我聽見鑰匙插進鎖孔的聲音!

我的苦難,終於要結束了!

我「噓」了一聲,說:「我老娘回來了!」

一下子,二人慌了,三步並作兩步走,匆匆忙忙找位置坐下。

奈何我家小,客廳只放了一張沙發,二人找來找去,最終還是坐到了一起。

儘管二人沒再說話,但殺氣已經蓋都蓋不住了。

我一看這情況不對,怕二人又再擦出火花,於是拼了命想擠到她們中間去,雖然沒什麼用,起碼也有個心理安慰。

可是,茶几擋在面前,我怎麼也擠不進去。想要跨過去,一抬腿又覺肌肉酸痛,就跟被人打了一頓似的。

因為過於緊張,我還差點摔了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