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男人都邪惡的笑了起來,伯特在一旁也笑的邪惡,「是啊,這樣美的人的確很少見,縱使不是女人,也不能錯過。」

「哥幾個也只是說說而已,他身邊的那個女人發飆又不是沒見過,我可沒膽子上去。」有人對那天的事還心有餘悸,伯特呵呵一笑,「只不過是力氣大一點就唬住你們了?她才多大?能有多強的實力?懼怕一個這樣的小丫頭也不嫌丟我們的面子?哥幾個不要忘記了,在這庫拉國都之內,誰才是老大!」

幾個男人互相看了一眼,這庫拉國都之內,自然是他們這個圈子的人是老大!他們可都是貴族子弟,掌握著今庫拉王國的大部分命脈,誰敢招惹他們?

「既然這麼說,那我們就賭一把如何!」

「好啊,怎麼賭?」幾個青年都來了興緻,「就賭那個男人,我們誰能先上了他!誰若是贏了,可以要求我們其中之一做任何事情,記住,是任何事情!」

幾個青年互相看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來,「好啊!就這麼賭了!」

伯特呵呵一笑,「我就不參加了,雖然我也很想賭一把,但我對那個女人更感興趣。」伯特的眼睛定格在出窗外的憐身上,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弄到手的人,就是她。

這一場莫名其妙的賭局就此展開,這些青年也根本不會想到,他們會因為如此愚蠢的賭局付出什麼代價,庫拉王國也因為此次賭局,發生了歷史性的轉變,憐。貝拉這個名字,也自這個時候開始,在東大陸正式出現,被人知曉! 章節名:章165送你一成

庫拉都城的拍賣行內,規模不小,三個接待處分流人群,雖然來往的人群很多但並不擁擠。憐大略掃了一眼,拍賣行都是大同小異,拿來一本拍賣手冊,憐細細閱讀,東大陸拍賣的東西和南大陸有些不一樣,一些在南大陸很常見的東西,到了這裡卻已經是天價了。

「怪不得那些商人就算丟了命也要過來,這樣的高額差價還能有市場,轉手一賣就會坐擁百萬財富了。」憐低語,隱月笑笑,「牟取暴利商人的本性,這麼誘人的差額,是個商人都不會錯過的。」

憐翻看了一下手冊,當翻看到最後幾頁的時候,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神秘類別,敬請期待,旁邊還有一個備註,持有拍賣行VIP白金以上的客人才能預先參加。

神秘類別?到底是什麼不能放在名面上拍賣,還需要在私底下,如此小心?憐心中的好奇被勾了起來,隱月也是如此,「我有VIP的貴賓卡,去看看怎麼樣?」

隱月點點頭,兩人往前台走去,憐出示完自己的貴賓卡之後,被告知只能持卡者單獨進去,隱月表示無妨退了出去,服務者對憐笑笑,「小姐請往這邊請吧。」


跟隨著服務者一路往裡,在經過了幾個拍賣廳之後隨後走出了拍賣大樓,拍賣大樓之後一條小路連通著另一樁大樓,在沒步入大樓之前,憐易察覺到了不尋常的氣息。

幾道強悍的氣息分分佈在大樓之里,似乎看護著什麼,服務員見到憐的神情凝重笑呵呵開口,「小姐不用擔心,一切都很安全,絕對不會危及到您的個人安全。」

憐笑笑,當然不會危及到她的個人安全,以她魔導士的實力,還能有誰能夠危及到她的個人安全?跟隨著服務者往裡走,進入到這棟大樓之後,敏銳的聽力立刻捕捉到細微的聲音,這是……鎖鏈晃動的聲音!

「小姐,請這邊走。」憐被帶著走入一間房間之內,房間的一面牆壁均是透明的窗戶,向外看去,這是一個頗為高度的房間,自窗戶能夠將外面的一切一覽無遺,中間一個巨大的空地,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用的。

「小姐,您是要參觀還是要參加競拍?」服務者問了一句,憐微微揚眉,「這一次拍賣的是什麼?」

服務者略微驚訝,「原來小姐不知道么,這一次拍賣的是魔獸。」

憐驚訝不已,拍賣的竟然是魔獸?!這個世界魔獸也算是異族之一,只不過異族和魔獸之間還有區別,異族有著系統的族群,甚至有領導者,龐大的異族族群有著屬於自己的地盤,魔獸之中自然也有這樣的族群,但卻是少數,魔獸的種類太過紛繁複雜,在這個世界,魔獸相對於有高智商的異族,還是屬於下一等。被人類捕捉、甚至是殺害也不在少數。

在憐還是奧拉。卡特的時候,她不是沒見過魔獸成為人類的玩物,在卡特家族之中,她什麼沒見到過?曾經她的祖父,卡特家族的族長,最叱吒風雲的人物,也曾經有過給她魔獸作為玩物的念頭,結果被憐決絕,魔獸一旦成為人類的玩物,若是碰到好的主人也罷,若是碰到有畸形心裡的貴族子弟,魔獸的下場都很悲慘。

在那個上層的圈子裡,憐作為奧拉。卡特就曾親眼目睹,魔獸是怎麼被折磨致死的,就用鐵鏈摔在柱子上,什麼都不給,放置在外面,不論是酷暑、打雷、颳風、下雨,根本就沒人去管!魔獸最後死去的模樣凄慘無比,而它們僅僅是作為人類發泄情緒的工具而已。

憐自己對於讓魔獸成為自己玩物的這個行為十分反感,甚至不齒!就因為這一點,奧拉。卡特被那個上流圈子有所排斥,憐也根本不會和這些人再有來往,只是沒想到在一個三等王國的拍賣行內,竟然有著拍賣魔獸的地下交易!

「小姐?」服務者看憐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似乎有些愣神,不由得提醒了一句,憐淡淡開口,「知道了,我參加競拍。」

服務者笑著點點頭,「那我這就去準備一下,剛才有位先生也參與了競拍。」

憐坐了下來,透過透明的窗子看向外面,若是她能夠競拍贏得這隻魔獸,也算給他一條生路吧,總好過在別人手中被折磨而死。

很快,原本黑暗的大廳被燈光打亮,中間的場地面積不小,很快一個蒙著黑布的巨大籠子被推了上來,籠子之內不停的搖晃著,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看著籠子搖晃的幅度和力道,這裡面關著的魔獸一定體積不小。

「參與本次魔獸拍賣的僅有兩位客人,算是幸運也算是不幸了,魔獸只有一隻,獸落誰家只看客人們的本身了,現在將黑幕掀開!」

黑幕被猛然掀開,強光緊跟著打了過來,籠子之內一雙獸眼猛然眯起,很為惱怒的低吼一聲,「這是一隻異火雄獅,它本身帶有很強的攻擊性,外形十分艷麗搶眼,若是帶出去一定足以吸引眼球,這隻異火雄獅已經被我們拔掉了最鋒利的兩根牙齒,就算被咬到也不會出太大問題,若是要參加斗獸,異火雄獅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兩位客人,起拍價五百萬,可以開始了。」

五百萬,對於一隻異火雄獅來說算天價了,異火雄獅並不是什麼珍稀魔獸,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唯有在外形上略勝一籌,若是能夠將它馴為坐騎,那必定是相當拉風的事情,但面前的這隻異火雄獅,光是看就覺得它會撲上來咬斷你的喉嚨,獸眸里僅是對人類濃稠的怨恨!

「六百萬!對面的,你還是不要和我競價了!我要拿它去參加斗獸,讓給我一回如何!」

憐緊皺眉峰,斗獸,這也是人類貴族圈之內發明出來的最匪夷所思,也最無聊愚蠢的一種活動,所謂斗獸便是斗魔獸,讓各自得來的魔獸自相殘殺,贏的一方獲得相應的賭注,賭注大小不定,是有錢人的一種消遣。

憐冷笑,「對面的,你還是不要競價了,一千萬,我不會放手。」

對面立刻沒了聲音,隨後便爆發出一道怒吼,「對面的!你腦子進水了!一千萬買一隻異火雄獅!你這是存心要和我爭是不是!」

「客人,不要激動。」

「不激動個鳥啊!她這明擺著要和我對著干!」

憐看不到對面的競爭者是什麼樣子,但見到籠子里不斷掙扎低聲怒吼的雄獅,憐再度開口,「你加價還是放棄?」


五百萬都已經算天價了,一千萬更是如此!誰能用超過一千萬的錢財來買一隻半殘的魔獸!「次奧!算你狠!歸你了!」

對面的競爭者無力參與競爭,拍賣行這邊笑了,一千萬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期,這已經是太難得的好數字。「恭喜這位小姐,這隻異火雄獅已經是您的所有物了,您住在哪裡,我們會親自給您送過去。」

「送它回去該去的地方,不用給我。」憐說了一句,服務者愣住了,「小姐,這……恐怕不行。」

憐皺眉,「有什麼不可以?」

服務者很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它也是從別人手中送到拍賣行的,況且就算小姐將它放回去,難保不會有人再捉住它,不是么?小姐的錢也白花了,還不如留在身邊,做個擺設也不錯。」

憐狠狠皺眉,是啊,若是就這麼將它送出去,難保不會再被抓緊來,她今天所做的一起不都白費了?然而也不可能將一隻這樣的獅子送到王宮吧!

「有可以安置它的地方嗎?」憐問了一句,服務者開口道,「若是小姐有需要,可以暫時安放在拍賣行內,但也是有時限的,只能是十天,若是十天之後小姐不能帶走它,它將再度進入拍賣,這一點還請小姐理解。」

「知道了。」憐透過窗子看著籠子裡面似乎筋疲力竭的獅子,「給它好吃好喝,下次我見到它的時候,不希望是一堆皮包骨。」

「好的,這一點小姐請放心。」

憐就此走出拍賣行,這隻異火雄獅暫時安放在拍賣行之內,她不可能將它帶入王宮,只能想辦法在外面購買一個房子安置它。

當然這一切拍賣行都可以代辦,憐只不過要花費的多了一些,總共一百三十萬,拍賣行許諾在五天之內幫憐搞定一切。

「一千多萬,不是小數目。」隱月知道之後,說了一句,憐扯扯嘴角,「錢沒有了可以再賺,我只是不希望見到它凄慘的死在別處。」

隱月笑笑,「人類或許過於害怕異族,才有了這些扭曲心裡,不過它能遇到你也是它的幸運。」

「什麼幸運,我只是隨性而為罷了。」

不出三天,拍賣行已經傳來消息,事情都已經辦妥,憐不得不佩服拍賣行的辦事速度,若是她自己的話,可能十天的時間都不能完成。在拍賣行告知消息的當天,憐便打算前往看看,那隻異火雄獅被安置的如何了。正巧隱月有事,加里奧也聽說了這件事,就想著和憐一同前去。

兩人自王宮裡往外走,一路上遇到的人很少,畢竟這是在偏僻的角落,兩人一路往外走去,正巧黛絲看到了兩人,她原本是想要去找國王和王后,卻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往宮門那走,黛絲很快便認出,是那天碰到的讓她臉紅的少年,黛絲很為開心,竟然能夠在這裡遇到,這不就是緣分么!還沒等高興多久,黛絲就看到少年身邊還跟著一個異性同伴,黛絲的心立刻不好受起來。

上一次黛絲都很懊悔沒有問到名字,這一次能夠在王宮內遇到,黛絲更覺得是上帝的安排,更不應該錯夠,眼看著兩人直直往宮門外走去,黛絲也立刻追了上去,要是他就此離開了,下次見面估計是真的沒機會了!

憐和加里奧一路往外走,絲毫沒有想到短短一會兒功夫竟然有人跟上他們,兩人來到拍賣行外,有人正等著帶領他們前往,坐上馬車之後一路往地點而去,而不遠處的地方,另一輛馬車也緊追不捨。

「跟上他們,不能跟丟了!」黛絲焦急的望著前面,這是要去哪兒啊?難不成他和那個女的是一對兒?

很快,馬車便在庫拉國都的郊外的一棟房子前停下,黛絲狠狠皺眉,來這裡是做什麼?他住在這裡嗎?然而這周圍都是人跡罕至的荒草地啊!真的住在這裡嗎?為了避免引起注意,隔著很遠的距離黛絲就下了車,悄悄的跟了上去。

「貝拉小姐,就是這裡。」拍賣行的服務者開口道,「四周人跡罕至,就算有什麼動靜也不會驚擾到,那頭獅子我們已經安放在裡面了,為了讓它安靜,給它栓了鎖鏈,還請貝拉小姐見諒。」

憐推門而入,一股陰冷的寒氣撲面而來,這是一棟沒人住的房子,甚至連基本的裝飾都沒有,一隻提醒巨大的紅色獅子趴在地上,當門推開的瞬間,一道獅吼毫不客氣的撲來,一陣大風就此吹亂了憐的頭髮。

「不錯,這麼有精神的吼聲,你們的確按我所說的辦了。」憐點點頭,服務者尷尬的笑笑,「客人的吩咐,我們自然照辦,只不過若是不將它餓瘦一點,小姐該怎麼駕馭它啊?」


憐輕輕挑眉,「誰說我要駕馭它?」

服務者一愣,不駕馭它?難道是用來玩樂的?憐走近進步,更能看清楚這隻獅子身上異常光良的毛髮,顏色十分鮮艷,全身都由不同的紅色組成,遠遠看去就像一朵朝雲!

那雙兇狠的獸眸緊緊盯著憐,在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獅子的四爪和脖子都被鐵鏈拴住,鐵鏈的另一端釘在牆裡,牆體已經破裂,可見這隻獅子是有多麼渴望重獲自由。

憐沒走近一步,獅子就更為防備,發出低低的警告聲音,加里奧看的膽顫心驚,忍不住拉了憐一把,憐低聲一笑,「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拍賣行的服務者連忙點點頭,就此離開,等他離開之後憐的手腕一轉,一條細長的身影出現,小丑自空間容器出來,當第一眼見到面前的獅子之後,這隻獅子明顯一愣!

「吼!」隨後小丑發出一聲低低的吼聲,獅子有些瑟縮,見腦袋低了下來,發出嗚嗚的聲音,小丑很為驕傲的揚起下巴,一副我很了不起的模樣,憐忍不住點了點它的腦袋,「告訴它,我不會傷害它,讓它不要畏懼我。」

小丑點點頭,對著這隻獅子用自己的語言說了一大堆,獅子聽后明顯溫順了很多,剛才那股狠勁兒也消失不見,小丑對憐點點頭,憐已經明白這隻獅子了解到自己並無惡意,便走了過去。

「憐!」加里奧忍不住喊了一聲,憐笑笑,「沒事的,它只是想要保護自己。」

憐伸手過去,身形龐大的異火獅子就如溫馴的家貓,毛茸茸的腦袋湊了過來,貼著憐的掌心不斷磨蹭,甚至伸出粗糙的舌頭舔舐憐的手掌,憐帶著微笑撫摸著它的腦袋,示意加里奧也可以靠近。

加里奧半信半疑的靠近,獅子陡然發出低吼,似在警告一般,憐拍了拍它的腦袋,獅子這才安靜了下來,加里奧忍不住鬆了口氣,「雖然有小丑在,但我還是覺得太神奇了。」

憐輕笑,看著雄獅身上的鎖鏈,「拔掉這些鎖鏈也不成問題,只不過……我要怎麼把你送到該去的地方?」

「喝!」一聲抽氣聲忽然響起,本來溫馴的獅子忽然直起身子,對著某個方向不停的吼叫!渾身的毛幾乎都要豎起來,獸眸再度變為兇狠!

「出來!」一聲怒喝,憐很為不悅,伸開雙臂將獅子的腦袋抱住,示意它不要怕,獅子在憐的懷中發出嗚嗚的聲音,讓憐聽上去有些心酸。

「是誰!」加里奧也發出怒吼,一道身影顫巍巍的自門口出現,臉上掛滿淚痕,「那是、那是……!」

「是你?」加里奧看向黛絲,這不就是那天碰到的什麼公主?

黛絲見到加里奧,更是委屈不已,面前的這隻魔獸已經快要將她嚇死了!「將這隻魔獸弄開!弄開啊!」黛絲驚恐不已的叫喊,憐發覺懷中的獅子因為這刺耳的叫喊,更是激動之後,冷著神色開口,「該出去的是你!出去!」

黛絲一愣,「你讓我出去?你好大的膽子!讓我出去?!」

憐看著面前這個不請自來的人,感覺到懷中的魔獸情緒越發躁動,當下手掌攤開,一道強風就自憐的掌中推送而來!力量順著風速往前,直接將黛絲送了出去!

「既然你不出去,我送你出去!」 章節名:章166毛毛,歡迎你

「啊!」黛絲被憐的這道力量直接送了出去,跌在地上,憐看向加里奧,「你認識她?」

「怎麼可能認識她,至不夠偶然的機會碰到,她是庫拉王室的一個公主。」加里奧開口,憐微微驚訝,公主?一個王室公主為什麼會尾隨在他們身後,跟到這裡是想做什麼?

「不要看我,我根本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跟來。」加里奧聳聳肩,憐有些無奈的站起身,摸了摸懷中獅子的腦袋,獅子發出了幾聲嗚嗚聲音,最終安靜了下來。憐起身向外面走去,加里奧不由得站起身,「憐,不會是想我和這隻獅子在一起吧……」

憐回頭,指了指地上的某個身影,「並不是你自己,還有小丑。」

加里奧往下望了一眼,小丑甩了甩自己的尾巴,猶如犬類一樣表現出自己對憐的忠誠,加里奧狠狠皺眉,看了看身旁乖乖趴在地上的異火雄獅,最後保險的後退幾步坐到了安全的距離,她有這個本事和這等龐然大物交涉,但是他自己可沒有。

憐大步走到外面,黛絲正自地上狼狽的爬起來,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被人這樣給轟了出來!「你、你好大的膽子!知道我是誰么!」黛絲拍打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臉上也沾滿了泥灰,手指不客氣的指向憐,臉頰氣到通紅。

「不管你是誰,這裡是我買下的房子,沒有經過主人允許就私自闖進來,我當然要你出去。」憐開口,黛絲一愣,隨後紅著臉頰說道,「外面也沒有任何標識,我怎麼知道這是私人住宅,我是庫拉王室的戴斯公主!你剛才對我出手,就是對王室無禮!況且,你還在這種地方,圈養、圈養魔獸!」

「怎麼,這是不允許的?」憐挑眉,黛絲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什麼,「不管怎麼說,你冒犯了王室!向我道歉!」黛絲畢竟是小女孩兒,也就十六七的年紀,在憐的眼裡她就是個幼稚的孩子,犯不上和她計較什麼。

「讓我向你道歉可以,但你必須先向我道歉,你私闖我的地方。」憐開口,黛絲紅著一張臉,道歉?她才不會道歉!「我不會向你道歉!你叫什麼名字!我要讓父親、母親來親自教訓你。」

憐不由得笑出聲來,這也許是王室成員的通病,從前的奧拉、卡特不也是如此?不管做錯了什麼、惹到了什麼人,都認為自己背後的靠山會解決一切,會替自己擺平一切。但現實很殘酷,卡特家族可以為奧拉擺平一切,但庫拉王室卻不能為黛絲擺平一切。

「憐。貝拉。」大方的報上名字,黛絲再一次愣住,「好!你等著!憐。貝拉!」黛絲憤憤的說了一句,最後眼神忍不住往裡望了一眼,但什麼都沒有看到。黛絲憤憤離開,憐走回室內,看著坐在一旁角落那的加里奧,不由得搖頭,「你很害怕?」

異火雄獅見到憐回來,當下站起神來,毛茸茸的大腦袋就往憐的身上磨蹭,親熱的狠,加里奧尷尬的笑笑,「你認為我該不怕么?這可是魔獸,我不是你,自然不敢貿然接近。」

「它很乖,很溫馴。」憐笑笑,摸了摸雄獅的腦袋,加里奧乾笑幾聲,剛進來的那一幕他怎麼樣都忘不掉,那樣兇猛的獅子會是溫馴的動物?鬼才信!

「你打算怎麼處置它,就放在這裡么?」加里奧開口問道,憐半響沒有出聲,她最開始的確是想將它放在這裡,找個機會再送它出去,庫拉在邊境線上,只要過了邊境線進入到異族生活的地域,人類向抓到它都是困難。然而這隻異火雄獅由於先前的種種,身體上受了大大小小的傷,尤其是四肢還有脖子上,傷勢不輕。她又不可能來這裡時常照顧,派人來更是不可能,這頭雄獅估計不會讓別人靠近它。

「既然不放心,就帶在身邊了。」憐低聲開口,加里奧聽了一愣,「憐,你的意思該不會是……!」

「沒錯,我就是你想的意思。」憐淡淡開口,加里奧不由得瞪大眼睛,「等等!你說的不會是真的吧!這麼一隻龐然大物,你要怎麼將它帶到王宮裡面啊!就算能夠帶進去,一旦被人發現,王室也不會讓它呆在裡面吧!」

憐呵呵一笑,「我會和王室說明,剛才那個是王室的公主,你還怕庫拉王室會不知道么?」

加里奧說道,「你說的倒不錯,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若是王室不同意,我可以離開。」憐無所謂的開口,加里奧撇嘴,離開?王室會讓她離開才怪!

果不其然,憐當天返回之後,國王和王后已經先一步知道了這件事,當然這全是黛絲公主的功勞,當憐出現在黛絲公主面前之後,先前還叫囂讓她等著的公主,卻安分了許多,只不過看著憐的眼神總有些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