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片刻,為了獨孤劍的性命,柳琴還是決定先不管其他兄弟們的感受,先救人要緊,便拿出了寧不語剛交給他的剩下的大半個血蓮花,對呂青絲說道:「就是它。」

端詳了片刻之後,呂青絲頗為驚訝地說道:「深淵血蓮?」

「它叫深淵血蓮?」柳琴卻是氣道,這可和寧不語說得不一樣。

呂青絲點點頭說道:「應該是它吧,它是一件靈天級別天才地寶,你們竟然能弄到這東西,挺不錯的。不過你們真願意用它來換他的性命!」

「如果你願意的話那就行!」說話的是寧不語,「你覺得這個東西值我們兄弟一命,那就換。」

「對,只要你願意,那就可以換。」

……

沒想到這些人一個個都聽囂張紈絝的,現在卻是這麼講義氣,竟能拿出這等寶物來換取兄弟一命,這擱在其他人身上,即使是親兄弟,也不一定會啊!而且,看上去,他們可都長得不像啊!

呂青絲沒有回答,反而是看向了易天師,「你怎麼看?」

「我?」易天師有點受寵若驚。


呂青絲緊皺眉頭,一副不爭氣地樣子道:「讓你看你就看。」

「呃。」考慮了片刻之後,易天師還是決定讓呂青絲來決定,畢竟現在這『勢』是她掌握的,自己借勢耍耍威風就行了,做決定還是不要了。

於是,易天師便沒有主見地把問題又讓給了呂青絲:「這個還是你來吧!」

瞄了一眼易天師后,呂青絲對柳琴說道:「既然你們想換,那就換了吧!」

見呂青絲同意了,眾人也都挺開心的。不過,這時候柳琴還是能分清大局的,在其他人還在高興的時候,他對呂青絲說道:「這樣吧,我留著做人質,讓他們先走!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再把東西給你們吧!」

「隨你!」這方面呂青絲倒是很開明。

於是,寧不語他們便帶著逃得一條性命的獨孤劍趕快離去了。

差不多半個小時候,柳琴也沒再耍什麼花樣,雖然有點不舍,但還是依約把東西交給了呂青絲了,然後呂青絲便又放他離去了。

等柳琴走了之後,易天師問道:「就這樣放了他們行嗎?」

「我不是讓你做主嗎?」呂青絲沒好氣道。

「呃,我哪敢做你的主啊!」易天師無奈道。

「以後讓你做你就做!」

「哦!」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呂青絲問道。

「出去!」易天師笑笑,自己這也算是做了個主吧! 易天師好不容易做了次主,可也沒做成。

就在他說要走的時候,呂青絲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說道:「哦,嘻嘻,忘了件事,有這麼個好東西,我們先用了吧!」

呂青絲邊說邊晃了晃手上的深淵血蓮。


易天師一臉茫然地看向了呂青絲。

呂青絲笑道:「好東西,還是先用了吧,不然別想他們一樣,還沒用就被我們搶來了,這就不好了。」

「可是這個怎麼用啊?」易天師問道。

呂青絲笑了笑,然後直接使勁一掰,還有大半個的深淵血蓮便一分為二了,自己拿了一般,又把另一半遞給了易天師。

「那是你的,我怎麼能要呢?」易天師擺擺手,一副無功不受祿的樣子,當然了實際是他還是想客套一番的。

「你還和我客氣是不是?」呂青絲可佯怒道。

易天師不語。

呂青絲又說道:「當時在黃金屋的時候,你偷偷摸我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客氣?你偷偷使壞,讓我吻你的時候,你怎麼不客氣下?」

易天師臉一紅,也不敢去解釋,只是接過了呂青絲遞過來的半份深淵血蓮。

「這才乖嘛!」呂青絲笑道。

易天師終於忍不住也反調戲道:「我這麼乖,讓我再抱抱好嗎?」

易天師這石破天驚的一語,讓呂青絲頓時啞了語。

『嘿嘿』一笑,易天師把玩著小半個深淵血蓮道:「直接吃嗎?」

「直接吃就行!」呂青絲沒好氣地說道。

易天師有點不信的樣子。

呂青絲也不管他,直接把那半份深淵血蓮放入了嘴中,服用了起來,然後開始盤起腿來修鍊。


見此,易天師也不再多言,直接和呂青絲一樣把深淵雪蓮放進了嘴中,然後開始修鍊。

半份深淵雪蓮一進咽喉,易天師便感到一股特彆強大而且溫和的靈力進入了他的體內,然後並沒有亂竄,而是按照一定的規律似的,開始溫和他的經脈,並且輔助他突破。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易天師緩緩地活動了下手腳,然後便發現了自己了自己的變化。

青天境巔峰!竟然是青天境巔峰!

短短的一個小時,竟直接從青天境中期,跨越了青天境後期,到達了青天境巔峰。而且還是那種隨時都可以突破到藍天境的青天境巔峰。

突破了之後,易天師喜悅之情自然難免。不禁暗暗笑道:這靈天境基本的天材地寶效果果然不錯!


這時候,他也看向了一旁的呂青絲,發現呂青絲還在吸收當中。呂青絲還沒醒,所以也不知道易天師再看她,而易天師看著看著不禁竟看呆了!

黃衫佳人呀!不知道以後誰有幸能抱得美人歸!

就在易天師還在不眨眼地望著呂青絲的時候。呂青絲也終於醒來了,而一醒來,看著易天師的樣子,不禁還嚇了一跳。

「你看什麼呢?」

「啊!」了一聲,易天師連忙說道:「沒什麼啊!怎麼樣,你突破了沒?我竟然連續突破兩個境界。」

「還沒,還差一點。」呂青絲搖了搖頭說道。

「還沒啊!」易天師不可置通道,「那些個也應該是服用了這個才突破的吧,不過他們應該服用的沒我們多吧!怎麼會是這種情況呢?」

「積累!這就是積累!積累越好,突破起來自然就越難,突破越難他的實力也就越實在,不會很虛,要不然,你以為我憑什麼能越級挑戰?不是我太厲害了,是他們太虛了!」易天師解釋道。

易天師一聽,連忙說道:「虛,不會吧!那我這連升兩個境界,不是虛到家了。」

「沒,教你的人把你的基礎打得很牢,所以你不用考慮你的積累。我的積累大都是藥物提上來的,而你的可是實打實的。你之所以能晉陞兩個境界,那是因為你現在境界還低的緣故!」呂青絲解釋道。

易天師點了點,表示明白了,臉上也露出了喜悅的神色,同時又想起了趙無極對他的教導。

原來趙老師是這的在替自己著想啊!

易天師嘆了一聲,又道:「既然我們都弄好了,那我們就準備走吧!」

「等一下,還有個事!」呂青絲略帶柔弱的聲音說道。

易天師愣了一愣。而這時候呂青絲已經走到了他旁邊,然後也不管他的反對,就結結實實地把他抱在了懷裡。

持續了足足有十秒鐘之後,呂青絲才放開了易天師,然後臉色微紅地說道:「你不是想抱我嗎?我成全你了。」

易天師現在早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心裡不斷地告訴著他自己:以後千萬不要再亂說話!千萬不要再亂說話!

但此刻,為什麼心裡又會感到溫馨呢?而且還不願分開!

易天師心徹底亂了。

……

因為柳琴他們已經走了,所以易天師他們現在雖然要走但也不知道路了。不過在呂青絲的暴力破壞下,很快就找到了一條路。

等走出了這地下世界,來到綠洲的時候,兩人更是為這血色沙漠中的一片綠洲而感到驚訝!

這時候,他們也要繼續為這次的血色試煉而奮鬥了。

血色試煉僅僅過去不到十天,而現在易天師和呂青絲當時一行十多人,現在只有他們兩人了。

「我們往哪走啊?」一出綠洲,呂青絲便微笑著問道易天師。

易天師這次不再矯情了,略一思考,便說道:「和我走吧!我運氣挺好的,爭取這次能遇上些好的裝備!」

呂青絲點點頭,很配合地跟在了易天師的後面。

……

在血色沙漠的另一處,十一道人影正懶散地躺在了沙漠里。

「對不起,老大;對不起,四哥;對不起,兄弟們!都是因為我,不然我們也不會這樣了。」一臉愧意的大公子孤獨劍正在向其他兄弟們道歉。

「能活著就好!」

「是啊,我們也不是沒有收穫啊,我們現在實力都已經到了紫天境,這不就是一種收穫嗎?而且,你們沒發現,經過這件事,我們兄弟間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了嗎?我們還年輕,以後的機遇還有的是,不要灰心,不要喪氣,總有我們『兄弟幫』崛起的一天,到時候我們要讓整個天下為我們而震驚。」老大寧不語總結道。

「嗯,一定會有這一天!」

「一定會有這一天的!」

寧不語笑笑又說道:「當然會有這一天的,不過我們現在又更重要的事去做!」

「什麼事啊?」有人問道。

寧不語望著天空,笑道:「我們現在可都是紫天境強者了,可以說是這血色沙漠中最強大的存在,你們說難道我們不應該去多獲些寶藏嗎?」

頃刻之後,又是一片笑聲響起! 血色沙漠,某處。

一臉無奈的柳連城正跟著兩個衣著翩翩的佳公子後面。

以前他可是那個走在人前面,英俊瀟洒,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可現在,竟然落在人後,成為跟班似地存在。

當然這還得他第一次從血色沙漠出來之後說起。

遇到魔宗之後,柳連城在易天師和呂青絲的捨己為人之下返回了大本營。在血祖面前苦苦求了老久,血祖終於鬆開讓他去找烏青和張聽濤之後,他便開始了這悲催的生涯。

烏青和張聽濤不管怎麼說也是紫天境巔峰的強者,雖然柳連城的地位比他們高,但在這走半天都看不見一條蟲子的血色沙漠,讓他們對柳連城保持尊重,那又怎麼可能?而且,他們可還是情敵!

以前柳連城憑藉著地位上的優勢,處處壓制他們一頭,現在終於有了報復的機會,烏青和張聽濤又怎麼能放過呢?

「我說,柳公子,你能不能快點啊!我們是來陪你找人的,你一個人走的這麼慢,你還讓我們怎麼找?」烏青閑的沒事調戲道柳連城。

忍,一定要忍,為了黃衫女子,也要忍!

柳連城心裡雖然已經早都要爆發了,但為了黃衫女子,他還是忍了下來。也沒吭一聲,他只是加快了步伐。

突然,走著走著,走到一地的時候,柳連城驚訝地說道:「這個地方我知道,這就是我們當初遇見魔宗的人的地方。而且這也是孫道死亡的地方。」


雖然過去了好幾天了,但沙漠上的蜥蜴、人的屍體都還在。柳連城很輕鬆地便找到了孫道的屍體,望著自己以前的那個小跟班,好兄弟。

柳連城感嘆兩句之後,把他的屍體裝進了空間戒指。嘴上也一直念叨著:兄弟,好走,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