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死可以!休想讓我和你一起死在這裡!放開我!你快放開我!」尤娜尖聲叫喊著什麼,桑坦丁的眼眸瞬間轉暗,猶如突然失去了一切色彩,變成了一片灰色,憐和瓦絲娜聽著尤娜的呼喊,都忍不住皺眉,這個女人,真是夠狠心!

「轟!」又是一聲驚雷劈下,桑坦丁連忙再度護住尤娜,整個身體又是狠狠一顫,尤娜瘋狂尖叫著要推開他,桑坦丁鬆開了自己緊緊拽著的手,那雙眼睛看著尤娜連連後退,他想要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口,一道驚雷再度轟在他的身上,他再也沒了氣息。

尤娜連滾帶爬的要回到入口,憐冷笑,手中的黑耀輕揮,尤娜的身體被無形力量直接又甩了進來,道道驚雷劈下她瘋狂逃竄倒也沒死,「救我!救救我啊!」尤娜朝著憐瘋狂叫喊,那雙眼睛似乎都開始發紅,那是對死亡深深的恐懼。

「他救了你,已經夠了。」瓦絲娜冷冷開口,看著倒在地上的桑坦丁,心中是說不出的悲傷,尤娜瘋狂叫喊,「他死不應該嗎!他就是應該保護我!啊!」

瓦絲娜忍不住搖頭,「憐,這樣的女人還讓她活著做什麼。」

「當然,我和你的想法一樣。」憐黑眸轉冷,真是辜負了這個男人的一片心意,她不該死,又誰該死!黑耀再度揮起,尤娜的身體被牢牢固定在一個地方,一道道驚雷離自己越來越近,尤娜絕望的喊叫著,「我不要死!不想死啊!」

「轟!」紫色的驚雷將她的身體包裹,一陣黑煙之後尤娜的身體倒在地上,和桑坦丁的挨在一起,瓦絲娜忍不住開口,「太可悲的愛情。」


憐牽著瓦絲娜的手,驚雷還在繼續,她們的動作要快了,將黑耀暫時收入空間容器之內,憐帶著瓦絲娜迅速離開這裡,兩人並沒有再次前行,尋找到黑耀已經是目的達成,無需再繼續深入了。

剛才的五色磚石似乎開啟了遺迹之內的什麼開關,憐帶著瓦絲娜迅速折返,驚訝的發現她們來時的路上障礙有恢復的跡象,很快兩人便來到了遺迹出口,剛一探出,遠遠的,幾道身影自海嶺那邊朝這裡趕來。

「快走!那是索羅姆族人!」瓦絲娜低聲喊道,憐迅速帶著瓦絲娜離開,但兩人已經被索羅姆族人發現,第一個看到她們的是一個中年男人,有著一雙褐黃色的瞳仁,「那是安迪那的瓦絲娜公主?!」中年男人很詫異,反應速度也十分迅速,「你們兩個先去遺迹探索,其他的幾個跟著我,追上她們!」

憐一路帶著瓦絲娜回到了海嶺之上,瓦絲娜指點著方向兩人在巨大的水草和珊瑚礁中來回穿梭,身後索羅姆的幾人窮追不捨,瓦絲娜回頭看了一眼,「他們是索羅姆的親王士兵,憐,看來那個尤娜和桑坦丁,有著不小的身份,不管他們是什麼身份,不管他們是不是因為我們而命喪遺迹,一旦發現他們的屍體,再加上前面的事情,安迪那要遇上大麻煩了。」

存稿君表示,存稿不多了,好在若雪君馬上就要回來了,大家先將就看兩天吧,存稿君表示小皮鞭一定要揮舞的更厲害點 「庫斯曼大人,我們為什麼要去追安迪那的族人?我們不是來尋找尤娜公主的嗎?」有士兵不理解,直接問了出來,有著褐黃色眼瞳的中年男人沉聲道,「那是幾位長者說過,遇到就要全力追殺致死的瓦絲娜公主,雖然我也不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

「如果瓦絲娜公主死在我們手上,會不會安迪那一族會來找麻煩?」

庫斯曼皺眉,「找麻煩是一定會找,但他們也沒有證據坐實是我們動的手,況且現在我們和安迪那有著合作關係,他們也不好意思現在翻臉。你們幾個不要再廢話,分頭去圍堵她們,不能讓她在我眼皮子底下跑了!」

「是!」幾個士兵當下分頭行動,庫斯曼在身後死死鎖定瓦絲娜的身影,這一次務必要將她在這裡擊殺,不給她留有任何逃命的機會!

「嗖嗖嗖!」海水之中不斷有魚類經過,憐帶著瓦絲娜往前奔跑,但身為人類的她根本沒能力在水中發揮陸地之上的速度,雖然空間之力解封,但根本不足以讓她構造空間傳送陣,如果能的話,也不必要這麼奔跑了,相反瓦絲娜倒是比自己跑的更快,但小姑娘一直配合自己的步伐。

「你不要管我,先走!他們的目標是你,不會對我怎麼樣。」憐將瓦絲娜往前一推,瓦絲娜卻堅定搖頭,「他們已經認出了我,你和我在一起自然會被當做安迪那族人,相信我,他們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

憐呵呵一笑,「我已經取回了黑耀,他們幾個還不能對我怎麼樣。」

瓦絲娜神情一沉,「憐,索羅姆並不太好對付,目前為止我們遇到的也都是蝦兵小將,這一次追擊我們的……應該是索羅姆實力很強的人物,我們一定要小心。」

「好,知道了。」憐剛說完,只感覺水流發生了極其細微的變化,憐猛然將瓦絲娜拽到自己身邊,瞬間,她們的前、左、右三個方向都出現了索羅姆族人,憐想帶著瓦絲娜返回逃脫,但一道身影堵在了她們的後方。

「庫斯曼將軍,實在想不到這一次遇到的會是你。」瓦絲娜淡淡開口,小臉沉穩平靜,在這一個瞬間似乎快速成長,憐還是第一次見她如此老練的說話,有著黃褐色眼瞳的中年男人哈哈一笑,聲音粗狂,「瓦絲娜公主,我也沒想不到,會在這裡逮到你。」

瓦絲娜……公主!憐驚訝,瓦絲娜對憐笑笑,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沒表明自己的身份,不過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庫斯曼將軍,逮到我?」

「哈哈哈哈!瓦絲娜公主,我既然逮到你,就不會讓你再活著回去!你我兩族本就交惡,雖然現在有合作關係,但那也只是某些人的事情,對於你,幾位長者可是下達了必殺的命令。」

瓦絲娜狠狠皺眉,長者下達的命令?難道是和第一個遺迹的事情有關,看來索羅姆不想讓外人知道他們想利用魂光的事情,尤其是安迪那?

「你好大的口氣。」憐冷冷開口,「在這外海之中,如果索羅姆真有本事,就直接對安迪那宣戰,怎麼可能做這種偷偷摸摸殺人的事情。」憐的話給了索羅姆好大一個耳光,庫斯曼將軍的眼睛狠狠眯起,忽然舉起手臂,「動手!殺了她!」

三道身影猛然攻了過來,憐手腕一甩,巨大的黑色劍身出現,「叮!」對方的長劍被攔下,憐手腕轉動,一股力量帶動黑耀直接將三人之一甩了出去!瓦絲娜手心向上,紫色的雷電符文迅速沾滿她的身體,紫色的光芒自她的手中頻頻而出,將另一個也暫時打退,憐回身,黑耀全身陡然被元素火焰包裹,一個揮舞,元素之火直衝而去,將第三個狠狠轟到在地!

「看不出來,瓦絲娜公主的實力不低,身邊的這個更是如此。」三個士兵倒地不起,庫斯曼卻絲毫沒有緊張,依舊不緊不慢的開口,但那雙眼睛卻如鷹般,鎖定住憐和瓦絲娜的位置,不曾改變。

憐皺眉,面前的這個什麼將軍,既然被稱為將軍實力不低,他是神之領域之上嗎?在這外海之中,當然有著很多超過神之領域的存在,憐絲毫不懷疑這一點,如果面前的這個真的是神之領域之上,她和瓦絲娜能做的,那就只有跑了!

庫斯曼嘴角帶著一絲笑容,轉動了一下自己的脖頸、手腕,似乎在做著動手之前的準備,憐低聲開口,「他的實力,你知道嗎瓦絲娜?」

瓦絲娜點點頭,「雖然沒有見過他動手,但早就聽說了索羅姆幾位將軍的實力,庫斯曼將軍是排行第一的,實力……似乎已經到達神之領域的很高水準。」

憐皺眉,這樣的對手她不會有任何勝算!與其在這裡硬碰硬吃苦頭,倒不如抓緊時間爭取更多的逃跑時間!憐率先出手,出掌便是直接利用空間之力!


「以為這樣的力量能應對我?笑話!」庫斯曼當然不將眼前的這漩渦放在眼裡,而憐在出手的同時已經帶著瓦絲娜向後狂奔而去!看到她們狂跑而走的背影庫斯曼有些愣住,那兩個膽小鬼!竟然就這麼給他跑了!庫斯曼一聲怒吼,探出手掌狠狠將面前的漩渦碾碎,追了上去!

「憐,你們人類都是這樣嗎?面對前敵,直接選擇撤退?」瓦絲娜開口,憐呵呵一笑,「差不多吧,面對強敵如果沒有達成平手的可能,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好。」


瓦絲娜不由得笑了出來,「我想庫斯曼將軍一定會氣死的,在我們外海,面對強敵一旦戰鬥開始,就不能有撤退的念頭。」

憐扯扯嘴角,「是么?不過我不是外海異族,我不用在乎這些。」

「說的也是。」瓦絲娜向後看去,「只不過以我們的逃脫速度,不出一會兒就會被追上,到那個時候……又該怎麼辦?」瓦絲娜將憐的手握緊,「憐,庫斯曼的目標是我,你先走吧。」

「胡鬧!」憐將瓦絲娜的手握緊,「我和你明顯是一起的,你以為那傢伙就會放過我?」憐對著瓦絲娜笑道,「小姑娘,到這個時候了,我和你可是拴在一起了。」

瓦絲娜忍不住將憐的手握的更緊,「說實話,我一直很想象人類是什麼樣子,雖然那個瘋子哥哥告訴過我,人類是怎樣的貪婪、虛榮,甚至殘害自己的同類,但在我看來,人類才是最溫暖的、最美好的。」

憐笑笑,「如果有可能的話,如果你那個瘋子哥哥同意的話,我會帶你去人類世界看看,前提是……我們要躲過這一次的追擊。」

水浪來襲,再一次讓憐的腳步放緩,她快要對自己的逃跑速度無力到家,如果能夠使用空間傳送者陣的話,任憑几個庫斯曼都休想追上她們!憐看著四周,儘管遮蔽的東西夠多,雜物也夠多,但以庫斯曼的速度追上她們也只是很快,要怎麼樣才能逃開!憐絞盡腦汁,肩膀上的小小黃啾啾突然叫了幾聲,突然自憐的肩膀上飛了下來,憐連忙伸手去抓,小小黃卻一個閃躲避開,「小小黃,不要胡鬧!我現在不是在和你玩耍,聽話!」憐輕聲低語,小小黃飛了幾下,「啾啾!」叫了幾聲,憐的神情陰沉,在這個時候它就不要來添亂了!

「它讓我們跟著它。」瓦絲娜突然開口,憐詫異不已,「啾啾!」小小黃再度叫了幾聲,瓦絲娜點頭,「憐,我們跟著它吧!」小小黃扇動小翅膀立刻轉了一個方向飛了過去,「憐!快跟上!」瓦絲娜喊道,憐當下跟在小小黃身後,任由它在前面帶路,憐低下頭,「瓦絲娜,你能挺懂它的話嗎?」

瓦絲娜嘿嘿一笑,「只能一點點,勉強可以溝通吧。」


憐嘴角抽了幾下,身為主人的她可是一句都聽不懂,僅僅一個啾字竟然能表達出這麼多的含義。在小小黃的帶領下,憐和瓦絲娜走的曲曲折折,就連瓦絲娜也有些迷糊,不清楚這裡是哪裡,小小黃的帶路還沒有結束,身後的庫斯曼已經追了上來!

這麼快!

憐感受著身後水流波動的強大變化,足以知道庫斯曼的追擊速度太快了!她們很快變會被追上!憐回身,再度利用有限的空間之力干擾他,然而這些對於庫斯曼來說都是小意思!

「兩個膽小鬼,你們跑不掉!」庫斯曼的怒吼傳來,憐眼看著他的身影越來越近,忍不住將瓦絲娜的手握的更緊,如果逃不掉的話,那就全力一拼!

「啾!」小小黃一聲響亮的叫喊,瓦絲娜雙眼一亮,「到了!」

到了?到哪兒了!憐的腦子裡有些糊塗,然而下一秒,不知從哪兒而來的巨大吸力直接將她捲走,瞬間,她和瓦絲娜的身影消失無蹤!

庫斯曼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那兩個膽小鬼竟然就這樣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庫斯曼立刻追擊到憐和瓦絲娜所在位置,沒有,什麼都沒有!一根毛都沒有!

庫斯曼站在原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四周,猛然爆發出一聲怒吼!

存稿君表示,今天是短期內陪伴大家的最後一天,明天若學君就回來了,那我們下次見了! 「報告將軍!搜尋了這裡每一個地方,沒有發現瓦絲娜公主的蹤跡。」

庫斯曼的深色徹底黑了,一雙凶煞的眼睛看著周圍的每一片海域,不放過任何一個小魚小蝦遊走過的地方,將四周的每一個角落都不遺漏的搜查,爆發一聲怒吼,讓面前報告的士兵嚇的倒退數步!

「可惡!在我眼皮子下竟然讓她們跑了?!繼續搜索!務必要將這裡的每一寸海沙掀起,也要搜查徹底!我要抓到她們,不惜一切代價!」

「是、是!將軍!」士兵害怕的連忙轉身跑掉,只剩下庫斯曼在原地又爆發出一聲怒甘心的怒吼,那兩個膽小鬼到底跑去哪裡!

庫斯曼在這裡找的昏天昏地,真的要將這裡的每一寸海沙都要掀起來,卻依舊沒有任何收穫,庫斯曼在這裡因為找不到氣的已經冒煙,但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甚至是在他的腳旁邊,在另一個神秘的空間之中,憐和瓦絲娜安然無恙的開始探索麵前的未知領域。

「這裡到底是哪裡?」瓦絲娜揮舞著手臂,想要讓面前的霧氣能夠減少一點,她和憐兩人已經在這片白霧中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始終都沒有看清楚這裡的真正全貌,只能憑藉前方傳來的啾啾聲音勉強的辨認方向,小小黃在進來的瞬間便飛到了這片白霧之中,它的聲音隱約自白霧的最深處傳來,憐和瓦絲娜也只能在小小黃的帶領下不斷的往深處走去。

「還不清楚,這些白霧似乎沒有自己散開的可能。」憐的手揮了揮,這些白霧並不濃厚,但視野之內全都是的話,也一樣無法分辨,不是煙霧更不是水汽,這些白霧似乎有自發意識繚繞周圍,不讓憐和瓦絲娜有窺見這裡的任何可能。

「啾——!」小小黃響亮的叫聲在前面響起,憐帶著瓦絲娜繼續往裡面走去,「嗖!」一道黑影忽然自兩人的身後閃過,憐敏感的立刻回頭,但黑影轉瞬間便消失在了白霧之中。

是我看錯了?憐狐疑的挑眉,視線在白霧之中來回看,但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啾啾!」小小黃的叫聲繼續響起,憐和瓦絲娜繼續往前,「嗖嗖嗖!」這一次並非一道,而是數道黑影自兩人的身後甚至是身側劃過!

憐陡然停下腳步,瓦絲娜也感到了不對勁,「嗖!」黑影自兩人的面前閃過,瓦絲娜睜大眼睛,「這是……!」憐示意瓦絲娜不要說話,兩人就此在迷霧之中停下,四周的迷霧繚繞不散,迷霧之後有什麼誰也無法清楚,四周的海水帶起了輕輕的波動,一下又一下,猶如這片海域的呼吸之聲。

「嗖!」一道黑影再度閃過,隨後竄入到迷霧中心消失,「嗖嗖嗖嗖!」連續數道黑影接二連三出現,瓦絲娜張大嘴巴,不安的向後退去,憐將瓦絲娜護在身前,視線快速的跟隨著這些黑影移動,這迷霧之後流竄的到底是什麼?

「咔哈——!」突然的一聲叫喊讓憐和瓦絲娜都是一驚!迷霧瘋狂的向兩旁捲曲,一道身影沖了出來!

「小心!」憐手腕一轉,黑耀憑空出現,一切快的不可思議,瓦絲娜只見眼前一道亮光閃過,下一秒,一柄巨劍擋在她身前,而巨劍格擋住的是一柄巨大的三叉戟!三叉戟的尖銳刀刃就在瓦絲娜的眼前,巨劍的動作若是再慢上幾分鐘,三叉戟便會刺穿瓦絲娜的頭顱!瓦絲娜突然冒出一身冷汗,她剛剛和死神擦肩而過!

憐手腕用力,將巨大的三叉戟強勢甩了回去,將瓦絲娜擋在身後,手拿三叉戟的傢伙站在憐的面前,渾身零星布滿的鱗片閃爍著詭異光芒,下半身巨大如蛇一樣的粗壯長尾來回甩動,上面的魚鰭巨大無比,猶如一個巨大扇形,隨著魚尾的甩動來回飄蕩,上半身似人又非人的身體,明顯的胸部女性特徵沒有任何遮掩,裸露的上半身有著強壯的肌肉線條,那張臉是無語言說的猙獰,魚類的利牙凸在外面,密密麻麻的尖銳牙齒,橙黃色的眼珠兇狠無比,透漏著濃厚的敵意。

「嗖嗖嗖!」幾道黑影不斷自周圍的濃霧中穿梭,瓦絲娜忍不住抓緊憐的衣服,憐也明白黑影代表著什麼,她們應該闖入了不該闖入的地方。

「咔哈——!」魚人猛然張開嘴巴,發出沙啞的低吼,卻沒有再度動手,十分戒備的看著憐,憐明白對方不會再輕易動手,雖然剛才的接觸只有短短一下,但雙方都應該明白,對方都不是好惹的。

小小黃的叫聲再沒有出現,憐不免心中有些擔心,她不會去信是小小黃故意讓她們到達這裡,中途應該出現了某些意外,讓她和瓦絲娜偏離了正確的路線。

「我們沒有任何惡意,如果你們不歡迎我們,我們隨時可以離開。」憐手握巨劍,戒備的看著四周,周圍的黑影依舊在來回穿梭,似乎並沒有離開的打算。憐毫無畏懼的看著魚人,魚人的眼珠轉了轉,「……你是人類?」沙啞的聲音說著繞口的人類語言,憐勉強能夠聽懂,點點頭,「沒錯,我是人類。」

魚人向後看著憐身後的瓦絲娜,瓦絲娜害怕的縮到憐身後,這似乎是她從來沒見過的種族,如此猙獰的面孔讓瓦絲娜有些心有餘悸。魚人的眼珠再度轉了轉,「一個人類,和海中異族在一起?」

憐的神經繃緊,「這個世界上,好像沒有規定人類和海中異族不能同時出現,並且成為朋友。」

魚人的橙黃眼珠再度轉了轉,手中的三叉戟手握在一旁,收起了攻擊的姿態,魚人的眼珠看了看憐手中的巨劍,憐也緩緩放在背後,魚人張開嘴巴再度發出一聲沙啞的叫喊,四周不斷徘徊的黑影漸漸消失不見,周圍充斥的白霧發生變化,引引有了一條道路,憐看了看,立刻帶著瓦絲娜自通道離開,魚人橙黃色的眼珠目送兩人離去,接著,一切再度消失在白霧之中。

「呼……」走了很久,瓦絲娜才敢發出聲音,狠狠的吐出一口氣,「我從來沒有在外海見過那樣的異族,沒有,一次都沒有!」瓦絲娜說的專註,甚至有些情不自禁,「它們是誰,我出生在這片海域,也去過了不少地方,甚至是別人不知道的地方,但它們……我從來不曾見到過,或許長者們也不知道。」

「這片海域存在的時間遠超過我們的生命,自然有我們不知道的秘密。」憐淡淡開口,她不想去深究剛才遇到的種族是什麼,它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在守護還是防禦?不是憐不想知道,而是現在的她,還沒有資格知道這些。這片海域遠比陸地廣闊,陸地之上仍然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更何況是這片海中。

「啾啾!」小小黃的聲音在一次傳來,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為清晰,似乎就在附近,憐立刻帶著瓦絲娜趕過去,很快,在一片白霧之中一個小小的黃色身影在飛來飛去,不斷的發出啾啾聲音,憐大呼一聲,「小小黃!」

「啾!」小小黃立刻沖了過來,直接撲到了憐的臉上,憐立刻將它抱在手裡,將它放到肩膀之上,「出口在哪裡?是這裡嗎?」

「啾啾!」小小黃響亮的叫了兩聲,瓦絲娜拉拉憐的手掌,「沒錯,它說就在這裡,還要往前走。」

「好,那我們就走過去。」憐帶著瓦絲娜筆直向前走,「啾!」小小黃又叫了一下,瓦絲娜連忙拉了憐一下,「憐,到了!」

到了?憐停下腳步,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同樣的吸力再次出現,將她整個身子都捲入其中!憐的身體狠狠一震,這力量……是空間之力!小小黃帶她們進來的一條空間通道!

「呼——!」一陣旋轉之後,憐和瓦絲娜重新回到了海底世界,幾條小魚被兩人的出現驚到,紛紛逃開,瓦絲娜開心不已,「憐!我們出來了!」

看著周圍熟悉的海中景象,憐回頭看了看身後,身後什麼都沒有,這條空間通道的入口究竟在哪兒?

「她們在那裡!」一聲呼喊讓憐和瓦絲娜陡然回神,幾個索羅姆族人的身影讓憐狠狠皺眉,原本以為可以完全甩掉,沒想到那個庫斯曼將軍想要抓她們的熱情竟然這麼大!

「走!」憐拉著瓦絲娜一起繼續狂奔,瓦絲娜看了看四周,「庫斯曼不抓到我們不會甘心,好在這裡已經離開了他所在的位置,他收到消息再來追趕我們還有一段時間,憐,和我一起回族中躲避一下吧,回到安迪那,庫斯曼也不敢對我們做什麼。」

憐點點頭,現在也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回到安迪那族群雖然也有些麻煩,但足以好過這個難纏的庫斯曼將軍!瓦絲娜指了指方向,兩人迅速往安迪那族群趕去,而這一邊的庫斯曼在接到消息的瞬間已經有了動作,雖然不清楚那兩個是怎麼消失的,但事實證明她們想要憑小手段逃走也是痴心妄想!

庫斯曼奮起直追,他發誓,這一次一定要徹底解決掉她們!

首先感謝存稿君這麼多天的留守,感謝存稿君代替我陪伴大家,昨天回來,很抱歉太勞累沒有更新,今天有一些事情需要緊急處理,我能說墨邪塵墨墨來我這邊了么?哈哈哈哈哈!今天三千字,大家將就一下,看到你們的留言,萬更絕對會有啊!存稿君說小皮鞭還在等待我,淚奔~o(>_<)o~ 海水蕩漾,魚群在身邊不斷穿梭,憐看著魚群如此迅捷快速的身影,不免有些心急,如果她的速度能夠趕上魚群的一半也就好了,起碼不用這麼狼狽的逃跑。

「嘩嘩!」巨大的水浪聲忽然自後方響起,憐的餘光往身後掃去,只見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浪花自後面翻滾而來,翻滾的浪花之後是一道黑影,不用辨認憐也能認出追來的到底是誰。

太快了,實在是太快了!

憐的心頭猛然沉下,庫斯曼追擊的速度比她想象的還要快,她原以為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喘息,現在看來喘息的時間都已經蕩然無存!瓦絲娜也敏銳的察覺到,當見到身後不遠處庫斯曼的身影之後,瓦絲娜的小臉也被陰雲覆蓋,「沒想到庫斯曼竟然這麼快就追了上來,由此可以知道他想要殺掉我的決心是多麼強烈。」

憐和瓦絲娜都心頭壓抑,她們兩人面對庫斯曼的勝算根本沒有多少,況且還有其他索羅姆異族在周圍,一旦開戰那就是完全的劣勢!瓦絲娜超前看去,忽然眼中大喜!「那是沙灣!過了那裡,就是安迪那族群的領地!我們就安全了!」

前方一處平緩的海中沙灘,沙灘的周圍有一堵十分堅厚的石牆,越過那個石牆就應該進入到安迪那的領地,到時候任憑庫斯曼再如何,也不敢再追擊儘力。憐同瓦絲娜加緊步伐往前衝去,而身後追擊的庫斯曼當然也察覺到了兩人的意圖,見到不遠處的沙灣之後,瞳孔狠狠一縮,「休想逃走!」

水浪不斷拍打翻滾,庫斯曼追擊的速度越來越快,距離也被拉的越來越短,「瓦絲娜公主!你們休想活著回去!」庫斯曼的聲音傳來,已經就在不遠的身後!瓦絲娜狠狠咬牙,頭也不回的繼續向前狂奔,憐用餘光掃了一眼,心中頓時涼了一半!

庫斯曼竟然已經追到了距離她們不下幾百米的距離,不出幾分鐘,他一定會追上來!憐狠狠皺眉,幾分鐘,她和瓦絲娜根本就泡不到沙灘,如果被庫斯曼追上,輸死一搏也無濟於事啊!

憐的大腦飛速運轉,計算著距離和時間的差距,最終她陡然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憐!」瓦絲娜見憐突然停下,大喊一聲,憐卻狠狠一個動作,將瓦絲娜往前推了出去!「小小黃,將她叼走!」

「啾啾!」小小黃奮力鳴叫了一聲,張開嘴叼住瓦絲娜就往前飛去,瓦絲娜晃動著身體,「放開我!你放開我啊!」小小黃飛速的帶著瓦絲娜往沙灣飛去,對於自己主人的命令言聽計從,也許小小黃也知道憐就這麼停下來,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它選擇無條件的相信!

憐微眯著眼看著不遠處翻卷的水浪,深吸一口氣,她所能運用的空間之力有限,在有限的力量之中她到底能夠為自己和瓦絲娜創造多少生機,那就要全屏自己的本事了!

手掌向前伸開,面前的水花在幾秒的平靜之後陡然開始翻轉,隨著憐手指的每一個細微動作發生著不同變化,憐手指彎曲,每一下都讓水花越來越大!空間之力,憐在運用有效的空間之力做著最後的阻擋!

「哈哈哈哈!」庫斯曼見到面前的水浪漩渦,只是放聲狂笑,在他眼裡這樣的力量根本不算什麼!「你還妄想能用這樣的力量阻擋我?別做夢了!」庫斯曼怒聲呵斥,手臂狠狠向前一個揮舞,蠻橫的力量夾雜著水波襲來,直接狠狠打在憐所製造的水浪漩渦之上!

「唔!」憐的整個手臂不由得狠狠抖動,不愧是庫斯曼,不愧是索羅姆族群中實力一等一的將軍人物,她這樣的空間之力的確不會構成什麼威脅,但若是放在陸地之上,也不見得誰輸誰贏!雖然自己現在沒有任何勝算,但總要爭取一點逃命的時間,她可不想葬送在這樣的海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