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通一聲悶響,身邊的男人瞬間被踢到地上!

慕卿驚魂未定的掀開被子,低眸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確定是完好的,這才鬆了口氣。

此時,封時奕緩緩坐起身,黑著臉,眸光陰鬱的瞪著慕卿:「你在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喚回了慕卿的神智,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順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慕卿驚訝的看著封時奕,一臉不明所以:「時奕?你怎麼坐在地上?快點上來啊!」

見慕卿一臉無辜,封時奕頓時有種怒火無處發泄的感覺:「我為什麼坐在地上,你不清楚嗎?」

「我怎麼可能清楚?你……」說著,慕卿忽然想起了自己剛剛的舉動,頓時抿緊唇瓣。 第二天早上,孫夢蘭醒來,不禁哎呀一聲,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光著身子躺在江帆的懷裡。

「寶貝,你醒了!」江帆僅僅地摟著孫夢蘭道。

「快點起等會爸媽過來看到了就羞死人了!」孫夢蘭急忙爬起來穿衣服。

當她穿好衣服對這鏡子梳頭的時候不禁驚叫起來:「啊!我怎麼變年輕了!」

原本二十八歲的她,如今看起來只有二十三四歲左右,臉上皮膚變得光滑,眼角的魚尾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臉上光潔亮麗充滿了青春朝氣。

「這是你和我修鍊龍虎秘術的原因,只要你堅持修鍊,就會保持青春不老,美麗動人!」江帆笑呵呵道。

「真的有這麼好?」孫夢蘭摸著光滑的臉道,露出滿意的微笑。

「只要你勤加修鍊龍虎秘術,保證你青春亮麗,楚楚動人!」江帆爬了起來,走到孫夢蘭身後,雙手摟著她,兩隻手掌握住了雙峰。

「哎呀,都起床了,我們還要去御醫學院呢!」孫夢蘭輕輕地扭動身體,肩膀靠在江帆身體上,她實在受不了江帆那雙頑皮的手。

「小蘭!吃早餐了!」胡雪喊道。

「媽喊人,快點出去吧!」孫夢蘭嬌羞地整理衣服。

兩人吃完早餐到了御醫學院,孫夢蘭踏進教室的時刻,教室里立刻發出驚嘆聲:「哇!孫夢蘭怎麼變年輕了?臉上水色真是太好了!」

「哇,她是去美容了吧!」

「夢蘭,一天不見,你怎麼變得如此美麗動人?」高雅倩驚呼道。

「是啊,變年輕了,你是去美容了?」張艷芬驚訝道。

「夢蘭,你有什麼美容的秘法,快教教我們吧!」汪玉梅羨慕道。

想到美容秘訣,孫夢蘭立刻臉紅了,這叫她如何說呢?實話實說那還不羞死人了!她立刻緊張不知所措。


「你們想問美容秘訣,我告訴你們,她是吃了龍虎美容湯才發生如此變化的。」江帆立刻出來圓場,解除孫夢蘭的尷尬。

「啊,龍虎美容湯?能告訴我嗎?」高雅倩急切問道。

「對不起,這個龍虎美容湯的秘方只有我女朋友才可以知道,你不是我女朋友,恕難奉告!」江帆微笑道。


高雅倩頓時啞口無言,她望著江帆,然後望了一眼孫夢蘭,只有低著頭回到座位上去了,其他人立刻也跟著散去。

下午的時候,孫海劍急沖沖地找到江帆:「江老弟,我找到了一家經營不善倒閉的醫院,他們的轉讓價格是一千萬,你去看看吧,老闆就在醫院裡。」

「哦,在什麼地方,快帶我去看看。」江帆興奮道。

「距離103醫院不遠,在南江路上。」孫海劍道。

孫海劍開著車,領著江帆到了南江路,街面上果然有一家名叫「新興醫院」。醫院不大,只有三層樓,地理環境還不錯,交通便利,人流量也不差。

江帆和孫海劍進了醫院,見到了那位老闆,這傢伙是個大胖子,肚子比十月產婦的肚子還要大,滿臉的肥肉,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朱老闆,就是這位江先生要接受你的醫院。「孫海劍道。

「哦,既然是孫老介紹的人,在下一定價格優惠。」朱老闆道。

「朱老闆,我剛才粗略地看了下你醫院的設備,你的轉讓價格高了些?」江帆道。

「嘿嘿,果然是行家,沖這孫老的面子,一口價八百萬,你看行嗎?」朱老闆鼓著魚泡眼道。

「好,成交!」說實在的,八百萬的價格基本上是很優惠的價格了,江帆很爽快地接受了。

「江先生果然爽快,我們現在就去辦理手續!你看行嗎?」朱老闆道。

「沒問題!」

一個下午,江帆和朱老闆辦理好了交接手續,本來這種交接手續一天是辦不好的,但有孫海劍出面,所有的程序十分順利。

最後江帆銀行轉帳八百萬給了朱老闆,兩人握手,朱老闆道:「新興醫院就歸您了,希望您越辦越好!」

「謝謝,我一定會辦得風生水起的!」江帆微笑道。

接下來幾天,江帆首先給醫院更名,把「新興醫院」更名為「京城貴族醫院」。然後聘請孫海劍為名譽院長,張中傑、李時本、扁真宇為坐診專家,醫院的主打特色是治療疑難雜症和絕症,基本挂號費是一百萬,專家挂號費是三百萬,特級專家挂號費是五百萬,這個特級專家就是江帆本人。

各種疑難雜症的治療費用價格高低不同,最低的起價五百萬,最高價一個億。江帆標出這些價格時,孫海劍、張中傑、李時本、扁真宇等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異口同聲道:「天啦!這簡直是天價,這些有錢人能接受嗎?」

「什麼人最怕死?有錢人年最怕死!那些百萬富翁,千萬富翁以及億萬富翁,只要治好了他們的絕症,拿出這些錢算什麼!」江帆不以為然道。

當江帆提出貪官與東烏人的病不予治療時,對於貪官的病不治不難理解,但東烏人的病為什麼部治療呢?

孫海劍疑惑道:「為什麼東烏人的病不予治療呢?」

「東烏人最為狡詐,多次侵犯我華夏國,所以東烏人的病,無論多少錢,一律不治療!」江帆道。

孫海劍點頭道:「對,東烏人不予治療!」其他幾個人也點頭同意。

京城天價醫院京城貴族醫院成立了,開業那天,高世民主席和趙毅總理送來了賀詞和親筆的題字,龍組的徐衛紅親自來了。

「小江,真厲害,到京城御醫學院特訓才二十天就在京城開了醫院!」徐衛紅笑著送上一個紅包,江帆打開紅包一看,裡面是一張一百萬的支票。

「謝謝!「江帆心裡很高興,這老徐氏不是知道我還孫海劍一百萬的事了,所以今天送來一百萬的賀禮。

有了這些人的到場,醫院開業更加增添了知名度,京城記者爭先報道,使得京城貴族醫院一夜間聞名京城。

京城貴族醫院成立的當天就賣出了十多張一百萬的挂號票,三百萬的挂號票兩張,孫海劍驚喜道:「沒想到這麼貴的挂號票都賣出了這麼多,這還是第一天,以後的生意一定更火!」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 「想起來了?」封時奕劍眉微挑,玩味的打量著慕卿。

慕卿訕笑一聲,連忙起身扶起封時奕:「誤會,這都是誤會!」

看著慕卿心虛的模樣,封時奕唇角微微抽搐了下。

索性封時奕也不是真得要跟她計較,伸手揉了揉慕卿的頭,沒有再跟她計較:「早飯吃什麼?」

「想吃你做的。」慕卿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等著。」封時奕毫不猶豫的站起身,穿著睡衣走出卧室。

來到廚房,動作利落的幫慕卿做早飯。

早飯做好后,慕卿也換好了衣服。

坐在餐桌旁,封時奕安靜的看著慕卿吃飯,眼底閃過一抹寵溺。

叩叩叩。

慕卿剛剛吃完飯,敲門聲便適時響起。

狐疑的打開門,赫然看到站在門前的齊恩,慕卿不禁有些驚訝。

「去吧,讓齊恩送你去劇組,我等下還有事,不送你了。」封時奕邁步來到慕卿身邊,手裡拎著她的背包。

慕卿這才瞭然,伸手接過背包:「好,那我先走了。」

說著,慕卿轉身便要出門,卻被封時奕一把拉了回來。

疑惑的看著封時奕,慕卿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怎麼了?」

「你忘了一件事。」封時奕好心的提醒道。

「什麼事?」慕卿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呆萌的望著封時奕。

見狀,封時奕無奈的嘆息一聲,低頭吻住慕卿的唇!

「唔!」慕卿驚訝的睜大雙眸,齊恩還在外面,他竟然敢!

封時奕淺嘗即止,很快放開了慕卿的唇:「好了,可以走了。」

「你……」慕卿又羞又惱,暗暗瞪了眼封時奕,轉身匆匆走出公寓。

望著慕卿的背影,封時奕忍不住輕笑一聲,邁步回到卧室換衣服。

忙碌了幾日後,慕卿接到了喬治的電話。

原因是因為喬治出院了,要請她吃飯慶祝一下。

反正也沒事,慕卿便答應了。

隨意找了家口碑不錯的餐廳,兩人到達餐廳后,慕卿忍不住白了眼喬治。

「好啦,別不開心了,我這不是在醫院太無聊了嘛。」喬治一臉無辜的看著慕卿。

慕卿別過臉,依舊對喬治愛答不理。

明明身體還沒好,就急著出院,真是喜歡拿自己的安全開玩笑!

「行了,好歹也是慶祝我出院,大不了你想吃什麼我請客還不行嘛!」

「特色菜加主打菜,再來兩份海膽醬爆蝦!」慕卿的臉色頓時由陰轉晴。

毫不客氣的點菜方式令喬治差點吐血,這家餐廳並不便宜,不過海口都誇下去了,喬治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飯菜很快被送上桌,慕卿拿起半個海膽:「這裡的海膽醬爆蝦真的不錯,你不吃嗎?」

「不吃了,我吃點帝王蟹吧。」喬治拿起一個蟹腿,慢悠悠的吃著:「說起來,你這麼喜歡海膽,跟封時奕在一起的時候,不會想吃嗎?」

「我想吃也能吃啊,最多就是他不吃而已。」慕卿吃著面前的海鮮,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喬治劍眉微挑,若有所思的看著慕卿,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忽地,喬治想起了今天的正事:「差點忘記了,我找你出來,是要說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情?」慕卿放下餐具,抬眸看向喬治。

「我的人找到了風嫣然的助理。」

「抓回來了嗎?」

「算是抓回來了吧。」喬治眼底閃過一抹尷尬。

「什麼叫做算是?到底怎麼了?」慕卿察覺到一絲端倪,連忙追問道。

遲疑片刻,喬治還是說了實話:「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們找到的是一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