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疏在興奮間,卻全然沒注意到喬顏眼睛的異常,也沒注意到他這麼不合時宜的出現,給了喬顏多大驚嚇。

打了招呼,江雲疏已經舉著一捧玫瑰花對著喬顏單膝下跪,而玫瑰花束裡面則放著一個顯眼精緻的戒指盒。

「喬喬,我喜歡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周圍一片死一樣的靜默間,江雲疏才感覺到了不對勁。

畢竟,平常這時候,喬顏不同意應該早就從他的側面走開,然後他再死乞白賴的追上再跪個幾次才對。

今天怎麼?

疑惑仰頭間,江雲疏這才發現喬顏空洞的眼睛。

「喬喬。」江雲疏站起來,很是關切的問「你眼睛怎麼了?」

「江少爺,如你所見,我現在是一個瞎子,是個廢人了,你肯定也不會喜歡一個廢人的吧。」

喬顏直接拒絕了,不說她現在有心事,就算沒有,她對江雲疏也沒感覺。

她心裡崇拜的,愛慕的,哪怕是怨恨的,從來都只有司邵斐這一個男人。

但喬顏這邊拒絕了,那邊卻顯然沒打算放棄。

「不,喬喬,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你眼睛病了,我們可以治,我二哥是江州有名的眼科醫生,我帶你去看,肯定能治好的。」

「你相信我,我二哥很厲害的,我也是真心喜歡你,喜歡到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

江雲疏對喬顏說話間,像是為了顯示自己誠意似的,按了按手中的車鑰匙。

「喬喬,前幾天是你十八歲的生日,今天我是專門來給你補辦的,看,這輛車就是我送你的成人禮。」

十八歲的生日……成人禮……

一聽到這兩個詞,喬顏此刻心中那道無法啟齒的傷口,瞬間就被狠狠的撕開。

一時間,她渾身疼的發抖,冷的發抖,也怕得發抖,神智又陷入了不清的境地。

然後,喬顏這猛然蒼白的臉色,發青顫抖的嘴唇,把江雲疏嚇到了「喬喬,你,你怎麼了?」

「別、別碰我!別碰我身體!」

喬顏突然揮舞著手向外推著江雲疏,像是極度抗拒著什麼。

「喬喬,你……」

就在江雲疏迷茫又錯愕,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

一道陰沉冷漠的質問聲突然出現,打斷了他未出口的話。

「喬顏,他是誰?」

江雲疏迎聲抬頭,發現一個氣勢冷冽強大的男人,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 哪怕秦平各種提防,他也沒有辦法24小時守著小奶娃。

更何況,和其他哥哥交好是小奶娃的權利,秦平很清楚自己是沒資格替小奶娃做決定的。

前腳將秦安趕到了劇組,後腳給教務處那邊打電話,以出勤率不夠讓秦熙回去上學,小奶娃身邊還是會有哥哥晃來晃去。

特別是一出場就對小奶娃好感度爆表的秦游閑。

會議上,無人發現,表情嚴肅冷酷的總裁正在神遊天外。

這日,天朗氣清,小奶娃終於想起被遺忘的醉藍私房菜,一路催促高開開快點。

「樂樂要成為第一個在這兒吃飯飯的人。」

大眼睛里充斥著期待,小手和小腳都忍不住晃起來。

「高蜀黍也要一起吃哦~」

透過後視鏡看到格外興奮的小小姐,高開也跟著期待起來了。

「小小姐開的美食館,裡邊的食物肯定都很好吃。」

過去這麼久了,高開早就接受一個小娃娃都比他混得好的事實。

他家小小姐,不僅有自己的度假村,還有科技公司,醫館,現在還有一個美食館。

人和人,不能比。

既然不能比,那就好好享受好了!

這種恰到好處的讚美讓小奶娃很受用,美滋滋的晃腳腳。

「到時候,樂樂還要邀請葛格們一起來吃。」

高開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

他還真的想象了下,如果小小姐的親哥和堂哥齊聚一堂會是什麼場景。

世界末日啊!

高開不動聲色的擦汗。

「那個,小小姐,我覺得你一個個的邀請比較有誠意。」

「怎麼說?」

疑惑的目光越過椅背,落在高開的肩膀上,竟是有千斤重。

高開這會格外羨慕湯墨的口才了。

那人不愧是被各公司爭搶聘用的代理人。

「嗯,因為一個個的邀請,每個人每次都可以品嘗美食館里所有的菜,而且不必擔心其他人爭搶,喜歡哪個,哪個就是自己的。」

他這麼一說,小奶娃更加疑惑了。

「樂樂可以一次性讓人做很多份呀,每種菜肴,都做很多份~」

高開:「……」

流下貧窮的淚水。

小奶娃還強調:「不會浪費的,可以做成小份,或者多餘的菜都交給樂樂。」

小肉手拍了拍肚子。

「樂樂胃口很大的,不用擔心噠~」

高開應和了幾聲,不敢再提這個話題。

至於日後會不會發生修羅場,他心想,他儘力了,剩下的就交給少爺們吧。

少爺們既然在各行各業都這麼厲害,想必修羅場時,也能很厲害。

醉藍私房菜坐落在地段特別好的地方。

市中心,卻也是鬧中取靜,附近的店鋪都較為高檔,每一家佔地面積都大,綠化更是好。

車輛駛入停車場。

下車后,高開便一直張大嘴。

「美食館開在這,租金怕是不便宜。」

他記得這一帶以前都是王爺府邸,大官宅院,如今對外租金可高了。可依舊有很多人來投資,開成高檔的私房菜館、會所等等。

「租金?」

小奶娃今天扎了兩個小馬尾,低低的,用櫻桃發圈紮好,圓潤的臉蛋和櫻桃一樣水嫩甜美。

甜美的臉蛋上疑惑越來越多了。

「可是,這個房子就是樂樂的呀~樂樂不需要支付租金。」

高開:「……」

他捂住了嘴巴,生怕再問出傷害自己的話來了。

兩人才走進小橋流水的小院,準備經過迴廊去見這兒的代理人,就聽到幾道嘈雜的聲音。

「憑什麼不接待我們?」

「我們可是客人!」

「你們既然之前都開放了試吃,憑什麼不接待我們?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這些話『滋溜』的鑽進小奶娃的耳里。

「誰敢在樂樂的店裡鬧事?」

小奶娃立馬虎著臉,怒氣沖沖的跑過去。

怒氣越高,速度越高,就跟一道風似的,高開追都追不上。

小奶娃一溜煙的跑到接待客人的地方,卻見幾個年輕人正在質問大廚和代理人。

代理人是系統挑選的,小奶娃不太在意,她在意的是廚師。

據說這廚師祖上是在御膳房裡工作的,傳下了不少菜譜。

小奶娃表示,她最喜歡菜做得好吃的廚師了。

「誰欺負廚師,樂樂欺負誰!」

捏著小拳頭,小奶娃『噠噠噠』的靠近。

巧的是,她才靠近,那波年輕人開始了新的攻擊。

帶頭的是個染著黃毛打著耳釘的年輕人,他哼哼道。

「我爸叫方盛,方盛你們知道吧?啟明娛樂的老總,什麼談影后什麼唐影帝,都是我們公司的人。」

代理人微笑:「所以呢?」

方霄更加惱怒了。

「你在笑什麼?嘲笑我嗎?我告訴你,今天這地兒,你不讓我進,我偏要進!」

「葛格,你為什麼非要進這個地方?你很喜歡美食嗎?明明沒有開張,就迫不及待的來品嘗嗎?」

奶乎乎的聲音打斷了方霄的話。

他左右看,沒看到人。

「樂樂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