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遠並不介意,也不反對何盈盈吃零食,畢竟小丫頭現在貌似除了膩著自己,就是追劇,吃零食兩個愛好了。

況且,現在星際聯邦處於高科技時代,零食的食品安全也不是以前那種舊時代的垃圾食品。

零食也和正規食品一樣嚴格管控著食品安全。

再加上,小蘿莉何盈盈現在的體質體能,一般的普通毒藥甚至都能免疫掉,更別說這個時代,幾乎已經完全沒有安全隱患的零食了。

但是這五百萬信用點,買零食就太誇張了吧。

回到了學院之後,王遠絕大部分時間和心思都是花在了修鍊上面。

後面,何盈盈結識娜塔莉她們之後,王遠也很少去關注何盈盈最近的情況。

結果,小丫頭不聲不響的給自己來了那麼大的一個「驚喜」,五百萬信用點的零食。

王遠帶着何盈盈,很快回到了宿舍里。

「哪的,什麼零食值五百萬,我瞅瞅。」王遠看着小蘿莉,說道。

路上,王遠氣也消的差不多了,或者說王遠壓根就沒怎麼生氣。

只是,五百萬的信用點,被小蘿莉全買了零食,王遠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五百萬,雖然挺多的,但是小蘿莉何盈盈在王遠心裏的地位,也是無可比擬的。

再加上,小蘿莉這副模樣,不也是自己給慣出來的。

所以,王遠也沒有生小蘿莉何盈盈的什麼氣。

何盈盈弱弱的看了一眼王遠,然後從一邊的沙發上,拿起了幾包,包裝看起來沒有什麼不一樣的零食。

「就這點了嘛?」王遠接過小蘿莉手上的零食,翻看了一下,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哇。

不過,這個廠家好像沒怎麼聽說過,遠遠零食加工廠?

意思是很遠的樣子嗎?

什麼鬼古怪的名字。

撕拉~

王遠撕開了包裝袋,拿出了一點放到嘴裏。

嗯,味道還不錯,怪不得小丫頭吃不膩。

「這玩意,值五百萬?」王遠咀嚼著零食,翻看手上的零食袋,也沒有特殊之處哇。

「你都吃完了嘛?」王遠好奇的看向何盈盈問道。

雖然小蘿莉天天都有在啃,不過五百萬的零食,這才多久?不可能吃完了才對。

果然小蘿莉搖了搖頭,隨後拉着王遠的衣服。

王遠跟上了上去了。

來到了一間宿舍面前。

王遠記得,這是何盈盈的,學院安排的是一人一間宿舍。

只是何盈盈自己的宿舍,小蘿莉是一晚上都沒有住過,當天晚上就直接跑到王遠哪裏去了。

隨後,何盈盈打開了自己的宿舍。

王遠看着眼前似乎有些熟悉的一幕,忍不住獃滯。

滿滿當當的一宿舍零食。

滿目琳琅,種類繁多。

整個宿舍幾乎都找不到下腳的地方了。

感情小蘿莉把原本自己的宿舍給當成了零食倉庫。

王遠想起來,之前穆陽星上面,韓衛家裏的那一間客房。

這一幕,和當初是何其相像。

王遠機械性的轉過頭:「五百萬你就換了這一房子的零食?」

也不對哇,這一宿舍的零食雖然很多,但是也不可能花掉五百萬信用點吧。

當初韓衛的客房塞滿了零食,都沒花那麼多而且這學院宿舍的空間,都沒有當初韓衛客房的空間大。

這些零食很貴嗎?

王遠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零食袋子,零售價10信用點。

也不貴哇。

而且,何盈盈這大規模的採購,肯定不可能按照零售價的哇。

。。

只見小蘿莉眼巴巴看着王遠,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

「啥意思?」王遠看着點頭又搖頭的何盈盈。

何盈盈咬了咬嘴唇,低頭在自己手上的腕錶鼓搗了幾下。

一個投屏被投放出來。

上面是是幾張電子文書。

王遠愣了一下,隨後看了起來。

越看王遠的目光越是古怪。

而何盈盈則是一副做錯事的樣子,低下了頭,時不時用眼角的餘光偷看王遠的表情。

不過,見到王遠沒有生氣的樣子,小蘿莉緊張的情緒也去了一大半。

看完了投屏上的文書,王遠一臉古怪的抬頭看向何盈盈:「你,怎麼會想到這個?」

小蘿莉縮了縮腦袋:「電視劇里,學的。」

「。。。。」王遠一陣無語。

投屏上的,是一些文件合同,現在星際聯邦都流行這種電子文書合同。

上面,是小蘿莉何盈盈收購了一整個不大不小的中型零食加工廠的絕大部分股份。

現在,何盈盈是那一家中小型零食加工廠的最大股東。

怪不得叫遠遠零食加工廠。

感情是小蘿莉已經不滿足於在外面買零食了,而是任性的直接收購了一家零食加工廠,按照自己的喜好給自己做零食。

而且,何盈盈也沒有什麼商業知識,她只要能維持零食加工廠不倒閉就行,穩定的給自己提供零食。

小蘿莉弱弱的看着王遠。

雖然小蘿莉喜歡吃零食,不過也比較挑剔。

然後再追劇的時候,看一些狗血的言情劇,女主喜歡吃棒棒糖,男主為女主收購了一整個糖果廠。

於是,小蘿莉就蠢蠢欲動了,買零食挑仨撿四,還不如直接讓零食廠做自己想要的零食。

於是,就有了現在的一幕。

王遠伸手捂住額頭,一陣無語。

不過,木已成舟,王遠也不知道說什麼。

樂文 「不過我面對詭譎的手段確實乏善可陳…」

李寒夜靜靜地坐在沙發上,開始總結今晚發生的事情。

從和血狼的戰鬥來看,自己的實力很顯然已經步入了武者的行列,至於武者之後的等級,他暫時還不清楚,無法有具體判斷。

可哪怕這樣,自己面對詭譎也感到十分無奈,甚至連對方的位置都不能確定。

「也不知道人類武者是以什麼的手段對付詭譎的….」

李寒夜喃喃自語。

單靠武者的氣血,只能對付一般的詭譎,比如那晚雨夜的紅衣詭譎,可今晚這一隻,李寒夜隱隱感覺對它克制的作用不大。

主要是大日金鐘罩散發的金光有着天克詭譎的作用。

可這門功法是防禦性功法,沒有一點進攻性,對面不進攻,他也無可奈何。

「對了,爺爺不是還留了一本佛經嗎?!」

李寒夜忽然想起前世的傳說,佛教有着諸多降魔手段。

抱着僥倖的心理,李寒夜再次打開了老人的箱子,將那本《明光咒》拿了出來。

李寒夜認真地翻閱起來。

武者的記憶力是十分驚人,這本《明光咒》也不算太厚,仔細看過三遍后,李寒夜就將裏面的內容全都記錄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因素,當李寒夜默讀幾遍后,便感覺心中空靈寧靜,大腦格外清明。

「這明光咒上面的意思是,要觀想自己處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空間中,將身體想成一團神聖無量的絢爛光球,不停地驅散著周圍的黑暗。」

久而久之,這具身體就會充滿了神聖的光明氣息,舉手投足間就能斬殺邪魔。

「原來這明光咒還真是一門降魔手段,虧自己之前一直沒發現…..」

李寒夜面露驚喜之色,可旋即又想到另外的問題。

「這明光咒會不會被系統承認呢?」

以他現在的認知水平,很難分清楚這明光咒是否屬於炎黃古武術。

「管它呢,先冥想再說!」

李寒夜也懶得想這麼多,決定先按照書本上的記載開始修鍊。

至於能否被系統承認,就只能交給天意了。

畢竟這是自己目前唯一能找得到對付詭譎的手段了。

他按照書中記載,盤腿坐在地上,面色平靜,右手拇指壓於中指、無名指之甲上,食指豎起抵於左掌上,以右食指壓在中指根。

現在的李寒夜只覺得心中安寧祥和,種種恐怖煙消雲散不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