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炎轉身看了一眼顯得很憔悴和狼狽的柳翟,淡淡笑道。

「這種情況下你還能笑得出來?月兒不是讓你離開了嗎?」柳翟臉色暗沉的道。

「前輩,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接下來的事交給我吧,這復靈丹可以幫你恢復靈力。」星炎沒有時間去解釋,直接取出兩枚復靈丹放在柳翟手中,對他認真的道。

「可是……」柳翟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被蕭宇兩兄弟強行扶走,並且向他說了剛才的變故,直到柳翟聽到鳳軒已死的消息后,整個身軀都顫抖了起來,睜大眼睛注視著星炎。

被星炎一拳轟退,穆古略微皺起了眉頭,甩了甩有點麻木的手掌沉聲問道:「小子,很面生啊?」

若是換做一般,穆古可能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找回剛才的面子,但能一拳就將自己震退的人,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善類,因此還是打算問個究竟。

「在下星炎,是個無名小輩,閣下想必不是北靈城之人吧?」星炎淡漠一笑,問道。

「老夫穆古,來歷也無需多言,前幾日受鳳軒邀請替他辦一件事,拿人錢財替人做事,你如果不想扯進來,就請快快離去。」穆古眼神一凝,沉聲道。

星炎搖搖頭:「我想,要離去的人是閣下吧?」

聞言,穆古目光一掃,道:「此話怎講?」

星炎指了指遠處的黑坑,道:「鳳軒已死,你不覺得即便成事了也拿不到好處了么?」

「你……你說什麼?」穆古大吃一驚,先前以為星炎是在說笑並未曾放在心上,隨即他極目望去,以他的眼力彷彿真的在那口黑坑中看到了一具焦屍。

「你殺了他?」穆古眺望了許久才收回目光看向星炎,難以置信的問道。

「是不是我閣下剛才不就知道了嗎?」星炎瞥了一眼。

穆古臉色不定的變幻,從後者剛才表現的實力來看,恐怕想要抹殺鳳軒,還真是有可能的事,可是眼前的少年只是區區十六歲,如何能具備那樣的實力?

而在鳳軒的死訊傳遍開來時,鳳家與冷家猶如發瘋了一般,連忙奔向星炎之前與鳳軒的戰鬥場面,不少人更是心灰意冷,不寒而慄,要知道鳳軒可是他們的領袖,北靈城的一位地靈境強者,而如今還未輝煌多久,竟然死在一位少年手中了。

遠處,冷家族長冷雲也從戰鬥中退出,確認了鳳軒已死的消息之後,他頓時顯得束手無策,目光獃滯的凝視場中的少年,所有人也不曾想,鳳軒就這麼死了?

「鳳軒死在了這小子手中,這怎麼可能?他如今的實力也才人靈境後期。」 唯愛,癡念一世 ,還請來了穆古,原本把握十足的局面鳳軒竟死了。

「沒什麼不可能的,你們不是說這小子半個月前只是人靈境中期嗎?中期的時候鳳天就能死在他手中,現在又有什麼不可能的?總之這小子的出現絕對是個變數,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惜一切代價讓其夭折在靈元賽中。」

冷雲虛眯著眼,臉色通紅暗沉的道,顯然他們誰也料想不到到後來會發生這一幕。

無視這些驚駭的目光,星炎再次朝著穆古說一句:「閣下是否可以收手了?」

聽得星炎的話,穆古沉默了許久,斟酌半晌後方才不甘的道:「既然鳳軒已死於你手,我們之間的交易已經不算數,鳳軒欠我的賬,我自會尋鳳家的後人討要,就此告辭!」

「你們好自為之吧。」穆古瞥了一眼遠處的冷雲,言完立即轉身離開。

不過在其踏出了數步之後,冷雲眼神變得深沉起來,如果這位穆老真的離開了,那麼他們兩家絕對會被覆滅,到時候精心策劃的一切將會付諸東流。

一想到此,冷雲快速來到穆古身前,將其攔截下來,畢恭畢敬的道:「穆老請留步啊!」


穆古頓了頓:「還有何事?」

冷雲強顏笑道:「穆老你別忘了還有我冷家不是?只要您老繼續之前與鳳軒的交易,事成之後,您的好處會翻上一倍,還請您替我們了結此事。」

聞言,穆古的臉色露出了一絲喜色,他怎麼忘記了這位北靈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冷雲了,如果真如其所說,那麼自己還真需要從新打算一番,畢竟這一趟也不能白來。

「如你所說,那就是將整個鳳家的資源交給我了?」穆古平淡的問道,之前與鳳軒的交易是將他請出後分出鳳家一半的資源,而如今便是翻倍。

「是是是。」冷雲連忙點頭,瞧見穆古有點心動,接著道:「這還只是您出手的代價,只要事成,待我吞併柳家與蕭家,還會給予您一半的好處。」

「如果是這樣,老夫倒是可以繼續出手,而且保證事成。」

穆古轉過身來,露出一抹心動之色,這般好處,可是比他在穆家一年的收入多上數倍。

聽得穆古很快將此事答應了下來,冷雲的老臉上頓時有說不出的喜悅,在他身後,冷城與冷陽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只要有這位穆古出手,那麼他們照樣可以按照原計劃進行,再說如今鳳軒已死,這些好處可都是冷家的了,如此看來,鳳軒的死對於他們來說,不僅沒有損失,反而有利。


穆古轉過臉來,一臉笑意的沖著星炎道:「這麼說來,我們還是要成為敵手了。」

星炎平靜的站著,眼神如同一汪清澈的泉水,沒有絲毫漣漪蕩漾,不得不說到最後這冷雲還很機靈,寧願捨棄更多的資源都要將這位地靈境在中期強者留下來,因為他知道如果這位穆古一走,他就會遭到滅門之災。

「如果閣下真要留下,我也不介意挑戰一下地靈境中期的實力。」

稍作遲疑,星炎的臉龐上充斥著一抹寒意,淡漠說道,其實他也想嘗試一下突破之後自己的實力已經強到了什麼程度,總之即便面對這位穆古,自己已經有了一戰之力。

聽得星炎的話,穆古臉龐上立即驚訝不已,不過想起剛才的對碰之後,方才收斂了這份驚訝,雖然他不相信這位少年會有與自己匹敵的實力,但怎麼說此人也親手抹殺了一位地靈境強者,光是這一點,就能讓他稍微正視。

「呵呵,年輕人真是有魄力啊,就是不知道待會兒你還能否這麼說了。」穆古冷聲一笑。

而在知道星炎要以一己之力挑戰這位地靈境中期強者之後,所有人瞬間傻了眼,心頭驚呼不已,身後的柳翟也立即走上前來伸手拍在星炎的肩膀上,道:「星炎,這老傢伙的實力太強了,你可不是對手啊,我知道你是為了替柳家出一份力,但這種事不能硬拼,依我之意你還是離開吧,能幫我了結鳳軒那老東西我已經很感激了,加上靈元賽對月兒百般照顧,恕我柳翟這輩子也無法還你這份人情了。」

「前輩,這些話就無需多言了,我不會離開的,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因為月兒此時也非常的相信我。」星炎認真的看了一眼身後的少女,對柳翟點頭道。

此時,柳月兒也在身後輕輕點頭,如今即便是面對一位地靈境中期強者,只要星炎認為可以,她就毫無疑問的去相信。

「好吧,我就相信你,我也相信月兒從小到大看人的目光。」沉吟許久,柳翟這才重重點頭,而後說道:「連續服下兩枚復靈丹靈力已經徹底恢復了,接下來這冷雲就交給我了,鳳家已亡,他冷家也不遠了。」

「恩。」星炎微微一笑,柳翟地靈境的實力對付這冷雲根本就綽綽有餘不足為懼,加上蕭夜這位人靈境後期,如今兩家雖然還能夠請出這位穆古出手,但從實際上看來,他們大勢已去。

星炎瞥了一眼穆古,臉色微寒的踏出一步,緩緩說道:「那就請閣下賜教了。」 當星炎淡淡的聲音傳遍而開時,周遭所有的目光紛紛投射而來,竊竊私語,有點不太相信這位少年居然想要挑戰踏入了地靈境中期的穆古,雖然有不少人不願意相信會有什麼好結果,但星炎的表情卻表現的非常認真。

他們之所以由此意料和猜測,無非是覺得星炎與地靈境中期實力的差距太大,就算星炎憑藉著過人之處抹殺了鳳軒,但想要憑此對付穆古,這還需要拉近不少差距。

不過他們或許並不知道,自從踏入人靈境後期之後,星炎在實力上不僅突破了,而在本身的靈力修鍊上自己的靈力精純度就足以超越地靈境中期強者。

橫掃三國的東方鐵騎 ,所以,想要對付穆古,也不是不可能,換句話來說,挑戰地靈境中期強者還不算是他的極限。

「既然你這個小輩要替他們出頭,老夫可是不會對你留手的,死的時候可別說我以大欺小。」穆古兩眼微眯,冰冷的道。

「若真死了,只是我技不如人罷了,但我認為還不會那麼慘。」星炎淡漠的道。

「哼,好大的口氣。」穆古眼神微凝,忽的一步踏出,他手掌一招,頓時就有著磅礴的靈力匯聚而來,化作一道靈力匹練朝著星炎電射而來。

望著那道靈力匹練,星炎仍然是古井無波的站立,就在那道匹練即將射入眉心處時,一股無比精純的赤紅靈力自體內噴涌而出,同樣化作一道靈力匹練射。

「砰!」

兩者相互碰撞頃刻之間便消散而去,這一過程星炎的身後甚至絲毫未動,完全是依靠意識來操控。

「恩?這種靈力竟然如此的精純?這小子是怎麼做到的?」穆古仔細感應了一下星炎體內的靈力波動,發現在靈力的修鍊上,後者的靈力居然如此的精純,同時有一種熾熱的感覺,原本想先在靈力比試上羞辱他一番,沒想到卻被後者的靈力壓制了回來。

「這種試探的手段還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如果我沒有幾斤幾兩也不會接下這攤事,所以閣下還是直接出手吧,不然可奈何不得我。」星炎搖搖頭,這穆古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在靈力輸自己一等吧,不僅如此,就算是比肉身,星炎也敢正面硬撼,根本無需忌憚。

「罷了,沒想到這座低級的城市還會有你這樣的天才,老夫剛才是看走了眼,既然如此,可別怪我無情了。」穆古沉聲道,隨即撤銷了所有試探的念頭,心神一動,靈力如洪流般噴涌,打算使出真正的手段。

聞言,星炎的眼神也在此時變得無比的認真,今日可算是連續接觸了兩位地靈境強者了,前者雖然不足為懼,但面對如穆古這等層次的強者,自己就算有十足的把握也不可能小覷,需要認真的應付才行。

轟!

穆古手臂一招,磅礴的靈力瞬間融入這片空間之中,緊接著彷彿有一片烏雲密集而來,在烏雲之中一道微弱的雷光一閃而過,一隻漆黑閃動著雷光的巨手悄然自烏雲中探了下來。

「疾雷聖手!」


穆古一聲暴喝,隨即,那隻黑色巨手頓時有無數的雷光匯聚,放眼看去,即便那種雷光不是真正的天雷,但卻具備有很強大的殺傷力,其所蘊含的力量和爆發出的威力必然不可小覷。

「小子,接下來就看你是否擁有與我匹敵的實力了。」

穆古冷聲道,他所修鍊的疾雷訣已經十多年,這道疾雷聖手也無限的接近靈階靈技,就算是同等級對手碰到,也會正視,而對於一個人靈境後期的小輩來說,就不言而喻了。

「雷屬性?呵呵,我也很期待。」

星炎淡淡一笑,俊逸的臉龐上並沒有絲毫擔憂,他認真的看了一眼那道雷光閃爍的黑色巨手,下一刻浩瀚的赤紅靈力猶如潮水般翻湧而出,靈力匯聚在星炎周身,只見他對著那隻黑色巨手輕輕一點,頓時一根通體赤紅的巨指猛地出現在穆古的視線當中。

當瞧見這根巨指猶如擎天之柱般出現時,穆古眼神微微變幻,與他的疾雷聖手相比,他似乎也從這根赤紅的巨指上感受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而且從星炎的施展方式來看,雖然沒有過多繁瑣的步驟,但這等靈技一看便知等級必然不低於他的疾雷訣。


「玄冥指!」

轟!

通體赤紅的巨指瞬間穿過空間,肆無忌憚般朝著那隻黑色巨手洞穿而去,見狀,穆古也袍袖一揮,黑色巨手閃出一道耀眼雷光,悄然與那巨指轟在一起。

轟!轟!轟!

半空之上,隨著兩者瘋狂的轟在一起,無數的雷光與熾熱的火焰猛地濺射開來,當兩種力量衝擊起來,這片空間的空氣皆被瞬間燃燒而去,留下一股焦灼的味道。

「哼,手段不錯,不過可惜你的實力始終你的累贅。」

穆古微微冷笑,緊接著黑色巨手猶如活物般猛地張開五指,這五指如同一張巨網瞬間將那根赤紅巨指握了起來,雷光閃爍,還不待星炎回神,在無數的雷光侵蝕之下,他所施展的玄冥指竟是直接被抓爆而去,在半空中留下一片赤紅。

「這樣都不行嗎?」

望著那道黑色巨手,星炎暗暗說道,之前施展玄冥指就能讓鳳軒重傷,可是沒想到面對眼前的穆古卻毫無作用。

看來真如同前者所說,自己本身的實力成為了一些累贅,否則以玄冥訣的等級與自己本身奇特的靈力不可能無法應付穆古,反而還被壓制了下來。

「莫要分心啊。」

瞧見星炎靜默不語,穆古嗤笑一聲,手臂一揮,那隻黑色巨手頓時便抓向星炎,如果被這隻巨手籠罩下來,估計星炎的肉身再強也會被直接捏爆,化為一堆肉泥。

「給你吃了點便宜而已,還真以為你贏了啊?」

星炎瞥了一眼不斷嗤笑出聲的穆古,浩瀚的靈力一陣翻湧,他的雙手立即結出道道赤紅的掌影,經過這三個多月的修鍊,星炎結印的速度出奇的快,轉眼之間三十二道天炎掌便是出現在眼前。

嗡!

隨著整整三十二道天炎掌飄動在星炎眼前,此間的溫度就伴隨一種詭異忽的提升起來,發出細微的嗡鳴之聲,而越是接近星炎的身軀,那種溫度就越是熾熱,彷彿可以將一個人燃燒而去一般。

「凝!」

星炎印法再次的變幻,隨即,密密麻麻的赤紅掌影飛快的融合起來,一眼看去就好像是無數的重影一般,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攜帶著狂熱的溫度猛然席捲而來,在如此的波動下,即便是遠處與冷雲交手的柳翟也暗自一驚,饒是他以地靈境的實力,恐怕都施展不出如此強悍的手段。

原本以為星炎與穆古交手根本撐不了多久,但眼下這般手段,估計這穆古想要幫冷雲成事,也沒那麼容易,就算到最後星炎還是沒把握將其打敗,柳翟也已經成功解決掉冷雲脫身了,到時候兩人聯手,穆古十之八九也會吃不消。

「嘶!」

穆古的眼神略微一變,倒吸了一口氣,他想不明白此人為何能夠施展出日此強悍的手段,並且一副淡然怡然不懼的姿態,但有一點他漸漸意識到了,那就是眼前的少年真的有一些過人的手段。

「給我碎!」

無視其餘人的目光,星炎輕喝一聲一掌拍了出去,剎那間,一道巨大的赤紅色掌影緩緩出現在眾人眼前,這道掌影極為赤紅透徹,宛如以赤焰凝成一般,其穿過空間,所過之處都留下一股濃重的焦灼味道。

轟!

下一瞬間,宛如赤焰一般的巨掌重重轟在黑色巨手之上,熾熱的溫度籠罩在穆古的上空,兩者剛是接觸,那隻黑色巨手便是直接暗淡了下來,附在其上的雷光頓時崩散而去,欲要崩潰瓦解。

這一幕看得穆古出乎意料,而且他剛要繼續出手給星炎施壓,一雙目光立即望見那隻黑色巨手出現了道道深厚的裂痕,裂痕逐漸增多如蜘蛛網般延伸四周,不消多時在許多人驚愕的目光中消散而去。

「好小子,果真有點過人的手段,不過我遊走洛天帝國十多年,就連外界也有所觸及,就不行今日你還能翻天了不成?」

穆古面露狠厲之色,譏笑道,他畢竟經驗老道,眼下只不過是吃了點虧而已,真正的手段還未施展出來,待他施展出來,看這小子還能如此平靜?

「那你就來試試,但我還要奉勸你一句,現在離開,我星炎還可當做沒有此事,不然也恕我無情了。」

星炎微微一笑,在他的話音剛落下,那道赤紅的巨掌已然朝著穆古轟去,空間微微一顫。

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 ,告訴你,今日我穆古是不會走的。」

穆古聲音沉重的道,他看了看那道赤紅巨掌,目光閃了閃,如果被這一掌實實的拍下來,那麼下場似乎就會想鳳軒一樣,變成一具焦屍。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