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太白金星一聽到兩個妖王的談話,嚇得差點把手中的聖旨掉到地上。這什麼年頭啊,怎麼下面的妖王遇到神仙不害怕,反倒是探討起怎麼吃神仙來了。

「兩位大王,我乃是上天使者太白金星,前來宣布玉皇大帝的聖旨。」太白金星壯著膽說道。

「哦,那就念吧。」雷克頓聳聳肩。

「咳咳……」太白金星嚴肅了一下表情,開始念聖旨了。這天庭的聖旨就是麻煩,開始就是一大堆套話,先說說玉皇大帝那一串長得沒邊的稱號,然後說說天庭是如何如何威嚴之類的,最後才到了關鍵。

「……今特宣召花果山妖王孫悟空與雷克頓上界,聽候分封。」

得,自己兩個一番搗亂,沒有征討,反倒是陞官了。孫悟空看起來頗為失望,自己和神仙打架的希望算是落空了,雷克頓倒是沒什麼,他早就料到玉帝不會前來征討。不過玉帝到底為什麼不征討,雷克頓還真不清楚。

宣完聖旨之後,雷克頓說道:「那個什麼,啊,太白老頭,我要和我孫兄弟商量一下,你等著吧。」說完雷克頓和孫悟空把太白金星晾到一邊,回到洞中合計起來。

他們打開通風大聖的第二個錦囊,詳細看了一遍,心頭有了打算,便出來說道:「我們二人這就同天使上天庭去。」

隨後二妖與手下的眾小妖告別一番,便跟著太白金星一起朝著天界而去。

說來倒也有趣,這個太白金星的法力非常低,只不過是靈境修為,雷克頓用上風遁,孫悟空腳踏筋斗雲,一下子就甩開了太白金星,先行上了天宮。

這下子搞得太白金星一陣尷尬,有火也不知道怎麼發,現在這年頭,妖王都這麼囂張嗎?

而雷克頓和孫悟空先行趕路,沒用多久就到了天庭。他們到的就是四大天門之一的南天門,而兩妖在那南天門之前,卻被人給攔住了。 之前說過,四大天王之中最為悲劇的就是掌管西牛賀洲的廣目天王了,而掌管南瞻部洲,鎮守南天門的增長天王卻是最為自信的一個。

你道為何?原來這南瞻部洲乃是教化所在,也是中土凡人國界,人人信神,對於增長天王那是相當恭敬,不像廣目天王還得要看西牛賀洲各路大佬的臉色。

而這時候,增長天王發現,南天門外居然來了一頭黑背鱷魚精和一隻金毛猴子,想要闖入天庭。好傢夥,增長天王自信慣了,帶著手下的鄧、劉、龐、畢、辛等一夥元帥,就要將這個兩個不識好歹的妖怪給拿下。

雷克頓和孫悟空看著眼前一伙人,這個手拿寶劍的天王實力還不錯,有地境修為,旁邊的那些只是玄境。對於雷克頓和孫悟空而言真不算什麼勁敵,所以他們兩人居然分配起來了。

「喂,雷老弟,那個地境的交給我吧,我可是想試試地境的神仙是什麼水平的。」孫悟空已經按捺不住想要動手了。

雷克頓聳聳肩:「那好吧,剩下的雜魚就交給我了。」沒辦法,自己兩人可是修鍊的妖族頂級功法,身上的手段法寶相當之強悍,這年頭,修為是一回事,法術和法寶又是另一回事了。

眼看雙方就要打起來了,此時太白金星終於趕到了。

「大家快住手!」太白金星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幸好趕到了,不然可就捅出簍子來了。

這番太白金星和增長天王解釋了一番,才讓雷克頓和孫悟空進入了南天門。太白金星發現,自己幫兩個妖王解了圍,怎麼那個金毛猴子孫悟空看自己還很不爽的樣子。他哪裡知道,孫悟空本來還想打架玩的,被他這麼一弄就壞了事。

兩妖隨著太白金星來到了靈霄寶殿之上,只見周圍都是仙官並列,一派森嚴肅穆,都是一些有名望的神仙中人。這靈霄寶殿上,龍柱四立,瑤台玉橋,金碧輝煌,好不華麗。

那高位之上,端坐著一個面容肅穆威嚴的男子,一張國字臉上充滿了皇氣,身穿著九五至尊的龍袍,頭戴珠華琉璃冠,足踏金龍捲雲履,正是執掌三界的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啟奏陛下,臣已奉旨帶下界妖王孫悟空與雷克頓前來覲見。」太白金星恭敬行禮道。

玉皇大帝微微睜眼,說道:「有勞愛卿。不知誰是下界妖王?」

當即孫悟空一個筋斗翻上前,笑嘻嘻地說道:「俺老孫便是!」雷克頓也是大馬金刀朝著那裡一站,沉聲道:「本妖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雷克頓是也!」

驚!眾多神仙都是一驚!

這他娘的妖王居然這麼囂張,上了靈霄寶殿,見了九五至尊都不行禮,說起話來簡直不是人,哦不對,他們本來就不是人,是妖。

玉皇大帝也是臉色一變,不過一想到自己現在不能發怒,便說道:「你們兩人久居下界,不服管教,這等粗鄙也是正常。」

玉皇大帝算是給了兩個妖王一個台階下,自己也得了一個台階下。倒是兩個妖王不在乎,反正他們就是來搗亂的,背後有人暗中保護他們的安全,怕個毛線。

「不知道現在天宮還有什麼職缺,可以給他們一個位置。」玉皇大帝說道。

旁邊閃出武曲星君,說道:「陛下,這御馬監缺少一個管馬的弼馬溫,太陰宮缺少一個捲簾的將軍。」

「甚好,便讓孫悟空去御馬監做弼馬溫,讓雷克頓去太陰宮做捲簾大將吧。」玉皇大帝宣佈道。

靠之!雷克頓一愣,自己居然成了捲簾大將!那猴子還正常,當了弼馬溫,自己這個捲簾大將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自己要和那沙和尚一樣了?

不過心頭這麼想,雷克頓還是領了旨,便和孫悟空下去了。

話說雷克頓離開了靈霄寶殿,便與孫悟空分別了。孫悟空被人領著去了御馬監任職,而自己也被一個天丁帶著,朝著那太陰宮而去。

「我說兄弟啊,這太陰宮在哪裡?」雷克頓問那天丁道。

那天丁苦笑一下,說道:「我說你怎麼這麼倒霉,居然被分配到太陰宮去了。」

倒霉?雷克頓問道:「怎麼說?」

「這太陰宮在天庭是出了名的難混啊!」天丁解釋道,「嫦娥仙子你聽說過沒有?」

「嫦娥?當然聽說過,三界第一美女,最強的女人之一!」雷克頓早就在方寸山知道了這些消息。

嫦娥,那可不是什麼弱女子,除了她傲絕三界的容貌之外,居然還是一個聖人,堂堂的月宮聖人!

這年頭,什麼最牛逼?聖人最牛逼!三界之中最強大的女人有三個,分別是先天聖人女媧娘娘,三仙島的大島主,通天教主的得意弟子云霄娘娘,以及月宮聖人三界第一美女嫦娥仙子。

「這太陰宮,其實就是嫦娥仙子的一個行宮!」天丁解釋道,「嫦娥仙子此人脾氣有些不好,凡是男仙人在她的行宮做事,都是相當憋屈,基本上沒有幾個人願意在嫦娥仙子手下混的。這嫦娥仙子乃是天地間最奇怪的一個聖人,明明是聖人的修為,卻從來不建立自己的勢力,沒有權勢之心,沒有爭霸之望,每天就是在月宮之中採集三界星輝。」

得,自己這個捲簾大將,看來不好做了。

那天丁帶著雷克頓來到了太陰宮之外。只見不遠處是一座華美無比的宮殿,雕樑畫棟,飛燕六閣,桂枝為門,繁花作戶,有婀娜仙子進出其中。

天丁將雷克頓帶到太陰宮,喚來太陰宮的管事,自己就離開了。

那太陰宮的管事乃是一個美貌的女子,一身鵝黃宮裝,娥眉雪腮,青絲挽髻,櫻桃一點。管事的女子一看到雷克頓,當時就是一愣。

這不是一頭鱷魚嗎?來太陰宮的,不是美貌女仙也就算了,至少是俊美的男仙人吧,怎麼弄了一頭鱷魚來?

「你就是雷克頓?那個什麼花果山來的的下界妖王?」這女子也是好奇,她長年居住在太陰宮,也不知道下界妖王是個什麼概念,這回看到了雷克頓,也算是大飽眼福。

「正是在下。」雷克頓聳聳肩,對於天庭的禮節什麼的自己可不在乎。

那女子說道:「我乃是太陰宮的管事,叫做月黃兒。」

「原來是月黃姐姐。」雷克頓嘿嘿一笑,「不知道我現在要幹嘛呢?」

「你隨我來,我一一告知你。」月黃兒帶著雷克頓,將太陰宮裡裡外外逛了一遍,告訴他各處的情況,以及各個閣子的作用和規矩。而雷克頓每天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等到扶桑日出之時將宮中珠簾一一擦拭乾凈,然後捲起,等到扶桑日落,便把珠簾放下。

得,這麼一個輕鬆的活兒,雷克頓暗想道,看來玉帝老兒還真是給自己弄了一個操蛋的官位來當。不過雷克頓也無所謂了,捲簾大將就捲簾大將吧,反正馬上就要回去了。

隨即雷克頓就在太陰宮之中住下了。說來倒也有趣,雷克頓居然是太陰宮之中唯一的一個男子,哦,準確地說,是唯一一個雄性生物,他剛剛一到,就搞得太陰宮上上下下一群女仙前來觀看。

這簡直就是動物園裡看動物的眼神啊!雷克頓相當不爽,自己現在還沒有到天境,不能化出真正的人身,雖然用變化可以變成人的模樣,但也障眼法,在有些修為的女仙眼中還是一頭大鱷魚。

這一天,雷克頓正在太陰宮之中閑逛,遇到了月黃兒,便直接問道:「我說月黃姐姐啊,這太陰宮之中怎麼沒有男仙人呢?」

月黃兒一愣,說道:「不瞞你說,這太陰宮之中本來是有男仙人的……但是幾千年前,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嫦娥仙子她來太陰宮巡視的時候,都回把男仙人給一一掃地出門。這太陰宮雖然是嫦娥仙子的行宮,但畢竟屬於天庭的地盤,武曲星君和文曲星君兩個傢伙有時候調整職位也會安插一些男仙人來暫時工作,但最後都被嫦娥仙子趕走了。」


雷克頓現在真想皺眉頭,可惜自己沒有眉頭可以皺。這個嫦娥仙子的脾氣有這麼怪異嗎?

就在此時,忽然有女仙前來通報月黃兒:「總管,嫦娥仙子手下的玉兔仙官前來傳訊,說嫦娥仙子馬上就要駕臨太陰宮了!」

「怎麼回事?不是沒有到行宮巡視的日期嗎?」月黃兒眉頭一皺,「算了,趕緊吩咐下去,讓眾女仙做好準備,嫦娥仙子駕臨可得小心一些。」月黃兒可不敢大意,嫦娥仙子是一個相當愛乾淨的人,而且身為聖人的她眼睛里容不得一顆沙子。

一時間整個太陰宮都忙了起來,乾淨打掃衛生,地上絕對連一粒塵土都不能留下,每一個花瓶、每一張桌椅都不能偏移絲毫。

雷克頓也到太陰宮的後花園去了,那裡有幾張珠簾還沒有弄整齊。

就在他剛剛來到後花園的時候,就被徹徹底底地震驚了一把! 驚呆了,雷克頓徹底驚呆了!

世界上的女人有很多種,有美女也有醜女,當然更多是一般的女人。有的美女讓人一看就生出憐愛之心,有的美女天生媚骨,傾國傾城,有的女人如花似玉,嬌艷動人。

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卻是聖潔的,聖潔得讓人不敢直視。

青絲三千丈,櫻桃一點紅,瓊眉壓鳳目,腮雪渡鬢浪。

雷克頓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美麗的女人,美麗得讓整個天地都失去了顏色,那種美麗簡直是違背了天道的。天地無圓,大道有缺,偏偏眼前這個女人是完美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找出她的瑕疵來,就好像造化弄人,弄出了這麼一個違背天道的存在。

雷克頓都覺得自己有些不敢直視眼前這個女子了,只能恭敬地行禮:「雷克頓見過嫦娥仙子!」

月宮之主,三界第一美人,高坐於明月之上,俯瞰三千世界星河變換的嫦娥仙子,用她足以融化天地的聲音說道:「免禮。」

嫦娥仙子一身月華如練的宮裝,雍容高貴,完美的身段挺拔如荷,玲瓏有秩,她看了一眼雷克頓,輕聲道:「你就是新來的雷克頓?本宮此次前來,便是為了看看你。」

看看我?雷克頓一愣,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讓一個聖人專程前來看一眼?聖人不都應該是神秘無比,端坐於九天之上俯瞰眾生的嗎?

「不死妖訣?你是東皇太一的傳人?不對,你太年輕,應該是九靈那個傢伙傳授給你的吧?」嫦娥仙子何等眼光,一下子就看穿了雷克頓。

「雷克頓不敢隱瞞,確實是九靈前輩所傳。」雷克頓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對聖人打誑語的。

嫦娥仙子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死妖訣啊,你讓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一陣沉默,似乎有微風拂過,嫦娥仙子身上的香味瀰漫在花園之中。這香味不是庸脂俗粉,乃是一種聖潔的香味,即使聞一聞都能讓人感受到造化無窮。

「你知道嗎,我那不成器的老公,就是死在東皇太一的手下。」嫦娥仙子忽然說道,「一百多萬年前啊,好久好久以前了,當初的洪荒古族與妖族的大戰,昊天上帝,哦對了,現在他叫做玉皇大帝,那時候真是誰也沒有料到……」

雷克頓靜靜地聽著嫦娥訴說,似乎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天地秘辛。

「唉,你還是晚輩,這些事情對你來說太過遙遠了。」嫦娥仙子微微一笑。正所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嫦娥仙子的笑容直接讓花園之中鮮花盛開,群芳鬥豔。

聖人乃是見過世間萬法,證了無上大道的,一舉一動都會有天地異象伴隨而來。

「洪荒時代的大戰讓洪荒破碎,而你的花果山就是洪荒破碎之後遺留下來的最後一個碎片。」嫦娥忽然說道,「你和那孫悟空其實天地間所有的聖人都知道,你們兩人不知道為何,得了洪荒血脈,亂了天機,身懷大氣運,連聖人都無法測算。」

雷克頓聽著嫦娥仙子的這些話,心頭有無窮的心思閃過,似乎自己和孫悟空兩人非常特殊,很多不太清楚的事情都變得明了起來。

「你一定很疑惑,我為什麼要找你吧?」

雷克頓恭敬地答道:「還望仙子釋疑。」

嫦娥仙子伸出蔥根玉手,隨意地朝著虛空一抓,便有一團星光出現在手中:「你是花果山的人,妖族的後代。當初我那不成器的老公,還有他那些洪荒古族的兄弟,被昊天上帝玩弄了一把,導致妖族和洪荒古族徹底沒落,現在洪荒古族已經和妖族合二為一,共同進退。你作為妖族復興的希望,同時也承擔著洪荒古族的希望,我與你有這等緣分,便助你一把。」


雷克頓急忙答道:「多謝嫦娥仙子!」得,月宮聖人要幫自己一把,要知道聖人出手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自己這回可是要開掛了。

嫦娥仙子將手中抓來的星光朝著花園之中一拋,便有一顆星辰靜靜地浮現出來:「這一團星光乃是我剛才隨手煉化的,你可以每日深夜到此處,靠著這團星光吸收星辰之力,與你的不死妖訣修鍊肉身的法門結合。」

「順帶,如果有機會的話,在昊天上帝,哦對了,就是你們所說的玉皇大帝,在他臨死的時候,幫我轉達一句話『昊天,你忘了須彌山的須彌花沒有?』」嫦娥仙子留下這麼莫名其妙的一段話,便化作一道清冷的月光,消失在了茫茫天地之間。

雷克頓若有所思地想著嫦娥仙子剛才的那些話,這些話是聖人口中說出來,每一句背後都包含著無數的信息。

聖人啊,你們到底在玩什麼呢?雷克頓無奈了,自己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低微了,即使是妖族的行動自己都不能完全了解,只是看一步走一步而已。

得了,不管了,反正自己只要活下去,等到自己證道成聖之後,什麼都清楚了。嫦娥仙子不是都說了嘛,自己可是有大氣運的人,說簡單一些就是主角光環一類的東西。

雷克頓收攏了心思,看著眼前這一團星光,按照嫦娥仙子的說法,自己要到深夜才能來此修鍊,倒是得等一下。

話說這次嫦娥仙子駕臨太陰宮只是短短地停留了一會兒便離開了。雷克頓也沒有告訴其他人嫦娥仙子是專程來找自己的,反正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


「雷克頓,你還真是好運,你這麼一個鱷魚樣子的傢伙,嫦娥仙子居然沒有趕你離開。」月黃兒倒是有些好奇,嫦娥仙子聖人修為,太陰宮中有了男人居然沒有被趕走。

雷克頓只能苦笑一下,說自己可能長得太奇葩,所以嫦娥仙子懶得理會。

入夜之後,雷克頓悄悄地來到了後花園之中,只見嫦娥仙子隨手煉化出來的星光正安靜地漂浮在後花園之中。其他人看到的時候,只知道這是嫦娥仙子弄出來的玩意兒,但並不知道其用意。

雷克頓盤腿坐在星光之下,開始運使自己《不死妖訣》的法門,吸收那星光之中的星辰之力。頓時就有一股股銀白色的星光流入了雷克頓的體內。

雷克頓只感覺渾身一陣清冷,不死妖訣運轉起來,自己的肉身被迅速地改造著。聖人就是聖人,這隨手煉製的星光,讓雷克頓的修鍊速度簡直是坐火箭一樣地提升著。

如此反覆了數日,雷克頓每天夜裡都來到後花園修鍊,修為飛速地增長著。星辰之力乃是世間偉力,用來輔助不死妖訣煉化肉身絕對是相當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