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不行,我要堅持不住了。快停下。」武昌平顯得急不可耐。

「停下,停下。」軍官讓司機把車停下來,自己先跳下去,給武昌平讓出下車空地。

武昌平下了車,直奔灌木叢密集處。

那名軍官沒有跟過來,而是遠遠地看着。

吳江龍看見武昌平下車,猜測著武昌平肯定有什麼話要說。於是,他讓張忠也從車上跳下來。張忠裝出要解手的樣子,解著褲腰帶,朝着灌木叢走過去。

等到張忠接近這片灌木后,他才看出來,武昌平根本就沒解什麼大手,只是蹲在地上等着他們。

武昌平見張忠過來,終於鬆了口氣,心想,這兩小子不笨,還能看出自己意思。

張忠走到近前,武昌平說,「把這兩越軍解決掉,搶過這輛汽車。」

張忠明白了,先從灌木中走出來,對那名軍官說,「首長,你的過去看看,那個首長肚子疼的實在厲害,趴在地上快起不來了。」

這名軍官一聽,心裏默想着自己這個倒霉勁。本來是想做件好事,沒想到卻又攤上了這麼個病號。既然攤上了,那就躲不掉。否則,他要是出了人命,自己還要擔責任。於是,這名軍官也奔著這片灌木叢走過來。

他一進灌木叢,看見武昌平真的在地上趴着。他害怕了,大聲喲喝着上前來查看。

就在這時,張忠從後面下了黑手,一個猛擊,便把這名越軍打倒在地,當時便暈了過去。

武昌平看見這名越軍倒了,擔心張忠結果他性命,趕忙上前護著說,「別弄死他。」

「好。」張忠答應着,開始處理這名越軍。

怎麼處理,無非是把他捆起來,嘴裏塞實了,不讓他動,又不讓他出聲。

武昌平在一旁幫忙,兩人一陣緊忙乎,終於把這名軍官塞向一個更深的草叢,然後用草枝在上面蓋上。

張忠下手狠了點,估計沒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他是恢復不過來。

處理完這個還不行,那個司機還沒下車呢!這要是讓他跑了,不但前功盡棄,而且還危險萬分。

張忠從灌木叢中站起來,朝着那名司機喊話。

司機聽見張忠在叫他,也以為這個有病的搭車軍官問題不小。於是,關閉發動機,也從車樓上跳下來。

這期間,吳江龍是一句沒聽懂張忠在說啥。只是看見那個軍官過去,接着他又喊這個司機也下去。估計他是在搗什麼鬼。心裏這個後悔,暗自給自己下了個目標。這次回去,無論如何也要把越語學會。

吳江龍看見司機朝着那片灌木叢走去后,眼睛就一直盯着這個方向。

突然他發現那片灌木叢晃動一陣后,那個司機突然從裏邊跳了出來。後邊是緊追不捨的張忠。

張忠見司機進入灌木后,也如法炮製地對他下了黑手。可惜,這一次張忠下手輕了一些,沒有將這個司機擊倒。司機反應過來后,竟然與張忠動起手來。雖然有武昌平幫忙,可有灌木擋着,一時半會兩個人的力量也合不到一塊去。這就給了這個司機以可乘之機。他趁張忠被灌木絆倒的機會,猛地繞過幾叢灌木林,瘋了般地衝出來,直向汽車跑來。

這個司機心裏明白,只有上了汽車,後面的人無論跑的多麼快,也就拿他沒辦法。

司機快跑着到了汽車近前。

吳江龍從幾個人的狀態中,早就看出了端倪,心想,張忠和武昌平這是在殺人滅口。既然是一夥的,那就不能眼瞅著讓這個司機跑掉。

吳江龍沒有下來,而是在車箱中做好了準備。

就在這個司機接近後車箱,準備拐向駕駛室的一剎那,吳江龍突然蹦了出來,整個人飛縱着,半空而下,直接砸向了這名司機。

司機被砸倒后,吳江龍騰出手來,將他兩手向後一背,將這個司機制服的根本就無還手之力。

張忠和武武昌平跑過來后,三人合力將這個司機弄進了灌木從,經過一陣處理,這裏的氣氛才徹底地安靜一來。

兩個越軍被處理完了,武昌平這才有功夫對他們兩人說出了史柱國的打算。

吳江龍高興地直想叫,被張忠使眼色制止住,但他還是輕聲地說,「媽媽的,終於可以回去了。」

等到他們三人再次從灌木叢中鑽出來時,吳江龍和張忠已然都是一身越軍打扮。

他們知道,這樣做雖然有違日內瓦公約。但他們也是沒辦法的事,要想開走這輛軍車,不穿這身衣服不行。

如果一輛軍車由兩個老百姓開着,哪個人見了也覺得這純屬不正常。別說是開回國內,就是離開高平都難。

。 「所以,對於這件事情,我們還是要去找葉先生打個申請。」

導演說出這話的時候,多多少少有些猶豫。

他其實很清楚,關於這一步影視作品,本身的耗資都足夠巨大。

現在外出拍攝,增加的成本,可不是一點點,也不知道葉長生會不會同意。

休也知道導演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開口。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了,放心好了,我會和葉先生好好討論這件事情。」

「說到底,我們都是為了這個項目能夠順利的進行。」

看到休這麼爽快的答應下來,那個導演心裡別提有多開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

休笑了笑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

坐上車子,剛準備離開,就看到一男一女衝到了資金車子的前面。

幸好休及時剎車,否則的話,就撞到人了。

「你們兩個人,怎麼回事?」

等到他下車看清楚來人的樣子,不由得愣住了。

「怎麼會是你們?」

正是之前被星海娛樂公司挖走的那兩個人。

「你們還有臉出現在我的面前,知不知道,你們讓公司遭受了多少的損失?」

「對不起,我們早就已經知道錯了,可不可以給我們最後一次機會?」

那個女孩子著急的開口。

因為他們知道葉長生那裡行不通了,所以才會從休這裡入手。

直覺告訴他們,休比葉長生少為好說話一些。

看到兩個人這副樣子,休不由得想笑。

「你們應該早就已經去找過葉先生了吧,葉先生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還是你們以為,我能夠違背葉先生的意思,給你們機會?」

休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失不見了。

他不知道這兩個人,哪裡來的勇氣,還敢說出這樣的話。

那個女孩子還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休打斷了。

「博取同情的話,還是不要說了,我沒有興趣。」

說著,坐上車子就準備離開,不想那個女孩子卻像是下了什麼決心,直接撞到了車子上。

休連忙剎車,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那個女孩子身上流出的血,他愣住了。

那個男孩子也愣住了,明顯這件事情出乎他的預料。

為了一個名額,付出自己的性命,這件事情,自己可是做不到的。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動手,難不成,真的想要看著他出事嗎?」

被休這麼一聲吼,那個男孩子這才回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

抱著那個女孩子,往休得車子上一坐下,兩個人往醫院裡趕去。

看到那個女孩子被送到了手術室,休這才給葉長生打來電話,通知了這件事情。

「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你現在那裡照看著,我馬上就到。」

掛斷了電話,手下的人看著葉長生這個樣子,連忙開口詢問。

「葉先生,出什麼事情了?」

「現在去醫院,走。」

來不及多想,來到了醫院,就看到休和之前那個男孩子坐在那裡。

「好好的,怎麼會出車禍呢?」

「這件事情,是我的失誤,我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衝上來。」

「我以為把這件事情都說清楚了。」

休現在在葉長生面前,倒是也有些心虛了。

葉長生只覺得一陣頭疼。

現在的情況,可不僅僅是只要這個女孩子不出現什麼危險就可以了。

要知道,現在這個女孩子可是星海娛樂公司的人,自己和那個史蒂夫可是有很深的矛盾。

如果史蒂夫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設計自己,會利用這一次的機會使勁炒作的。

「現在必須要立刻封鎖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星海娛樂公司那邊的人知道。」

葉長生迅速做出了判斷。

「除了你們兩個人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的?」

「沒有了,當時就我們兩個。」

休有些愧疚,這件事情,說白了,還是自己處理的不夠嚴謹。

輕輕嘆了一口氣,葉長生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手底下的人立刻就按照葉長生的吩咐來做了,以最快的速度封鎖了一切消息。

葉長生專門找到了那個男孩子聊一聊。

他知道休是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出賣他的,所以,自己只需要做好這個男孩子的工作就可以了。

「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來是什麼意思吧?」

那個男孩子,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

「我知道,還是因為了曉曉的事情。」

「你們不希望曉曉的事情擴大影響,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所以你提出的條件是什麼?」

葉長生已經看出來了這個男孩子的意圖。

「我想要的東西很簡單,就是重新給我一個機會,我不想我的人生就這樣毀掉。」

「我還這麼年輕,我還想要做明星。」

那個男孩子說起話來,倒是一副很激動的樣子。

葉長生只是淡淡的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你確定我會答應你的要求?」

「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們大不了同歸於盡。」

「要知道休得身份,可是漫威得總裁,他現在撞了人,你們也脫不了關係。」

葉長生似乎並不意外那個男孩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可以,如果說你現在這樣的情況,想要這樣作死,我也不介意。」

「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的車子是,都是有行車記錄儀的,上面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男孩子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你說什麼?」

「我說的話,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葉長生微微一笑,卻讓人脊背發寒。

「做決定的時候到了。」

「我……」

那個男孩子已經徹底的失去了主意,他的心理防線就快要崩潰了。

對於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