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七不以為然,「塵哥哥太辛苦了,按按身體舒通經絡是好事,你不要將別人想得太壞了。」「小姐,不是我把別人想得太壞,是你把別人想得太好,你不聽我的,早晚有你哭的時候,你就瞧著吧。」 穆七並沒有把這些當一回事,在她這個年紀只是將穆塵當成親哥哥,更何況她天天和琳達相處,從未想過男女之情。

她反而覺得穆塵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要是多一個女人就有兩個人陪著自己了,多好啊。

至於什麼叫吃醋,小七現在沒有一點感覺。

夜色漸黑,薔薇也在這邊準備妥當了,穆塵如約而來,他已經提前清洗好了身體。

楚少的二嫁閒妻 「塵少爺,你脫掉外套躺上去吧,我要給你整個背做推拿和疏通。」

「嗯。」穆塵並未多想。

薔薇將精油倒在手上,手指輕顫著給他推拿,指尖剛剛觸及到他的肌膚她的臉已經紅了。

這就是穆塵的身體,她終於可以離他近一點了。

不得不說薔薇的手法挺好,穆塵昏昏欲睡。

便在這時穆七抱著貓咪過來找穆塵,正好看著這一幕。

明明是很正常的畫面落在琳達眼中就變了個味道,總覺得薔薇是不懷好意勾引穆塵。

小七還沒有開口倒是琳達一副捉姦在床的樣子吼道:「你們在幹什麼!」

穆塵都快睡著了,這段時間沒有出差,每天要處理的事情不少,晚上將穆七哄睡著了還得加班。

穆南樞的產業遍布全球,以前還有阿才在打理,這些年穆塵年齡越大身上的擔子也越來越重。

阿才有了老婆孩子,平時還要操心穆南樞身邊的事情,於是將大部分產業都交給了穆塵打理,穆塵以穆南樞的身份行走江湖。

他身上的擔子可想而知有多重,一年到頭也沒有幾天是好好休息的。

琳達這一叫,嚇得穆塵條件反射起身,看到穆七站在不遠處,而他光著上半身,竟然脫口而出:「小七,你聽我解釋。」

「塵哥哥,你怎麼了?」穆七不知道他要給自己解釋什麼,「我特地抱藍天過來和你玩。」

穆塵心中沒來由的有些失落,小七那雙純粹又乾淨的眼睛里沒有任何雜質,倒是他想得太多了。

「沒什麼,你出去吧。」穆塵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小七在這有些莫名的彆扭。

「塵少爺……」薔薇心裡恨死了穆七,她覺得穆七就是故意的,表面上裝得天真爛漫,實際上心裡盤算的就是鬼主意。

「塵哥哥你不用管我,我知道你幫爹地已經很辛苦了,薔薇你繼續按吧,我就在這玩一會兒。」

薔薇本來還想要好好享受一下和穆塵在一起的甜蜜時光,穆七偏要來插手,讓她心情很不好。

不過繼續總比被趕走了好,她相信自己的手法穆塵一定會喜歡,等他習慣了隔三岔五就會讓自己去給他按身體。

穆七在一旁好奇看著她用瓶瓶罐罐裡面的精油倒在穆塵的背上,她忍不住放下貓咪,「薔薇,你教教我,我也想玩。」

原來穆七打的是這個主意,假裝不在意,實際上想要學會怎麼做然後給穆塵疏通經絡從而代替自己的位置,穆七看來才是一個狠角色。

「七小姐,這個可不能亂玩的,人的身體有很多經絡和穴位,每次按都得按到穴位上,我可不能讓你玩。」

「這麼複雜啊。」穆七想了想也就不再要求,好像她看電視劇裡面的人都挺厲害,點穴點得嗖嗖的。

「那你好好給塵哥哥按,他身體太累了。」

「好的小姐。」

穆七抱著小貓玩,穆塵見她臉上並沒有其它表情,他無奈一笑,果真是自己想多了,小七根本就不在意這些。

穆七走後,穆塵也開口道:「今天到此為止。」

「少爺這隻做了一半,還有一些手法沒有按。」

「不用了。」穆塵披上浴袍,一開始他並沒有其它想法就是身體太僵硬放鬆一下。

當穆七過來的那一刻他心裡竟然有些愧疚感,就好像做了對不起穆七什麼事情一樣。

偏偏穆七自己一臉淡定,這讓穆塵心裡很不是個滋味。

倒也是,自己胡思亂想什麼,她就只是當自己是哥哥而已。

一想到這裡他難免有些失落,裹上衣服離開,薔薇狠狠將精油瓶全都打翻在地上。

就是穆七,該死的穆七,明明她沒有來之前一切都很好,要不是她自己這會兒還和穆塵靜靜相處。

薔薇眼中一片恨意,只有除掉穆七穆塵的眼睛里才會有自己的存在。

穆七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她第一時間跑去穆南樞的書房找書。

「小姐,你在幹什麼?」琳達想到剛剛薔薇在穆塵身上捏來捏去就很反感。

「找針灸穴位書呀,我也想幫穆塵哥哥減輕負擔。」

「我的好小姐,你可終於是開竅了。」琳達臉上一喜,還以為穆七是不喜歡薔薇觸碰穆塵才會這麼做。

「開什麼竅?」穆七一頭霧水,她只想要替穆塵做點事情而已。

「哎呀反正你能想通就好,以後就由你給少爺按,別讓那隻狐狸精接近少爺了?」

「為什麼?」

「你傻啊,那狐狸精擺明了借著推拿故意去接近少爺,算了,反正你不要管,好好學就是了。」

穆七不明白為什麼琳達的反應會這麼大,她也沒有其它意思。

這天穆七正在看針灸之類的書籍,薔薇見琳達不在,她悄然閃身進來。

「小姐。」

「薔薇,我吃過葯了,還有事嗎?」穆七並沒有抬頭。

「不是葯的事情,我是有一件事想要小姐幫我。」

穆七放下書,「嗯?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就一定會幫你。」

「小姐,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求求你幫幫我吧,我……我喜歡少爺。」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塵哥哥很好的,我們都很喜歡他。」

「不,我說的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不是妹妹對哥哥的喜歡,七小姐要是真的很喜歡少爺,就應該成全少爺,他這些年為了照顧你一直沒有找女朋友。

他也是男人,也有正常男人的需求……」

穆七頂多看看言情劇,裡面根本不會出現過多男女親密的鏡頭,她並不知道什麼叫男人的需求。

「薔薇,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小姐不需要明白,你之前不是很想要一個大嫂嗎?不知道你可願接受我?」薔薇死死的盯著穆七的眼睛,想要看透她的心思。

穆七的眼睛一直都像是蔚藍的天空一樣,澄澈乾淨,並沒有因為她說喜歡穆塵而變臉色。

「唔……我也覺得塵哥哥一個人太孤單了,我不在的時候有人照顧他最好了,你要願意照顧塵哥哥我當然接受了。」

薔薇並沒有從她臉上看到任何不悅,難道是自己想多了?還是穆七太會偽裝。

「七小姐能這麼想我很開心,你只需要幫我做一件事就好,把這裡面的葯放到塵少爺喝的水裡面。」

「這是什麼東西?」穆七狐疑道。

「小姐放心,並不是傷害塵少爺的毒藥,只是一些激發塵少爺對女人有感覺的藥物而已,僅僅只有一晚的時間。」

穆七看著小藥瓶,「這個給塵哥哥喝了就能讓你當我大嫂了嗎?」

「七小姐只要按我說的做就一定會成功,你可願意幫我?」

「當然願意啦,我這就去。」

「小姐不要著急,你聽我說……」薔薇在她耳邊小聲說道。

穆七皺眉,「為什麼不能讓琳達知道?」

「因為琳達不喜歡我,要是她知道了一定會反對,這樣小姐就沒有大嫂了。」

「那好吧,我就不告訴琳達了,我幫你。」

「嗯,七小姐最善良了,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你一定要記住哦,要親眼看到塵少爺喝下。」「放心吧,我一定會成功的。」穆七乖乖點頭。 蘇錦溪這一夜沒有睡好,從理智上來說司厲霆和她離得越遠越好。

唐茗就在她的對面,隨時都有可能發現。

從自己的私心來說蘇錦溪是渴望見到司厲霆的。

畢竟已經習慣了他的懷抱,他抱著自己就會莫名睡得更加香甜。

她本以為司厲霆會回來,他卻是一夜未歸。

蘇錦溪很早就醒了,看著身邊空蕩蕩的被子不由得嘆氣。

心情有些複雜,司厲霆不知不覺已經在她心中佔有這麼重要的位置了。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起床梳洗換衣,看到頸部以下各種深淺不一的吻痕,以前的還沒有消失又添了一些。

想著他在自己身上時的溫柔,蘇錦溪心中也甜甜的。

三叔說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總有一天自己會和他光明正大的站在這溫暖的陽光下。

蘇錦溪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希望。

今天她打扮得很是幹練,精神抖擻的敲開了唐茗的門。

「唐總,你準備好了嗎?」

「嗯,一起去吃早餐吧。」唐茗看到今天氣質幹練的蘇錦溪眼前也是一亮。

似乎蘇錦溪總能夠給他一些驚喜,時而清純時而嫵媚時而幹練。

她就像是一個小妖精,可以有千種面孔。

「唐總,你怎麼了?」蘇錦溪發現唐茗似乎異常喜歡發獃,一不注意他就發獃了。

唐茗收回視線,「沒事,走吧。」

在對白小雨他也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白小雨太刻意追求完美。

即便是在家她也是時時刻刻臉上帶著妝容的,每次都是等自己睡下以後她才卸妝。

第二天自己還沒有起床她就會化妝,有時候睡得晚了她沒起來也會戴著眼罩蒙在被子里。

她說只想要自己看到她最美的一面,沒有化妝的她沒有自信。

時間一長,唐茗已經忘記了她的素顏是什麼樣子,那些妝容就像是一層面具戴在了她的臉上。

他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點驚喜,所以蘇錦溪的出現就猶如在平靜的生活中注入了一股清流。

蘇錦溪和白小雨是截然不同的兩人,她是能不化妝就不化妝,能簡單就簡單。

不化妝的她本來就很純凈漂亮,一旦化妝,哪怕只是塗了口紅,化了眉毛,都會給人驚艷的感覺。

唐茗突然有些期待起今晚的晚宴,出席宴會她可不能這麼簡單進去,盛裝之下的她會有多漂亮?

「今晚的晚宴是一個慈善拍賣晚宴,很多人都會出席,這裡面也有我正在準備的一個合作項目總裁。

所以今晚咱們是帶著目的去的,到時候你要打扮漂亮一點。」唐茗提醒道。

「唐總,我明白了。」蘇錦溪點點頭。

到了RY公司,蘇錦溪跟在唐茗身邊,這還是她頭一回到國外的公司。

前台進行了很熱情的招待,並且告知總裁已經在樓上等候。

兩人上了電梯,蘇錦溪有一些緊張。

按理來說唐茗說這次項目拿下的成功率很大,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

蘇錦溪卻莫名有些不安,恰好她的不安每次都會發生一些事情。

「表情怎麼這麼凝重,放輕鬆,沒有那麼難。」唐茗出言寬慰道。

蘇錦溪點點頭,「嗯,希望能順利拿下吧。」

除了之前唐茗莫名其妙打了她一巴掌之外,唐茗對她還算是不錯,蘇錦溪心中還是希望唐家好的。

RY的總裁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美國人,大肚便便和國內的有錢人也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唐茗迎了上去,熟練的用英文交談著。

蘇錦溪站在他身側,唐茗使用的是英式英語,和他的人一樣,英式發音很是紳士。

然而經過一番交談之後RY總裁臉上露出一抹抱歉的神色。

「抱歉,這個項目我們不能合作了,我們經過慎重的思考之下,發現有一家公司更適合和我們合作。」

這個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靂直接砸向了唐茗的腦門,心中雖然驚愕,他臉上的表情還算是淡定。

「史密斯先生,你是在和我開玩笑么?咱們已經溝通了一個多月,之前不是都談好了?」

「是的,我們是談得比較順利,我個人也是比較欣賞唐總,也希望和唐總能夠成為好朋友。

這次的合作一開始我確實是要拿給你們公司做的,現在這邊是臨時做了一點調整。」

唐茗推了推鏡框,在商場之中這一招也是慣用手段,有可能對方只是為了爭取最大利益。

「史密斯先生,我能夠理解你們的調整,如果覺得之前我們談的條件不太滿意,那麼我們可以重新再談。

我也是很有誠意想和貴公司達成合作,特地飛到美國,你不妨再談談你的條件。」

史密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舔了舔唇道:「唐總,不是條件的事情。」

唐茗心裡已經有些不淡定了,「那是什麼?史密斯先生之前不是也說過想要進入中國市場。

我們唐氏集團在中國也發展的不錯,咱們要是合作,我一定會遵守約定好好帶貴公司進入中國市場。」

「唐總,那我就直說了吧,我們在中國找到一家公司,經過考察之下。

不管是從經營規模還是發展前景來說,我們都一致認為和那家公司合作會更好一點。」

唐茗這才明白了自己是被人截胡了,在商場也是嘗嘗發生的事情,這種事他以前也干過。

只是這一次被人截胡心情極為不爽,「史密斯先生,既然我們無法合作,我也只想知道一件事,你們想要和哪個公司合作?」

「帝凰。」

聽到這兩個字唐茗的臉色都變了,蘇錦溪手中的文件夾掉到了地上。

「很抱歉。」她趕緊撿起了文件夾,為什麼是三叔?想到昨晚他匆匆離開,難道就是為了這件事。

這次的合作是泡湯了,史密斯親自將將兩人送到了電梯門口。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唐總,這次的合作雖然沒有達成,我希望以後我們能繼續合作。」

「好的,期待和貴公司的下次合作。」

雖然唐茗此刻心中都要氣瘋了,臉上還是維持著謙遜的表情。

「史密斯先生就送到這裡,我們先走了,對了,這是我從中國帶來的一件小禮物。」

蘇錦溪遞上一個精緻的包裝盒,這是一早唐茗就準備好的禮物。

「唐總,這怎麼好意思?」

「我和史密斯先生一見如故,雖然這次沒有達成合作,但是下一次我相信一定有這個緣分。

我知道史密斯先生喜歡收集鼻煙壺,正巧我最近得了一件清朝大師出品的鼻煙壺,希望你能喜歡。」

史密斯打開一看,那精巧的花紋讓他愛不釋手,「太神奇太神奇了。」他連連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