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走了,走了就走了吧!我們也沒辦法,只能祈求下次遇見他。」另一個女子冷笑一聲:「我們回去請教師父,看看要怎樣才能對付他,否則,下次就算再遇見他,我們也留不下他。」

隨後,兩個女子走進人群,消失在人流中。

「就打這麼幾下,居然不打了,真是掃興。」血狼呵呵一笑:「思思,我們繼續逛街吧!城裡似乎有很多好吃的。」

「可是,我們連神晶都沒有,怎麼吃啊?」任羽思提出疑問。

血狼眉頭一皺:「我們空有神石,卻沒有神晶,這可如何是好?不知道神晶可不可以用神石來兌換?」

「應該可以。」任羽思點頭道:「去找找哪裡有當鋪,去試試吧!」

………………

血狼和任羽思在城裡轉了大半圈,中域找到了一個當鋪,當他提出要用神石兌換神晶時,老闆給出的兌換率卻只有千分之一,也就是說,一千顆神石才能換得一顆神晶。

「太少了,如果是這樣,那我還不如不換了。」血狼說著就準備走。

「小兄弟,等等!等等!」老闆笑眯眯的問道:「你想要多少?」

「一百顆換一顆。」血狼正色道:「你應該明白,神石的作用依然不小,一百換一,我已經吃虧了。」

「一千換二,這是我的底線。」老闆說得非常堅定。

「那還是算了吧!」血狼說著又準備走。

這時,老闆馬上問道:「小兄弟,你有多少神石?」

「無可奉告。」血狼轉身搖了搖頭:「老闆,爽快點吧!我的神石可不少,這筆買賣,你穩賺不虧。機會難得,過期則無。」

「好!」老闆點了點頭:「一百換一就一百換一吧!這裡交易不方便,你們跟我到後院去。」

隨後,老闆將血狼和任羽思帶到了後院,這老闆只有神力八段,血狼和任羽思也不怕他耍自己。而且,作為商人,以誠信為本,一般都不會砸自己的牌子。

「你們準備用多少神石來換,報個數吧!」老闆笑看著血狼和任羽思。

血狼微微一笑:「先拿兩億吧!如果以後缺錢,再來找你。」

「好。」老闆微微一笑,拿出一個乾坤袋,道:「這裡面有兩百萬神晶,你好好數數,別到時候說我吃你們的空子。」


「我相信老闆的為人。」血狼也微微一笑,接過了老闆的乾坤袋,隨即,他也將一個乾坤袋遞給老闆,道:「這裡面有兩億神石,老闆清點一下吧!」

老闆接下血狼的乾坤袋,笑道:「我也相信你不敢騙我。」

「那我們就先走了。」血狼微笑著:「祝老闆生意興隆,紅紅火火。」

「借你吉言,走好!」

………………

兩百萬神晶,已經不是小數目了,因為在神幻界,兩百萬神晶可以買到的東西很多,可以和兩千萬神石在極幻界買到東西相比。

有了神晶,血狼和任羽思在城裡敞開肚皮的吃。就在他們閑逛時,有三個男子找上了他們。 「幾位公子,有何貴幹?」血狼笑看著這三個男子。

其中一個紅衣男子笑道:「我兄弟三人,觀察你們很久了,發現你們好像不是本地人,倒像是獸族中人,說說你們來我們神族有何目的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獸族中人?」血狼笑問了一句,又道:「其實,我想三位公子是誤會了,我和拙荊是神族的人,並非你所說的獸族。我倒還想問問,你們三人找我們有何目的?」

「我們的目的?」紅衣男子呵呵一笑:「其實,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驗證一下你們的身份。可是,聽你們的語氣,看你們的神色,倒也不像是獸族中人,不過,僅憑這些,並不能說明你們不是獸族中人。」

「既然你們無法證明,那我們就先走了?」血狼說完就拉著任羽思轉身,可是,另外兩個男子攔住了他們。

「三位公子,這是什麼意思?」血狼依然微笑,毫不驚慌,因為,這三個男子都是神力七段,根本威脅不了他。

紅衣男子呵呵一笑:「我們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懷疑你們是獸族的人,想請你們跟我們走一趟,如果確定了你們不是獸族中人,你們隨時可以走,還請你們配合一下。」

「你們是什麼人?我們憑什麼要跟你們走?」血狼呵呵一笑:「真是笑話。」

「這可由不得你們。」紅衣男子嘿嘿一笑:「不管你們是不是獸族的人,反正你們也不是本地人,今天,你們除了跟我們走,別無選擇。」

「兄弟,別逼人太甚。」血狼冷笑道:「有些你感覺並不起眼的人,其實是你最不能惹的人,你們要是惹得我不爽,我保證,你們會死得很慘。」

血狼說得非常嚴肅,一點面子也不給這三個男子,因為他知道,這三個男子本就是故意來找茬,就算自己服軟,跟他們去了,也肯定會被下套。與其憋屈的被帶走,倒不如奮起反抗比較瀟洒。

這時,三個男子都大笑起來,紅衣男子傲慢的說道:「在這華風城,還從沒有誰敢這樣對我們說話,你小子居然開了個先例,很好,很有魄力,很有勇氣。」

「你們三位,可以不要那麼得意嗎?」血狼面帶微笑:「我現在感覺很不爽,萬一失手殺了你們,我可沒命陪。」

「就憑你,也敢和我們說這種大話,真是可笑至極。」紅衣男子又看向另外兩位男子,問:「你們說,我們現在要不要動手解決他們?」

「我覺得沒這個必要。」一個白衣男子笑道:「將他們打暈后,直接帶走就行了,何必殺了他們?」

「我也這麼覺得。」另一個男子笑道:「我們動手吧!免得讓他們逃掉。」

「狼哥,打不打?」任羽思馬上問血狼,而血狼卻輕輕搖頭,告訴她不要打,還讓她使用頓隱逃走。

當三個男子剛準備動手時,血狼和任羽思消失了,這一幕,不僅讓三個男子感到吃驚,周圍的旁觀者也感覺非常意外。

「他們,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了?」紅衣男子表情凝重,其他兩個男子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都提高了警覺性,生怕血狼和任羽思突然給他們個致命一擊。


過了一會,血狼的聲音回蕩在場上:「我本無意與你們為敵,怎奈何你們苦苦相逼,既如此,你們晚上可得洗乾淨脖子,等我來宰割。」

街上有很多人都聽見了血狼大放厥詞,有些人相信,有些人卻不以為然,因為這三個男子身份顯赫,從來都是他們欺負別人,哪輪得到別人來欺負他們?

這時,紅衣男子也大喊道:「小子,你最後別來找我,否則,你會死得很慘。」

說罷,紅衣男子做了個手勢,和其他兩人馬上離開了。他們非常傲慢的走著,街上行人都給他們讓道。

………………

血狼和任羽思出現在華風城郊外,這時,任羽思問血狼,接下來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血狼笑道:「我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個那三個傢伙較勁,他們背後肯定有神級強者撐腰。說實話,我們不能和他們正面相拼,否則,引起他們長輩的注意,那我們就慘了。」


任羽思又問:「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刺殺他們,對嗎?」

「如此殺他們,對我們來說,很危險,所以,我覺得沒必要,而且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的住處在哪。」血狼微微一笑:「我剛才說那話,也只是想嚇唬他們,如果真要行動,還得從長計議。」

「是啊!」任羽思感嘆道:「我們勢單力薄,不宜惹上太多的麻煩。」

「先不說這些,我們進城吧!我想,我們不會再遇到他們了,如果再遇到他們,那就說明他們該死,我會成全他們。」說著,血狼拉著任羽思向城裡走去。

走在城裡,血狼和任羽思感覺沒什麼心情逛了,他們去找了個客棧住下。這時,他們想起了星老說的幻恆神劍和幻恆戰甲。

當初在極幻界,五行神尊被廢后,星老將幻恆戰甲和幻恆神劍歸位了,而且那個位置就在神幻界。血狼其實並不渴望得到這兩樣東西,但他必須努力去尋找,最讓他無奈的是,他毫無線索。

「思思,你說幻恆神劍會在哪呢?」血狼眼中有些迷茫。

「神幻界那麼大,我哪知道?」任羽思正色道:「星老爺爺也真是的,讓我們去找,又不告訴我們地址,這怎麼找嘛?」

「我想,星老前輩也是想考驗我們。」血狼微微嘆息:「睡覺吧!」

………………

龍傲宇和姜楚楚坐在篝火前,他們考著一隻火雞,甚是悠閑。

「龍大哥,你真能將我身上的疤痕去掉嗎?」姜楚楚依然還在擔憂她身上的疤痕,也許是因為太多太難看了。

「當然能。」龍傲宇自信的點了點頭:「不過,這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得每天給你輸送神力,頂多半個月,你的疤痕就能全部顯示,包括你以前留下的看疤痕。」


「你真厲害,謝謝你啊!」姜楚楚高興的笑了起來,非常動人。

「你的笑容很動人,以後你少在我面前笑。」龍傲宇正色道:「否則,我怕我會忍不住把你給辦了。」

「你……」姜楚楚撇撇嘴:「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好姑娘,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不怕你,嘿嘿!」

「你不怕我?」龍傲宇想了想,呵呵一笑:「好吧!換作我是你,我也不會怕我自己。」

「那不就得了。」姜楚楚笑了笑,又問:「龍大哥,你在極幻界,有孩子了嗎?如果有,應該有我那麼大了吧?」

「孩子?」龍傲宇閉上眼睛沉思起來,姜楚楚也沒再開口打擾,兒龍傲宇卻緩緩說道:「我倒是想有個孩子,但我在極幻界時,擔任著族長一職,而且我當時追求實力,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去談情說愛,哪能有什麼孩子?」

「你當年還是族長?」姜楚楚有些驚訝:「太厲害了!」

「你這姑娘,怎麼可以這樣理解?」龍傲宇扯下一塊火雞肉,邊吃邊說道:「能當上族長就一定厲害嗎?其實,我也是被逼上任的,那總位置,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坐的。當我坐上那個位置之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更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麼?」

「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自由了嗎?」姜楚楚笑道:「現在,我要恭喜你獲得了自由,獲得了新生,以後,你定會在神幻界大放光彩,成為一顆閃亮的新星。」

「那,我就借你吉言,不斷超越自我。」龍傲宇哈哈一笑:「雞肉熟了,你快吃吧!」

「嗯。」姜楚楚邊吃邊說:「獸族離此地還有四五百公里,我們還得走多久才能到呢?」

「不著急。」龍傲宇笑道:「其實,在森林裡漫步,也挺悠閑的,我很喜歡這種環境。在極幻界時,我曾無數次幻想神幻界的樣子,可當我到了神幻界才發現,這裡與我想象中的樣子有很大的差距。」

「那麼,你想像中的神幻界是怎樣的呢?」姜楚楚試著問道。

龍傲宇搖了搖頭:「我無法用語言描繪出來,總之,我看到的神幻界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繁華、先進,反而很古老,很神秘,對於這顆星球上的東西,我很好奇。」

姜楚楚又笑問:「包括我嗎?」

「你?」龍傲宇搖了搖頭:「自作多情。」

聽后,姜楚楚沉默起來,當她吃飽后,抬頭看著龍傲宇,認真的說了一句:「龍大哥,謝謝你!」

「謝我什麼?」龍傲宇不解,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也說不清楚。」姜楚楚說道:「我就是很感激你,也許,『謝謝』這兩個字太膚淺,但我實在是找不出其它方式來感謝你。」

「我,並沒有要你感謝我,我只是想盡到自己的責任,男人的責任。」龍傲宇嚴肅的說道:「其實,你沒必要和我聊得那麼深,這對你不好,因為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可是,我一直跟著你,難道你不讓我說話嗎?」姜楚楚皺著眉頭:「我怕我跟著你太久了,會漸漸的愛上你,你說我該怎麼辦?」

「那你就早點離開我。」龍傲宇想了想,嘆了口氣,又道:「你一個弱女子,離開我后,又能去哪呢?」

「是啊!」姜楚楚提議道:「要不,你就一直帶一個我吧!等我有實力自保了,我就不會再纏著你了,你看如何?」

「你先別考慮那麼遠。」龍傲宇正色道:「生活中有太多的變數,有些事情想想也就罷了,沒必要太認真,知道嗎?」

「嗯。」姜楚楚嘿嘿一笑:「在我沒實力自保之前,我就纏著你,誰讓你要救我呢!」

「沒想到,你還挺開朗的,我之前還以為你很內向呢!原來是我小看了。」龍傲宇笑了笑,突然神色一凜:「你別再對我笑了,否則,我讓你哭。」

「人家想笑,你居然還不讓。」姜楚楚嘟著小嘴:「你這人好無理,哼!」

「你這樣子的表情,等會,你可別怪我啊!」龍傲宇笑吟吟的看著姜楚楚:「別以為我是什麼正經人,我做人的底線,可是很低的。」

「我才不怕你。」姜楚楚又撅起小嘴。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可不管了啊!」龍傲宇認真的看著姜楚楚,他對這女孩,還真的很感興趣。

「龍大哥,你別那麼啰嗦行不?」姜楚楚說道:「只要你不在乎,我……就不怕。」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別怪我欺負你了。」龍傲宇嘿嘿一笑,站了起來。

「龍大哥,你,你還真來啊?」姜楚楚雙手抱胸,竟有些害怕了。

「你以為我是在和你來玩笑嗎?」說罷,龍傲宇看姜楚楚還是有些害怕,他想了想,又搖了搖頭:「算了,我先幫你療傷,不欺負你。」

「哦!」姜楚楚輕輕點頭,鬆了一口氣,眼中卻又閃過一絲失望和失落,而龍傲宇的洞察力及其靈敏,他發現了姜楚楚眼中的失望。這讓他不禁感嘆,無意間,居然讓一個女子對自己產生了好感,他也有些糾結,到底要不要收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