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弦拉滿,四周空氣都被拉扯,發出刺耳爆鳴,成人手臂粗細的綠色火箭,瞬息形成,在半空形成一個渦旋,對著秦逸爆射而來!

轟!

真氣和長箭半空碰撞,秦逸真氣渾厚無比,凝練程度遠超其他修道者,綠色火箭頓時被碾壓粉碎,如暴風驟雨,朝著海面傾瀉而下,氣浪滾盪,形成道道同心圓,方圓百丈海水,都被火焰燒得蒸騰一層!

但是火箭雖裂,餘威還在,秦逸只覺得鑽心劇痛,如毒蛇一般,從指尖蔓延到掌心,到手腕,到胳膊,到手肘,整條右臂,震蕩不止,如同骨頭寸寸折斷,肌肉炸裂一般劇痛。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現在整條右臂,已經炸成肉醬了,也只有身體經過淬鍊的秦逸,才擁有近乎蠻橫的體質!

被巨力推動,秦逸一頭墜落進大海里。

海水上層,竟然也被火焰燒得滾熱,不過數尺之下,依舊冰冷。

「竟然能承受我一擊之力。」半空之上,黑水公子也被氣浪掀得往後倒退好幾步,眼中露出訝然神色。

吳鵬他們被氣浪掀翻,見秦逸掉落水中,也不顧頭破血流,齊齊向礁石邊跑去,大聲呼喊秦逸的名字。

秦逸此刻浸泡在海水裡,身體雖然氣血翻湧,劇痛難忍,但腦子卻清醒無比。

「原本我以為,只有達到炎魂大境界的強者,才可以凝鍊火焰,這黑水公子,才是祭體境界,卻可以依靠法寶,使用火焰攻擊,威力恐怕比他赤手空拳,要強上十幾二十倍!我就是吃了沒有法寶的虧。」秦逸心中恨恨,「不過被他這麼一撞,我心臟跳動加速,有力,黃泉獓日丹好像又溶解了一部分。看來想要快速提升實力,我必須要多多戰鬥才是。」

剎那的時間,秦逸心中,已經對未來有了目標。

「可是現在,要怎麼解決掉黑水公子,才是當務之急。」秦逸腦筋快速思考。

「你裝死是吧,那好,我就把你的同伴,一個個折磨致死,我看你能藏到什麼時候!」海面之上,突然又傳來黑水公子尖銳的嘯聲。

「什麼!」秦逸眼中怒火熊熊,拳頭緊握,咔咔作響,「我該怎麼辦?吳鵬他們之前能夠將活下去的機會讓給我,我就沒有理由此刻丟下他們不管。好吧,拼了!」

秦逸打定主意,正要從水中躍出,突然心念一動,一股強悍霸道至極的力量,破開海面,乘風踏浪,眨眼功夫,就到了秦逸感知的範圍內。

「妖孽受死!」一聲大喝,如滾滾天雷,震耳欲聾。

「是幫手?我們學院的學生?」秦逸又驚又喜,急忙從水中鑽出。

腦袋剛冒出水面,就感覺強光刺眼,好像太陽,降臨到了海面上。

「是他!」秦逸眯著眼睛望去,海面上,一名拉開巨弓的男弟子,正是出發那天,在洛珞旁邊,給秦逸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位。

「赤霄弓?你是雷天!」黑水公子望著來人,發出一聲驚呼。

「是雷天師兄!」吳鵬他們也傳來驚喜的聲音。

秦逸望著踏浪而來的男弟子,默默記下他的名字。

「蔽日箭!」雷天一聲大喝,手中紫色長弓拉滿,波濤狀能量洶湧滾盪,金色光箭,在弓弦上凝聚成形,光華絢爛,刺眼,如灼灼烈日,降臨大地。


嗡——轟!

長箭射出,突破虛空,海水都被分割開來,陽光普照,照在人身上,讓人覺得每寸皮膚都火辣辣疼痛。

四周氣流如暴風巨浪,吹得人幾乎都站不穩,狂風中秦逸穩住身形,心中暗嘆:「這就是祭髓境界的實力嗎?果然強大,不知道這雷天師兄是祭髓境界多少層。」

「血陽魔火!」黑水公子尖聲厲喝,腳下頭骨風火輪呼呼旋轉,綠色火焰鋪散,沸騰,熊熊燃燒,在他面前凝聚成一面十丈高的火牆。

綠色火牆,火焰雄渾,一張修羅猙獰面孔,在火牆上浮現,彷彿要掙脫而出,長長獠牙的嘴巴,猛然張開,厲聲咆哮,吞鯨吸水,一口將光箭吞下。

轟隆隆!


光箭爆炸,形成無數金色光點,修羅面孔被撐開,扭曲,變形,爆炸的力量,在修羅口中隆隆炸響,整面火牆都開始扭曲,晃動,四周海水如沸騰一般,驚濤拍岸,震耳欲聾。

修羅的面孔,被撐到了極致,雷天目光灼灼,眼中神光,熔金化鐵。

黑水公子,臉色陣陣難看,顯然他的實力,遠不如雷天。

轟!

修羅面孔,連同火牆,一起爆炸,巴掌大的碎片,有無數片,散落漫天遍海,無數颶風,足以把牛馬撕成碎片。

秦逸身體強悍堅韌,道道勁風割到體表真氣上,發出金石撞擊的脆響,火星四濺。

這個場面,也讓秦逸心驚不已,幸好吳鵬、趙景勝他們不在這爆炸的範圍內,如若不然,豈不是早就碎屍萬段了!

秦逸望向雷天,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神色:「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考慮我們的生命安危!」

受到爆炸衝擊,海水往下凹陷一個直徑數十丈的大坑,四周海水倒灌進去,發出聲聲巨響。

黑水公子臉色極為難看,往後連退十多步,捂著胸口,大口喘氣。

雷天立於半空,巋然不動,如山峰一般,陣陣壓迫力,層層疊疊,讓四周空氣都彷彿停止流動。

趁著雷天和黑水公子對峙的時機,秦逸迅速趕到了自己兄弟們身邊。

見秦逸趕來,吳鵬他們趕緊圍了上來。

看到大家沒有大礙,秦逸的心稍微放下來一些,問道:「這雷天是什麼身份?」

「他是地動榜第二的強者,和洛珞師姐差不多一個層次的。」曾玄介紹道。

「雷天師兄號稱是,今年最有希望撼動洛珞師姐地動榜第一的人,他在去年的地動榜排位賽決賽上,遺憾輸給了洛珞師姐,屈居第二。後來幾乎一年的時間,他都在外歷練,得到了奇遇,那張赤霄弓,聽說是天器上品的寶物,就是雷天師兄在奇遇的時候得到的。」吳鵬補充道。

吳鵬話音剛落,半空突然傳來黑水公子一聲厲喝:「原來一直引誘我們來的人是你!」

「我和極樂道人感覺到有股強大的力量,不斷深入迷霧海灣。窺視之後我們見到,原來是一支天聖學院學生組成的隊伍,這才集結了兩千魚人前來。沒想到這支隊伍只是誘餌,背後竟然是你!」黑水公子恨恨道,「原來你早就在算計我們了。」

「我不把他們當誘餌,能把你和極樂道人引出來嗎。」雷天凌立天空,目光淡淡掃了眼黑水公子,「今天你逃不掉了。我在一年前,就已經踏入了祭魂境界,而你比我整整低了一個境界,乖乖受死,還能免去幾分痛苦。」

二人的對話,因為相隔比較遠,吳鵬等人並沒有聽清,但是秦逸感知遠超常人,雷天和黑水公子的對話,幾乎一個字不落,落入他耳中。

「這雷天竟然一直把我們當誘餌!」秦逸牙關緊咬,「用我們的生命,來把黑水公子和極樂道人引出來。我說這麼多魚人,怎麼會包圍我們,原來都是被雷天引來的。今天如果不是我苦苦支撐,恐怕我們五個人早就死了。他之前一定也在旁邊窺視,見時機成熟,這才現身!」

秦逸甚至可以想到,自己一行人深入迷霧海灣的途中,雷天一直在半路故意留下蛛絲馬跡,讓魚人和黑水公子、極樂道人發覺、追蹤到自己五個人。

等魚人和黑水公子、極樂道人都出現,並且和自己斗得兩敗俱傷的時候,他再出現,殺人奪寶,獨佔功勞!

用自己同門的性命做餌,自己佔盡便宜,這副心腸,真是歹毒到了極點! 孫超要搶「困龍樁」!

郝仁和雷藏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兩個字來——勁敵。

孫超看起來沒有什麼派頭,但是郝仁竟然用神識看不出他的底細。一般來說與郝仁境界相仿的武者,他都能看出對方的深淺,而別人就沒有他這樣的能力,因為他的元神比別人更強大,而元神的強大則是因為他身懷兩大五行至寶——息壤和洪燭。總之,孫超很牛。


雷藏雖然沒有郝仁那麼強大的元神,但是他久在雜家空間,早就聽說了孫超的威名。據說此人已經是渡劫境大成的修為,而雷藏才只是合體境大成,差了這麼一個大境界,他自知不是孫超的對手。

即便如此,兩人仍然不想弱了氣勢。

雷藏冷笑一聲:「想搶我們的『困龍樁』,就要有抵禦『困龍樁』中雷電轟擊的本事,你覺得你準備好了嗎?」

郝仁也附和著說道:「想從我們的手中奪走『困龍樁』,你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價,甚至會影響你的下一步提升,有可能讓你在第二次天劫中丟了老命。你準備好了嗎?」

聽了雷藏和郝仁的話,孫超仰天大笑。

「你笑什麼?」雷藏和郝仁一齊問道。

「我笑你們想說大話卻底氣不足,你們不覺得自己露怯了嗎!」孫超調侃道。

郝仁心說:「底氣能足嗎?你是渡劫境大成,而我們是合體境大成,差一個檔次呢!」

「交出『困龍樁』,我放你們離開!否則,你們今天有可能要死在這裡!」孫超傲然說道。

雷藏和郝仁齊聲冷笑:「想得美,拿命來!」說完,兩人一齊向孫超攻來。

雷藏用拳,直取孫超前胸。郝仁用掌,側擊孫超脖子。

孫超贊一聲:「來得好!怪不得能將讓葉千尋死在這裡!」說到這裡,他突然身子一矮,從雷藏和郝仁的夾縫中穿了過去。

孫超又矮又胖,身法卻十分靈活,這讓雷藏和郝仁都心中一凜。兩人各自展開自身的絕技,再次圍攻孫超。

郝仁的「天魔舞」輕如飛天,專攻孫超的上三路。雷藏使出「魚雁十三擊」中的「魚式」,專攻孫超的下三路。

孫超起初還有點輕視這二人,自以為必勝。幾個回合一過,他就再也不敢掉以輕心了。

孫超的身法突然一滯,竟然變得極慢。而且他的出拳、踢腿似乎也凝重了許多,就好像手上搬了一座山,腳下趟過一條大河。

但是,孫超的動作雖慢,每當雷藏和郝仁的招式攻來時,他總能十分及時地將其封住,並及時反擊,力量大得驚人。若不是孫超還顧及自己的身份,這家客棧已經被他給拆了。

「大哥,他這是什麼功夫,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郝仁的拳腳中都帶著暗勁,但是接連幾招都不奏效。他自認為是用暗勁的行家,但是在孫超面前,是嚴重的縛手縛腳。

雷藏也吃了幾個暗虧,他驚叫一聲:「這是孫超的平生絕學『挾泰山以超北海』,據說他自打練成,只敗在一個人的手中!」

「那個人是誰?」郝仁雖然疲於應付,但是好奇心卻強。

「雷公!」孫超主動回答,「這世間只有他能對付我的『挾泰山以超北海』,只可惜他現在不在張儀城,不要指望他會來救你!」

雷藏和郝仁心中暗想:「雷公就是在這裡,也不會救我們的!」

眼看著孫超越逼越近,郝仁對雷藏說道:「大哥,快把『困龍樁』使出來,我們用雷電轟擊他!」

「好的,你閃開,別把你也給困進去了!」雷藏見孫超老是纏著他,距離太近,只要用「困龍樁」,自己是跑不了了。但是,他不想把郝仁也困進去,所以,他想讓郝仁離遠點。

「不行,我也要進『困龍樁』,要不然,在雷電還沒有把他轟死之前,他先把你打死了!」郝仁叫道。

孫超笑著對郝仁說道:「你很聰明。『困龍樁』現在屬於雷藏的。但是只要雷藏一死,『困龍樁』就成了無主之物。我會把它搶來,抹去其中的記憶,再塗上一點自己的鮮血,從今以後,這寶貝就是我的了!」

「想得美,今天我們就跟你拼個魚死網破!」雷藏牙一咬,將「困龍樁」扔了出去。

「困龍樁」一出雷藏的手,立即變大,只是一瞬間就把郝仁、雷藏和孫超三人困在裡面。

雷藏手捏蘭花指,說一聲「轟」,頓時密集的蛇形閃電出現在「困龍樁」里。

郝仁已經對雷電免疫了,甚至還可以吸收雷電的能量。雷藏的精、氣、神、筋、骨、皮也都經過雷電的多次折磨,現在已經變得堅韌了許多,堅持一個小時也沒有問題。

孫超顯然沒有經過這種鍛煉,閃電如蛇一般向他的全身突襲,很快就把他的衣服和皮膚都撕碎、燒黑。

但是這傢伙卻異常強悍,對於電流的攻擊根本不予理睬,這點小傷對他來說似乎司空見慣。他現在只想快速將雷藏殺掉。

孫超仍然以自己的絕技「挾泰山以超北海」,向雷藏步步緊逼。雷藏的「魚雁十三擊」雖然精妙,在孫超面前卻怎麼也施展不開,形式越來越嚴峻。

郝仁知道,孫超對雷電沒有免疫力,他現在只有儘快的把雷藏幹掉,然後把「困龍樁」搶在手裡,這樣才能使其中的雷電信息。

「你想儘快結束戰鬥,我偏不讓你如願!」

想到這裡,郝仁迅速來到雷藏身邊:「大哥,我們共同對付孫超,盡量把時間拖延下來!相信要不了多久,孫超就會力竭的!」

雷藏被孫超逼得幾乎沒有喘息之機,但是聽了郝仁的話,他又抖擻精神與郝仁配合戰鬥。剛才他們還能偶爾進攻幾招,現在他們全部採取守勢,以求最大限度地消耗孫超的實力。

一人追,兩人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三人在玩「老鷹捉小雞」。

不知不覺間,半個小時過去了。

「好狡猾的兩個小子!」孫超雖然修為比他們兩個高出一大截,但是此時雷電加身,他的真氣和力量都消耗得太快。

「啊!」孫超大吼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殺了你們,我可以在學院得到許多獎勵,補充實力,到時候在地動榜排位賽上,一舉奪魁,得到院長青睞,到時候一舉突破到炎魂大境界,都不是痴人說夢!」雷天心中算盤打得噼啪響,目光凝聚,緊緊盯在黑水公子身上。

黑水公子雖然也身備法寶,但是本身境界,和雷天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今天想要逃脫,機會極為渺茫。

「雷天,你別以為比我強,就可以輕易殺了我。你要是不相信,大可以來試試,我絕對會讓你後悔終生!」黑水公子咬牙切齒,腳下頭骨風火輪火焰熊熊,將空氣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