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完之後,身上的氣息明顯上升了幾分,一股恐怖的無形之力,頓時將葉飛的身形籠罩在其內。

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在這股力量之下,他識海內的靈識,如同受到了撕扯一般,一股痛徹心扉的劇痛,瞬間襲卷了他的整個心神。

「靈識攻擊,這老東西的靈識究竟強到了何等地步。」葉飛面色有些蒼白,隨即直接調動先天之力,將他的護住了心神。

在他的先天之力不斷得消耗之下,這才勉強擋住這道攻勢。

而此時遠處的那位紅髮男子,也是閃身站在了白髮老者的身旁,他看了身旁之人一眼后,隨即禮貌地彎身行禮,方才面對葉飛的那種囂張跋扈早已經被其收斂起來。 「主教大人,您答應本皇的時之刃,是不是該兌現了。」紅髮男子轉頭望著身旁之人,此時直接開口說道。

他身為暗島上排名前五的強者,若是沒有天大的好處,自然不可能請的動此人。

這位白髮老者的身份,紅髮男子顯然早已經知曉,從此人話語中可見,白髮老者應該與西方武道界的教廷有關,他說能夠拿出時之刃,自然不會有人懷疑。

「老夫不能有太多的消耗,你先幫我廢了此子身上的力量。」

「你想要的時之刃,就在那個人的儲物戒指之內。」白髮老者臉上的表情平靜,轉頭望向身旁之人緩緩開口回應道。

紅髮男子聽到這話,頓時眼前一亮,此時也是不在猶豫。

只見他全身的火焰之力,此時再度凝聚成型,身形在半空之中,帶出一道長虹向著葉飛襲卷而去。

那紅髮男子,剛剛衝出沒多遠,他的耳邊便是傳來一道極為冰冷的聲音。

「暗島之力,縛殺。」隨著聲音的傳來,四周空氣中的暗島之力,陡然在半空之中凝聚,瞬間封鎖了紅髮男子的身形。

此事後方不遠處的琳,再次將體內的力量調動而出,身形帶起一道幽光擋在了葉飛的跟前。

「暗島之力,可不是你這樣用的。」紅髮男子面露輕蔑之色,目光落在了琳的身上。

只見他說完之後,全身的氣勢陡然轉變,其掌中竟是出現了一縷漆黑的霧氣,同時瞬間攪動了四周的暗島之力,向著此人的周身凝聚而來。

琳之前施展的縛殺之力,已然被此人輕鬆化解。

對於暗島之力的控制,這位紅髮男子,比起琳來說似乎要熟練無數倍,那磅礴的幽暗霧氣,在此人的控制之下,竟是凝聚成一張無形的巨大手掌。

「一個新晉的外環島主,也敢在本皇面前施展暗島之力,簡直是愚蠢至極。」紅髮男子臉上的不屑之色見顯,揮手便是向著琳一指點去。

只見半空之中,那凝聚成型的巨大手掌,有人泰山壓頂之勢,猛然向著琳覆蓋而來。

「你也是暗島島主?」琳很快反應過來,那張已然被幽芒籠罩的臉頰上,面色隱約有些微變。

能夠這般熟練的控制暗島之力,除了暗島島主之外,一般的海外異人根本無法做到。

此時被靈識封鎖的葉飛,也會察覺到琳的處境有些危險,那紅髮男子顯然不光是簡單的暗島島主,更是來自北海十二暗道的內環強者。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一個小小的靈識體而已,也敢妄想奪舍葉某」葉飛此時目光一閃,抬頭掃向前方的老者。

他的話音剛落,全身的靈力轟然爆發,此刻已然不在選擇一位的防禦,而是揮出一道瞬發的掌心雷,向著前方之人閃動而去。

「小東西,老夫很同情你的無知。」白髮老者臉上的表情如常,面對那道狂暴的雷霆之力,他的身形沒有任何的躲閃的舉動。

狂暴的雷霆之力,可謂是瞬間臨近,直指白髮老者的身形劈來。

那白髮老者面露輕笑,只是輕輕抬起了手臂,大袖一揮之下,捲起一道颶風,竟然輕易地將葉飛的一擊之力擋下。

「先天中期,老夫全盛之時,都不會正眼瞧上一眼。」白髮老者低喝一聲,聲音中透著一股久違的威嚴之感,隱約帶著讓人無法反駁之勢。

而後方不遠處,半空之中的那道無形手掌,已然壓在了琳的身上。

她與那紅髮男子之間,實力幾乎被在一個層面,無論是暗島之力的控制,還是本是硬實力上,都有著極大的差距。

琳的身形在那恐怖的壓迫之力下,直接被從半空之中,拍打進了下方的街道地面之中。

半響之後才艱難地站起身來,她的嘴角忍不住溢出鮮血,雙眸中的幽光明顯黯淡了幾分,顯然是體內受傷不輕。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臉上的表情凝重,同時腦海中正飛速旋轉著。

只是片刻的沉默,他忽然抬起頭來望向前方的白髮老者開口道:「老東西,你全盛時期實力可是達到了金丹之境。」

前的白髮老者面色一怔,此時忍不住目光凝聚在葉飛身上,不免上下打量了他兩眼。

「你居然知道金丹境,可否告知老夫你的師傅是誰,或許老夫與其相識也尚未可知。」白髮老者此時似乎來了一絲興緻,並沒有繼續出手。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陡然閃過一道精光,他沒有回應白髮老者的話語,而是身形繼續向後退去。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葉飛便是已然出現在了琳的身旁,他隨即將其身形托起,沒有片刻的遲疑,全身的靈力遠轉道極致,頓時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嗯,這個華夏人,是準備逃跑了?」半空之中的紅髮男子,此時不禁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方才還一副拚命的模樣,此刻說跑就跑著實有些果斷。

前方的半空之中,白髮老者面色如常,只是緩緩抬起頭來,向著遠處的天空凝望而去。

「小小的先天中期,怎麼可能逃過老夫的靈識鎖定。」

「今天老夫不惜踏上暗道,親自來尋此尋你,你便是註定難逃一死。」白髮老者面露自信之色,卻是並沒有著急著追去。

只見他沉默片刻之後,轉眼望向了後方,臉上的表情隱約彷彿凝固了幾分,但也是很快恢復如常。

一旁的紅髮男子,則是面露不解之色忍不住開口問道:「大人再不追的話,要是被那他們逃出暗島,事情怕是會變得有些麻煩。」

紅髮男子臉上,不免閃過一絲著急之色,他眼看就要到手的時之刃,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此刻他的新奇可想而知。

而若是離開暗島,沒有了暗島之力的加持,像他這樣的島主級彆強者,在戰力上可以說會大打折扣。

「此子不敢逃出暗島,老夫的雖然是靈識體,但同樣也會被暗島之力壓制。」

「一旦離開暗島那小子,在老夫手中撐不過兩秒。」白髮老者目光平靜,此時低聲開口回應道。

在他發現葉飛,已經察覺到他的監視之後,便是知曉此子絕不會輕易離開暗島,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在脫困之後,可謂是全速趕赴此地。

白髮老者說完之後,便是轉眼掃了後方遠處的天空,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警告之意。

雲若塵 在收回目光之後,白髮老者也是不在多言,身形帶起一道流光,向著前方急速追去,那紅髮男子也是連忙運轉力量,展開全速緊跟在老者身後。

二人的身影,幾乎是在眨眼之間,便是消失在了城市的半空之中。

直到二人消失許久之後,後方不遠處的半空之中,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此時緩緩現出了身形,他此刻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

「被發現了,不愧是曾經名震西方的三大主教之一。」白衣男子低喃一句,臉上隨即泛起了溫和的笑容。

這件事情,他顯然不會輕易干預,對於此人而言,作為觀眾一名吃瓜觀眾,是一件極為讓他興奮的事情。

只是片刻的思索之後,此人便是隨即閃動身形,向著最後消失二人的放心閃身而去。

如此同時,羅素島中心的半空之中,葉飛全身被靈力包裹,正以一種先天境界之下,無法察覺到的速度,向著島嶼的外圍急行。

這次的對手太過強大,此刻的他絕不能回到西城,就算是那位紅髮男子,也是絕不是崔虎,黑澤等人能夠與之一戰的。

「琳兒,那二人是沖我而來,此事與你無關,我將你留在中心城內,你儘快回到西城。」葉飛身形忽然停下,開口的同時他的掌中揮出一道靈力。

琳本想要說些什麼,只是不等她開口,便是被一股無形之力捲入了下方城內。

「大,哥哥。」下方的城市小巷內,琳抬頭望向葉飛離去的方向,她的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

直到她的暗島之力,已然感應不到葉飛的氣息后,琳這才轉身離去,她的體內的能量隨即湧現,以最快的速度向著西城趕去。

這件事情她顯然是準備通知黑澤首領與大哥哥的朋友,到時候他們一起出手,定能夠擊敗那些壞人。

而此刻的葉飛,已然離開了中心城的覆蓋範圍,他臉上的冷漠之色,越發的凝固了幾分,向著暗亞島的方向急行而去。

後方不遠處,那兩道窮追不捨的身影,也是早已經被葉飛的靈識察覺。

正如他所想的一般,白髮老者想要自己的身軀,而那位紅髮男子則是想要時之刃,對於被葉飛送走的琳,這兩個人沒有絲毫的在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與二者之間的距離,也是被拉的越來越近。

那位白髮老者的速度,明顯在葉飛之上,轉頭望去已然能夠在視線之中見到模糊的身影。

此人儘管只是靈識體,但其實力著實有些恐怖,在葉飛遇到的強者中,實力超過此人的怕是唯有南疆聖族的那位殘靈老祖。 「唉,巫頌的一擊之力,不應該用來對付一個先天後期之人的。」葉飛想到此處,不免心中略感到有些遺憾。

若是那道力量還在,定能震懾那位白髮老者,他也不至於落得這般狼狽。

轉眼間,葉飛已然逐漸離開了羅素島覆蓋範圍,伴隨著一陣清涼中帶著些許鹹味的海風,遠處的海平面已然清晰可見。

前方便是羅素島與暗亞島交界的海域,那地方葉飛早在之前,便是布置好一座驚天大陣。

「葉某等你來。」

「此陣若是連一道靈識體都無法轟殺,那就是我葉飛註定該絕命於此。」葉飛面露淡笑,臉上的神情浮現出洒脫之感。

自從踏入武道界一來,他不是第一次遇到生死畏懼,若是心存畏懼也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夠踏入先天之境。

哪怕那是遇到再強之人,也休想在葉飛手中奪取任何東西,更別說是他的身軀。

前方的海面之上,葉飛在進入布置之地后,他的身形隨即停頓在了半空之中,同時緩緩轉過身來,抬眼向著羅素島的方向望去。

僅僅不到兩息之間,白髮老者的身影,隨即出現在了葉飛十丈開外。

老者也是站在了半空之中,並沒有貿然出手,而後方的那位紅髮男子,此刻也是如約而至。

「陣法嗎,小東西,你以為憑藉一道陣法,就能勝過老夫?」白髮老者臉上露出笑容,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

他的靈識之力,比起葉飛要強悍太多,這片海域上的陣法,自然無法逃過他的眼睛。

一旁的那位紅髮聞言,臉上的表情不禁變得認真了幾分,他身為返祖級別的異人強者,對於華夏武道界的陣法之道也是早有所聞。

最囧蛇寶:毒辣孃親妖孽爹 傳聞陣法之道博大精深,有著神鬼莫測之威,但凡精通陣法的強者,戰力都是極為逆天的存在。

「能不能勝過葉某也無法斷定,你不妨進陣一試。」葉飛目光沉靜,輕笑一聲之後,身形隨即融入了海面上的陣法之內。

在白髮老者二人的目光下,葉飛的身影,彷彿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連氣息也不曾留下半點。

「主教大人,您看這。」紅髮男子一臉的愕然之色,忍不住低語一聲。

他此刻已然完全感應不到,那個華夏人的半點氣息,若不是方才親眼看見其消失,定會認為此人從未來到過這裡。

「雕蟲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賣弄。」白髮老者目光一凝,隨即向前走出一步。

只見他忽然抬起了手臂,一道古樸複雜的符文印訣,在他的雙手中凝聚成型,隨即抬手打向前方的空氣之中。

霎時間,海面之上狂風大作,洶湧的海浪掀起了兩丈多高,四周的空氣之中,更是瀰漫著陣陣的靈氣,這一刻這片海域,顯然成為了整個北海十二暗島靈氣最為充足之處。

這些靈氣,自然是葉飛融入陣法內那些法器散發而出,同時隨著符文印記的擴散,前方的海面上空,也是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這就是陣法嗎?」紅髮男子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一道透明中帶著虛幻的屏障,覆蓋在了海面之上,如同隔絕了空間一般,給人的感覺奇異無比。

而那道虛幻屏障之內,葉飛正踏在半空之中負手而立,目光掃向他們二人。

前方的海面之上,白髮老者一臉的不屑之色,他對於陣法之道,雖然沒有葉飛那般精通,但身為強者此人深知,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陣法只是雞肋而已。

「隨老夫一同入陣,只要能夠擒獲此子,老夫可以送你一件半靈器。」白髮老者此時轉頭看了身旁的紅髮男子一眼。

他儘管不屑於陣法,但也絕不是愚笨之輩,身旁之人的戰力不俗,對他來說用處極大。

「半靈器!」紅髮男子眼前一亮,臉上明顯露出了激動之色。

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他便是連連點頭,光是尋常的華夏法器,在海外異人中就是極其稀有之寶,更別說傳說中的靈器了。

若是有了此寶,暗島內環島主有誰能與他一戰,林帝之下他可稱最強。

白髮老者面露微笑,二人隨即直接踏入了陣內,剛剛入陣四周便是傳來一陣極強的壓迫之力,那紅髮男子身形不免一顫,眼中閃過驚駭之色。

「這就是華夏武道界的陣法之威嗎,果然很強!」紅髮男子全身力量涌動,洶湧的火焰之力,隨即附著在了全身。

而一旁的白髮老者,在進陣之後心中不免暗驚,就他的實力此刻身處陣內,也感受到了一股不俗的威壓之感。

「小子,這是什麼陣法?」白髮老者目光閃動,抬眼望向前方不遠處的葉飛。

葉飛淡笑一聲,他就怕這老東西老奸巨猾不肯入陣,如今只要進入陣內,他便是有七層的把握能夠戰勝此人。

「此陣名曰:斬仙。」

「老定西,接葉某為你準備的第一式大禮。」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全身雷霆之力陡然凝聚。

只見他的掌中迅速掐訣,同時抬手一點蒼穹,整座大陣的上空,頓時被一片雷幕所覆蓋,宛如天空在這一刻陡然消失一般,化作了一片漫天的雷海。

「陣轉,攻勢雷落。」葉飛眼中雷威閃動,此刻在陣法加持之下,彷彿化作了一尊雷神一般。

天空之中那片翻滾的雷海,此刻爆出一道道震顫心神的雷威,氣勢可謂是極其強盛。

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葉飛眼中閃過一道肅殺之意,指尖引動著雷霆,向著前方的二人一指點去。

霎時間,一道道狂暴的雷霆閃電,有如天罰一般,向著白髮老者二人轟去,欲要將其淹沒在了雷爆之中。

「哼,幾道雨雷而已,想要戰勝老夫,簡直是痴人說夢。」白髮老者冷哼一聲,全身的氣勢隨即轟然爆發。

只見一道一層由靈識凝聚成型的白色屏障,與白髮老者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來,將二人的身形籠罩在了其內。

半空之中落下的雷霆雖然強悍,但砸在白色屏障之上,竟是一時間無法破其防禦。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閃,在看清楚那道白色屏障之後,他也是不免感到一陣動容。

「靈識實體化,這老東西莫不是專修靈識不成?」葉飛盯著那道白色的屏障,此時忍不住低語一聲。

放眼華夏武道中人,踏入築基便能夠產生靈識,但靈識這種力量,極為容易受到損傷,一個不好就會落得實力跌落的下場。

也正因如此,實力相差無幾的武者,一般不會選擇運用靈識攻擊。

而這白髮老者的靈識,似乎極為古怪,其強度遠遠超出了正常武者的範疇,難怪被封印了這麼多年,還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

此時前方不遠處,白髮老者在抵擋住了落雷之後,便是忽然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有老夫在,陣內的雷霆之力傷不了你,你馬上祭出全力一擊,將那小子從陣眼處打下來。」 養個狼崽子當權臣 白髮老者雖然不懂陣法之道,但實力擺在那裡。

這樣的強者,說不上精通陣法,但比起一般的尋常之人卻是要了解的更多。

「好的,主教大人,還請您掩護本皇。」紅髮男子全身火光一震,便是閃身衝出了白色屏障。

就在這時,一道粗壯的雷霆閃動,從半空之中轟然落下,直接向著紅髮男子劈去。

後方的白色屏障之內,那變白髮老者面露輕笑,只見他抬手一揮,跟前的屏障之上,分離出一道白茫,瞬間擋在了紅髮男子跟前。

那白茫的速度,在葉飛的陣法之內,竟是隱約超過了他的雷霆之力。

「砰!」伴隨著一聲悶響,兩股力量在半空之中相互抵消。

就在葉飛準備再度凝聚雷霆之力,向著那紅髮男子劈去之時,只見後方的白髮老者,忽然再度抬手點向跟前的白色屏障。

這一之下,足有數百道白茫飛出,下一刻便是圍繞在了紅髮男子的身形周圍。

但凡有雷霆之力轟隆,其中一縷白茫便是迎上前去,將那粗壯的雷霆之力抵消在空氣之中。

「哈哈,哈哈,華夏人的小子,看本皇不親手廢了你!」紅髮此時忍不住發出狂笑,有四周的白茫保駕護航,他在漫天的雷爆之下宛如無物一般。

話音未落,紅髮男子在白茫的保護之下,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不遠處。

此時這紅髮男子全身的火焰之力,已然凝聚到了極致,一道巨型的的火刃,隨著此人的臨近,慢慢在半空之中凝聚成型。

「去死吧。」紅髮男子大喝一聲,此時臉上的狂笑,也是更加濃郁了幾分。

在距離葉飛不到三丈開外,此人手上合實,向著前方猛然一劈,那巨大的火焰刃,隨即轟然而出,帶起一陣火海,直指前方之人而去。

葉飛此時目光沉靜,他是身形並沒有移動閃躲,在看到火刃臨近之時,同時他的嘴角泛起了一絲淡笑。 海面半空之中,葉飛的陣法之內,那道火焰巨刃,帶著焚滅一切之勢,欲要將前方的葉飛,直接化作一團灰燼。

「在葉某的大陣中,你也配與我一戰。」 無情卻道有情痴 葉飛的聲音淡然,目光同時落像前方之人。

他的話音未落,隨即忽然抬起了手掌,前方的半空之中,一道詭異的黑風陡現,慢慢的凝聚成一個黑色的龍捲旋風,浮現了海面之上。

隱約間,似有低吼傳出,那黑色龍捲風內,忽然探出了一個碩大的玄蛇頭,四周的空氣中,頓時傳來陣陣陰冷的氣息。

「吼!」一聲震耳的嘶吼,隨即傳遍四周。

玄蛇一現,前方那道巨大火刃的威勢,明顯減弱了許多,最終斬落在黑色龍捲之上,最終被其完全吞噬消散在了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