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蕭易,還是老老實實,做你的平民子弟去吧!」

「狂劍訣之霸劍天下!!!」

薛一劍大吼。

聲音落下,倏然收劍,身上氣勢也跟著收斂。隨後,眼觀鼻,鼻觀心。整個人從狂風暴雨,突然過渡到寧靜的清晨。

一層淡淡的熒光,覆蓋薛一劍全身上下。隱約中,可以看見薛一劍的胸口,一面發光的鏡子,若隱若現。

狂暴變寧靜。

這莫名的轉變,讓蕭易心中一突,剛想行動。

赫然……

「嗡!」

「嗡!!」

「嗡!!!」

空氣陡地劇烈顫抖起來!所有空間彷彿被凝固!被扭曲!

無形的劍道氣機,洶湧磅礴噴發而出。剛猛、鋒利、狂暴、毀滅的氣息,攪渾氣流,直接在空地上撕裂出一條條清晰可見的痕迹。

「噗嗤!」「噗嗤!」「噗嗤!」

嘶啦!!!——

狂暴的劍氣風暴,絞碎虛無。彷彿驚濤駭浪,又好像火山爆發。浩浩蕩蕩,鋪天蓋地的沖刷開來,把蕭易團團圍住。

然後,瘋狂的輾壓!

……

空地周圍,宏遠武館隊伍。

「不好!這是寶器的增幅力量!薛一劍動用寶器了,他想趁此機會,廢了蕭兄的元府!」

方遠驚叫著,看向左手邊一名氣息沉穩的中年男子,急切道,「父親,蕭兄救過我的命,我們不能就這麼看著他被廢!」

「要不然怎麼辦?」

方遠右手邊的一名青年男子,沉聲道,「我們宏遠武館只是小武館,修為最高不過是巔峰武靈。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又怎麼救?」

「可是……」

「呵呵,遠兒放心,這位蕭少俠沒那麼容易倒下。」

方遠父親,中年男子沉穩笑道,「如果是其他人,面對薛一劍這一擊,確實會就此被廢。可蕭少俠……你看著就知道了!」

… 他臉上儘是笑容,一點也沒有擔憂之色,似乎對蕭易很了解。

啊?

方遠和青年男子聞言,皆是一怔。

方遠砸吧嘴,還想說什麼。不過見自己父親,這麼相信蕭易。到嘴邊的話,又煙了回去。

另一邊。

楊宇一臉平靜,望著場中激斗的蕭易。用只有他自己聽到的聲音,細語道。

「能承受十顆以上的霹靂玄雷爆炸,而不死。能從風暴海洋的地宮裡,活著走出來。輪到頭,又豈會廢在薛一劍的手裡?」


「反到是這薛一劍,狂傲自大、目中無人,仗著哥哥的身份,在天劍閣橫著走也就罷了。來到外面還這麼囂張,遲早死的不能再死。」

「說不定就在今天,死在蕭易手裡!」

楊宇低聲喃喃,眼中閃過莫名的光芒。他沒有看見黑珠吞吸時的畫面。

蕭易進入空間戒時,楊宇就已經殺到路口了。

黑珠爆發后,更是趁機,一口氣跑出了地宮。所以,對薛一劍好死不活,挑戰蕭易很是鄙夷。

時間都過去那麼久了,那株變異曇花早就被蕭易吸收消化乾淨。即便殺了蕭易取血,也沒有多少藥效。就這樣還挑戰蕭易,不是找死是什麼?

楊宇嗤笑。

……

空地中心。

面對薛一劍的忽然爆發,蕭易先是一驚,但緊接著,咧嘴微微一笑。

就那麼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狂風劍雨」狠狠衝擊在身上。


砰!

咚!!

轟!!!

一聲比一聲響的沉悶響聲,彼此起伏。


天地元氣瘋狂涌動,攪渾的大地,塵土飛揚,漫天飄舞。

蕭易站立不動。

《不死金身訣》施展開,體內本命元氣快速旋轉,一遍又一遍衝擊半步武宗的瓶頸。

是的,蕭易決定藉此機會,衝擊武宗!

薛一劍的這招劍術,威力非凡。堪比《風捲殘雲》全力一擊時的威勢擠壓,外帶無數劍氣的瘋狂逼迫。對根基打的最牢固的蕭易來說,正是衝擊武宗的好機會。

「來吧!來的越兇猛越好!!越狂暴越好!!!」

蕭易面色冷峻,運轉《不死金身訣》任由薛一劍的劍術大招,沖刷、輾壓自己。

伴隨這一壓力擠迫。

元府里第四輪本命元環,由原來的若隱若現,變的越來越亮。完整形狀,漸漸往本命元環凝聚。

「好!好!好!」

感受元府里的變化,蕭易心中大喜。一邊以肉身承受劍氣輾壓之力,一邊藉助滔天威壓,狀養元氣,凝聚第四輪本命元環。

嗡!

嗡!!

嗡!!!

無形的能量波動,震顫虛空。不斷蕭易身上,往四面八方傳遞開來。宛若浪潮,一波又一波,一陣又一陣。

唰唰唰~!!!

元氣盤旋。

蕭易身上的氣勢越來越濃烈,越來越狂熱。就像壓在火山下的地底岩漿,蠢蠢欲動。

受到影響,《風捲殘雲》自動施展開。

無形氣勢,宛如潮水般流淌匯聚在一起,再和自身氣息相融合。攪渾的天地元氣,浩浩蕩蕩,覆蓋四方。

「砰!」

蕭易體內一聲炸響。

一股磅礴、強大的無形威壓,突然從頭頂釋放,在空地上方綻放開來。

元府里。

受到不間斷沖刷、凝聚的第四輪本命元環,終於成功凝聚!

頓時間——

「轟!!!」

一股威凜天地的可怕大勢,倏然從蕭易體內狂暴衝擊而出。澎湃的力量,衝擊身體四周空氣,使得氣流如同波浪一般,往兩側匍匐分開。

「咻!」「咻!」「咻!」

……

勁氣四射,覆蓋方圓百米。


蕭易頭頂上空,外放的本命元氣,忽然間衍化成為各種各樣的幻象。

有猛獸、有神兵、有山嶽、有大海,甚至千軍萬馬、神魔嘶吼。

無數幻象,生生滅滅,無窮無盡!

「這……這是凝氣成物?!」

釋放大招的薛一劍,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停下來的同時,看向蕭易。

這一看,悚然大叫。

「不!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個時候突破到武宗?!不可能!!這不可能!!!」

薛一劍嘶聲大吼,眼睛里滿是駭然。

他怎麼也無法相信,蕭易居然在他的狂劍風暴覆蓋之下,打破元氣衍變的瓶頸。

踏入武宗境界!

……

空地周圍。

上萬名觀看的武者,也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凝氣成物!這蕭易竟然踩著薛一劍的大勢,突破半步武宗,進階真正的武宗!?」

「天才!天才啊!老子今天總算是親眼見到什麼叫『臨陣突破』了!這蕭易太他娘的牛逼了!」

「藉助他人之勢,進階武宗,這蕭易了不起啊。」

「世人都知道『借勢而起』,可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是啊,我們只是想想,他到好,居然真的敢做,而且還成功了!」

……

現場炸了鍋,所有武者都被蕭易的臨場突破,給刺激的熱血沸騰,大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