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萍無奈地搖搖頭,說道:「若是紫玉真人鐵了心要對付我們,我們是沒有什麼辦法的。不管是在修為還是在話語權方面,我們都無法和紫玉真人相比。」

「難道就任由紫玉真人一直這樣下去?」簡芷卉心中無比生氣。

「或許,等道空出關突破到真人層次之後,我們的情況才會有所改善。」章萍忍不住嘆息一聲。

聽到章萍的話,楊玄幾人都沉默不語。他們心裏極為清楚,大師兄戚道空想要突破到真人層次,幾率太小了。

「諸位師兄師姐,你們先回曉月峰,我和八師兄出去走走。」

楊玄對着章萍幾人說道,而後拉着公孫長虹離開了。

「小師弟這是要去做什麼?」簡芷卉眼中不由得升起一絲疑惑。

「看到生道變成如今這樣,小師弟心中也不好受,我們回曉月峰吧。不要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要是被師傅發現了,師傅會擔心的。」章萍緩緩說道。

……

「小師弟,你不用擔心,我們的狀況一定會好起來的。現在這樣,只是暫時的。」公孫長虹臉上勉強擠出一縷笑容。

「我知道的,八師兄。」楊玄笑着說道,「對了,對於紫玉真人那些弟子,八師兄你都了解吧?」

公孫長虹疑惑地看着楊玄,說道:「我是玄天門的萬事通,紫玉真人那些弟子的情況,我自然是了解。」

「既然八師兄你了解,那就好辦了。」楊玄說道,「走吧,我們去找紫玉真人的那些弟子。涅槃境界的弟子便不用了,我們只找洞虛境界的弟子。若是找涅槃境界的弟子,那就顯得我太過欺負他們了。」

「小師弟,你不會是想要找紫玉真人的那些弟子打一架吧?」公孫長虹渾身一顫。他的這個小師弟,向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人,如今紫玉真人這麼針對他們,自己這個小師弟會這樣做,的確是他的風格。

「小師弟,你可不要衝動。雖說你之前打敗了曹興。但是你這樣做的話,很可能會引起紫玉真人那幾個實力強橫的弟子對你出手的。」公孫長虹擔憂地說道,「我們忍忍也就過去了,不用這麼意氣行事。」

對於楊玄想要去找紫玉真人弟子麻煩,公孫長虹還是十分擔心的。雖說楊玄的實力極為強橫,但是紫玉真人的那些弟子也十分恐怖,公孫長虹擔心楊玄會吃虧。

楊玄笑着看着公孫長虹,說道:「怎麼,八師兄,你不相信我?」

公孫長虹連連搖頭,說道:「我自然是相信小師弟你的,只不過……」

「八師兄,你不用想那麼多。若是你不告訴我的話,我自己也能夠找到他們。一句話,八師兄你去不去吧?」楊玄問道。

聽到楊玄這麼說,公孫長虹一咬牙,說道:「好,那我就陪小師弟你去找紫玉真人的那些弟子。說實話,紫玉真人這麼針對我們,我也實在是受夠了。」

楊玄笑着說道:「這才是我認識的八師兄,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好了,我們走吧!」

「走,小師弟!今日我們就去會會紫玉真人的那些弟子,當然,我只是一個湊數的,會在小師弟你身旁為你加油打氣的。」公孫長虹說道。

楊玄說道:「好,八師兄你就在一旁看着就是。紫玉真人不是針對我們,讓我們無法安心修行嗎?那我就找他的弟子,讓他的弟子也無法安心修行!」

公孫長虹帶着楊玄而去。

「這座修行山峰,景色倒是不錯。」楊玄笑着說道。

「段玉郎,出來!」

楊玄大喊一聲,聲音傳遍整座修行山峰。

不久后,一個身着青衣,模樣俊秀的青年出來了。

「楊玄,是你,你來找我,所為何事?」段玉郎眉頭一皺。

對於楊玄,段玉郎可不陌生。畢竟,自己的師兄曹興便是在楊玄手上身死道消的。

楊玄笑着說道:「沒什麼,就是想要和你切磋一番而已。當然,答不答應切磋,由你自己決定,我是無法逼迫你的。」

段玉郎深吸一口氣,對於楊玄的實力,他可是極為忌憚的。但是楊玄這麼大搖大擺地找他切磋,他若是不答應的話,掉的可是他的面子。

雖說段玉郎心中明白,楊玄口中說的是切磋,但是實際情況是怎麼一回事,誰也說不好。畢竟實力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動起手來,一不小心便受傷是常事。

段玉郎面露難色,一時間覺得壓力如山大。他自知不是楊玄的對手,可就這樣認輸的話,他自己那一關都過不去。

「好,楊玄,那我便與你切磋一番!我倒是想要看看,能夠將曹興師兄逼得身死道消的你,到底有多強!」段玉郎大喝一聲。

楊玄冷哼一聲,說道:「段玉郎,我糾正你一下。並不是我逼得曹興身死道消,是曹興不肯低頭,非要與我進行修行之爭,最後才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許建功方慧把那個銷售員帶出4S店。

路上,聊了一會兒,方慧竟然發現,這個銷售員,和她是老鄉。

這個銷售員,名叫李琳,住在距離方慧老家不遠處的一個鎮。

她大學畢業之後,就留在省城,一個人打拚,在省城的日子過得也挺艱苦的。

雖然是在法拉利4S店工作,但所有的光鮮亮麗都是別人的,她只是一個小小的銷售員罷了。

每個月的工資,付完房租水電費什麼的,就所剩無幾了,生活過得其實也挺拮据的。

方慧原本是看上了李琳善良的性格,現在發現她竟然是自己的老鄉,就對她更是親昵了。

她握著李琳的手,笑眯眯地道:「放心吧,以後你就管我叫阿姨。」

「有什麼困難,你儘管跟我提就是了。」

李琳眼眶微紅,她在省城獨自拼搏這麼長時間,根本沒有任何倚靠。

現在,方慧的話,讓她心裏頓時有種找到靠山的感覺。

「謝謝您,方阿姨!」

李琳由衷地感謝道。

方慧心裏也頗為溫暖,她笑着擺了擺手,又看向許建功:「建功,回頭,咱們在省城租幾套房子,當咱們的員工宿舍,你看怎麼樣?」

「畢竟,咱們招的員工,很多可能都是剛畢業的學生,身上都沒什麼錢。」

「能讓他們少花點錢,也算是咱們的員工福利。」

若是換做以前,許建功肯定不願意花這樣的錢。

但是,現在他地位高了,身上錢多了,心態也跟着改變了許多。

他笑着點了點頭:「沒問題。」

「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方慧滿臉笑容,她拉着李琳的手:「琳琳,明天上午,你陪我一起轉轉,看哪裏的房子好。」

「到時候,你也搬過來住!」

李琳大喜過望,她沒想到,自己換了工作的第一件事,竟然就先解決了住房的問題。

省城這邊,一個月房租,都要佔她工資的三分之一了。

而且,這租的房子,還是極其窄小破舊的,只是一個小小的隔間罷了。

要是能把房租省下來,她一個月,不知道要省多少錢呢。

「方阿姨,這……這適合嗎?」

李琳低聲道。

方慧笑道:「哎呀,這有什麼不適合的?」

「你為我們做事,我們肯定不能虧待你們啊!」

「放心吧,租個房子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李琳也跟着笑了,她感覺,自己的未來充滿了光明。

突然,許半夏打來電話:「媽,我們在萬合酒店,你們也過來吧。」

方慧詫異:「怎麼又去萬合酒店?」

許半夏:「是之前那個馬天成,說要請咱們吃飯賠罪。」

方慧恍然大悟:「好,那我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方慧直接跟許建功說了情況。

許建功調轉車頭,直奔萬合酒店。

李琳坐在旁邊,有些尷尬,低聲道:「方阿姨,要不……要不你們先停車,我先回去吧?」

「明天上午,我聯繫您?」

方慧:「你回去幹嘛?」

「這都幾點了,一起吃個飯唄!」

李琳連忙擺手:「方阿姨,這……這不適合?」

「馬爺給你們賠罪,我……我去算怎麼回事?」

「而且,那……那萬合酒店,真……真不是我們這種人去的地方啊……」

方慧豪邁地一擺手:「什麼叫你們這種人?」

「不就是吃個飯,有什麼了不起的?」

「你就跟我一起去,我要讓那個馬天成知道。」

「你管我叫阿姨,以後,誰也不能欺負你!」 「乖,寶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讓你好好休息,我……」

司邵斐還在哄著喬顏,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女生的腦迴路不同,特別是熱戀期的小女生。

不論他說什麼,喬顏都像是聽不見似的,只有一句話,那就是「嗚嗚嗚,可是你凶我!為什麼你也不該凶我!」

司邵斐「……」

他哪裡有那麼多耐心,一瞬間火氣起來了,他都想再訓一遍面前的小東西。

但還沒等他開口,對上喬顏眼淚汪汪的樣子,他瞬間又不捨得了。

「好了阿顏,我錯了我錯了好不好?以後我再也不會了,不論因為什麼都不會了。」

男人簡直被磨沒了脾氣。

「真的?」

「嗯。」男人點頭間,一把將人兒拉進懷裡,揉著她的小腦袋道「小東西,你可真是我的剋星。」

「那我們拉鉤。」喬顏仰頭「下次你要是再凶阿顏,阿顏就不理你了。」

「這麼嚴重啊?」男人只感覺好笑「阿顏,你脾氣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哪有!阿顏只是提前給司先生打預防針。」

「哦?」司邵斐不明所以。

「阿顏看網上說,男人只會越來越過分,一開始或許只是凶你,但下一步說不一定會打你,男人打人好可怕的!女生根本打不過!阿顏看視頻都覺得要怕死了!」

喬顏說話時,語氣還是一副后怕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