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流翎的臉瞬間就黑成鍋底。

都什麼時候了,這兩個該死的,

《嫁給狗皇帝后終究是錯付了》第132章你還敢無視朕! 空氣中瀰漫着樹木和花草沁人心脾的香氣,夕陽穿過樹蔭,斑駁的光影裝點夏日的華美時光。

不知不覺中,護衛的騎士已經悄然離開。嘉拉迪雅帶着准騎士靈巧的穿過溪流上凈白的拱橋,沿着白石和白沙的小路來到一處寂靜的宮殿前。

在進入這裏的同時,格里菲斯隱隱感覺到一股溫柔的波動,彷彿一直眷顧自己的銀月與星光女神在注視自己。不等他從馬上下來,宮殿的石階上走下一位美貌讓人驚嘆不已的美女。她的長發如同晨曦般光芒四射,上面帶着一個小小的銀冠。她的雙眸中閃爍著猶如星光一般耀眼的光彩,也如同無雲的夜晚一般澄澈。

她穿着無袖的長裙,除了銀葉綴成的腰帶沒有任何裝飾。修長的玉臂潔白無瑕,飄逸的裙擺在白沙和落葉間輕撫而過,讓有幸目睹之人的心靈亦被撫摸。她的外表看起來年輕,但是高貴的氣質和美目間流轉的睿智與深意卻像是洞悉世事的智者。

在她面前,泰伯里恩校長和薩洛里安教授彷彿淘氣的孩子。

格里菲斯急忙翻身下馬,恭敬的向這位女士致以敬意。

「向您致敬,願您的美麗與智慧永遠照耀世間,希爾芙女士。」

嘉拉迪雅跑上前去,和媽媽緊緊擁抱在一起。她們的容貌很像,但是發色有別,氣質更是完全不同。

艾維娜女士向護送女兒回來的准騎士輕輕點頭,並未多言。許許多多高貴的雅蘭精靈在附近出現,引領他們進入宴席。

雅蘭的精靈們為兩人準備的宴席是五彩繽紛的果酒、碧綠的蔬菜、小塊的芝士、甜美的乾果,可可醬、蜂蜜、麵包和餅乾像是主食。不知道是艾維娜女士的習慣如此還是這裏的精靈都這麼吃,整頓飯沒有一點肉。

格里菲斯在宴席上認識了好幾位雅蘭的元老。他們討論哲學和音樂,占星術和魔咒的最新研究成果,就是沒人談前幾天發生的事件。令人欣慰的是,這裏的精靈不嗑魔晶,閑聊的時候也沒有一個個掏出捲煙來吞雲吐霧。

格里菲斯吃的非常開心。他好像回到了剛到拉莫爾府的狀態,大家的對話他不怎麼聽得懂,就算聽懂了也沒有插話,只要埋頭吃飯就行了。

「咚!」

突然,一個豌豆彈到了他的碟子裏。在他的眼皮底下滾來滾去。

格里菲斯被嚇了一跳,抬起頭來發現長桌對面的嘉拉迪雅正朝他做鬼臉,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她用小小的銀勺像投石機一樣「咚」的又丟過來一個豌豆。

喂,這可不行啊,這可是在雅蘭的諸位大人物面前啊!就算上首坐的是艾維娜女士,你也不能這樣喲~

格里菲斯笑着瞪了嘉拉迪雅一眼,得到鼓勵的女孩立刻又丟了一塊胡蘿蔔過來。

這可不好啊,艾維娜女士不知道會怎麼想,哎,對了,她還一句話都沒有和我說過……

格里菲斯抬起頭來,向宴會的主人望去。就在這一瞬間,他與這位美麗高貴的生靈對視,莫名地生出一種錯覺——賓客間的交談彷彿被隔絕在了水下,整個世界都被那雙暮星般美麗的眼睛擁有。格里菲斯聽到了某個溫柔而美妙的聲音,在他的心靈中迴響。

「你就是那位騎士。」

艾維娜女士面帶晨曦般迷人的微笑注視他,沒有說話,思想便已經連接了格里菲斯的意志。

「謝謝你保護我的女兒,騎士先生。」

「你是否已經抓住了隱藏在歷史中的線索,聆聽到那些來自虛境的低語?」

格里菲斯被嚇呆了。他是頭一次在面對面的注視着聆聽到心靈中的迴響。更讓他恐懼的,是雅蘭的女主人接下來的話語。

「你的魔戒叫什麼名字?給我看看。」

「宴會結束以後,到花園來。」

溫柔的心靈低語雖然悅耳,卻帶着讓人無法反抗的意志。無論是恐懼還是誘惑,格里菲斯都無法抗拒這意志。

來自半神的意志。

宴會結束以後,嘉拉迪雅便離開了,雅蘭的元老已經為她準備了一份官方公告。公告分為前後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很詳細,闡述了一個邪惡的組織要為執政官及多位元老的隕落負責,並且指出精靈們必須在前所未有的危機面前團結起來,集中一切力量。這個強大的足以威脅半神的組織在公告中被稱為「終末之息」,目標是毀滅精靈之國與拜耶蘭,以及整個世界的秩序與文明。此外,有證據顯示西迪厄斯在這個組織中扮演着危險的角色,必須予以抓捕。

公告的第二部分比較簡短,嘉拉迪雅·維蘭諾伊已經得到了艾維娜女士的庇護,請幾天來積極搜尋她下落的友好人士寬心。

雖然格里菲斯不能去參加發佈會,但是書面公告也給他送來了一份。

如此一來,維蘭諾伊事件就算塵埃落定,歪曲和綁架都失去了意義。如果還有誰想要綁架嘉拉迪雅讓她說點什麼,便是站到了官方的對立面。迦南的軍隊、半神和超凡者會集中起來讓這些不識趣的傢伙灰飛煙滅。嘉拉迪雅對維蘭諾伊家族財產的宣稱權是毋庸置疑的。

當然,在失去了領袖和許多強者之後,維蘭諾伊的權勢必然要被迦南的各方瓜分。

這就不關格里菲斯的事了。他不是超凡者,沒有軍隊和勢力,參與不了這種層次的密謀;另外,從形式上他看也和這事沒什麼關係,除非娶了嘉拉迪雅……

終於悠閑下來以後,格里菲斯開始檢查之前戰鬥的繳獲。

晉陞序列7和含光算是最重要的兩份戰利品。大部分的非凡特性已經被當作燃料用來製造軍隊,然後在紫杉哨站戰鬥中丟的一乾二淨。唯一保留下來的是維埃里和塞繆爾兩個超凡施法者特性結晶。

連續的戰鬥和逃亡讓他沒法攜帶大件的繳獲,但是被他幹掉的精靈們最珍貴的魔法飾品、腰帶、法袍和盔甲上的寶石水晶還是被他盡量摳下來帶走了。

格里菲斯把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裝在一個袋子裏,大部分都沒有遺失。哪怕是最保守的估計,這批戰利品總價值也不少於10萬銀郎。

格里菲斯簡單整理了一下就把東西收拾好,檢查武器,給斷罪裝入精金彈。然後,他全副武裝往宮殿的花園走去,與艾維娜女士會面。

在格里菲斯都不熟悉的故事裏,艾維娜·希爾芙是拯救了世界的傳奇遊俠,行走天下的自由騎士夥伴。在當今的世界,她是最強大的半神之一。

艾維娜女士並沒有指明會面地點是哪個花園,更沒說是花園的哪個位置。

但是,格里菲斯一涉足這裏,沙沙的風聲和夜鶯的啼叫邊消失不見。整個花園彷彿被無形的帷幕籠罩。

然後,他便看到半神的身影出現在台階上。

「隨我來。」

那空靈而動人的聲音隨風而來。飄逸的裙擺出現在台階上。絕世的美人赤足走下花園,長長的金髮一直垂到祂的腳踝翩然而來。

艾維娜女士手捧晶瑩的銀色水壺,盛滿了月華般澄澈的泉水,光潔的雙腳走過柔軟的草地,帶着格里菲斯來到一個石盤之前。

她向准騎士投來微笑,將泉水倒入盤中。栩栩如生的影像便浮現在蕩漾的水波之中。

格里菲斯忍不住的想要看看水中浮現的是什麼,卻又十分恐懼和害怕。

「你不想看一看嗎?」艾維娜女士柔聲問道,她沒有在用心靈的迴音,而是直接詢問格里菲斯,「西迪厄斯曾經抹除了你的一些記憶,他認為這會將你引向瘋狂和毀滅。可是我不這麼認為。逃避,在我們的世界是沒有意義的。」

格里菲斯詢問道:「我會看到什麼?」

精靈微笑道:「過去、現在,那些尚未發生的未來,即便最睿智的神靈也無法預見的,未來。」

一個影像呈現在格里菲斯面前。他看到了精靈的崛起,非凡者世界的繁榮。他們從這個世界抽取靈能,創造了輝煌的文明和燦爛的歷史。

這種強大的能量可以通過精神和意志收集、組合和重構。精神力、魔力、非凡之力、神力皆是靈能在不同形態下的指代。

這個世界蘊含着靈能。但是隨着使用者的增加,便於獲取的那一部分開始漸漸變得稀缺。如果要成為非凡之上,擁有超凡入聖般的知識和力量,僅憑這個世界的靈能是很困難的。

非凡者們開始尋找新的能量來源。其中的一部分向神靈求助,通過祈禱使用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

只要符合特定的儀式和條件,預言與命運女神,契約與秩序之神,銀月與星光女王,風暴與雷霆之神,黑夜與陰影女神,火焰與鍛造之神,聖光這七位陛下和從屬於祂們的次神便會降下奇迹。

但是,神靈存在於別的位面,祂們能夠賜予的奇迹是有限的,獲得恩賜的也僅限於聖騎士和聖職者及少數途徑的非凡者可以掌握這種力量。

以施法者為首的一部分非凡者對此並不滿足,他們不斷探索新的靈能來源。終於,靈界被發現了。

這裏擁有極其豐富的靈能,而且不需要神靈的恩准。施法者們在這次冒險中獲得了最大的收益,他們所在的途徑擁有了最多的超凡者和半神。

另一些,則沒有那麼幸運。相比於施法者的收穫,他們得到的靈能猶如殘羹冷炙。

這些不甘的非凡者們繼續在靈界的各個角落尋覓。終於,在靈界的深處,他們找到了一個無法觀測的極度黑暗的空間,那裏就是虛境。四個存在向他們低語。

祂們是虛境的生命織縷、喰煞、造物主與夢境之神。一部分非凡者開始與虛境的四位存在聯繫,獲取恩賜。祂們的賜予有着高昂的代價。

格里菲斯目睹了驚人的神秘學知識,感到極其頭疼。他在這一瞬間回憶起來,霍蒙沃茨的神秘學會議上,拉莫爾伯爵和在場的諸位大人物討論過這些詭秘的存在和祂們驚人的陰謀。

西迪厄斯對他釋放了遺忘咒,將這些危險的信息封印。但是,經由艾維娜女士帶來的影像,他又回憶了起來。

虛境的生命織縷是不死生物的主宰,祂的信徒,亡語教團,為了獲得恩賜,正在努力讓祂降臨這個世界。虛境的造物主想要阻止,或者說祂覺得給生命織縷搗亂很好玩,祂的信徒也在行動。

格里菲斯的冷汗順着脖頸滑落下來,他不想看了,但是影像還在不停地湧入大腦。

更加驚人的信息出現了。

在這一刻,他隱約知曉了迦南執政官的遭遇。

在那個時代,那些收益最大的施法者們並不知道,他們的收穫並不是免費的。

有一個存在,祂的意識佔據了虛境的大片區域。施法者們曾經接觸過另外四個存在,但這個不一樣,力量遠超其他死者,而且,似乎更加古老。

第五存在的靈能強大的超乎想像。精靈們發現通過某種方式,許多途徑的非凡者都可以從祂那裏獲取靈能,比此前所知的向本世界或者靈界索取的方式更加有效和便捷。

一開始,這個存在似乎沒有察覺精靈們的小動作。也許祂在沉睡,也可能是精靈的活動不足以引起祂的注意。

但是,經過了許多歲月以後,這個存在突然覺醒了一部分意志,開始吞噬那些自以為可以免費獲取的精靈非凡者。

精靈們在度過了最初的驚恐以後欣喜地發現,擁有特殊靈能波紋的載體能夠平復這第五存在的吞噬慾望。相對於損失不確定人數的非凡者,向這位存在貢獻一兩個祭品似乎是可取之道。

但是,虛境第位五存在的需求變得越來越貪婪,獻祭能夠平復的時間快速縮短。

一些特殊的精靈被選作祭品,獻祭儀式也變得愈發頻繁。否則,部分精靈就會被這位存在吞噬,而且使用祂靈能的過程也會變得不穩定。

除此以外,精靈們還有一件事難以理解——

每次獻祭的祭品固然都是得到認可的精彩絕艷的傑出之輩,但是,他們的肉體和靈能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與第五存在的賜予相提並論啊! 這個身影可以說是鬼鬼祟祟。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形跡可疑的怪人一般。

當冷月兮慢慢靠近之時。

更是能夠聽到這人的碎碎細語。

冷月兮微微皺眉。

臉上閃過一道不可思議。

自己才剛出來。

這就被自己給遇到了嗎?

一陣清冷的夜風吹拂。

周圍的樹葉沙沙作響。

一道令人作嘔的酒氣傳來。

哐當一聲。

那人手中的酒瓶摔在了地上。

碎成了玻璃渣。

見狀。

冷月兮的內心有些無語。

敢情自己這是碰到喝醉的傢伙了……

心中嘆了一口氣。

冷月兮拿出了自己,剛剛兌換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