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小唐你說……」江夏王看看莫青見莫青一臉無奈,只得又說,「然後,我們吃個飯……」


「恩,然後呢……」莫青強忍著發作繼續問。

「然後……然後再泡個澡……」

「恩,還真不錯。」莫青皮笑肉不笑的贊同到。

「好啊,2王!順便咱們再去逛個街吧,買點必需品!!」烏羽玉興奮的說。

「必需……品……啊……」江夏王想起了之前烏羽玉和戚落櫻逛街的事不禁心裡后怕,那些東西真的都是必須的么……

烏羽玉拽拽身上肥大的衣服,「我們還是先找住的地方吧,我要把這衣服換掉。」

「哎?蠻熙去哪了?」江夏王環視四周,發現少了人。

「那個,蠻熙說去吃飯了。」戚落櫻回答。

「這樣啊,那我們走了他找得到我們嗎?」

莫青無奈,「如果他還想回來一定找得到。」

「那好,我們走。」

如淑女鳥所說,這片樹林果然範圍很小。穿過樹林帶,便來到一座小鎮。小鎮沒有牆圍,與樹林相接,彷彿這些建築原本就是屬於這山林,渾然天成一般。

小鎮上大多建築都是雙層或是三層建築,顏色多為鮮亮的顏色,建築頂部都雕刻有各種動物圖案。

「挖~好可愛的房子呀~~」戚落櫻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驚嘆。

「是呀,小七,你看,這裡的街道也是旁邊也有小動物的垃圾箱,多可愛……」烏羽玉拉著小七說道。

莫青看看一邊欣賞著垃圾箱的烏羽玉和戚落櫻無奈的嘆了口氣。「2王……2王,2王??」

莫青叫了兩聲都沒聽江夏王回答,不禁有些氣憤回身掃視。只見不遠處有一隻大型犬,江夏王蹭著那狗喜歡的不得了。

「江夏王!!」莫青滿頭黑線,「你能不能先辦點兒正事兒!」 江夏王這才回過神兒來,趕緊回到莫青身邊,表情一般正經,胳膊搭上莫青的肩膀,「小唐啊~我覺得……我覺得,我們也應該養個寵物什麼的,多好,你看這裡好多寵物商店,這是個機會……」

莫青嫌棄的甩開江夏王的手,「2王,不是和你說過了可以搭我肩膀,但是不要踮腳,你這樣讓我很嫌棄你……」

江夏王撓撓頭,「同志們,同志們!我們也養只寵物吧,大家同意不同意??」

聽到召喚的烏羽玉和戚落櫻也過來集合。「好呀,2王!不過你能行么?連自己還照顧不好,哈哈哈哈~」烏羽玉大笑起來。

江夏王還記得剛才被暴打的痛覺,於是沒有反駁,只是「呵呵」傻笑兩聲。

戚落櫻好像稍微想了一下,「我覺得江大哥的想法不錯,我也很喜歡小動物……江大哥你要是照顧不了寵物,我可以幫你……」

「挖~真的么小七!!你可真是個好人~」江夏王激動的握住戚落櫻的手。

戚落櫻小臉刷的一下紅了,害羞的抽回手,低著頭推推眼鏡。


莫青在一旁不咸不淡的,「你都有那一隻了還不夠么……」

「恩?」戚落櫻不知道莫青在說什麼,只是眨巴著眼睛看著他,莫青卻也不再說什麼。

「好叻~大家,我們現在就去逛寵物店吧!!」江夏王精神十足的說道。

「咳咳~」莫青故作咳嗽了兩聲。果然引起了江夏王的注意,於是江夏王馬上又嚴肅了起來。

「咳咳~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吧……」江夏王看看莫青,又繼續說,「我們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小七,你看江夏王是不是真傻?」不遠處的烏羽玉又和戚落櫻咬耳朵。

「江大哥這樣是不是叫大智若愚?」

「我看他就是個大弱智魚……」

冰淇淋小隊就這樣嘻嘻哈哈的邊走邊看,充滿動物造型的小鎮帶給眾人無窮的新鮮感,除了莫青時不時不著痕迹的使用窺天境掃視外,其餘幾人以江夏王為首,簡直是脫了韁的野馬,幾個莫青也拉不回。

不過本身莫青就體弱,再加上因為戒備而使用了幾次窺天境,體力耗費更加嚴重,喊了幾次江夏王未果后,他也只好隨他瘋去了。

誰也沒有發現,在幾人身後約2000米左右的樹林中,一顆枝繁葉茂開滿淡粉色小花的粗壯大樹上,一個頭戴枝葉草環,身材筆挺勻稱的年輕男子,熟練的端著他手中狙擊槍,一臉慵懶而悠閑。

他一邊倒的朋克髮型遮住了不看瞄準鏡的那隻眼睛,散漫而微眯的眸子透過狙擊槍瞄準鏡,正鎖定著千米開外落在隊伍後面緩慢前行的黑色連帽衫。

隨著他沉穩的呼吸,手指漸漸移向扳機。

「嗯?」正在和一隻漂亮的長毛哈士奇親熱的江夏王,突然連人帶狗跑了過來,哈士奇咔嚓一下撲倒緩慢前行的莫青。

「……」莫青一臉黑線,十分不爽,略帶慍怒的看向江夏王。

江夏王卻在那:「哈哈哈,小唐!這哈士奇好喜歡你啊!」

哈士奇吐舌搖尾猛賣萌:汪汪汪~~

瞬間圍著莫青又跑又叫,莫青無語的撇撇嘴,臉色被剛剛那狗的一撲,弄得更慘白了一些。

遠處。

「嘁,這點事都辦不好,還說什麼拿錢辦事!」

「算他命大。」狙擊手一臉淡漠,麻溜的收拾起裝備,放下狙擊槍后,露出了一臉呆愣的死魚眼。

「滾!勞資錢都給完了!你丫就不能多等會兒!」

「這事肯定給你辦妥,現在我有要緊事去處理。」

「!!」

「退你點錢,算是補償。」死魚眼狙擊手一甩胳膊,把槍背在背上,扔給對方一個麻布小袋子,又抬手看了眼時間。

「美奈子的電視劇要開始了…」隨著這句嘀咕,狙擊手瞬間消失。

「嘁!還說什麼是職業的,勞資到要看看你怎麼弄死他!這死狐狸,真是命大!」說著,打開了麻布小袋子,只見裡面哪有什麼退的金幣,只是靜靜躺著兩塊八寶糖…

「……………」

毫不知情的冰淇淋小隊在東走西看中,沒多久就找到了一家別緻的小旅店,這家旅店的裝飾也是相當可愛,不同的房間還塗著各種不同的顏色,顏色都很鮮亮。擺設也偏於少女系,粉紅色的貓咪鬧鐘,淡黃色的壁燈,草綠色的電水壺……

江夏王拿著房卡打開房間,看了一圈房間的內飾,不禁擦汗,「想我江夏王叱吒遊戲界多年,參加過大小遊戲無數,還從沒有住過這麼萌系的屋子,真是有毀我鋼鐵男子漢的形象……」

後面的烏羽玉聽不下去,一腳踹在江夏王的臀部上,把江夏王踹進了屋裡,「你啥時候有過這種形象!」

「你!你……我,我不和你計較……」江夏王想要爭辯卻還是認慫的沒敢說什麼,揮揮手,淡定道,「行了,你們也回屋吧,一小時后我們在樓下大廳集合。」

「可是,江大哥,蠻熙還沒有回來……」戚落櫻說到。

「不用管他。」莫青撇下一句話,回來不回的走了。

幾個人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我說,小七……莫青和蠻熙到底怎麼回事?」烏羽玉貌似十分關切的問。

「恩?怎麼回事?什麼怎麼回事?」

「哎呀,你怎麼這麼不敏銳啊小七,你給我講講細節,來來,我們走……」烏羽玉勾過滿頭問號的戚落櫻脖子,沿著樓道向前走去。

只留下江夏王一個人摸摸被踹的生疼的臀部,落寞的關上的房門。

莫青來到自己的房間,面無表情的環視了一下房間裝飾,和剛剛看過的江夏王的那間大相徑庭。相比江夏王的不滿,莫青十分淡定的拿過草綠是上面帶著各色蝴蝶的電水壺燒水,泡咖啡……

水壺裡的水發出咕嚕嚕的聲響,隨著水的沸騰飄起一縷縷的水汽。現在杯子里倒上熱水,然後倒入速溶咖啡,莫青一向是這樣的順序泡咖啡……看著原本純凈的水被一點點染成污濁的顏色,總覺得心裡變得很舒適。比起家裡總是被人弄好端上來的研磨咖啡,這就是速溶咖啡的優點。

打開陽台的窗戶,外面一片陽光明媚,卻如何都照不到屋裡。莫青想到了什麼,突然感覺有意思落寞。


外面傳來一陣喧嘩聲,三五成群的孩子帶著幾隻小狗在樓下追逐打鬧。莫青看看手環上的時間,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不出所料,莫青剛剛放下胳膊就聽到驚天動地的鑿門聲。

莫青打開門,看到門口那個藍灰色頭髮的人正凶神惡煞瞪著他。

「心情不好?」莫青淡淡的問。

「滾!」蠻熙沒好氣的說。「快給勞資解開!」

莫青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如果你不介意,我倒是也不在乎在這人來人往的樓道里給你解開,到時候暴露了什麼……」

「嘁!你個死狐狸會這麼傻!勞資解都解了還會怕?到時候殺乾淨!」蠻熙眸子里露出一絲凶光。

砰!

莫青直接關上了門。

門外的蠻熙一愣,隨即又開始『砰砰砰』的瘋狂砸門,一邊對著門叫囂,氣不過了開始拳打腳踢,可那門彷彿鐵打的一樣,看似搖搖欲墜,怎麼就那麼結實!

莫青在屋內嘲諷的揚了揚嘴角,看著門上貼的咒符低語,「說了會殺乾淨我還解?我傻還是你傻….」

「噓!小七,你聽!」烏羽玉輕聲說道。

戚落櫻眨眨眼,「啊……」

「走啊小七,咱倆聽聽去!!」烏羽玉眼中透出激動的神色。

「啊……啊??聽什麼啊?」戚落櫻不明所以的看著烏羽玉。

「哎呀,小七!!你到底是不是女生啊,怎麼一點八卦的熱血都沒有!!你沒聽到蠻熙在敲莫青的房門么!!」

「聽到了啊……怎麼了么……」

「……你不覺得會發生點什麼??」

聽了這話戚落櫻突然驚覺起來,「對呀!搞不好又要吵架了!!小五,怎麼辦!!」

「額……」烏羽玉擦把汗,「算了,沒事兒,吵就讓他們吵吧……反正你的莫青不會有事的……」

「我還真有點擔心蠻熙,他總是對莫青那種語氣,搞不好莫青會記仇也說不定……」戚落櫻一副很擔憂的樣子。

「哎?小七,你不是喜歡莫青的么?你這麼快就變心了啊??」烏羽玉瞪大眼看著戚落櫻。

「啊?你說什麼呢啊小五……」

「好吧,沒什麼……」烏羽玉幾乎被噎的背過氣去,眼看著即將噴涌而出的八卦熱血,就這麼澆在毫無八卦細胞的對象身上,咔嚓!!毫無化學作用…

她發現自己一直很粉紅的一對兒其實只是個誤會,八卦的熱血也涼了不少。聽說莫青曾經都猜錯過小七,那麼自己對小七的猜測有錯也是正常的吧。話說小七還真是個讓人難以捉摸的天然呆啊……

「小五,我們怎麼辦……」

「我們……下樓吃點東西吧……」烏羽玉拉著戚落櫻便下了樓。 到了約定好的時間,冰淇淋小隊的幾個人在大廳集合。江夏王看看烏羽玉的裝束,黑色超短皮裙,黑色的真皮小外套,裡面穿著藍黑相間的t恤,腳上穿上一雙黑色的短靴。最引人注意的還是她腿上的……藍黑相間的……長筒絲襪。江夏王想起自己曾拼了命去拿這雙絲襪,不禁又多看了兩眼。

轉過頭,江夏王看到蠻熙很是驚訝。「二嘎啊,你啥時回來的啊,也不跟哥打招呼……」

蠻熙一副不爽的盯著地板,根本沒注意江夏王說什麼。

「二嘎啊,你這是咋了??」江夏王走過去拍拍蠻熙的肩膀,這次果然有了反應。

蠻熙抬頭十分不滿的看江夏王,「不是告訴你不要叫我二嘎!!」

江夏王毫不在意的說,「你資料里這麼寫的啊,我這個隊長秉承資料里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