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表弟這一走,就將近一年了,不知道他和步青,現在在什麼地方,畫意修為到了何種程度?」柳雨瑤清秀的臉龐之上現出一些些擔憂和思念。

「連你也不知道易寒現在在什麼地方嗎?」徐暝驚奇地問向柳雨瑤。

「我怎麼知道?自從一萬名參賽者離開豫京城之後,皇家狩獵場上空的大豫帝國疆圖就只有皇帝陛下和那些評委們能夠看到,其他人則是根本無法知道這些參賽者都去了哪兒!」柳雨瑤幽幽地說道。

「原來如此!」

徐暝等人都是都是有所頓悟一般地點點頭。

「不過,表弟天賦異稟,智計過人,安慰應該不會有問題吧!」柳雨瑤似是在安慰自己地說道。

……

現在的皇家狩獵場,除了皇帝陛下和眾位評委一直在關注著頭頂大豫帝國疆圖上的各位參賽者的一舉一動之外,下方的廣場上,早已是人聲鼎沸。

各種店鋪、攤位,甚至拍賣會,把整個廣場幾乎都是佔據了大半。

淘寶的,賣寶的,到處都是人頭攢動。

所言果然不虛。

畫緣大會不只是那些參賽者的盛會,幾乎對大豫帝國所有的修鍊者,都是一場盛會。

有寶物,都可以拿出來出售,或者交換自己喜歡的其它寶物。

更有一些投機的商人,瞅准了這個時機,趁機拋售一些平時極為少見的高級貨色,從中大撈一把。

各種店鋪和攤位,數量多,品種全,幾乎是應有盡有。

但真正能夠價值連城的寶物,往往都是在拍賣會中拍賣。

對一些熱門呢么的寶物,賣方更是提前數天就開始大肆地做著廣告,吸引更多的買家參與,好趁機抬高價錢。

畫緣大會,講的就是一個「緣」字,機緣、錢緣、人緣,總之都是和修鍊者相關。沒有純粹的看客,每個人都是參與者。

這也是為什麼叫做畫緣大會,而不是叫做什麼比賽的主要原因。

類似的活動和比賽,幾乎東陸的每個帝國或王國都會舉辦,但也都是大同小異。

大豫帝國的畫緣大會,每八年舉行一次,每次都是大豫帝國最為熱鬧的時候,今年尤為特別,不只是參賽者數量空前,就連皇家狩獵場內的交易會,也是歷屆之最。

……

易寒和步青不知不覺進入到了寂滅之海千里的深處。

「嗯?我好想有些感觸,視乎是觸碰到畫靈的壁障了!」正在行進之間,步青立刻是驚喜叫道。

「哈哈,我也有了這般的感覺,看來是我們的積累已經達到,是該到了進階畫靈的時候了!」易寒興奮地說道。(未完待續) 第二百四十五章進階畫靈

步青和易寒望著周圍眾多十米大小的霧狀生命,感覺到體內激流澎湃般的畫意波動,既是緊張,又是興奮。

緊張的是,他們深知所處環境的險惡,興奮是,終於是迎來了進階的契機。

對修鍊者來說,這種契機的來之不易,是萬萬不可錯過的,因為一旦錯過,下一次的出現一般都會變得遙遙無期。

但是,現在……

二人都是感覺到頭大。

如果是二人同時開始突破,就出現了無人護法的空檔期。

要知道在突破的過程中,是受不得半點兒干擾到,否則很可能因為分心而造成進階失敗,那樣的話此生將再無進階畫靈的機會,也預示著修鍊之路的終結。

而且,在進階的過程中,修鍊者將會變得異常的虛弱,如果被敵人趁機攻擊,幾乎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一般的情況下,進階時都會請信任的修鍊者前來護法。

這也是易寒當初為什麼一定要和步青一同結伴的原因之一。因為他早就意識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二人會同時出現要突破的現象。

這種幾率,實在是太小了!

「怎麼辦?」步青望著易寒,顯然是有些束手無策。

這樣的機會,他們不可能錯過,不只是他們,任何的修鍊者都不會選擇錯過。

「有你的破厄丹在身,這些霧狀生命倒是不足為懼!」易寒凝眉說道。

「可就怕萬一有人類修鍊者出現,那將是我們的滅頂之災!」步青眉梢微蹙。

雖然這種可能性極其渺茫。但他們還是不得不防。


「可惜我們距離山葉島太過遙遠,如果選擇在山葉王府內突破,肯定是最佳之選,但是這種突破契機一般只有一天的有效期,我們全力趕路。也需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易寒首先排除掉了尋找安全所在的方法。

「看來只有選擇就地突破了!」步青苦笑著點著頭。

「我們降到海面上去,畫一個簡單的木筏即可,我們二人就坐在上面突破,目標比較小,不容易被發現。」易寒說道。

「嗯,好。就這樣!」步青立刻同意了。

既然沒人護法,他們乾脆就選擇最為簡單的方式,什麼防護都不要做,因為那樣更容易把敵人引過來。防護手段,可都是要催動畫意的。況且就他們二人來說,也就易寒能夠施展一些簡單的防護畫陣,本就威能有限,在沒人主持的情況之下,更是形同虛設,反而是容易被路過的修鍊者察覺。

二人迅速地向海面掠去,由於步青的破厄丹的緣故,那些霧狀生命紛紛給他們讓路。數千米的高度,他們眨眼間就到了。

「呼!」

易寒的金色畫意立刻湧出,他那金光燦燦的右手食指在那畫意之中一番攪拌。一排只有十米大小的木筏閃爍著黝黑的光芒,出現在了他們腳下的海面之上。

黑色的環境,黑色的木筏,不仔細辨認的話,還真的難以發現。

「開始吧!」

易寒和步青相互對視了一眼,立刻是盤膝坐下。

「嘩!」

二人都是取出了大約一千塊的高級靈石。形成一條威能浩瀚的靈石河流,圍繞在自己的周圍。以備不時之需。

根據前輩們的經驗,突破到畫靈境界。至少需要一百塊高級靈石。

但是易寒和步青都屬於天賦異稟之輩,需求的數量肯定不止一百塊,他們都是有著充足的存貨,所以都是毫不吝嗇地取出一千塊來,即便是用不完浪費掉,也比不夠用要好。真若出現不夠用的情況,而造成突破失敗,那種悲催,可是後悔都來不及。

易寒把全部的神念都是收入到了體內。


進階畫靈的第一步,叫做煉化體內的畫意,就是把自己的神念,烙印在體內每一縷的畫意之中,使每一縷畫意都具有靈性。

這也叫種神入意。

擁有了靈性的畫意,將會發生質的變化,用之凝聚出來的畫意手段,自然也會發生質的飛躍。

如果說畫師的畫意還只是一種純粹的能量的話,畫靈的畫意則是彷彿是擁有了生命一般,不只是能夠發揮出每一縷畫意潛在的全部威能,更能夠與修鍊者心意相通,心意所向,即為矛頭所指。

易寒催動著神念,緩緩地擴展到四肢百骸,凡是有畫意存在的地方,他都要一點點地滲透進去。

種神入意,本身並不難,只要成功激活了神念,都能夠做到。

難的是,要把每一縷畫意都烙上神念,卻是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特別是像易寒這般畫意極為磅礴的修鍊者,想要完成種神入意,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的修鍊者,只需要一到三天即可。

「呼!」

到了第五天時,一道滂沱的黑光突然從步青的身上射出。他第一個完成了種神入意的全過程。

但是對易寒來說,這個過程才剛剛超過一半。

「呼!」

直到第九天結束,金色的光芒才從易寒的身上射出,他的身體瞬間變得金光燦燦起來。

此時的易寒,一個完整的身體投影在腦海中漂浮,就像是一個縮小版的易寒,他心臟的起伏跳動,在那小小的投影當中,也是得到了極好的體現,就像是一個同步木偶一般,所有的動作,都是和他的身軀保持著高度的吻合。

「第一步終於完成了!」

易寒現在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體內的畫意猶如是滾滾洪流,強悍有力,每一縷都是充滿著生機一般,異常的活躍。

「該進行第二步了!」

體內畫意的核心是畫丹,只有同樣也種神入丹,體內畫意的這種靈性,才能夠永恆地存在,否則就像是無根浮萍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靈性也會慢慢消失。

畫丹內的畫意是最為凝練的一部分。

別看體積不大,真正要完成種神入丹,使畫丹的的每一縷畫意都是擁有神念的烙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易寒剛剛開始第二步不久,一股磅礴的畫意威壓就是鋪天蓋地而來,步青已經完成了第二步的工作,開始進入了最後一步。

這一點兒易寒也是略有察覺,只是在心中默默地為步青祝福了一下,就把全部心神放在了自己的畫丹之內。

「轟!」

當易寒完成種神入丹的一剎那,有著極為狂暴的畫意威壓瀰漫在天地之間,離得最近的一些霧狀生命,就像躲避瘟疫一般地紛紛逃離,木筏下方的海水,也是受到了極大的擠壓,凹下去了一個百米深的大坑,整個木筏完全是懸浮在了空氣之中。

木筏是被易寒施展手段固定在了這個位置,所以不用擔心會隨波逐流。

第二步再次花費了易寒九天的時間。

種神入丹的完成,使得易寒體內的靈性畫意形成了一個有機整體,在畫丹的帶領下生生不息。

「終於該最後的一個階段了!」

易寒的心中有些小小的激動。

第三步才是進階畫靈最關鍵的,他需要把畫丹和體內這些擁有靈性的畫意,全部地凝練在一起,生成新的生機,並最終把識海中的自身投影在畫丹中凝實,並賦予它生機,只有完成了這一步,畫丹才能夠升級為元神。

這等於是在自己的丹田內再造一條生命,自己的第二條生命!

說起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卻是千難萬難。

只有對生命的領悟比較深刻之後,才能夠擁有著生成元丹的至高境界。

山葉島感悟生機,進入到寂滅之海后大量地吞噬霧狀生命,令得易寒對生命的結構逐漸地擁有了比較清晰的認知,再加上畫意的不斷積累,這才使得易寒能夠觸摸到進階畫靈的壁障。

現在是他到了突破這道壁障的時候了!

體內海量的畫意潮水一般地湧入畫丹之內,開始凝練。

體外的那些高級靈石也是釋放出磅礴的畫意湧入易寒的體內,填補著空缺。

有了第二步的成功,這些湧入體內的畫意,一進入易寒的身體,就被烙上了神念的烙印。

「轟!」

就在易寒剛剛開始第三步之時,狂暴的黑色畫意從步青的體內洶湧而出,瞬息之間,周圍數十里的範圍之內,都是引起了震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