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威冷哼一聲。

「張揚,你這事兒可是過分了,皇上御賜的寶刀你都敢熔了,這事兒我定然會稟明皇上,到時候也免得常勝受到牽連。」

張揚淡淡一笑。

「您呀就別操心常勝的事兒了,當初我們一起挾持皇上的時候,就註定了這輩子我只能對他好,他呢也上了我這條賊船了,你去告我,那就是等於把常勝一起告了,唇亡齒寒,您可要三思啊。」

常威氣的夠嗆。

榮祥公主擺了擺手。

「常威好了,張揚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過幾日是我娘的忌日,這幾天我可能就不出來了,今兒也要早點兒回去,你要是實在無聊,就去隔壁敘敘舊吧。」

張揚哪兒敢?

「我就不去了,回去事兒還多著呢。」

「嗯,事兒多你就去忙吧,改日你們再敘。」

說完榮祥公主起身,而常威急忙從旁邊拿過披風給榮祥公主披上。

從聽音閣回來,來到鐵匠鋪,鐵匠們已經重新開工了,至於常勝的那把寶刀也再次被丟盡了熔爐里,至於常勝,自然是又跑去給蓮香幫忙去了。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張揚白天在鐵匠鋪盯著,晚上前半夜去蓮香那邊查看進度,一切都在失敗中摸索前行,這讓張揚後悔當初沒多學點兒東西,如果了解的多,也不至於這麼麻煩了。

第四天凌晨,張揚睡的正香,忽然屋裡傳來一聲嬌喝。

「誰?」

張揚從夢中驚醒往門口的方向瞧,唐鳶兒已經手拿長劍站在了門后。

「鳶兒姑娘,我是石三。」

「石三?大人正睡覺呢,有什麼事兒天亮再說。」

「把大人喊起來,我們得手了。」

聽說得手了,唐鳶兒徹底清醒,急忙來到張揚身邊,把石三的話告訴了張揚。

「那還等什麼?趕緊開門,讓他們進來。」

張揚大喜,急忙穿衣。

唐鳶兒等張揚穿好了,這才開門。

隨著房門打開屋裡走進三個人來,每個人都挎著一個布包,裡面的東西滿滿當當。

點亮油燈的那一刻,張揚忍住不爆了粗口。

「卧槽,你們這是把藏寶庫給搬回來了嗎?」

石三直接把面罩摘下,另外二人只是把東西放下,對張揚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他們?」

張揚有些好奇,這連臉都不露就走了嗎?

石三嘿嘿一笑。

「大人,別管他們,這是規矩,如果不是他們死皮賴臉的想要見您一面兒,我都不讓他們來。」

「他們為什麼要見我?」

張揚有些好奇。

「因為您被我說的神乎其神,而且田和縣的事兒也讓他們很尊敬您,所以想見一面,至於為什麼不漏臉,這是規矩,您就不要多問了,您還是看看我們給您帶什麼東西了吧,這一趟簡直太順利了。」

打開三個布包,張揚才發現,裡面的東西都被布條裹著,打開一看才發現裡面裹著的是武器。

「裹起來行動方便,不會發出聲音,您看看這藏寶庫里好東西還真不少,這個……」

說著話,石三直接拿起一個東西,解開布條,裡面赫然是一把匕首。

匕首的刀鞘上,鍍金鑲銀,匕首的刀柄上更是鑲嵌著一顆夜明珠。

「這鬼東西你偷出來幹什麼?」

張揚愛不釋手,心裡卻是七上八下,就這手感,就這樣子,雖然張揚不懂什麼藝術,也絕對捨不得把它個熔了啊,而且就看上面龍的圖案,還有上面的包漿,也知道這是被人經常把玩的東西。

「大人既然要兵器,那自然是各式各樣的都要研究一下才行。」

張揚詫異的又揭開一個布條裹著的東西,這是一把長劍,看上去倒是平平無奇。

「這個還像個樣子。」

說完張揚對著桌角切了下去。

咔嚓……

桌角應聲落地,張揚用力過猛,劍勢不減向膝蓋切去。

「危險……」

唐鳶兒匆忙抬腿一腳踢在劍身上,那劍被踢飛從石三眼前飛過。

當……直接沒入牆內十公分。

石三一頭冷汗。

張揚也是一頭冷汗。

「尼瑪……什麼刀啊,這麼快?」

張揚一直以為常勝的刀就算是極品了和眼前這把劍比,簡直差了不止一籌啊。

石三也擦擦額頭上的冷汗,這麼快的刀,如果剛才唐鳶兒再踢偏一點兒,就這麼近的距離,估計自己的腦袋都要被削下來了。

「不知道,大人,您還是不要玩這些東西了,您是真不合適。」

石三心有餘悸,從牆上把劍取了回來。

很快張揚就把所有的東西都看了一遍,總共十二把匕首,三把劍,兩把短刀,兩把長刀,還有一根組合的長戟,和後世的三節棍原理差不多,接起來一人多高。

全部檢查一遍,張揚反而犯了難,心中也更加忐忑。

「你不會把藏寶閣里的武器都偷出來了吧?」

石三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呢?皇家的藏寶庫要是只有這點兒東西也太寒酸了,我和您說,裡面的珍珠瑪瑙不計其數,各種奇珍異寶啊,不過我琢磨著拿了其他的有損您的形象,所以就只拿了您想要的,他們想拿我都沒讓他們拿。」

張揚鬆了口氣。

「不是全部就好,太多了被追查起來,總歸是個麻煩,對了,你不是說十天嗎?這才三天就得手了?」

石三得意的笑了。

「不得不說,上天都在眷顧大人,本來藏寶閣的守備十分森嚴,結果最近皇宮裡好像在搞什麼祭祀活動,需要從藏寶庫里取一些東西,這種機會,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十年不遇,平時祭祀都不會開寶庫的,也不知道這次怎麼回事兒。」

「我們仨本來是去踩點的,結果看到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直接動手了,這不……嘿嘿,大人我這事兒辦的漂亮吧?」 現在navi的情緒還是比較放鬆的,畢竟他們前期該拿到的比分都已經拿到了。

雖然幾回合都是有些許失誤,但終究是有驚無險。

他們對於a隊的研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現在他們的nuke不說是世界最強。

但是面對世界最強的a隊卻可以拿到巨大的優勢。

畢竟他們的nuke大部分都是通過研究a隊進行反制。

這幾個月的研究為navi獲得了巨大的優勢。

就單單說現在,nafany的筆記本上都滿是nuke上各種針對a隊的戰術。

事實上,他們成功了。

a隊的路數已經被他們摸清,他們之前連續幾次的0換5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有着一切運氣的成分。

但navi現在作為防守方是完全將a隊吃的死死的。

不管是個人的發揮,還是團隊的節奏和協同。

a隊在這張地圖上都完全拼不過navi。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致命的。

也是最為沮喪的。

因為他們的最強圖就是nuke。

本以為這張圖是一張能夠穩贏的地圖。

但是現在他們卻心中越來越慌。

此刻的場景讓他們彷彿回到了幾個月之前的major。

可現在的navi,卻彷彿更有壓迫力。

……

a隊開始變換自己的戰術。

想要通過一些獨特的套路來為自己的隊伍拿的首殺。

他們已經明白了現在自己的狀態想要正面爆彈一波和navi硬剛是很困難的事情。

所以找機會拿人數優勢再打,顯然是一個不錯的決策。

這一次開局之後,a隊除了gla1ve和xyp9x在兩側做默認之外。

剩餘三人直接提着槍來到了匪三樓。

三個人來到飛三樓靠近窗戶這裏,開始了一次「三架。」

device拿着大狙直接預瞄蘇醒的常用選位。

也就是處於內場的三樓。

此刻蘇醒赫然出現在device的大狙鏡內。

device抓住機會直接開槍。

這一槍a隊都有賭的成分。

因為自從奧拉夫在遊樂園三架之後。

v社就將三架的機制給更改掉了。

現在三架基本都是處於滑動狀態,開槍並不是處於精準狀態。

可惜的是運氣在此刻並沒有站在a隊這一邊。

蘇醒並沒有被這一槍打中。

但大狙的子彈隨着他的身體擦肩而過。

實實在在地嚇了他一跳。

蘇醒趕緊是退到了內場裏面。

他個人是猜測device在用大狙進行穿點,所以他不敢再待在三樓了。

a隊也並沒有氣餒。

這一槍本來就是一個抽獎。

而且是一個低概率的抽獎。

幾人在這第二時間直接對於外場開始爆彈。

密集的一線煙很快就將外場的視野封上。

這一回合navi的站位是一個122.

電子哥獨自一人站在了k1.

剩餘的內場和鐵板都是雙人進行防守。

所有這一波外場的爆彈,電子哥是可以拿到全部的信息。

「外場給一波道具了,k1也被燒火,這回合他們可能是真的要下k1了。」電子哥一邊控制自己躲在了角落,防止被蔓延的火焰燙傷,一邊將信息報給隊友。

「需要我幫你給閃嗎?」nafany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