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說認真的!」

「封氏集團的法務部是我當初一手成立的,全都是帝都的精英律師,至今沒有失敗的官司。等你出去了,我可以介紹給你。前提是,你能走得出去。」

他氣定神閑的說道,身上有着說不清的貴氣。

「你就算把我關一輩子,我也不會答應你的。」

「那就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總會有熬不住答應的一天!」

她聽言緊緊鎖眉,封晏什麼時候執念這麼深?

她還想再說什麼,封晏卻已經吃完起身,要準備出門。

「我下午沒事,早點回來陪你。」

「不必!」

她惡狠狠地說道。

封晏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就離開了。

唐柒柒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不肯出來。

封晏本來要去集團的,但路上看到一家新開的糕點店,忍不住進去看了眼。他知道唐柒柒是孩子心性肯定喜歡這些造型可愛的糕點。

他便折返回去,想把點心丟下再走。

卻不想一下車就看到二樓陽台的窗戶,一個搖搖欲墜的身影。

。 衛階有些不忍心看了一眼朝霧,如果大人出手的話……應該可以吧!

朝霧也是沉得住氣,她明明那麼心疼聞卿,這一次卻沒有出手。

「大人。」衛階終於忍不住了,上前。朝霧一個眼神將他逼停在原地。

「想讓我幫忙?」

「聞卿怎麼說也是我們的朋友吧!」

朝霧眼神冷淡。「我有朋友嗎?我怎麼不知道。」

「可是……」

「好了,有人都不慌我慌什麼,死不了就行。」

「那原子潤呢?」

這個衛階該不會以為請她吃了一頓飯,就已經熟到可以開口幫忙的地步了吧!她又不是救世主,她是冥界之主啊!死亡才歸她管。

「衛階,你難道想學璟年那樣。」

「衛階不敢,可是懇請大人幫一幫他們吧!」

很奇怪,以前可是見面就要打架的死對頭,從什麼時候開始把對方慢慢當成朋友。他們也沒有什麼錯不是嘛!甚至還不打不相識。

「大人,聞卿還欠冥界三十個億呢?她要是受了傷到時候借故傷勢嚴重賴著不認賬怎麼辦?」

說完這幾句話,朝霧的臉色瞬間有了動容。衛階知道他已經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大半……還沒來得及組織語言開口,朝霧一個響指秦蒼面色痛苦手腕被憑空一股力量翻折過去要擰斷。

手鬆的片刻,原子潤逃脫掉下來,衛階趕緊接住他。

「沒事啊!」

「沒事,謝謝啊!」

衛階回頭正要對朝霧說聲謝謝時,迎面而來的半把劍卻筆直的沖著他們而來,衛階避之不及將原子潤推開。那把聞卿用來刺傷秦蒼卻被秦蒼用力折斷剩下的一半,被秦蒼用來對付衛階和原子潤。

原子潤逃過一劫,衛階卻沒這麼好運。

劍身從他體內穿過。

將他的靈魂都戳了一個洞。

朝霧怒氣一起下一秒便出現在秦蒼面前,速度快到眾人都沒有看清楚。她憤怒的一隻手直接戳進對方的心臟內,那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秦蒼不是朝霧的對手,卻不想惹上這個女人會這麼可怕。

「我說過動我的人只有一個後果。」

衛階聽見這句話,覺得這一生都值得了,就算是為了朝霧魂飛魄散也是值得的。

秦蒼在朝霧手中,完全就像只小蝦米,上一個能被朝霧這麼對待的就是聞卿。要知道幾千年前的聞卿還沒有被秦蒼算計,厲害到可以和冥王並肩。

朝霧也不相上下。

直到此時秦蒼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應該惹朝霧。

「沒事,謝謝啊!」

衛階回頭正要對朝霧說聲謝謝時,迎面而來的半把劍卻筆直的沖著他們而來,衛階避之不及將原子潤推開。那把聞卿用來刺傷秦蒼卻被秦蒼用力折斷剩下的一半,被秦蒼用來對付衛階和原子潤。

原子潤逃過一劫,衛階卻沒這麼好運。

劍身從他體內穿過。

將他的靈魂都戳了一個洞。

朝霧怒氣一起下一秒便出現在秦蒼面前,速度快到眾人都沒有看清楚。她憤怒的一隻手直接戳進對方的心臟內,那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秦蒼不是朝霧的對手,卻不想惹上這個女人會這麼可怕。

「我說過動我的人只有一個後果。」

衛階聽見這句話,覺得這一生都值得了,就算是為了朝霧魂飛魄散也是值得的。

秦蒼在朝霧手中,完全就像只小蝦米,上一個能被朝霧這麼對待的就是聞卿。要知道幾千年前的聞卿還沒有被秦蒼算計,厲害到可以和冥王並肩。

朝霧也不相上下。

直到此時秦蒼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應該惹朝霧。

。 千尋被阿庫婭接濟之後,便朝櫃檯走去註冊冒險者,服務員禮貌遞來一張卡片。

此時,正值怪物繁殖的高峰期,公會裡並未有幾人。

冰藍水晶球半旋轉動,精緻卡片閃爍著耀眼光芒,眾人屏息凝神注視全過程。

想要成為冒險者,這是必須經歷的,因為卡片會根據人物屬性,來分析職業趨向,換而言之,會更好發掘出自身隱藏潛力。

比如說,魔力和智商都處於上游,便可以轉職[魔法師]上位職業。

又比如說,筋力與體力比較優秀,同樣可轉職[劍術大師],[十字騎士]等職業。

簡單點數值越高,可選擇的優秀職業便越多。

至於像佐藤和真各項數值都普通的人,只能成為最基礎的[冒險者]。

當然了,不排除以後數值上去了,還有機會轉職其他行業,只不過起步點比別人晚很多。

「天啊,這種數值真得存在嗎?!」

突然一陣驚呼聲打破寧靜,櫃檯小姐捂住紅潤小嘴一臉震驚。

她還特意擦了擦卡片,再三確認沒出錯之後,用一種看待怪物的眼神看向千尋。

「怎麼了?」

佐藤和真立馬湊近,阿庫婭也好奇踮起腳尖。

「這筋力值太誇張了吧,就像一隻披著人皮的強大魔物,原諒我說話冒犯,但這確實……」

她嘴唇不停嘀咕,隨即努力調整好心態,將卡片恭敬遞給對方。

「這位女士,您的各項數值都很優秀,尤其筋力我平生僅見。」

「騙人吧,這麼誇張?!」

佐藤和真終於看清數據,眼睛瞪的老大,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阿庫婭咽下一口唾液,幸好提前拐了進來,簡直走大運了!

他們背負的欠債,終於可以還清了嗎?

「謝謝。」

千尋並未吃驚,禮貌微笑回應:「不過有點要提醒一下,我性別為男,千萬不要搞錯了!」

「唉?」櫃檯小姐笑容猛地一僵,凝固在臉上。

「那個,千尋剛才說什麼了?」

和真如機械般轉動脖子,向阿庫婭詢問道。

「你明明知道還問我!」

話音落地,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大美人」,心直接碎了一地。

「那那這位先生,你要轉職哪種職業呢?」櫃檯小姐最先反應過來,露出牽強與自卑的笑容。

「那我選……」

正當千尋開口選擇時,腦海響起系統的冰冷聲。

「任務發布,成為阿克西斯教團的守護騎士,獎勵輕功——乘風!」

「我選擇成為十字騎士!」

千尋毫不遲疑地說。

既然要成為那什麼教團的守護騎士,職業自然固定下來了。

「沒問題先生,馬上給您辦好!」

櫃檯小姐朝屋內走去,但又稍稍猶豫停住腳步,並轉過身看向千尋。

「那個先生,請問您的皮膚,是如何保養的……我沒其他意思,只是覺得看起來好光滑啊。」

「…天生的。」

……

黃昏落下,夜幕降臨。

在冒險者公會內,用過晚膳的千尋三人,也開始回房休息。

「這麼晚了,你們還打算騎馬溜達嗎?」

燈火闌珊的木質馬廄里,千尋撫摸著一匹棗紅色的駿馬。

但這話傳入阿庫婭兩人耳中,卻一臉的尷尬。

「這就是我們住的地方……」

說著,和真還指向深處,由一堆稻草鋪成的簡陋小窩。

破舊、凄慘、寒冷。

驟然間,千尋動作猛地一頓,而那匹馬則用腦袋頂了頂小手。

彷彿在說繼續啊。

「啊啊,都怪你這個廢物,整天無所事事就算了,還欠了一屁股債,否則我怎麼可能睡馬廄!!」

和真終於忍無可忍,用手指著阿庫婭,破口大罵。

「什麼都怪我,明明你也喝了!」她當場反駁:「誰知道那瓶酒這麼貴,我也是喝完才發現的!」

「豈可修,給我閉嘴!」

「咳咳……我今晚就睡在外面吧,關於住房的事,明天想辦法。」

看著兩人快扭打一起的架勢,千尋內心有些動搖了。

對方真得是神靈嗎?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潑婦……

說完,不給兩人回答機會,他連忙離開了這裡。

馬廄的慘白燈光照在稻草上,凜冽寒風刮在四周。

這讓和真深深嘆了口氣。

「唉,睡吧。」

「和真,今晚我好冷啊,能不能從你那裡抽點稻草蓋蓋。」

「住手,不準碰我被子!!」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