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凝師妹,你說什麼?」王海平愣神道,這個豈不是就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么?

這個叫做紫凝的女子就是那位身材比較高挑的女子,她莞爾一笑道:「你也知道暢藍師妹就是喜歡年輕的英雄帥哥,那天那個人給咱們留下的印象深刻吧?」

「那人好像並沒有參加百宗盛宴啊,我也是在尋找那個人,之前的那三十位天武境強者裡面也沒有那個人,按照道理來說,此人應該是絕對進入了天武境的。」

王海平的腦海中仔細的翻閱了一番之後,也沒有看到秦風,紫凝笑著道:「海平師兄,你看看那邊那個角落裡面有幾個人,其中有一個是不是他?」

紫凝指了指臧青梭等人的方向,王海平看了一眼道:「就是他!看來他並不是參加百宗盛宴的人,怪不得實力如此的強勁啊!」

至尊毒妃 所以啊,王師兄,師妹看上人家也是正常的。長相又不錯,實力又強,這種男人本來就搶手嘛!」紫凝的美目也是異彩連連。

擂台之上,葉川鬱悶的說道:「那個人只是我的一個朋友,他又不是參加百宗盛宴之人,你詢問我就有用了?這東西是看個人意願的……」

「那你先告訴我他叫什麼好不好啊?」宮暢藍道。

「他叫做秦風,我只能夠告訴你這麼多啊……」葉川鬱悶的說道,現在看來要是不跟這個女人說清楚的話,那自己還得站在上面跟耍猴一般。


「秦風,像風一樣的男子,果然是好名字啊……」宮暢藍哈哈一笑道。

葉川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有個風就是風一樣的男子了?這他娘的是什麼邏輯?

「好了我沒有功夫跟你扯淡了,要是你不下去的話,那我只有把你給轟下去了!」葉川沉聲道。

宮暢藍有些依依不捨的說道:「那好吧,我說話算話。只要你在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自己下去!」

葉川似乎是看到了希望一般,他沉聲道:「只要我能夠回答你的,我一定回答你!」

擂台下面,很多人都已經是狂嘯了起來,這他娘的兩個人一人一邊站在那邊聊天,這不是浪費別人的感情么?

他們是過來看比斗的,現在竟然是在這邊聊天,這倒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葉川沉聲道:「快點說吧,再不說的話,我們恐怕都被人仍石頭了!」

宮暢藍橫眉冷豎道:「我看誰敢……」

葉川鬱悶的說道:「我說大小姐,你就快點吧,咱們是在比武,不是在比誰狠的!」

「那好吧,秦風到底有沒有老婆呢?」宮暢藍有些害羞的問道。

葉川道:「這個我現在就可以認認真真的回答你,秦風有女人了,而且很愛那個女人。你要是真的想要找男人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一個,要是你打秦風的注意的話,我真的是無能為力!」

「給我介紹?」宮暢藍一下子來了興趣,不過她還是很乖巧的說道:「咱們下去聊?」

葉川趕緊點頭,宮暢藍大喝一聲道:「我認輸!」

「我了個天……」臧青梭這一瞬間有些佩服的五體投地了,這他娘的直接就把人家說了投降了?看上去葉川好像還是很不耐煩的樣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的眾人也都是疑惑重重,不過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人家主動認輸了。這可是到了第三輪了啊,認輸是多麼的可惜? “酒膽雄黃,好東西,孩兒們,回來。”不知何時,那人靜靜的停留在半空中,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他的腳下踩着一隻碩大的蛇頭,三角蛇頭警惕的看着衆人,如同聽到命令一般,滿地的蛇羣,在片刻之間,就撤離得乾乾淨淨。

“閣下的酒膽,卻正是我鬼蛇一道的剋星,雖然留得下你,但是損失也定然很大,報上名來,我讓你走。”

一條大蛇從黑暗中游走了出來,那個殭屍一般的人冷冷的開口說到,李康嘿嘿一笑,灌了一口酒,

“早知道這裏有這麼多好吃的,我早該來一趟了。”

話音剛出,那人的口氣就變得陰森了三分了,那看不出神情的臉上,眼中的兩粒綠火陡然耀眼了起來,許久,似乎是咬着牙一般,那人一字一句的說到,

“我讓你們走,不是因爲我怕了你們,我不收拾你們,後面自然有能收拾你們的人,就算你是我的孩兒們的剋星,但是,你邊上那三個小的可不是吧,你能護得全他們?哼,我的孩兒們,比你們這些人來,珍貴太多了,滾吧,從這條路一直往前,沒有骷髏的地方,就是內環的本道所在。”


說完,似乎那人也不想停留一般,一道陰火憑空燃起,那條大蛇上面的人當即消失無蹤,大蛇幽幽的看了看他們,一個盤繞,從周邊的樹林裏竄了過去,無數的樹枝發出被折斷,壓斷的聲音。

……

“格老子的,鬼蛇道的那老蛇,當真不厚道……”後面的聲音模糊了下去了。蘇三和李康商量了下,李康打頭髮出堪堪罩住衆人的金光,蘇三在後面面無表情的押隊,一盞紫色的火焰在他的後背上一上一下的漂浮着,看起來尤其的詭異。

不時間,間歇有那幽魂尖叫着撞了上來,金光罩住的衆人看着那尖叫一聲,金光罩的波動下,被摧枯拉朽般直接燃起的幽魂,三個小字輩的心裏都是毛毛的,其中,倒是以靜靜最爲不堪,她只擡過一次頭,睜開眼睛看了一下週圍,就尖叫一聲,整個人掛在了李毅的身上,眼睛死死的閉着,再也不敢睜開了。

蘇晴的臉上卻看不出什麼表情出來,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兩人,就帶頭跟在了李康的身後,頭也不回的仔細的看着在那金光的照耀下不停的靠近,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卻又迅速的灰飛煙滅的無數幽魂,愈到了後面,幽魂的密度愈發的強烈了,以至於連那金光罩上面都起了微微的波紋,李康眉頭一皺,停住了腳步。

眼前不知何時那無窮無盡的幽魂前仆後繼的涌了上來,隱約間,都能聽見那消融幽魂發出的嗤嗤的聲音,李康不禁有點色變,就在衆人停住腳步的瞬間,所有人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聲女子的輕笑。

“真是聰明的孩子,再進一步,再進一步啊!再進一步,奶奶我就讓你們通通滾到幽冥鬼蜮,去跟那些小傢伙們做伴去,他們肯定很樂意多幾個玩具的。”

聲音忽東忽西的響了起來,五人前後不足一米,衆人的眼前忽然整片的漆黑了起來,饒是金光耀耀,卻看不見任何的東西。

“靜靜。”李康沉聲喝道,李毅懷中的靜靜身體一抖,不甘願的擡起頭來,伴隨着一聲尖叫,迅速的又埋下去了。

“沒事,沒事,沒事的,你看到什麼了?”李毅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柔聲的安慰到,靜靜的聲音中帶着顫音,驚恐的低聲說到:“別,別,別過去,前面,前面好大的坑,好多的血,好多的死人……”

“咦。”黑暗中的那個女聲似乎有點驚訝,她高聲的叫到,

“玄瞳,快過來,你來看看,那個孩子是不是虛瞳轉世?好熟悉的味道。”

李康站立不動,耳朵一抖一抖着,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絲的光亮,同時忽然傳來了女子嗔怪的聲音。

“臭玄,難道你沒燈就不行麼?老孃我這裏黑漆漆的多漂亮,你幹嘛每次來都得給我掌着一盞燈。”

說話間卻帶着三分的嗔怪,七分的撒嬌,黑暗中傳來了一個渾厚的男音無奈的聲音,

“行了,妖,不要鬧了,我們來朋友了是麼?”隨着他的話音的落下,衆人的眼中慢慢的亮了起來了,頓時,饒是李康和蘇三見多識廣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眼前,一男一女相對站立着,只是,那個女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卻是馬的身體,她的馬蹄深深的沒入了血海當中去了,哇的一聲,蘇晴和李毅當即吐了出來,眼前看起來卻比靜靜說的,更要恐怖上十分。

那女子站在前方的一片汪洋的血海的中央一塊微微凸起的岩石上,岩石不停的涌上着血液,又不停的涌了下去,將她的整個馬蹄染得通紅,無數的屍體漂浮着,有的屍體已經腐爛了一半,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出來了,女子的身邊,一個正氣凜然的寬袍男子懸空漂浮着,手心掌着一盞油燈淡淡的看着衆人,那女子看向他的眼神分明是無限的溫柔。

“閣下金光凝而不散,功力之深,恐怕在當世也沒有多少人能夠比擬的了,不知如何稱呼呢?”

那個男子看了看他們,最後目光停留在了李康的臉上,他溫溫的一笑,輕聲問到,聲音如沐春風一般的柔和,若非聲音裏面還帶了三分的陽剛的粗重,簡直比那女音還要柔和了。

“金剛門,李康。”

李康不搵不火的應到,對面,那男子緩緩了落了下來,落在了衆人面前的實地上,手中的燈盞毫無阻攔的穿過了李康的金光,卻見他打了一個喏,淡然說到,

“原來是金剛門主蒞臨了,卑下鬼妖道下次道鬼玄道,心玄。”

“次道?”李康咂了咂嘴,對面,心玄微微一笑,說到,

“金剛門主大約還不是很清楚我們鬼道的分佈吧!”說着,心玄的目光掃了一眼靜靜,然後繼續說到,

“鬼門萬道,不過分爲本道,次道,支道。像八大本道,四十八次道,三百六十支道,本道與次道,就是本道弟子中如果有傑出的弟子的話,自然可以申請獨立自立一道,不過,次道的門人,還是需奉本道爲主就是了,畢竟是師承關係。”

“那次道跟支道,豈非也是如此?”蘇晴忍不住插口說到,心玄讚許的點了點頭,笑到,

“然也,鬼門萬道,不就是這樣來的麼?像陰陽師,除魔師,巫祭者,獵魔人,滅靈師,除靈師,天師道等,莫不是鬼道支下。” read336;

百宗盛宴連續十天的比賽日,已經決出了前一百二十名,這個中間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

偶爾有一兩個黑馬亮相,倒是讓人感覺眼前一亮,這一百二十人角逐最後的七十個名額。

這樣的概率一下子就變得大了很多,葉川等人不出意外的全部進入了前一百二十名。

有些人為了進入天武宗的內門而不斷的努力,有些人為了前十名而努力,更有甚者為了最終的冠軍目標而已努力。

每個人根據自己的定位不一樣,他們追求的目標也是不一樣的。

肖凌峰看著剩下的一百多人,倒是神清氣爽了很多,之前的人員實在是太過繁多,很多人都不在他的法眼之中。

現在倒是不一樣了,這一百二十人實際上都有進入天武宗的資格。

第一階段的比拼,實際上是為了招攬更多的人才,有些人地武境八重,看上去實力一般,可是人家的年齡才二十齣頭。

比之那些二十五六歲地武境九重十重,自然是天賦更佳。

這一百二十人,肖凌峰打算是全部留在天武宗,不過這個消息自然是不會提前透入的。

第一階段的比賽看上去不溫不火,眾人看著也是有些乏善可陳的意思。

現在整個天武城都在期待著第二階段的比賽到來,真正的比賽從第二階段開始才算是精彩,一百二十人很快的便集中在了天武宗的中心廣場上。

與之前相比,這一百二十人已經足以引起別人的關注了。

「各位年輕才俊們,恭喜你們進入了百宗盛宴第二階段的選拔,相信你們距離你們的目標又更近了一步……」肖凌峰笑著道。

底下的人倒是顯得比之前興奮了很多,尤其是第一階段那些天武境的人根本沒有任何錶現的機會,這一次他們才算是真正的開始參加百宗盛宴。

肖凌峰的表情一直都是不溫不火,掛著笑容。

「下面,我就來宣布一下第二階段的規則!」

這第二階段的規則倒是比第一階段的規則讓人期待了,其實萬變不離其中,不管規則是什麼樣的,最終他們還是會通過自身的實力來成為最終的突圍者。

「你們看好了,從這邊往南走,一直走到天武城的南門,會出現一片汪洋。而在這汪洋的不遠處有一個,你們的任務就是不斷的獲取裡面靈獸的內丹……」

肖凌峰笑了笑道,留下了其他眾人一片迷茫的樣子。

「敢問城主大人,我們就沒有其他的任務么?」

「任務?你們的任務就是生存下去,到時候成為那個內丹獲取最多的人!」肖凌峰的嘴角留下了一絲的笑意。

這個是經過了肖凌峰精心設計的,裡面到處都充滿了危險性,能夠生存下去才是唯一的選擇。

「這個會不會有危險啊?」

「是啊,這個是不是類似於囚籠一樣,為了生存而不斷的搏殺啊?」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們這些地武境的人怎麼能夠和那些天武境的人相比較呢?」

顯然很多人都對這個提出了質疑,畢竟他們都是來參加百宗盛宴的,要是把命搭上就不太至於了。

「危險?武道一途無處不充滿了危險的氣息,在逆境中成長才是你們需要做的事情。如若現在有人沒有自信的話,那完全可以退出來!」肖凌峰冷聲道。

「城主大人,我有質疑……」一個看上去年紀很輕的一個小夥子沉聲道。

「質疑?」肖凌峰的眉頭一皺問道。

「對,就是質疑。我們地武境和天武境自然是不能夠比的,要是我們辛辛苦苦殺了一隻靈獸,東西到時候卻被天武境的人搶走了,那我們豈不是一點點的機會都沒有了么?」

「呵呵,第二階段淘汰賽的目的是什麼?就是選拔前十六的選手,至於你說的被人搶了,那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我們只看結果不看過程。」肖凌峰沉聲道。

「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天武境的人想要殺我們就殺我們么?」

肖凌峰道:「這個問題才算是問到點子上了,在這個上,我已經安排了五十名監察人員不斷的關注著你們的動向。這些監察人員的實力都在天武境八重左右。一旦發現有人斬殺其他成員者,立刻取消其資格,從重處罰!」


眾人倒是鬆了一口氣,要是這樣的話,他們的安全還算是有些保障的。

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所謂的取消資格和從重處罰對他們來說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規則很簡單,就是一次圍殺靈獸的過程,肖凌峰說完之後,從他的身後又走出來一個人道:「這一次中,我們大肆採購了地武境初階到天武境初階的靈獸,我希望各位能夠好自為之。每一隻靈獸的積分也不盡相同,如若你們真的能夠斬殺一隻天武境初階的靈獸,我可以這麼跟你說,你絕對是可以進入前十六強的。因為天武境初階的靈獸,我們一共就放了十六隻在裡面,這天武境初階的積分遠超於其他靈獸。」

「十六隻天武境初階的靈獸?」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要知道天武境靈獸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們的戰鬥力非常的強悍,如若真的是要遇到了的話,恐怕到時候真的會有危險了。

肖凌峰看著下面眾人緊張兮兮的樣子,內心也是莞爾一笑,這一次他的確是弄了十六隻天武境初階的靈獸。

不過這些靈獸基本上已經超出了這一次百宗盛宴的範圍,他自然是有一些保護措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