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也想強勢一些,可是他最終還是心軟了,無奈的點了點頭。

姬瑤光玉手一揮,滄海明珠被一陣勁風推向了葉峰,葉峰伸手接住滄海明珠,滄海明珠忽然融入他的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滄海明珠可以變化成任何武器,你可以試一試!」姬瑤光說道。

武修時代 ,他心念一動,滄海明珠浮現在他掌心,緊接著化作了一把碧藍色的寶劍!

他的心念再次一動,滄海明珠居然化作了碧藍色的彎刀……緊接著,滄海明珠不斷變化,或是長戟,或是長矛,或是盾牌,凡是葉峰能想到的,滄海明珠都能變化出來。

最終,葉峰心念一動,把滄海明珠變成了一把弓!緊接著,他的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念頭化作符文,很快符文又演化成一支箭!

百里箭配合滄海明珠所化的弓,威力會有多強?葉峰不由想到。

「除了武器之外,滄海明珠還可以變化成戰甲……」姬瑤光又道。

聞言,葉峰又開始嘗試,滄海明珠融入他的掌心,緊接著他的身上藍光大作,光芒散去,一套藍色戰甲已經穿在他的身上。

「以你現在的修為,穿上滄海明珠所化的戰甲,應該至少能擋住萬象境中期武者的攻擊。」姬瑤光說道。

葉峰色變,他知道身上的鎧甲非常堅硬,卻沒想到居然能擋住萬象境中期武者的攻擊。

這可攻可守的「滄海明珠」,絕對是一件無價之寶,即便用天階武技來換,恐怕也有人願意。

「有了滄海明珠,即便真的遇到萬象境武者,你也有自保之力。」語氣微頓,姬瑤光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大葉劍宗?」

「我想回大葉部!」葉峰一笑。

「大葉部?」姬瑤光疑惑。

…… 一天後,葉峰、姬瑤光、雨洛天等人同時離開了琅嬛靜齋。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大葉劍宗,途中,葉峰把有關大葉部的事告訴了姬瑤光等人。

大葉劍宗,萬劍閣。

葉峰把他要回去天荒域的事情告訴了天器子等人,天器子等人得知之後,都想和葉峰一起去天荒域。不過,葉峰並沒有答應他們,這次有姬瑤光、天魔水仙、猥瑣道人去就夠了。

天器子等人見葉峰已經做了決定,只能作罷,更何況,大葉劍宗也需要強者鎮守。

三天之後,就是葉峰等人出發的時間。


之所以要再等三天,是因為葉峰想花時間看一看那三卷琅嬛秘典。

回到房間后,葉峰盤坐在蒲團上,把三卷金色捲軸取了出來。

他先看的是第一卷,武者氣場篇!

廢材逆襲:冰山王爺傾城妃 :氣場,乃武者之本性,本性屬火,具有火系氣場,本性屬水,具有水系氣場……

洋洋洒洒數千字,全部是在講述何為氣場,解釋的非常纖細,令葉峰豁然開朗!

看完對武者氣場的詮釋之後,葉峰接著往下看,捲軸上寫著:十大武者氣場,殺戮氣場、毀滅氣場……十大武者氣場極強,具有壓制敵人修為之力!

除了十大武者氣場之外,捲軸上還記載著許多武者氣場,威力從強到弱,足足記載了上千種,有許多葉峰連聽都沒有聽過。

葉峰很震驚,撰寫捲軸之人對武者氣場的了解實在太透徹了,令人望塵莫及。

穩住心神,葉峰接著又看來下去,捲軸上寫著:武者氣場覺醒之後,可後天修鍊,修鍊至極致,威能驚天!

再往下,捲軸上寫著:武者氣場第一重,氣場護身,第二重,氣場附體,第三重,氣場外放,第四重,氣場凝形,第五重……

「第四重,氣場凝形!」葉峰目光一閃。

何為氣場凝形?

捲軸上有解釋:氣場或化飛鳥,或化巨龍,或化猛虎,或化分身……是為氣場凝形!

「氣場凝形……化身,也就是說,只有修鍊到武者氣場第四重,才能凝聚出自己的氣場化身!」葉峰自語。

他見過氣場化身,當初神衛大會的時候,劍王的本體未到,只是氣場化身來了而已,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氣場化身和本尊的區別。

「普通武者,只有當氣場能輻射千丈遠的時候,才能做到氣場凝形,十大武者氣場則八百丈即可!」葉峰繼續看著捲軸上的內容,喃喃自語。

目前,葉峰的毀滅氣場,只能外放數十丈,距離八百丈實在太遙遠了。

「不知我什麼時候才能凝聚出自己的氣場化身……」葉峰自語,繼續看著捲軸上的內容。


突然,後面的文字詭異的扭曲起來,葉峰一看之下,頓時頭暈目眩,他臉色劇變,急忙移開目光,這才清醒過來。

「後面的內容,以我現在的修為還看不了……」

葉峰深吸口氣,把捲軸合了起來,打開第二卷捲軸開了起來,第二卷捲軸是靈魂念師篇!

捲軸開篇寫著:靈魂異變,道種生於靈魂之中,稱為靈魂道種,大凡有靈魂道種之人,靈魂力必強於常人,且對天地元氣的感應之力也異於常人。

靈魂念頭吸納天地元氣,化作靈魂符文,以此符文為陣法之基礎,一念動則陣成,稱為靈魂念師!

陣,乃遠古先人觀天地大勢,飛禽走獸,山川日月感悟得來。

靈魂念師以念布陣,以自身承載天地大勢!

「以自身承載天地大勢……」葉峰自語,他對靈魂道種的領悟又深了不少。

他還想繼續看,可是同樣的,他的修為不夠,無法繼續往下看。

他只能展開第三卷,道種篇!

捲軸開篇寫著:道化天地,人體是小天地,亦有道,道種是也……

「人……天地……道種……」葉峰自語,有了明悟,也有了疑惑。

他繼續看了下去,只見捲軸上寫著:那來自遙遠之地的異族曾說,天地有六道,勝過十大武者氣場……可惜,可嘆,老夫無緣求證那異族話之真偽……

「天地有六道!」

葉峰色變,驚疑不已,撰寫道種篇的人所說的六道究竟是什麼?還有,他所說的遙遠之地有是什麼地方?另外,他所說的異族有是什麼種族?

他心中有三個疑惑,可惜撰寫捲軸之人無法為他解答。

搖了搖頭,他不再想這三個問題,繼續看下去,捲軸上寫著:身屬火,具有火系道種,身屬水,具有水系道種……身具雙性,具有雙道種,亦稱先天雙道體!

「先天雙道體!」葉峰目光一閃,自語道:「這麼說,我應該是先天三道體!」

他擁有三道種,自然可以稱為先天三道體!

「不知除了我之外,還有沒有三道種,亦或者三氣場……」葉峰自語。

他渴望遇到這樣的對手,可惜,這世上先天雙道體和雙氣場都很少見,更何況是先天三道體和三氣場?


道種篇,他也無法繼續看下去了,他的修為不夠!

深吸口氣,葉峰把三卷捲軸都收了起來,接下來,他打算修鍊《大五行輪印》。

他已經領悟了陰陽之道第一變和第二變,已經可以修鍊大五行輪印的其餘兩印,水輪印和土輪印!

……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三天就過去了。

葉峰走出了練功房,來到萬劍閣之外,姬瑤光等人已經在飛行寶船上等著葉峰。

待葉峰飛上飛行寶船之後,飛行寶船飛過萬劍洞天的出口,破空而去。

飛行寶船上,姬瑤光和葉峰盤坐在甲板上,只見姬瑤光轉頭看著葉峰,問道:「你想把大葉部的人接到樓蘭聖域嗎?」

葉峰笑著點了點頭,他這次去天荒域,不僅要把寇爽等人接到樓蘭聖域,還要和太易教的人算一算總賬!

「你對我說過,九幽邪教的鬼霧老人說,太易教的背後有人,鬼霧老人是邪教的長老之一,能連他忌憚的人,來頭絕對不小!」姬瑤光說道。

「我連黃金九頭獅和青天魔牛都得罪了,還有什麼好怕的?」葉峰一笑。

「這世上,還有比兩大妖族更可怕的勢力!」姬瑤光正色道。

「你說的是……精武書院和念師書院?」葉峰看著姬瑤光。

姬瑤光沒有回答葉峰,而是反問道:「你可知道,精武書院和念師書院在什麼地方?」

葉峰搖了搖頭。

「他們所在的地方,叫做中央聖域!」姬瑤光說道。

「中央聖域?」葉峰疑惑。

「中央聖域是整個無極大陸的中心,有好幾個足以和精武書院媲美的大勢力,你所知道的血道門,就依附於其中一個勢力!」姬瑤光說道。

葉峰色變,能讓血刀門臣服的門派,絕對是一個恐怖無比的超級勢力!

「散花樓、四大家族、紫電王谷、天池聖宗等門派,也都自己依附的勢力,這些勢力全部都在中央聖域!」姬瑤光又道。

「中央聖域!」葉峰抬頭看著遠方的地平線,自語道:「那就是一個什麼地方?」

「那是一個武道聖地,強者林立,據說,無痕公子當年還是念師書院的弟子,魅影公子也曾是中央聖域某個大勢力的弟子!」姬瑤光說道。

「瑤光,你去過中央聖域嗎?」葉峰問道。

「去過……那是幾年前的事了。」姬瑤光看著前方,說道:「以我們現在的速度,如果去中央聖域的話,需要一年的時間。」

他們的飛行寶船速度極快,足以媲美萬象境初期武者全速飛行,如此快的速度,居然還需要一年的時間,中央聖域離樓蘭聖域之間實在很遠。


當然,如果換成更高一級的飛行寶船,幾個月就可以抵達中央聖域。 我也有些奇怪道:“你知道這裏?難道你來過?”

明姿把白淨臉蛋上銀光閃閃的眼淚擦掉,立刻顯得光彩照人,她秀眉想了一下道:“我當然沒來過,但是五菱聖石很奇怪的,每隔一兩年都會有人從裏面跑出來,跑出來的人大部分被聖殿的禁制殺死了,還有些人被我們及時的發現了,這些人被發現後都有些神志不清語無倫次,會在幾個月或幾天後死掉,我們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瞭解了一些情況…!”

啊,原來還有人能跑出去,太好了,這麼說,我們還有回去的可能!

我激動的道:“你們瞭解了什麼情況,我們,是不是還可以回去?”

明姿撇撇嘴白了我一眼道:“若能回去,我還…我還哭個鬼呀,來這裏的人,除了你之外,沒有那個人能有那麼好運的,一兩個時辰裏面回了兩次,咦,你是怎麼回去,若用你的方法,說不定我們可以再回去?”明姿突然兩眼發光激動無比的盯着我說道。

我哪裏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這兩次回去,貌似都是自己全身是傷把血差點流乾,然後在快死了的情況下回去的,是不是和死有關呢。

我道:“我也不知道,每次在我重傷快死的時候突然就回去了!”於是,我吧我在輪迴世界裏發生的我認爲重要的都告訴了她,就忽略了櫻子,沒有提她一個字,她是我心裏永遠的痛,我消失時,她傷心欲絕的眼神我永遠也忘不了,現在一想起心中便一陣劇痛。

櫻子,都過去了,一切都是幻境,我是你的傷,你卻是我的夢,一個最美最真的夢,一個如泣如訴刻骨銘心的夢。


明姿聽完後,說與重傷致死沒有太大關係的,他們救下的幾個出來人,大部分人與重傷無關,是不是與時間,方位,環境以及個人行爲還有心境有關,她分析了半天也沒分析出個讓人信服的結果。

我道:“那這個放逐之海是什麼個樣?”

明姿的睫毛又亮又長,非常可愛,她眨巴了幾下好看的眼睛道:“首先,五菱聖石似乎有四個還是五個世界,每個世界都各不一樣,在五菱聖石裏面的這些個世界裏的一年,似乎是我們世界的一天,這個放逐之海世界剛好和百世輪迴世界有些相反,在這裏的人,發瘋的是這個世界的本地人,所謂的外來入侵者,只有在十五月圓之夜才發瘋,至於發瘋後是什麼個樣子,發瘋時間多長以及這裏人和來這裏的入侵者會不會長壽和復活,能活多久,我都不清楚…因爲出來的人大多都瘋瘋癲癲的,只有前三天還能問出些清醒的話,三天後就會胡言亂語生病,直至死亡,出來的人最長的活了一年,最短的活了十天,他們會全身出現老人斑,生命力快速衰竭而亡…!”

我聽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怎麼會這麼恐怖,我如果出去了,會不會也快速死亡呢,如果這樣的話,那我還真要考慮考慮,要不要回去,如果這個放逐之海比那個死不了的百世輪迴世界強,我就好好考慮一下…。

明姿突然又泫然淚下道:“看那些出去的人,就知道在這裏呆着也不怎麼好,但出去後,又面臨馬上衰老死亡的悽慘境地,你害死我了,害得我不輕,嚶嚶嚶!”

我心裏一陣頹廢,也有些心煩,我都有些想不通,我究竟,是怎麼了,做夢嗎,爲什麼夢這麼久這麼痛,什麼時候是夢醒時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