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翩舞點頭又搖頭,「並非是誰都能去看的,只不過神醫公子最近名聲大噪,貴妃姑母有些動心,便同意他來為太妃姑奶奶看!」

「哦,原來只是同意神醫公子來看啊……」慕歌說著看了無歡一眼。

無歡同樣也看了過來。

兩人心照不宣的露出一抹極淺的哼笑。

這柳貴妃看來是有些著急啊,找不到神醫人,便想著讓神醫主動出現在眼前?

不得不說這還真是個好主意,若是昨日柳貴妃沒有去摸自己腦後的噬魂釘陣,自己為了進一步探聽虛實,可能真就讓神醫公子現身去詳細看柳太妃了呢。

只可惜,如今柳貴妃沒忍住露了尾巴,神醫公子是不可能出現的了!

眼瞧著柳翩舞滿眼期待的模樣,慕歌只能對她說抱歉了。

「很不巧,你說的晚了,昨日我想了又想,覺得人神醫雖然沒有讓離王站起來,但是人家給了個調養的方子啊,確保離王還能延壽一年,不然離王撐不過這個月,思來想去人家已經做的足夠好了,而且人也說的清楚,離王的腿不是不能治,只是離王自己的身體無法承受治療雙腿的痛楚,這不能賴人家神醫,所以我就讓人去傳話,表示不需要人家賠償多給我一次機會了,畢竟人嘛,不能不知恩圖報,還得寸進尺不是?」

柳翩舞聞言,有些結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神醫無法為太妃姑奶奶瞧病了?」

「怎麼會呢?這個月的競價結束了,不是還有下個月嗎?下個月你們再去競價不就好了?」慕歌臉上笑的很是隨和,心中卻暗道,前提是下個月杏林苑還能收到神醫讓開競價的消息才行。


柳翩舞不知慕歌心中所想,就是知道也根本不會去考慮下個月還能不能競價,她現在滿心想的是幾天後的梧桐宴啊!

若是現在不能幫著貴妃姑母請來神醫為太妃姑奶奶看診,又如何討了姑母的歡心,讓她為自己做主去謀太子妃位啊?

原本昨日大好的機會,自己為什麼就沒有把握住?


結果今日從蕭慕歌這得來壞消息,這個月沒有機會了?

真的是好怨自己昨日沒有當機立斷啊!

不對,不能怨自己,該怨蕭慕歌!

若非是她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自己如何會對她發火,若非是她脾氣暴躁,又如何會僅僅因為自己說了句重話就毀了商議好的事?

若非是她神來一筆想什麼得寸進尺,今日這機會就還在啊!

「都是你!你這個蠢貨,都是你,毀了我一輩子,我恨死你了!」柳翩舞惡狠狠的瞪著慕歌,那模樣彷彿想撲上來將慕歌生吞活剝了。、

慕歌根本不慌,只見無歡淡定的往前走了一步,目光涼颼颼的掃了柳翩舞一眼。

柳翩舞那兇悍的氣焰頓時滅了,跟太子一樣,慫的只敢以眼神凌遲慕歌,然後慌亂走掉。

慕歌瞧著她的背影,很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什麼都沒做,怎麼就毀了她一輩子了?這鍋自己背的有點莫名其妙啊!

「好像柳家這位姑娘,對主子更加不滿了……」靈犀面色有些複雜,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她都想不通了,自家主子今日可真是老老實實什麼都沒做啊,怎就一下子讓太子和柳翩舞這兩個原本就跟她關係不怎麼好的人,越發的交惡了呢? 第416章冷如霜太過反常

「對我不滿的人多了去了,不差她一個,隨她去吧!」慕歌無所謂的擺擺手。

這次終於沒再被阻攔,來到碧落閣,遠遠的慕歌便看到雪奴在擦碧落閣的宮門。

聽到動靜,雪奴抬頭見是慕歌過來,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抹布迎了上來,「二小姐過來了?」

「嗯,你這是做什麼呢?我瞧著這門也不臟啊?」慕歌隨口問道。

雪奴卻看了慕歌一眼,「二小姐這個時候過來,路上可遇著冷府的大小姐?」

「你說冷如霜吧?我遇著了啊,聽說她來這了……」慕歌說著,目光突然自碧落閣的宮門上掃過一眼,不是很確定道,「你擦這門該不會是……」

「二小姐英明,冷大小姐想見我家殿下,但我家殿下又不認識她,豈能她想見就讓她見的?於是便沒應她,不想她竟靠著咱們碧落閣的門獃獃的流了好一會兒的眼淚,那淚珠都掛到門上了,殿下素來乾淨,且馬上要任職了,到時候可能會經常出門了,萬一碰著這沾了別人眼淚的大門,殿下豈非要膈應好久?所以奴婢得趕緊把這給整理乾淨了!」雪奴笑著解釋道。

眼淚都能膈應到嗎?慕千離這是有潔癖呀!自己怎麼沒發現他還有這毛病的?慕歌腦中關於慕千離潔癖一事上,只閃了一下,然後注意力就放在別的事情上了。

「你是說冷如霜在這自己默默哭了一會兒,根本就沒見著你家殿下,然後就走了?你確定其中沒別的了?」慕歌追問道。

雪奴想了下,不確定道,「奴婢阻止了冷大小姐入碧落閣,冷大小姐問了奴婢一句,為何二小姐進得她就進不得?難道在殿下眼中她就那麼比不得二小姐你嗎?然後奴婢如實回道,說二小姐是我家殿下心尖上的人,冷大小姐不是比不得,而是根本就沒可比性,因為我家殿下根本就不關注冷大小姐這個人是誰!嗯,這算是二小姐說的別的嗎?」

「……算!」慕歌面上有些複雜。

冷如霜對慕千離有多執著,別人不知道,自己簡直太清楚了,雪奴如此說根本就是在扎心啊!

依著平日里冷如霜的做派來說,她肯定不會恨慕千離絕情,而是該把一切罪責怪到自己頭上才是,可偏偏剛剛自己見她時候,她竟沒有對自己發作?

不對,不僅沒有發作,還因為冷如蓮攔了自己,讓如蓮給自己道歉?

這行為著實不合理啊!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想到冷如霜曾經想利用靈素長公主弄死自己這個情敵的行徑,慕歌怎麼想怎麼覺得冷如霜今日太過反常!

「二小姐?可是有什麼不對?」雪奴見慕歌表情有異,連忙關切的問道。

慕歌立即回神,搖頭笑道,「沒什麼不對,我只是想到了些什麼,不打緊,你家殿下可還在碎星軒?」

「是呢!我家殿下後日正式上任,今日宮人送來了各種軍務資料,殿下正在從頭查閱呢!二小姐來了正正好,殿下已經看了好一會兒了,奴婢勸著讓休息下,他都不聽呢……」


「你忙你的,我自瞧瞧去!」慕歌跟雪奴打了招呼便進入碧落閣中。

走在去往碎星軒的小橋上,慕歌不忘回頭囑咐靈犀,「等出了宮,替我知會玉姐一聲,多多注意下冷如霜的動向,她太反常了,我怕她憋著壞,別不小心被她算計了!」

靈犀連連點頭應下。

「老遠便聽到綠園這邊有動靜,果不其然,真是二小姐來了!」風奴自碎星軒出來,正巧與慕歌遇上,臉上劃過一絲喜意。

慕歌見風奴鬆了口氣的模樣,不由問道,「我爹爹素來勤勉,離王接手他的軍務,應該不至於太過辛苦吧?」

風奴連忙解釋道,「二小姐誤會了,蕭將軍將一切都處理的井井有條,我家殿下梳理起來很是順手,只是殿下他多年未曾關注過軍事,如今軍中的人和事他都一無所知,所以……」

「他該不會是想這兩日將軍中的一應人事給搞的明明白白再去上任吧?」慕歌愕然道。

風奴一臉無奈苦笑道,「知我家殿下者,二小姐也!」

「他這是瘋了嗎?爹爹手下不說普通的數十萬士兵,光是大大小小的將領就有數千,他兩日時間想全部記住怎麼可能?就是我爹爹自己都不可能認全了去,你家殿下便是天資卓絕過目不忘,憑他的身子骨也不能這麼耗精力吧?」慕歌直接就皺了眉。

風奴贊同的點頭,「屬下也勸過了,可是無用……」

「他人在哪?」慕歌問道。

風奴一指碎星軒,「就在院中!」

慕歌直接便走了進去,入眼便與坐在柳樹下的慕千離目光撞上。

「歌兒莫惱,千離都聽到了……」慕千離先一步開口。

慕歌走過去跟他面對面坐下,看了眼桌面上擺的小山一般的卷宗,直接對著慕千離身旁站著的影奴吩咐道,「將這些都撤走!」

影奴這次很是乖覺,聽到慕歌吩咐,沒有半絲猶豫,立馬就開始收拾。

慕千離也不攔著,只是輕笑道,「旁人不知,歌兒豈能不知?『神醫』所言是假的……」

「所以呢?」慕歌挑眉看他。

「歌兒出身將軍府,應比旁人更明白,行軍打仗的將士們,與文臣不同,想要統領他們……」慕千離正說著,卻見慕歌臉色不見有絲毫好轉,便自覺改口道,「雖然千離不止一年壽命,但自己的身體也遠非常人一般健壯,所以千離不看了……嗯,聽聞昨日歌兒離開碧落閣后改道去看了柳貴妃,可有收穫?」

對於慕千離如此自覺,又把話題轉的很合時宜,慕歌便不再綳著個臉,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大有收穫!原本昨日就想直接過來告訴你的,只是突然有別的事情,這才耽誤到這時候!」

「瞧著歌兒這意思,應該是那井中的事情弄明白了?正巧,千離也有個好消息要告知歌兒!」慕千離微微一笑道。 第417章不同尋常的地方

「好消息?什麼好消息?」慕歌立馬問道。

慕千離看了風奴一眼,風奴點頭轉身進了房間,片刻后捧著一個古木盒子走了過來。

慕歌看了眼那個盒子,樣式十分的古舊,卻保存的十分完好,沒有丁點破損,隨著風奴的走進,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自那盒子中緩緩的飄散出來,慕歌當即神色就變了,「這……這裡面是……」

「幸不辱命,琉璃芝找回來了!」慕千離微笑道。

靈犀原本在慕歌身邊安靜乖巧的候著,聽到盒子中裝的是琉璃芝,再也忍不住神情動容起來。

主子說過,玉姐她們的胭脂淚解藥只差琉璃芝!


慕歌給了靈犀一個眼神,靈犀激動的指了指自己,慕歌點點頭。

然後靈犀一雙本就乾淨的小手,在衣服上蹭了幾遍,這才上前,小心翼翼的接過風奴手中的木盒,小手顫抖的打開,猶如水晶折射出七彩般的光華驟然自打開的盒子中溢出。

「好美!這……這就是琉璃芝?」靈犀望著盒中流光溢彩的琉璃芝,止不住的驚喜和驚嘆。

慕歌也只是從古書中知道琉璃芝的形貌,並未曾親眼見過,今次見著也著實震驚,望著那流溢著華光的琉璃芝,若非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般形貌之物非珍寶,乃植株!

「看來沒有拿錯,我也算放心了,歌兒在柳太妃哪裡有何收穫?」並沒等慕歌和靈犀表露出感謝之意,慕千離已經笑著將話題順勢引開。

慕歌看了他一眼,示意讓靈犀將琉璃芝收好,記下了慕千離的這份情誼。

「碧落閣那井中之物確為柳太妃所為!」慕歌說著便將昨日在柳太妃處的見聞說了一遍。

慕千離聞言后,沉默了片刻,「歌兒說,從柳太妃那裡的守衛話中,得知近年來只有柳貴妃出入太妃之處……」

「所以,結合當初柳貴妃假懷孕和小產一事,可以斷定此事乃是她和皇上合謀算計你和我爹爹!」慕歌說道。

慕千離想了下,又道,「自柳太妃那裡的情況,可以確定柳貴妃參與其中,只是歌兒何以見得此事與皇兄有關?」

「若非皇上默許,柳貴妃的假懷孕和假小產豈能瞞天過海?而且你和我將軍府都與柳貴妃沒有絲毫仇怨,若非為了皇上做事,她沒理由陷害我們!」慕歌說道。

慕千離思忖片刻,略有一絲猶豫,「歌兒所言極為在理,只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慕歌笑道,「事情一點也不簡單,你是覺得他們既然自太妃那裡知曉了枯井之事,為何卻問不出來枯井的位置嗎?柳太妃是真的神志不清,他們不是沒有逼問,只是柳太妃自己都記不得的事情,再逼問也無法!」

「逼問?歌兒的意思是柳貴妃對她的親姑母下手了嗎?」慕千離微微訝然。

慕歌點頭,「柳太妃看似臉色紅潤,可問題就是太紅潤了,根本就不像是她那個年紀該有的狀態,我仔細瞧了下,發現柳太妃是被人下了葯了,讓她看起來狀態很好,實則已經病入膏肓!而且她身上有針孔!衣袖處的手腕上,已經千瘡百孔,身上的便無需多想,必然慘不忍睹!」

「……近年來只有柳貴妃出入太妃之處。」慕千離突然又重複了這句。

慕歌微微一嘆,「國公府一直以來女兒眾多,獨獨柳太妃當年嫁對了人,一躍成為皇妃后,老國公因是她的胞兄,才能繼承了國公之位,而老國公只生了柳貴妃一個女兒,其他全是兒子,柳太妃一直沒有誕下子嗣,對柳貴妃這個獨一無二的侄女卻是關懷備至,柳貴妃自小時候起便常被柳太妃接入宮中,說起來柳貴妃在柳太妃身邊的時間,比在她母親身邊的時間都要長,說是情同母女都不過分,誰能料到,便是如此情分,柳貴妃也下的去手……」

「世間之人,有人重情,有人重勢,全看個人選擇,倒是歌兒你,好似對柳貴妃的舊事十分了解……」慕千離笑問道。

慕歌看向無歡,無歡將帶過來的記載著柳貴妃舊事的卷宗拿給了慕千離看。

靈犀見慕千離接過去看,立馬支棱著耳朵時刻關注著,她和彩鳳兩個研究了一夜,也沒瞧明白,除了柳貴妃消失的那三年之外,她那些舊事還有那些是不同尋常的!

只見慕千離動作優雅的翻看,速度卻是極快,沒過多久便全部看完,抬眼望著慕歌,若有所思道,「柳貴妃消失了三年沒有記載,可是未曾查出來?」

慕歌點頭,「柳貴妃消失那三年,老國公曾暗中派人去尋過,顯然也是不清楚柳貴妃去了哪裡,此事瞞得很是隱秘,莫說府上的僕人,就連如今的國公爺,柳貴妃的哥哥,都不知曉他妹妹實則並沒有去青蓮女院,至於去了哪裡,怕只有柳貴妃自己知道了!」

「此事想要查明白,顯然需要費些功夫,倒是不著急,只是……這上面寫著,柳貴妃之所以嫁給皇兄,竟是她主動向柳太妃提及的,這事便有些古怪了啊!」慕千離若有所思道。

靈犀在一邊聽的直眨巴眼睛,這就是自己和彩鳳沒有瞧出的重點嗎?

可這又算什麼重點?

「柳貴妃當年與皇上情投意合,難道不可以嗎?」靈犀從來都很穩妥,可這會兒子實在是想不明白,沒忍住終於問出了口。

「柳貴妃與皇上年歲沒差特別多,若非說情投意合併不是不可以,只是要知道,自柳貴妃及笄后,她嬌美的容顏與滿腹的才情冠絕京都,閨名滿天下之際,追求者不勝枚舉,其中不乏勢頭正盛已經被先帝封了賢王和廉王的四皇子和五皇子,而當時的皇上呢,雖然排行老大,卻非嫡出,而且碌碌無為,天資與他的弟弟們相差甚遠,其生母還得了先帝的厭棄,就連容貌都是諸多皇子中最不起眼的一個,你若是柳貴妃,會放棄了英姿勃勃極有可能爭奪太子之位榮登大寶的賢王和廉王,而選擇毫不起眼的大皇子嗎?」 第418章的確是恰到好處

慕歌的一番話,讓靈犀陷入沉思,仔細想了下,好像是有些不對勁啊,自家主子如此一分析,當初柳貴妃似乎沒理由會愛上不起眼的大皇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