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九州科學院內。

此時科學園內的氣氛十分的緊張,因為他們現在才是可以扭轉九州這次危機的真正的守門人!

而此時此刻,科學院內的所有人都在為研製出一把可以使用的電磁脈衝武器絞盡腦汁。

雖然林玄給的設計圖紙可以幫他們解決很多的疑難點,但是並不代表一點問題都沒有。

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你買一台台式機,就算給你說明書你也要看很長一段時間才可以完全自己動手組裝電腦。

對於這種電磁脈衝武器來說,組裝的難度只會比組裝電腦難上數萬倍!

「報告楊院首,我們這邊的實驗已經進行了」將這一切都安排好后,林玄現在做的只有等,等待接下來髪國和科學院那邊的消息。

此時楊振坤回去后就立刻開始召集科研團隊,開始對圖紙進行解析和製作。

由於這次的情況十分的特殊,所以龍首和三軍司以及國防司都已經召集在一起開始開最後的一次臨時會議。

其實這件事一開始和卡米爾進行視頻通話的時候,林玄就已經將視頻的內容發給了龍首以及國防司和三軍司的司長。

但他們看到這些內容后,也是一個個的氣的渾身顫抖。

但是相對於林玄提出來的辦法,這些人還是表示可以嘗試,畢竟在這種時候,特別是卡米爾手握著超級武器,這不管是對誰來說都是一種不小的威脅。

如果萬一一個失誤的地方肯定會讓整個九州乃至人類都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林玄想了想說道,「我們現在面前的問題就是卡米爾手中的超級武器,只要將這個心腹之患給去掉,我們就可以安心的解決掉卡米爾了。」

國防司司長鄔和明聞言,連忙說道,「林組長,您放心之前他們發射超級武器的地方我已經定位過了,位於毛熊國原本境內的亞薩迪意森林的深處。」

「原本境內?難道說那部分現在已經不屬於毛熊國了嗎?」

龍首聽到鄔和明的話,不解的問道。

「是這樣的,前段時間由於戰亂和災難導致原本毛熊國已經開始朝著一個地方開始收縮了,而至於原來的大部分的土地此時都變成了大片大片的無人區,所以就那塊區域就算毛熊國想要,他們也沒有辦法維持領土的主權了。」

林玄點了點頭,「我之前和北熊通過電話了,也已經說了這方面的事情,我們可以直接進入那個地方。另外根據他的估算,卡米爾手中的超級武器差不多還有八顆。我們需要在同時將這八顆超級武器都進行摧毀。」

三軍指揮司司長廣良駿聞言連忙說道,「我已經挑選出來了一隻特種部隊,他們會解決這方面的事情。」

「好!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等著楊院首的成品了,我們能做的已經夠多了,旦夕禍福,還是全看天意吧。」

……

與此同時,卡米爾軍團的指揮室內的氣氛相對於九州和毛熊國來說簡直不要太歡快。

甚至都有幾個指揮官開始跳起舞來了。

對於他們來說,現在不僅不是末日,反而開始新的開始,畢竟他們即將就要進入夢寐以求的九州!

「真不愧是被卡米爾指揮官啊,居然可以從這種局面給扭轉過來!」

「沒錯啊,我當時看到距離我們僅僅只有二十公里的毛熊國鋼鐵洪流的時候,我自己整個人都要覺得要死在這個地方了,但是從現在來看這簡直就是一種奇迹!一種讓人難以置信的奇迹!」

「這是真的,若不是有我們的卡米爾指揮官,我們現在怕是早已經被毛熊國鋼鐵洪流給碾壓過去了,哪裡又會在這裡歡歌燕舞!

不過,更讓我感到興奮的是,我們馬上就要進入九州了,那可是整個藍星人民的夢寐以求的地方啊!」

「沒錯!我之前做夢都想去那個地方了,據說那個地方的人民每天都可以吃到九州官方分配的糧食,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們還有水果!」

「什麼!還有水果!那玩意我都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吃到了,我現在都已經快要忘記水果到底是什麼味道的了。」

「我也一樣,等下進入九州后,我一定要大吃特吃一頓!」

……

這些不僅僅是這些指揮官的想法,更是整個髪國人民的想法。

他們此時都想要一旦進入九州都要在第一時間內吃一些自己從災難開始就沒有吃過的美食和水果!

這不僅僅是他們,更是整個藍星的人民的夢想!

想在所有人都在考慮怎麼才能進入九州,但是現在的九州外面有極寒天氣,而內部則是有一道巨大無比的巨龍之脊,所以就算有人想要偷渡,也根本就沒有任何偷渡的可能性。

但是他們即將在一天後就可以進入九州了,雖然按照林玄和卡米爾約定的地方,是一個相對偏遠的地區,但對他們來說還是十分的滿足。

「卡米爾指揮官,這次進入九州后,我們還繼續進行蟄伏嗎?」

其中一個人看向一旁的卡米爾問道。

「這是自然,我們的目標怎麼可能會是一直寄人籬下!我們一定要在三年內至少能夠和九州五五開的局面!」

聽到卡米爾的話,指揮室里的眾人更加歡呼雀躍起來。

寄人籬下?是不可能的!

他們要做的就是奪取他人的領土,這樣的話才能有更加長久的發展空間!

一想到髪國要在自己的帶領下光輝耀祖的時候,卡米爾對眾人宣布到,「加快行軍速度,我們爭取在明天中午之前抵達九州!」

「是!」

……

與此同時,九州科學院內。

此時科學園內的氣氛十分的緊張,因為他們現在才是可以扭轉九州這次危機的真正的守門人!

而此時此刻,科學院內的所有人都在為研製出一把可以使用的電磁脈衝武器絞盡腦汁。

雖然林玄給的設計圖紙可以幫他們解決很多的疑難點,但是並不代表一點問題都沒有。

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你買一台台式機,就算給你說明書你也要看很長一段時間才可以完全自己動手組裝電腦。

對於這種電磁脈衝武器來說,組裝的難度只會比組裝電腦難上數萬倍!

「報告楊院首,我們這邊的實驗已經進行了」 「肖小姐,感謝就不用了,我是一名醫生,救人乃是本分,這個你不必放在心上!」

劉黎明的言談舉止很是紳士,語氣很是平和,沒有一點架子,以及高高在上的樣子。

聽著劉黎明說話,看著他那神色淡然的樣子,她不由的一陣失神,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陌生的男人,感覺自己的心跳的異常慌亂。

「劉院長真是一個醫德高尚的好大夫啊!」

「過獎了!」劉黎明也給女孩一個溫馨的微笑。

女孩輕盈的扶了扶臉龐的秀髮,笑道:「我聽說中醫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會算命,你會嗎?」「我不會!」劉黎明誠實的搖搖頭,說道:「中醫陰陽五行學說確實可以看很多東西,但是我研究的都是醫學方面的,對於命里,我感覺學這些東西毫無意義!都說人的命天註定,我認為人的命是自己決定的

,和老天沒有一點關係……」

「劉大夫說話真有意思,聽起來通俗易懂,但似乎很有哲理,就像名言一樣!」肖欣蘭笑嘻嘻的問:「劉大夫,你這次道京城,是來旅遊還是度假?」

「我可沒有這個雅緻,是來這裡參加醫學交流會的!」

「不錯,我家就在京城,如果時間空餘的話,你可以和我聯繫,我帶你四處逛逛,以表謝意!」

「謝謝」劉黎明點點頭,笑道:「到時候看吧,有機會的話我們聯繫!」劉黎明接過肖欣蘭的名片。

肖欣蘭心裡突然有點失落,平時走到哪裡男孩都是想辦法和她搭訕,今天那自己主動留下聯繫方式,意思不言而喻,而他呢愛理不理,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各位旅客朋友們,飛機即將到達機場,請各位系好安全帶,祝大家旅途越快!」

飛機的廣播中傳出甜美的聲音。

不知不覺,已經到達了京城,劉黎明也系好了安全帶。

「劉大夫,這次我們能在天上相遇,我感覺很有緣分,希望我們還能相見!」

劉黎明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下飛機之後,劉黎明拿上行李,便搭一輛計程車,前往提前訂好的酒店。

肖欣蘭走出機場,很快幾名黑衣保鏢便圍了上來。

「大小姐,你總算回來了,要是再不回來,恐怕我們幾個要被老爺子逐出家門了!」

「我只是到外邊散心而已,一切責任我來擔,我回去迴向爺爺說明情況,你們就不必擔心了!」

說著,肖欣蘭四處打量了起來,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謝謝大小姐!」聽言,幾個保鏢眉開眼笑,隊長上前笑嘻嘻的說道:「小姐,你是不是在找什麼人啊!」

「不是,我們走吧!」

肖欣蘭搖了搖頭,雖然嘴上說著不是,但眼睛一直在四處打量著。

京城不愧是國都,到哪裡都是繁榮昌盛的景象,就連空氣也異常的清新,不由的讓人心曠神怡。

都說全國各地的火車站治安混亂,計程車司機都宰外來客。

而京城呢,和別的地方截然不用,司機不僅技術不錯,而且服務也很好,下車后,直接二話不說幫劉黎明拿行李。

皇城大酒店是馬老提前預定好的,劉黎明剛一下車,酒店服務員便熱情的應了上來。

「先生,歡迎光臨我們皇城大酒店,提前祝你旅行愉快!」

「謝謝!」

在迎賓的陪同下,劉黎明辦理了一切入住手續,整個過程都是迎賓全程陪同。劉黎明幾乎什麼也不用做,就連開電梯,開房間的門都是迎賓做的,房間里乾淨整潔。

「先生,晚上六點我們酒店為你們免費提供晚餐,在二十八樓旋轉餐廳……」

迎賓交代了一些住宿事宜以後,便要離開。

「謝謝,你們服務不錯,讓我感覺很貼心!」劉黎明微微一笑,從錢包里掏出了一張百元大鈔。

迎賓看只有一張,臉色瞬間大變,不悅的說:」先生這有點少啊!」

「少嗎?」劉黎明頗為驚訝。

迎賓苦笑道:「在這裡入住的客人一般都給千兒八百!」

劉黎明一陣無語,這酒店也太坑人了吧!

他在網上查了,住宿費才不足千元,小費竟然這麼多,他臉色不由的也難看了起來。

「你們酒店給小費難道也有規定嗎?」

「沒有!」迎賓搖搖頭,說道:「這個是客人自願的,多少就可以!」

「那不就對了!」劉黎明冷冷一笑,說道:「我不是什麼豪門富少,也不是什麼暴發戶,小費小費,本來就是給個小錢就可以了,一百塊錢足以,我只有這麼多,不要的話就算了!」

「你……」迎賓氣的不能行,扯過劉黎明手中的錢,氣憤的轉身離去。

晚上,本來想著在酒店吃點飯算了,但馬老硬要讓他到家裡坐坐,劉黎明只好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