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佐助的話,靜音皺眉思索了一番。

「這種藥劑要長期服用效果比較明顯,不過雪姜草的產量很少,很難真正的做到長期服用」

「不過在調理暗傷和生體機能損壞方面比較顯著」

「當然,這也又一個前提,身體素質越強的人,效果越差」

「所以這種藥劑只在貴族間賣的很好,貴族多是普通人,只要服上一個月左右,對身體素質就有明顯的改善」

「但是對於忍者來說,這種藥劑的價值其實並不大,不過治療外傷效果還是不錯的,所以各忍村都會收購一些」

「但是雪姜草價格並不便宜,所以這個量也不是很大,更多也只是搭配醫療忍術來使用罷了」

「畢竟對於每天面對危險的忍者來說,還是醫療忍術更為實惠,也更快捷」

聽著靜音的解釋,佐助點點頭。

佐助覺得這才是正確的說法,畢竟如果雪姜草真的很神奇,能大幅度提高忍者的身體素質,那雪之國肯定早就被五大忍村吃干抹凈了。

只有這種對忍者很雞肋的東西才不會引起五大國的覬覦。

而且雪姜草的生長環境實在特別,為了這麼個雞肋的東西,實在沒精力對一個邊陲小國動手,掏錢買,也就成了一個很合適的渠道。

「既然綱手大人已經和自來也大人接觸過了,那麼,您應該知道我需要什麼」

佐助注視著綱手,語氣平靜。

綱手喝下一口酒,然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才看向佐助。

「小鬼,要換那個術的話,這點錢可不夠呢」綱手也沒有生氣,臉上帶著笑意說道。

「三千五百萬兩,在木葉也可以買一個A級忍術了,當然,這是我在湯之國賺來的錢」

佐助意有所指的說道。

想來,自來也應該沒少拿這件事和綱手吹噓吧,畢竟短短半個月賺了一個阿斯瑪的人頭……

「喔!成交!」

綱手雙眼一亮,似乎很滿意這個結果。

綱手從懷裡掏出一個捲軸,捲軸上寫著三個大字。

【陰封印】

上下拋了拋,綱手很隨意的將捲軸拋向了佐助。

佐助也沒有客氣,打開看了一眼后又收了起來。

隨手拿出一個捲軸,遞到了…靜音面前。

「逃避雖然可恥,但是很有用呢,對吧,綱手大人」

佐助輕笑了一聲,站了起來,留下一句話后便轉身離去。

看著佐助離去的背影,靜音緊了緊手裡的封印捲軸,有些擔憂。

陰封印強嗎,當然強,不過也得分人。

這並不是任何人都能掌握的術。

靜音跟在綱手身邊這麼久也沒有學會,這個術自出現在以來到現在,真正掌握的除了綱手之外,就只有漩渦水戶了。

她除了擔憂佐助的錢打了水漂,也有些擔憂綱手的決定。

畢竟這怎麼說也是一個S級的封印術,哪怕它的效果偏向於輔助,但是也不可小覷。

「綱手大人,您會不會太草率了」靜音看向一旁的綱手,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有什麼關係?未來本就是屬於年輕人的」綱手不在意的擺擺手。

「不過,自來也說的不錯,看不透的小鬼呢」

綱手輕笑一聲搖搖頭,繼續喝酒。

只不過她心裡到底有沒有將佐助那句話放在心上,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靜音並不清楚綱手和自來也談了什麼,不過既然綱手已經決定了,她也不好多說。

當然,用陰封印換來的這些錢她得好好保管,畢竟她可不想再去做那些丟臉的事情了。 《房間》劇組舉辦的慶功會和歐萊雅贊助的官方閉幕酒會相比,規模小了很多,不過依舊熱鬧非常。

林東峻、高媛媛、陳新明、劉滔等人不斷招呼著來參加酒會的客人,除了林東峻邀請的部分電影人之外,主要是國內的一些媒體人和一些片商。

《房間》的海外版權在頒獎前夕就已經賣出去了,換算成美元的話大概800萬刀,和之前一樣,對藝術片,新世界選擇的是買斷版權。

順帶說一句,《房間》法國發行權低價賣給了MK2電影公司,主要還是為了拿到這家對戛納大有影響力的法國電影公司的支持,還有《大象》也是這家公司出品的。

說白了,所有電影節都一樣,並不是電影質量好就能拿獎,當然拿獎的前提還是電影質量要能說得過去!

800萬刀,對一部藝術片而言,這筆收入著實很驚人。

主要原因還是這部電影的確很優秀,現在還有獎項加持,收回成本乃至賺一筆都不是問題,而且同樣由兩人導演、主演的科幻片《超體》將在暑期在歐洲大規模上映。

如果這部曾在亞洲拿下8000萬刀票房的科幻片再次大賣,之後上映的《房間》將更有市場,這是部分片商打的注意,畢竟按照單個國家發行權算的話,高的也就幾十萬刀,還是很容易回本的。

這部電影當初的製片成本是1000萬元,主要支出是林東峻、大美媛等人的片酬,大概佔了一半,其他一半才是純粹的製作費。

按照此時國內的現狀,投資500萬以上就算大製作,這部藝術片妥妥的大製作。如果不走海外沖獎路線,回本基本上不可能。

如果讓其他導演來製作,最多三五百萬就可以搞定,畢竟這部電影的場景並不怎麼花錢。

酒會上,林東峻和大美媛除了應付客人外,還得抽空和來的國內媒體們做個小小的採訪,畢竟很多人知道回國后,兩人將面對許許多多國內媒體的邀請,那會他們也不一定有這種近水樓台的機會了。

酒會結束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興奮的大美媛又給自己老媽打了電話分享拿獎的喜悅,這會國內已經是早晨七八點,倒也沒有打擾大家。

林東峻也順便給家裡和菲姐去了電話,分享好消息。家人和菲姐都恭喜他兩拿獎,除此之外就是要他們注意安全之類的。

很快,這個晚上喝了不少的林東峻和大夥分別,進入了夢鄉……

國內。

新的一天開始,上班族已經匆匆開始上班,網路和社交媒體不發達的新世紀初,作為習慣,很多人會在路口的報刊亭或者寫字樓附近的報刊亭買一份報紙關注當天的新聞。

此刻,關於中國電影《房間》在戛納拿獎的消息登上了大多數報紙的重要版面,娛樂板塊更是頭版頭條。

「亞洲首座戛納影后,史上最年輕最佳導演,華夏電影《房間》揚威戛納!」——《燕京日報》

「第五十六屆戛納電影節閉目,亞洲首位戛納影后、史上最年輕最佳導演新鮮出爐!」——《燕京娛樂信報》

「《房間》斬獲最佳導演、影后雙獎,林東峻、高媛媛戛納揚名!」——《南方都市報》

「華夏電影《房間》憾失金棕櫚,喜獲最佳導演、影后依舊矚目!」——《羊城日報》

凌晨時分,備受國內各媒體矚目的《房間》在戛納拿獎的消息出來的片刻,國內就已經收到了最新的消息。之前各媒體提前準備的新聞稿也不必作廢,直接開動機器印刷。

雖然比以往的送報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不過大家還是趕上了今天的熱門頭條,熱銷的報紙依舊讓各報社人員驚喜不已。

「據悉,法國當地時間25日晚十點三十分,第五十六屆戛納電影節落下帷幕,各大獎項在閉幕式上一一揭曉。我國著名青年導演林東峻憑藉電影《房間》拿下最佳導演獎、著名青年女演員高媛媛憑藉在《房間》中的精彩表演首次封后!」

「本屆電影節亞洲電影大獲全勝,除《房間》之外,土耳其電影《遠方》摘下評委會大獎和影帝桂冠,伊朗電影《下午五小時》拿下評審團獎……」

「不過最受矚目的依然是我們自己的電影《房間》。憑藉這部電影首度封后的女演員高媛媛成為五十六年來亞洲首次榮獲這一榮譽的女演員,在影史上將留下重重一筆……林東峻導演依舊沒有讓我們失望,第二部藝術片再次入圍歐洲三大,並斬獲戛納最佳導演,這是內地首座戛納最佳導演,也是國內繼墨鏡王、楊得昌之後,國內第三座戛納最佳導演。今年剛剛23歲的他被國際媒體譽為最有潛力的青年導演……」

很多媒體的文章基本還是圍繞著亞洲首位戛納影后和史上最年輕最佳導演這兩條來吹捧。

自此之後國內女演員算是首次拿全了歐洲三大的影后,特別是亞洲首個戛納影后更是奪目。畢竟作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電影節,含金量也是眾所周知。

戛納電影節在影帝影後方面一直非常青睞年輕演員,比如1999年第52屆電影節上年僅18歲的艾米莉德奎恩憑藉《羅塞塔》成為戛納影史上最年輕的影后,而此前最年輕的影後為伊莎貝爾於佩爾,她於1983年第36屆憑《皮耶拉的故事》獲得影后時才22歲。

明年本子年僅14歲的柳樂優彌將憑藉電影《無人知曉》成為戛納影史上最年輕的影帝。

說起來明年張曼鈺還會憑藉法國丈夫導演的《清潔》再次爭奪影后,不過這個時空她想要摘下影后桂冠估計不可能了,戛納可不會連續兩年把影后給亞洲人。

國內男演員還要努力,畢竟歐洲三大中柏林影帝目前還空缺……

《房間》揚名戛納的消息隨著一片片報紙在這個早晨很快被國人所知,之前關注娛樂新聞的人都知道這部電影之前首映時新聞很多,不過最終拿了兩個獎還是讓國人異常振奮,民族自豪感瞬間振奮。

現實中,除了林東峻和大美媛的忠實影迷外,大多數人都比較克制,除了增加兩人的路人緣之外,想著等這部電影上映的時候去支持一下。

而在網路上,特別是一些影視版塊的論壇中,《房間》拿下兩項大獎的消息屢屢刷屏。

「亞洲首座戛納影后!!史上最年輕戛納最佳導演!!林導牛比,大美媛威武!!」

「恭祝我家老大拿下戛納最佳導演,燕京人民發來賀電!」

「祝賀我家偶像拿下亞洲首座戛納影后,三張電影片支持下!」

「我了個天,真拿下影后了??太牛比了!!還有最佳導演,簡直不給其他導演活路啊!」

「俺早就說過了,華夏電影的未來就在俺們老大身上,老大威武!」

「太可惜了,沒有拿下金棕櫚,不然就是國內第二座金棕櫚,這地位也是嘎嘎的!」

「柏林影后、戛納影后之後,大家說說老大下次會捧那個演員拿下威尼斯影后??」

「……卧槽,說的好像三大影后是俺們自家的一樣,想要哪個拿哪個??」

「嘿嘿,老大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過,按照目前現狀來說,下一個難啊!現在老大御用的兩女演員都已經封后了,誰知道下一個幸運兒是誰呢?」

「來來,有提議的沒?」

「……」

「哎,到了現在你們說娛樂圈的女星們是不是上趕著要和咱們老大深入交流一番呢?嗯,純屬瞎猜……」

「嘿嘿~~」

「哎,這些年老大的容顏都被才華掩蓋了,就老大那帥氣逼人的模樣,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記著呢!!才華和顏值並存在導演,這還用猜嘛……」

「也是啊,估計很多人想被潛都沒機會……」

「卧槽,真羨慕……」 江平跟隨著兩人走進了院落之中,出於對花自賞的好奇,江平才會跟兩人回來,他倒不是覬覦花自賞的美色,而是比較好奇為什麼花自賞明明修為不強,卻可以隱藏自身的妖氣。

若是花自賞真的掌握了什麼可以隱藏妖氣的異寶,江平也決計不會因為她是個美人就心慈手軟的,他可不認為一個身受重傷的修士和一個練氣一層的半妖可以擋得住自己的進攻。

「唉,生活所迫啊!」江平在心中默默的嘆息了一句,當他走進兩人的住處的時候,江平就已經撒出了大量的靈識鋪天蓋地的搜索了起來。

江平原以為可以找到什麼奇特的異寶,但事與願違江平的靈識搜尋了一圈,這棟院落中只有一些日用品,並沒有江平想象中的異寶。

「道友,你還是收回靈識吧,這裡只是一個尋常的住處,並沒有什麼陣法符籙,你且放心進來就是。」宋勤誤以為江平放出靈識是為了排除危險,不由笑著向江平解釋到。

江平心中尷尬萬分,好在自己的目的沒有被發現,對於宋勤的這個美妙的誤會,他當然不會過多解釋什麼,畢竟自己剛剛可是本著殺人奪寶的心思那。

江平與宋勤坐在院落中的石桌上,花自賞在一旁斟茶,「道友請!」花自賞給江平斟好了一杯茶,宋勤伸手一引示意讓江平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