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丫頭太過逞強了,好多事情寧願自己面對解決,都不願意別人來幫助。

「你查到他們在裡面說了些什麼嗎?」

「查不到,因為我們的人也進不去。」

他覺得太太沒有發現他們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了。

封墨燁嘆了口氣:「那你這邊先把人手給撤了。」

「明白。」

掛斷電話,封墨燁盯著手機,手滑向程苒那一欄,遲遲想要點下去,卻又沒有,心頭越來越煩躁。

他什麼時候做事情變的這麼拖泥帶水了,只是打個電話而已,自己要搞得做賊心虛。

就在封墨燁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打出這個電話時,電話又再度響了起來,他一看,竟然是他的小嬌妻打來的,煩躁的心,瞬間就被撫平了。

他滑下接聽鍵,輕咳兩聲,平復一下情緒。

「老婆。」

「我這邊事情已經辦完了,跟你說一聲。」

程苒的聲音,聽上去倒是很平靜,如果封墨燁沒有派人去跟蹤的話,怕是真以為她只是去辦了一件小事。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個組織有多危險,能夠安然離開,已是不容易。

「好,我提早下班回去,你乖乖在家等我。」 男子有點著急,看來徐天剛和他說的那些都是真的,「他都做什麼了?龍夜擎答應了?」

喬安夏說道,「龍夜擎剛剛簽好股權轉讓協議,已經寄出去了,很快龍夜斐就會掌控整個龍氏。」

男子身子微微發抖,「你既然來找我,說明已經發現了那個龍夜斐是假的,沒錯,我才是龍夜斐,當年車子滾入山崖后,我被徐天剛的人救了,後來就被帶到了M國,帶到了摩爾莊園,一直被軟禁在這片竹林,你快走吧,一定要阻止夜擎,阻止徐健。」

「那人叫徐健,是徐葉心的哥哥?」

「對。」

喬安夏說道,「我帶你一起走。」

男子從床上爬起,站到地上才發現他一條腿是瘸的,「我連走路都很費力,怎麼去爬牆?」

也正因為這樣,徐天剛才放心把他關在這片竹林而不用擔心他會逃出去。

喬安夏說道,「好,你在這等著,我改天就帶人過來救你。」

男子說道,「我已經這樣,救不救無所謂了,你趕緊回去告訴夜擎,告訴他那個龍夜斐是假的,這幾年徐健天天和我待在一起,從我這了解了關於龍夜斐的所有事,所以他才能在你們那矇混過關,連夜擎都沒識破他,你快走吧,別被人發現了,對了,徐天剛安排了人去殺你們,你一定要小心,保護好夜擎。」

「你等著,我會回來救你的。」為了證實自己的判斷,喬安夏拔了他幾根頭髮,原路返回,翻過圍牆爬了出去,跑回車上后給蘇珊打了個電話,已經搞定。

第二天一早,喬安夏拔了龍夜擎幾根他頭髮,送去鑒定中心。

蘇珊來了,把她拉到陽台上詢問昨晚的情況,喬安夏只簡單的說了幾句。

病房中來了名護士,說是來打針的。

喬安夏往外瞥了眼,感覺這護士有些不對,「等一下!」

護士手中的針頭都觸碰到龍夜擎手臂了,「這是什麼針?」

護士說道,「這是營養針,醫生剛開的。」

喬安夏從她手中拿過針管,「我怎麼沒見過你?」

護士戴著口罩,笑了笑,「我是外科那邊的。」

喬安夏吼了句,「把口罩摘下來!」

護士也聽話,還真就把口罩摘了下來,「Alan今天請假了,我過她替她的,龍太太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第二天一早,慕安一下樓就看見坐在沙發上養胎的蘇葉。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也是好本事,懷孕五個月了,居然一直都穿着寬鬆的衣服隱瞞着。

不過她這肚子,也太大了吧……

先慕安下樓來了,蘇葉微笑着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慕安起床了呀。」

「嗯……」

慕安從樓梯口慢慢的走到了蘇葉的身旁,全程都看着她的肚子,這讓蘇葉的手心不停的冒汗。

她溫柔的對着慕安笑了一下,「這個孩子再過幾個月就要來了呢!」

「是啊,蘇姨,你這懷孕多久了?」

「安安,你突然問我這個幹什麼?」

「我就是好奇,為什麼你不第一就把這好事情分享給我們呢?」

「安安,我這不想給你們一個驚喜么。」

「哦……」

不過,這個是驚喜還是驚嚇,那可就不知道了呢。

這時,蘇葉的手機傳來了一陣響鈴,她着急的拿過桌子上的手機一看,顯示著三個令他害怕的大字「陸信才」。

見蘇葉久久不接電話,慕安眉眼帶笑的看着她,拿起一杯茶水喝了下去:「蘇姨,誰的電話,這麼久都不接?」

「呃……騷擾電話而已。」

蘇葉說完急忙掛掉了電話,該死的,這個男人現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給自己幹什麼!

可是下一秒,蘇葉的鈴聲又響了起來。

她在心裏暗罵了一聲,這個人怎麼還打過來。

「蘇姨,不接嗎?」

見慕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蘇葉尬笑了一下,「最近騷擾電話比較多。」

說完便再次掛斷了電話,小心翼翼的起身準備去樓上。

「慕安吶,蘇姨去陽台收一下衣服。」

「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勞煩蘇姨呢?你現在懷着孩子,還是我去吧。」

「那也行。」

慕安起身朝着陽台走去,轉過身的那一刻蘇葉白了她一眼。

裝了二十年了,真是裝不下去了,等我的兒子出生,成功繼承家產以後,就把慕安給趕出去!

見慕安已經走遠,客廳除了自己又沒別人,蘇葉趕緊拿起手機回撥了出去。

很快,對方就接了電話,一個急促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你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哎呀,這不不方便么,家裏有人在。」

「管你方便不方便,我要見你!」

對方的語氣很是硬氣,弄得蘇葉皺緊了眉頭,這個男人遲早得除掉他。

「知道了,哪裏見面。」

「還能哪裏?老地址,半個小時后讓我看見你!」

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蘇葉氣憤的錘了一下桌子,拿起桌上的鑰匙朝着地下停車場走去。

而她的一舉一動都被躲在暗處的慕安看在眼裏,果然這個女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待蘇葉開出停車場以後,慕安在路上隨便叫了一個車緊跟其後,突然懷念起以前會法術的日子了,多方便。

蘇葉的車停留在了一個破舊的小洋房面前,她找好位置停車以後,小心翼翼的下車走到門前按了按門鈴。

很快,就有一個男人熱情的出來給她開門。

見他們進去了,慕安這才從計程車上下來,結賬以後便朝着那個小洋房走去。

這時,小奶團從慕安的神識里飛了出來,「宿主,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呀?」

「這時候就需要用到你了小奶團,有沒有什麼好用的工具推薦一下,我想看到裏面的情況。」

小奶團聽到這話仔細的想了想,「有是有,但是宿主你的積分不夠,還是算了吧。」

慕安:「……」真是坑人,看來得加把勁賺積分了。

等等,直接叫小奶團飛到窗戶那邊看看不就好了,還省我積分。

「小奶團……」

「幹啥呀宿主?」小奶團現在只覺得身後一股涼氣,一般宿主這麼叫它肯定沒好事情。

「你飛那窗戶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他們也看不見你。」

「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情。」

「快去。」

慕安用力的把小奶團拍了下,助它一臂之力直接飛到了二樓的窗戶上。

只不過這個窗戶被帘子給遮住了,不過這可難不倒它,它直接透過窗戶飛了進去。

看見眼前的一幕直接嚇得閉上了眼睛,然後又緩緩睜開,呃……不適合它看!

只見蘇葉被眼前的男人強按在了床上,蘇葉難受的掙扎著,「別傷害到孩子了。」

「你放心,你已經足月了,肯定沒事的。」

「可是我的月份也很大了啊,你這樣對咋們的孩子不好的!」

蘇葉面露難色,自己當初真的是瞎了眼了,怎麼會攤上這個男人!

二十年前,在慕凱恩與穆憐結婚的那個夜晚,自己在外喝醉了酒。

遇上了陸信才這個混混,自己便也沒有顧及那麼多,直接和他來了一夜。

沒想到自那之後,自己就徹底和他纏上了!

後來他因為搶劫被抓了,在牢裏蹲了十幾年。

這才剛剛出獄一年,又纏上了自己。

這也沒辦法,都怪自己當初太年輕,居然留了一些不適合別人看的照片在他的手上!

陸信才色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伸出手輕撫着她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