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大號是NPC ,尤其是地下,更是他們搜尋的重點,

而拓跋野隱藏在幽冥仙府之中,幽冥仙府變成了崖壁上一粒泥土,沒有人會注意到的,

要知道幽冥仙府是小世界,隱匿氣息的本領,不是其他仙府能夠相比的,

到現在為止,拓跋野隱藏到幽冥仙府之中,還沒有被發現過,

很多神識力量掃過幽冥仙府,都沒有發現幽冥仙府的存在,

不到三天時間,起碼有數十批強者從拓跋野的眼前經過,

剛剛開始,他還有些擔心幽冥仙府被發現,事情就麻煩了,

後面他放下心來,乾脆開始閉關修鍊,

他很清楚,他奪走了九陰竹和九陽花,徹底激怒了聖佛界的強者,估計聖佛界的強者不會善罷甘休,短時間是不會讓他有出去的機會,


聖佛界那些強者,足足搜尋了兩個月時間,挖地三尺,每個地方都尋找了數十遍,上百遍,還是沒有找出搶走九陰竹和九陽花的人,

時間太長了,所有人的怒氣消散得差不多了,而且他們也不可能一直這樣搜尋下去,

「算了,我們還是離開這個鬼地方,繼續找下去也沒有任何收穫,」

「不錯,只要我們封死了黑暗深淵的出入口,那小子別想離開黑暗深淵,」

「對啊,黑暗深淵只有一個出入口,另外一個出入口是通往魔界的,已經被我們封死了,只要我們不打開出入口,搶奪九陰竹的傢伙就別想離開,」

想到這一點,所有人都不想繼續待下去了,

那些大宗派也達成了一致,全部離開了黑暗深淵,只是繼續關閉黑暗深淵的出入口,不讓人逃走,

同時,那些大宗派、小宗派、散修都留下了強者,守衛出入口,確保萬無一失,

當那些人停止搜索,拓跋野立馬知曉了,

他走出幽冥仙府,開始思考如何離開黑暗深淵,

不用想,他都知道從出入口出去不太現實,因為那些強者不可能不留下強者守住出入口,

就算他有辦法破解出入口的封鎖,也沒有辦法不驚動那些守衛的強者,

所以,他必須想其他辦法,才能安然離開黑暗深淵,

他運起神念之力,開始尋找其他出口,哪怕是空間裂縫也行,

很快,他就失望了,他找遍了黑暗深淵每處角落,都沒有發現任何出入口,

「難道我就這樣被困死在黑暗深淵,不行,我已經拿到了九陰水和九陽花,我必須回到聖仙界去,提升天宇盟的實力,這樣天宇盟才能跟聖宗對抗,」拓跋野暗道,

他繼續尋找出路,幾天之後,他基本上絕望了,

他的神念之力都發現不了出路,說明黑暗深淵確實沒有其他出路,

沒有辦法之下,他拿出了空間神梭,準備用空間神梭衝出去,

只是,出入口的封鎖很奇怪,好像能夠剋制空間法則及空間寶物,空間神梭也沒有辦法衝出去,

「這次玩大了,難不成要從魔界出去,」拓跋野自言自語,

他還是比較樂觀了,絕望之後,又恢復了信心,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笑著說道:「對啊,我為什麼沒有想到呢,我可以從黑暗深淵進入魔界,然後在魔界想辦法回到聖仙界去,魔界跟黑暗深淵有通道,肯定還有其他通道,通往其他修仙世界,」

他激動無比,心情大好:「我之前留了一個心眼,用神念之力記下了魔界的空間節點,竟然能夠派上用場,真是不錯,」

打定了主意,他直奔通往魔界的地方,

不多時,他到了黑暗深淵深處,也就是跟魔界相接的地方,

他到了地方之後,並沒有急著去魔界,

他先在黑暗深淵深處找了一個隱秘的地方,布置了傳送陣,另外一邊連接傳送陣盤,傳送陣盤在他手上,

要是他在魔界遇到危險,混不下去,還可以傳送回到黑暗深淵,保住性命,

有了退路,他這才拿出空間神梭,然後直接施展空間跳躍,進入魔界,

進入魔界之後,他馬上把空間神梭收了起來,

他掃視了一眼,這個地方並沒有魔界強者守衛,顯然魔界強者知道,聖佛界的強者不可能殺入魔界的,

他很快發現,魔界跟修仙世界不一樣,魔界魔氣濃郁之極,環境極為惡劣,連植物都罕見無比,能夠在魔界生長的植物很少,都是一些魔物,

正因為魔界環境惡劣,魔界強者才鍥而不捨,想要殺入修仙世界,

因為魔界強者入侵爆發的大戰,自古以來都是最為頻繁的,

「還好我修鍊的神魔九變,只需運轉神魔之體,一樣能夠吸收魔氣進行修鍊,不會受到魔氣影響,」拓跋野暗道,

神魔之體運起之後,他感覺舒服多了,

要不是因為修鍊了神魔九變,他也不敢闖入魔界,那樣跟找死沒有區別,

如今,他必須混入魔界,偽裝成魔道修鍊者,跟魔界強者混跡在一起,希望能夠找到去其他修仙世界的通道,這樣他就能夠去其他修仙世界,然後想辦法回到聖仙界了,

他這樣做,至少比被困在黑暗深淵要好,

何況,能夠進入魔界磨礪一番,對他以後修為的提升大有好處,

尤其是肉體力量,他已經很久沒有大的進展了,

魔界強者擅長修鍊肉體力量,也許他能夠從魔界找到一些門道,讓煉體流法決進展更快一些,

「既來之則安之,我還是到處看看,希望能夠儘快找到回修仙世界的路,」拓跋野長嘆一聲,快速離去了,

反正他也不辨方位,乾脆隨意飛行,尋找魔界的城池,

既然魔界有魔道強者、魔界強者,肯定會有城池的,

找到了城池,就能夠打探消息,

他飛呀飛,不知道飛了多長時間,到處都是灰濛濛的一片,不見人煙,就看到一些魔物,

魔物有智慧,他卻不懂如何跟魔物交流,乾脆沒有停留,以最快的速度繼續前進,尋找城池,

跟修仙世界相比,魔界可以用荒蕪、蠻夷之地來形容,

說實在的,要是拓跋野在魔界生活,又知道了修仙世界的情況,他肯定也想道修仙世界去,

相信那些魔界強者也是這樣的想法,所以一直蓄謀殺入修仙世界,佔領修仙世界,

只是魔界強者殺戮很重,尤其是那些魔物,只知道殺戮破壞,他們就算佔據了修仙世界,也無法長久,最終還是被人類強者聯合起來,趕回了魔界,

魔界一直是灰濛濛的,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

反正,拓跋野感覺時間過了很長,還是沒有找到魔界的城池,

「算了,先休息一下再說,」他停了下來,把狀態調整到了最佳,

這是魔界,他絲毫都不敢大意,


都說魔界的強者好戰好殺,廝殺隨處可見,沿途他看到很多魔物為了食物、修鍊資源,殺得不可開交,更加確信這一點,

所以,他非常清楚,稍有不慎,很可能捲入廝殺之中去,

這裡畢竟不是修仙世界,他小心無大錯,

休息好之後,他繼續上路,

他心急回到聖仙界去,所以不想耽誤時間,就算遇到什麼情況,他也懶得去理會,

可憐他一心想找到魔界的城池,結果運氣不好,走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找到一座城池,

這天,他快速飛行,突然看到一名魔道強者在獵殺魔物,

之所以他知道對方是魔道強者,因為他看出對方跟他一樣,也是人類,而不是魔界土生土長的強者,

魔道強者能夠進入魔界,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好像獵殺魔物,也是魔道強者修鍊的一部分,就跟人類強者獵殺仙獸一樣,

好不容易遇到一名人類強者,他當然不會放過,

不過,他不能直接去問城池之類的,那樣就露餡兒了,只要對方不傻,就有可能知道他剛剛進入魔界不久,

他不想麻煩上身,所以要仔細思考一下,要如何跟對方打交道,

思考了很長時間,他最終決定先跟對方歷練一段時間,然後跟他一起回到城池,

他看了一下,那名魔道強者是一名天仙境後期修為的強者,才敢獨自出來獵殺魔物,


拓跋野當即隱藏了修為,看上去就是天仙境巔峰修為,他之所以要比對方強一點,就是不想讓對方有什麼歹心,否則他真不知道是殺是留了,

當然,魔界實力的劃分跟修仙世界肯定不一樣,但大同小異,

據他所知,魔界天仙境修為被稱之為天魔,

天魔的實力已經很不弱了,算得上中流強者,

拓跋野修為隱藏好之後,就從其他地方飛了過來,裝成跟對方偶遇了,

「這位朋友,竟然在獨自獵殺魔物,」拓跋野驚訝道,

「你還不是獨自一人,」那名魔道強者有些冷淡,當他看清楚了拓跋野的修為,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前輩恕罪,剛才晚輩無禮了,」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準備煉製九九金丹

「前輩不敢當,我修為也高不了多少,」拓跋野淡笑道,

「前輩,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晚輩效勞嗎,」那人小心戒備,還是有些怕拓跋野,

魔道強者自私自利,喜歡偷襲之類的,他害怕拓跋野也很正常,

拓跋野何等聰明,自然知道他的想法,


他笑著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在附近獵殺魔物,朋友回城的時候能不能叫上我,大家結伴回城,」

「這個……」那人猶豫了,過了片刻,他說道:「我叫尤惲,前輩尊姓大名,」

他主要是想看看,拓跋野的名字是否是他所知道的,

「拓跋野,」

這是魔界,拓跋野沒有隱藏姓名,

聖宗就算厲害,也不可能追查他,查到了魔界來,

所以,他無需有什麼顧忌,終於可以大膽用本來的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