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這是怎麼弄的啊?」一旁的鄧小星眼睛都看直了,他根本沒看清小九兒是怎麼摔倒的。

「痛死我了,這反彈速度也太快了。」小九兒的臉蛋被石灰砂弄得有點臟,但沒有破皮,更沒有受傷。

力的相反作用,將小九兒釋放出來的力量增加了十倍,手銬上的力量帶動她的手腕,手腕帶動尺骨,尺骨再帶動胳膊,胳膊帶動肩膀,肩膀帶動身體,身體再帶動腿。

不過她因為沒反應過來,腳下一個踉蹌,沒跑多遠就栽倒了。

「好了,這個東西你帶着慢慢玩,咱們現在先回一趟青火宗。」王辰強忍着笑意,把小九兒身上的灰塵拍掉。

看着他這幅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小九兒羞得臉都紅了,噘著嘴一臉不滿:「小辰你又笑話我。」

「沒,沒有啊……噗……」王辰強忍着笑意,可他看着小九兒這副俏皮的模樣,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你還笑!」小九兒這下是真的有些惱怒了,瞪大銀目,「給你三秒鐘的時間給我止住笑,不然到時候你勒我喉嚨的事,我要好好的跟你算一下。」

「不笑了,不笑了,原諒我吧九兒。」看到小九兒是真的有些生氣了,王辰也不敢再笑了。

他勒她喉嚨的事,若小九兒真的和他算起賬來到時候他必輸無疑。

另外,玩得太過分小九兒真的和他打冷戰的話,到時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在仙界,王辰就有一次把小九兒給惹哭了,結果她第二天就不見了,找了半個月都沒找到。

最後才發現她偷跑出去第二天就被抓了,那些人想用小九兒來威脅王辰和除掉天眼軍團,但她死活不開口說出王辰和天眼軍團的位置,他們又不敢輕易刨她的妖丹。

九命妖丹在仙界中只有小九兒和夏九幽「」有,他們怕刨出妖丹泄露的氣息被王辰察覺到,便把小九兒關在鎖妖塔裏面鎮壓折磨,想要逼她鬆口。

但那些抓她的人愣是沒法從小九兒的嘴裏得到消息,即使是把小九兒折磨得死去活來,也沒能讓她鬆口,使用搜魂等的邪術,又怕損害她的魂晶。

小九兒的魂晶對那些修士都有巨大的吸引力,破壞了他們得不償失。

最後,他們便每天都把小九兒放在真火和真空中折磨她,讓她一遍又一遍的承受焚化和窒息的雙重痛苦,可這些愣是沒撬開小九兒的嘴。

半個月後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被王辰知道了,天眼軍團和龍族大肆進攻鎖妖塔,當他看到塔里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孩時,王辰有種想打死自己的衝動。

只要說出來就不會再被打,可被折磨成這樣,居然還不願意鬆口,可見王辰在小九兒心中的地位。

這也給了他一個教訓,王辰以後再也不敢觸碰小九兒的底線,當她的警報器響起,也就是小九兒的態度突然變冷,王辰就會立刻收斂。

她是用來寵的,不是用來傷害的。

如果之前救她只是為了拿來蹂躪,那還不如讓她在拍賣場上被勒死,或許她還能死得好受一點。

時間回到現在,王辰他們也回到了青火宗的山腳下。

「小辰,你這個符文箭厲害是厲害,可你沒有弓,你要怎麼發射啊?」上山的過程中,小九兒手中握著一根符文箭,雖然是一根小小的不到半米長的弓箭,可是重量卻遠遠超過了九幽槍王,差不多有五十斤重。

小九兒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剛剛的不快她早就拋到腦後去了。

「雖然沒有弓,但是我有弓弦啊,而且韌性十足,絕對不會承受不住這麼強的力量而斷裂。」王辰挑了挑眉,神秘兮兮的。

「能承受得住惡魔之箭的弓弦……那不是強大妖獸的筋才行嗎?」小九兒聽得一愣一愣的,臉色一變,「你不會是說……」

「對啊,你的脊椎骨里的那條筋就是上好的材料啊。」王辰輕笑着承認,小九兒臉色驟然大變。

她的俏臉閃過一抹糾結,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抬起頭來,沉聲道:「小辰,你要我的命可以,你想抽我的筋也沒問題,我只希望,我離開后,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咚!

「哎喲!」小九兒的腦袋上凸起了一個包,透過那頭銀髮鼓了起來,委屈巴巴的看着王辰。

「你瞎想什麼啊,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抽你的筋了?」王辰沒好氣的在小九兒的頭上砸了一個爆栗,「我是那種人嗎?連妻子的筋都要抽。」

「那,那你和我說這個幹嘛呀。」聽到王辰不是要殺自己,小九兒原本準備了一大堆生離死別的遺言此刻也用不上了。

她對王辰提不起絲毫反抗之心,即使對方要她的命,她也會毫不猶豫的交出來。 【學好數理化,走遍宇宙都不怕。】

海面出奇的平靜,連海鷗都飛走了。整個靈元海只剩下小天、虎寶、死魚、破船。

兩人只顧埋頭吃,根本沒注意到海里的情況。

忽然,海面波濤洶湧,一道黑影從海底一下沖了出來,來勢洶洶,頓時把小天的海盜船頂得稀巴爛,破船變成了漂在海上的木頭渣。

海面探出了一個巨大、猙獰的蛇頭,蛇頭兩側立有一對鮮紅色的冠。一對蛇目泛著幽幽的綠光,貪婪地盯著被烤熟的海怪。蛇嘴吐著赤紅的信子,哈喇子沿著嘴角不爭氣地流淌著。

這條海蛇也是一個頂級吃貨。吃貨遇到吃貨,誰勝誰負,可就不好說了!

小天看見這個更大的怪物,非但不擔心,現在他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

有了這條大長蟲作儲備糧,這一周基本不愁吃喝了。

此蛇名為雙冠蛟蛇,屬蛟龍類海獸。此獸可從單冠經一次蛻皮晉陞為雙冠,再蛻皮,晉陞為蛟龍,三次蛻皮,化身成真龍。每一次蛻皮,都相當於邁入一次鬼門關。三次蛻皮化身成龍,基本屬於傳說故事,還沒有哪一條蛇能夠達到。

雙冠蛟蛇嘴饞,兇猛地沖向燒烤海怪,欲要虎口奪食。藏在海里的尾巴順勢一抽,海面就掀起了驚濤駭浪。

「虎寶,送我到天上。」小天喊道。

「嗯。」

只見虎寶腋下生出了一對火紅色的光翼,後腿一蹬,借著力飛了起來。

如虎添翼,說的就是虎寶。

小天一個箭步就躍上了虎背,兩人配合默契。

雙冠蛟蛇看見兩人沒被自己擊中,而且還在天上飛著,看模樣還挺得瑟,看不慣小天這種得瑟勁,於是就使勁扎到了海里,開始蓄力發動第二輪攻擊,它要一口把兩人吞了。

「小天,我快堅持不住了,快點揍它啊!」

虎寶的光翼開始暗淡下來。

虎寶烤魚時已經浪費了不少靈元,並且支撐光翼要消耗大量靈元與體力,虎寶屬於剛開啟靈智的幼獸期,表現欠佳可以理解。

「好了。」

小天在虎背上一借力,身體向上彈跳了一段,之後極速向著海面俯衝下來。

「骨之戰舞——轟地錘!」

小天整個右拳被骨頭覆蓋著,變成了一個水缸大小的巨型骨錘。

小天俯衝下去,而這時雙冠蛟蛇從海里沖了上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

轟隆隆——

骨質的巨錘硬生生把雙冠蛟蛇砸到海里,雙冠蛟蛇直接就被砸暈了,不一會就翻著肚皮浮了上來。

小天這一錘可輕易碎土開山,就算雙冠蛟蛇的頭再硬,對付小天的拳頭還是差得很多。

事實證明,現今的社會是知識型社會,戰鬥也得講究知識,什麼重力加速度、能量守恆定律之勢能和動能的轉換,拿起筆記常複習複習——這都是考點!(好了,實在編不下去了。)

遇事不決,量子力學。

一招制敵,小天取得勝利。

船被毀,小天落進了海里,踩著水。

虎寶收了光翼,精準降落在小天的頭上,有氣無力地問道:「我們沒船了,怎麼辦?」

這回的虎寶是真的力竭了。他已經很虛弱了。

小天皺著眉認真地思考,看著被打暈的雙冠蛟蛇,說道:「要不,讓這個大蛇把我們送到大陸?」

「這個方法好,省時省力。」虎寶叫好,「可是,它不一定聽話啊?」

小天握了握拳頭說:「這個好辦,它不聽話就揍他,嘿嘿。」

虎寶知道雙冠蛟蛇今後沒有好日子過了。

解決完了小插曲,小天和虎寶爬上怪魚的魚骨,繼續乾飯——乾飯人乾飯魂。

待徹底吃飽喝足后,兩人把雙冠蛟蛇弄醒了。

雙冠蛟蛇醒后看到小天,馬上做出大戰的姿態,只不過被小天一拳KO。

就一拳——揍得服服帖帖!

小天扭著手腕,威脅著雙冠蛟蛇:「你把我們的船弄壞了,現在,就由你送我們去大陸,等到了大陸,放你回來,你——同意嗎?」

小天的拳頭被攥得啪啪作響,若是雙冠蛟蛇敢說出一個「不」字,定是梨花帶雨一陣血!

雙冠蛟蛇看著小天,再看看小天的拳頭,吞了口唾沫,最後頂著比自己還大的壓力同意了。

「那麼,就出發吧!」

小天和虎寶當即跳到雙冠蛟蛇的頭上,一人佔據了一個赤冠。

雙冠蛟蛇本是能化身成龍的潛力股,身份地位高貴,性格高傲,如今卻被小天馴的指東不敢去西,溫順極了!

能駕馭百十米長的雙冠蛟蛇也只有小天了!

拳頭硬了,可能還是比較好說話。

雙冠蛟蛇把頭探在海面上,快速向著大陸遊去,它真是被小天揍怕了!

~~~

這是一片浩瀚的大陸,九域爭霸,萬族林立。

大陸之上,大大小小的國家不計其數,各式各樣的修行門派應有盡有。

大陸奉行實力為尊的叢林法則,修行者擁有無上榮光與權威,他們是大陸的統治者。

不過,大陸上還有一條重要的規則,修行者和修行門派不得介入凡人的鬥爭,不能因為修行者的利益而挑起國家戰爭,如果違背這個規則,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滅亡。

有了規則必然會有執行者,負責執行這個規則的是一個勢力極其龐大的組織,他們維持著大陸的種種秩序,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可與之抗衡。

他們就是大陸的『秩序』,他們代表著「正義」。

只是,現實和理想之間,還存在著實力的差距——只要你夠強,就可以忽略一切秩序。

這裡是靈元大陸東南角某個國家的一個小港口,雖然是個小港口,城裡的人卻也過得安穩舒適,稱得上安居樂業。

這個港口城市貿易發達,來往船隻絡繹不絕。

這裡一是靠海,二是城市西北部是一片山脈的末端,山脈中有各種各樣的低等級靈獸,這些靈獸可以賣給凡人貴族以供消遣,所以這個城市有著大量的獵獸者和商人。

「海怪來了,海怪來了……快跑啊!」

聲音急促而來,一個漁民邊跑邊大聲呼喊著。

「快去報告城主府,讓城主大人派兵剿殺!」另一個漁民聽到喊聲回應道。

「我前兩天進城時聽說,城內局勢緊張,有個商人集團聯合獵獸團,準備推翻城主府,城主可能派不出兵力來了。」

「城主大人對我們很好啊,為什麼有人會推翻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