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是君,你是臣,朕是父,你是子。發現你乃是理所當然的。」李震遠諱莫高深的說道。


李麟低頭沉默不語。

「說說你的來意吧!你我是父子,沒有必要事事藏著掖著的。」李震遠一雙虎目猛然睜開,一股濃郁的皇者之氣撲面而來。

李麟面不改色,眼中卻難免產生了一種錯覺,眼前的唐皇給他造成了不弱於皇級高手的壓力。是唐皇隱藏了修為還是其他?李麟越想越覺得難以把握。

「兒臣此次前來**乃是有事相求,希望父皇傳兒臣煉製鐵甲衛煉製的手段。」李麟沉聲說道。

「鐵甲衛?你要在黑水王城煉製鐵甲衛?你就不怕所有人反對你嗎?」將靈獸煉製成傀儡沒人會反對,但是將活生生的人煉化為只知道聽從命令的傀儡,這就有些有違人道。大唐的鐵甲衛人數也是不多。都是大唐內部之人,李震遠因為無法參透神兵天策,加之當時的大唐缺乏先天高手,故而鐵甲衛在他當唐皇的十幾年中實力幾乎沒有什麼增長。

「兒臣自然不是喪心病狂之人,只是現在漢王府掌黑水王城的秩序。父皇也知道黑水王城每天觸犯秩序的散修有多少。兒臣想與其費力殺死那些罪該萬死的散修,反倒不如廢物利用,將他們煉製成鐵甲衛,這樣也可以加強漢王府的實力,保證黑水王城的穩定。」李麟沉聲說道。

「煉製鐵甲衛之法倒是可以傳你,可惜,如果你早來一段時間,朕會將神兵天策交給你參悟,但是現在朕已經將歸還給大皇兄了,如果你需要就只能自己去尋找他吧。」李震遠有些惋惜的說道。

「父皇,你的意思是煉製鐵甲衛之法乃是出自神兵天策?」李麟不動聲色的說道。

「不錯,可惜那神兵天本王策朕參悟了十幾年都沒有什麼所得。如果你真的需要,可以去找承乾太子那裡,相信有朕的面子,他會借給你的。」李震遠想了想說道。

「多謝父皇,兒臣這就前往承乾太子府。」李麟沉聲說道。

「等等,朕聽說你要離開黑水王城了?決定要去神魔學院嗎?」李震遠叫住李麟問道。

李麟點點頭,這件事他並沒有隱瞞,唐皇之前就已經知道他的想法,現在只不過確定了而已。

「那你去見見你八弟吧!同時代替朕給老五稍些東西。」李震遠沉聲說道。

「是!」李麟應道,轉身離開了唐皇的寢宮。

待李麟消失之後,一道虛幻模糊的身影從李震遠身後出現。

「怎麼樣?」李震遠沉聲問道。

「半步武皇,但氣息卻不單純,傳言可能為真,三皇子確實擁有遠超境界的實力。」虛幻的身影中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如果是你的話有沒有把握?」李振威猛然回頭說道。

「不好說,只有打過才知道。」虛幻的身影並沒有因為李麟的年輕而看不上他。反而對他保持在了非常高的戒備。

「行了。他畢竟還是朕的兒子,不到萬不得已,不得隨便對其出手。」唐皇沉聲說道。

(未完待續) 承乾太子的府邸位於長安王城區中心地帶,經過這段時間的建設,承乾太子府已經成為王城區域僅次於武王府和秦王府的大王府。當年七十多位有志於爭奪大唐太子之位的王爺們有大半敗於政治博弈,不是隱居避世就是加入了長老院。這些般離的王爺不但沒有使得王城區域衰落,反而更加繁華。所有人都知道大唐的繼承人必然會出現在王城,甚至在民間已經將王城區域當做小東宮。

李麟穿的很正式,和之前溜進皇宮見李震遠不同,承乾太子李振鴻和李震遠不同。他能夠憑藉五代皇子之身力壓數十位前幾代皇子,足以說明他的不凡。更何況能夠擁有皇級修為的親衛,此人的手段可見一斑。


遞上拜帖,李麟耐心等待下人的通報。承乾太子的家風很好,就算是門口站崗的衙役也很是和善。李麟看的出來,這種和善並不是只針對他一個人,而是對所有人都是如此。

承乾太子的府邸極為寬闊,前後十幾進恐怕比大唐皇宮也小不了多少。大唐對於藩王的賞賜極為豐厚,只要藩王的府邸大小不超過皇宮,就算是御史大夫都無權彈劾。更何況承乾太子已經將大唐太子身份斬入囊中一半了,承乾太子府自然是另外一種氣象。

「見過皇伯父!」李麟對著眼前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行禮道。承乾太子武道實力並不強,看起來也就王座七八品的樣子,再加上他所修鍊的功法應該有駐顏的功效,因此整個人看起來無比年輕。不知為什麼,李麟看到他總有一股極為熟悉的感覺,但是要說到哪裡熟悉,卻有彷彿說不上來。那種感覺很矛盾,這讓李麟稍稍有些詫異自己的反應。


「你就是漢王吧!不必多禮!」承乾太子微笑著伸手將李麟托起來,那舉手投足間的皇者貴氣讓李麟大開眼見。這才是天生的皇者,他的氣質有些像六代皇子中的五皇子李徹,但是氣勢上卻比李徹濃郁了無數倍。

「皇伯父,侄兒一直想要前來拜訪,可惜因為手中事情太多,實在無法脫身。還望皇伯父多多海涵。」李麟微笑著說道。

「無妨,見過震遠了嗎?相必你們父子多曰不見會有很多話要說。」

「勞煩皇叔挂念,李麟已經見過父皇了。這次李麟冒昧前來,就是來向你借神兵天策。」李麟沉思了半響,最終還是決定直接開口討要。畢竟承乾太子和漢王府關係還算不錯。不但在困難的時候派出親衛,甚至還為李麟掌控和建設黑水王城提出了大量中肯的意見。這些手段不管目的如何,最總導致李麟對承乾太子的感覺還是不錯的。

「神兵天策?你要那個幹什麼?」承乾太子滿臉訝然的說道。這個世界上知道神兵天策存在的不過寥寥數人,而在**知道這件事的卻只有唐皇李震遠。所以承乾太子自然知道消息為何泄露了。

「我需要上面記載的煉製鐵甲兵的手段。現在黑水王城漢王府的戰力還是低劣的很,散修先天高手又不容易降服,面對這種時候,我唯一能夠想到的對付敵人大兵壓境的手段就是煉製鐵甲衛。還請太子殿下成全。」李麟沉聲說道。鐵甲衛忠心耿耿,永遠不會叛變,這可比招募速度快的多,隱患也少很多。

嗡——!


一陣金光,金色的神兵天策出現在承乾太子手中。自從上次李李震遠將這東西交還給承乾太子,他一直貼身收藏,因為這東西記載了一個人和他的所有過往。一段甜蜜又心酸的經歷。

與此同時,關元穴中的獸道天書猛然發出嘩啦啦的翻書聲,這種自主復甦的情況李麟還獲得以來的第一次。正是這隻有李麟可以聽到的聲音讓他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這神兵天策果然是獸道天書的一部分。

「你真的要按照上面的記載煉製鐵甲衛?」承乾太子沉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臉上的神色無比莊重。他的目的不只是這煉製鐵甲衛的方法,而是承載著這種方法的神兵天策。他現在已經萬分的肯定了這神兵天策和獸道天書乃是隸屬於同一部神書。實既然如此,李麟當然不會放過。畢竟神兵天策現在是封印狀態,沒有六芒星的力量又有多少人能夠打破上面的禁制。

「你可知道後果?」承乾太子說道。

「無妨,我只是煉製一隻鐵甲衛隊自保,並不是要大肆建立傀儡軍團。」李麟說道。

「恐怕沒有這麼簡單的,如果本王沒有猜錯,你的真正目的是這本神兵天策吧。」承乾太子死敵的盯著李麟,這樣的心機想要騙過他可不容易。

李麟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語。

「這件東西是本王年輕的時候遊歷大陸時偶然獲得。本王知道這東西是件了不得的東西,但是參悟了十幾年都沒有收穫。後來本王將其留給唐皇,唐皇參悟了十幾年也同樣沒有結果,你有把握研究透嗎?」承乾太子沉聲說道。

「這種事情乃是個人看自己的機緣,你們無法參透只能說明這東西並不是你們的機緣。皇伯父,李麟願意用其他東西換取你這部神兵天策。」李麟取出一些價值連城的丹藥,這是香麟提供的眾多丹藥中的特殊一些。香麟卡在四星煉藥師已經很久了,前段時間她試圖衝擊五星煉藥師,雖然沒有成功煉製出五品丹藥,但是卻煉製出一些四品巔峰的准靈丹。香麟對其並不在意,之前和其他普通丹藥隨意的混在一起交給李麟。可以說除了六芒星,獸道天書,青龍刀,白虎劍等上古異寶之外,這幾枚四品巔峰的丹藥是最有價值的東西寶貝。

承乾太子定定的的看著他,最後突然展顏一笑,將金色神兵天策拋給李麟。

農女傾城:冷王寵翻天 你很不錯,這個東西就送給你了!」

「送給我?」李麟愕然,能夠親身攜帶,足以說明承乾太子對其的重視。之前李麟甚至已經做好了明搶的準備,卻出現了這種意料之外的結果。

「不錯,從現在開始這個東西就屬於你了。除了這神兵天策,另外還有鐵甲衛一百一十名也將全部交付到你的手中。」承乾太子再次點頭,證明自己並沒有亂說。

「為什麼?」李麟沉聲問道。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本王想看看神兵天策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你能夠搞清楚,送給你又如何。」承乾太子不在意的說道。

「那就多謝皇伯父了,李麟必然不負所托,儘快將這件東西的原理摸清楚。」李麟點點頭,很是迅速的從他手中拿到神兵天策,連煉化都沒有就被獸道天書吸納進去了。

「李麟,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承乾太子雙目看著他突然問出這樣一個風牛馬不相及的問題。

「生辰八字?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許皇宮中有記載吧!」作為穿越者,李麟記憶中關於前身並不多。生辰八字這種極為私密的事情自然不是他能夠掌握的。

「沒有?不可能啊!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生辰八字,這關係到一個人一生的命運。」承乾太子神色漸漸變得凝重「是嗎?」李麟平淡的反問道,前世的生辰他倒是記得,可惜他是穿越者,不說前世今生兩個世界曆法並不相同,就算相同恐怕也無法推斷自己的生辰八字。

「如果你想知道,以後可以去欽天監查看。老祖宗準備恢復大唐的欽天監,用不了多久我們大唐就要擁有天機運算的機構。查找生辰八字不過是小事一樁。」承乾太子說道。

「皇伯父,能否冒昧的問一句?」李麟小心的組織語言,不想表現的太過期待。

「說吧!」承乾太子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容,其一舉一動滿是皇者之氣,但卻絲毫不給人難受的感覺,反而讓被交談者如沐春風,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

「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何父皇的武道實力和你們相差這麼大?」李麟開口說道。

承乾太子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說道當年的事情就不能不提一個組織。」

「什麼組織?」

「凌霄宗!」

「是他們?難道你們當年也和其產生過交集。」

「不錯,幾十年前凌霄宗出了一對兒殘貌雙全的孿生聖女。姐妹兩個不但是雙胞胎,還同時成為凌霄宗的宗主繼承人,更是同一時間被派出經歷情結,這本就是一場奇迹。當時遇上了還在遊歷的我們。你的父皇當年只有不到二十歲,卻已經是九品武宗巔峰,隨時可以突破到先天。就因為愛上了雙胞胎中的妹妹而成為妹妹歷劫的對象。最終妹妹情劫圓滿結束,拋棄了你的父皇而迴轉山門,姐姐也同一時間不見了。面對這種情況,你父皇崩潰了,武道實力不進反退,整個人變得頹廢異常。為了讓震遠振作起來,我將皇位讓與他,轉移他的注意力。這才有了當代唐皇和你們這些小鬼。」

「果然是凌霄樓,難道當代凌霄樓的宗主是我的娘親?」越想越覺得可能,李麟臉上的神色變得無比複雜。

(未完待續) ()「皇伯父,你的意思是我的母親就是那個凌霄宗的上代聖女?」李麟沉聲說道。猜測是一回事,對方真實的告訴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現在應該是宗主了!沒想到當年那個活潑好動的小丫頭竟然有這份心機!」承乾太子滿臉感嘆的說道。

「等等,你說的不對,父皇是在我出生不久登基的,而母妃則是在我三歲左右病逝的。按照時間推算,我的母親根本就不是那什麼凌霄宗的聖女。」李麟突然想到了自己了解到的自己母妃的事情,知道其中肯定有隱情,不由的開口問道。

「這個本王就不清楚了,應該是震遠將你過繼給了其她妃子。畢竟你那個時候剛剛出生,震遠又登基當了皇帝,根本沒時間照顧你。」承乾太子毫不思索的說道。

「這又不對了,既然父皇對母親一往情深,後宮那些妃子又是怎麼回事?不要告訴我父皇在追求我母親的時候已經妻妾成群了。」李麟神se間多了幾分凝重,即便知道這個世界是男人三妻四妾的時代,但在潛意識中李麟還是希望能夠擁有一對兒恩愛的父母。..

「本王聽說你和秦帥的孫女訂婚了,還收了麾下的一個女將軍。另外還有一個女人上門尋夫以及你不久前剛剛送走了一個女子。短短一年的時間,你小子就和四個女人產生了交集,你的父親在之前也是鮮衣怒馬的英俊少年郎,有這些女人並不算什麼。」承乾太子搖搖頭。滿臉好笑的說道。

李麟瞳孔一縮,沒想到承乾太子竟然對他如此關心,對香麟和趙玉瑩都極為熟悉。其手中情報部門的情報搜集能力極為不凡。

「不用擔心,本王沒有惡意的!」承乾太子自然一眼看出李麟的心思,滿臉笑意的說道。

「皇伯父這樣優秀的男人為何卻沒有女子伴身?難道皇伯父有什麼隱疾不成?」李麟神se淡然的說道。對一個男人說其有隱疾是十分失禮的事情,更何況是承乾太子這樣高貴的人物。

「本王很健康!之所以身邊沒有女子,只是本王心有所屬而已。」承乾太子並沒有著惱,神se自始至終都保持著親近長輩的表情。

「母親的姐姐?」李麟幽幽說道。泰山崩於前而不se變的承乾太子因為李麟這五個字終於變了臉se。

「你如何知道的?是震遠說的?」

「沒人告訴我,是我猜的而已。」李麟臉上掛著一抹笑意,之前一直被承乾太子掌控的氣場終於因此完全亂掉了。

「看來本王還是小看了你。不錯。本王的愛人正是你母親的姐姐。你應該知道,凌霄宗的聖女都有護道之人,而你母親的護道之人就是她的親姐姐。本王之所以對你親近,不只是因為你是震遠的兒子。還是她的侄兒。」承乾太子的情緒波動只是一瞬間。一個呼吸就完全恢復了冷靜。

「這麼說我的姨母也回了凌霄宗?而皇伯父至今還沒有放棄?」李麟沉聲問道。

「她是本王認定的女人。一輩子的女人,本王如何能夠放棄!」承乾太子沉聲說道。

「你是一國的太子,將來很可能能為帝王。帝王者三宮六院才是常理。從一而終的帝王可是少之又少。」李麟沉聲說道。不說這個修鍊者空前強大的世界,就算前世擁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國,朝代林林總總的一大堆,後宮一個女人的皇帝只有明朝出了一個。到了蒼龍大陸,帝王三宮六院依然是常理,像承乾太子這樣對一個女人傾情的男子可謂是鳳毛麟角。

「帝王又如何,帝王難道就必須擁有一大堆的女人才可以?算了,這些事情跟你說了你也不懂!」如果不是被李麟突然詐了一下,承乾太子壓根就不會說這番話。畢竟以承乾太子的魄力壓根就不會在乎別人的看法。

李麟搖搖頭,略微嘆息了一聲。果然凌霄宗的女人沾不得,聖女不行,聖女的護道者更是不行。凌霄宗是一個極為邪門的門派,實力也是空前的強大,就算是承乾太子想要堂堂正正的前往都不夠格。

「皇伯父,今ri你送我神兵天策,來ri李麟必有厚報。」如果承乾太子真的是千古罕見的痴情男子,那隨著他實力的增長,將來必然會出發前往凌霄宗,李麟到時候自然願意助他一臂之力。畢竟將來凌霄宗他也要走上一場,看看那個拋家棄子的母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告辭離開承乾太子府,李麟六芒星空間中多了一百多個全身包裹在鐵甲中的先天高手。

「有這一百多的先天高手再加上那些封印的皇級蠻獸,足以保證漢王府的安全。」李麟心頭終於鬆了口氣。他沒有再回皇宮,沒有重要的人皇宮似乎也變得不重要了。

嗡!

一道金se拳影突兀的橫空而來,直接打向李麟。這道拳影沒有絲毫的殺氣,但拳頭力道十足,充滿了試探的意味。

「武王!」李麟臉se瞬間yin沉,猛然揮拳向著天空的拳影打去。

轟隆一聲,虛空破碎,武王的金se拳頭被一拳打爆一半。李麟得理不讓人,猛然衝上去,將剩下的一半擊碎。

「本王不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李麟神seyin沉,猛然踏碎虛空,向著武王府而去。

轟隆一聲,武王府氣派的門口被李麟一掌拍碎,整個武王府門前大亂。

「大膽,你是什麼人,竟然敢來武王府撒野!」一聲暴烈的喝聲傳來,一個**著上半身,周身滿是煞氣的大漢沖了出來。

「八品王座,不過小卒子而已!」李麟看也不看,一腳將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踢飛,砸塌了一大片建築。整個武王府被徹底的驚動了。一隊隊身穿紅se武士裝的家僕衛隊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感受到李麟身上的氣機,無人敢隨意出手。

「漢王李麟!你為何無故毀掉武王府大門!」人群中竟然有人認得出李麟,忍不住高聲喊道。

「哼!讓武王出來,否則別怪本王不客氣!」李麟沉聲說道。雙眸死死的盯著武王府中。武王府規模可是比承乾太子府還要大的多,內部的格局和皇宮大同小異,顯示出武王的勃勃野心。在王府zhongyang有一座百米高的摘星樓,而李麟目光就集中到了那高樓上。李麟沒有貿然踏入武王府,因為王府內部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這是他的直覺,覺得武王府中有威脅到他xing命存在。

嗡!


金se真氣涌動,武王憑空出現在王府門口。

「李麟,你竟然敢打上門來,不知死活!」武王臉se無比yin沉,雖然是他出手在先,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武王竟然有膽打上門來。

「哼!接我三招此事作罷,否則本王必會將你的武王府掀翻過來。」李麟沉聲說道。白虎劍出現在手中。李麟雖然更擅長刀法,青龍刀的威力也是不凡,但其畢竟是半截殘刀,賣相不如白虎劍。現在的白虎劍上面的裂痕已經被李麟暫時修補,殘破狀態雖然沒有什麼改變,但是看起來確實一柄寒光琳琳的寶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