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歌 靈兒,你怎麼來了?我們這些大人正在討論事情呢,你進來做什麼,還不快出去。」龍鳴說道,他可是知道自己女兒的火爆脾氣,要是讓她知道了,她一定會去,找那個年輕人的。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是不是我們傭兵團又有什麼大事情發生呢,你們一個個臉色這麼嚴肅。」龍靈兒問道。

「沒有事情,你趕快去練劍吧。」龍鳴說道。

「三叔叔,到底有什麼事情,你就告訴靈兒吧,你平時可是最疼靈兒的。」龍靈兒也是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不會告訴她的所以就把目標轉向了平時帶自己極好的老三。這個老三,沒有人知道他姓什麼,就知道他排行老三,所以就叫老三了,他膝下無兒無女,是看著龍靈兒長大的,對這個龍靈兒十分的喜愛,因為這龍靈兒十分的對自己的脾氣,都是火爆脾氣,十分的疼愛她,都趕上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這個是··。」老三剛打算把這件事情告訴龍靈兒,就被龍鳴給打斷了,「老三!」

聽到了團長的話,這個老三就沒有在說什麼話,看向龍靈兒的眼光,充滿了無奈。

「哼,你們不告訴我,我自己難道還不能搞清楚嗎?」龍靈兒哼了一聲說道,看到自己三叔叔的眼光有些不對,他看看自己又看看桌子上面的一張紙。龍靈兒眼中一亮,知道事情應該就在那張紙上。

「哎,這張是什麼東西?」龍靈兒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拿起了桌子上面的那張紙。看了一眼,也是氣得不得了。

就像剛才的老三一樣提劍就向著外面走去。「靈兒,你幹什麼去?」龍鳴說了一聲。

「去找那個臭小子!」龍靈兒口中說道。

「靈兒,你可不能去呀,那個小子可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你去的話,會有危險的。」老三擋住了龍靈兒說道。

「造化之境的高手?!造化之境的高手就這麼囂張,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跟這個人交手,哼。」龍靈兒說道,「憑著我天陽頂峰的實力,再加上這把聖器,難道還贏不了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嗎?」說話的時候龍靈兒還揚了揚自己手中長劍。

「好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吧。」龍鳴說道。

龍鳴一行幾人就走了出去。看到秦銘就坐在門檻上,手上還拿著一把水藍色的長劍。

秦銘看到有人出來了,就站了起來,說道:「喂,現在你們是不是已經商量好了?」

「小子,你不要囂張,我們團長來了,今天就是你小子的死期。」老三說道。

「呵呵,我說你一個手下敗將在這裡說什麼話,要是想說話的話,讓龍鳴跟我來說。」秦銘說道。

「臭小子,敢對我父親無禮!」龍靈兒聽到秦銘的這一句氣憤難當站了出來。

秦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這個渾身上下都是紅色的女孩,口中笑著說道:「你是龍鳴的女兒?」

「不錯,就是你這臭小子來這裡尋事的是嗎?」龍靈兒問了一聲。

「額,尋事嗎,我還是真的說不上,我是來勸降的,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訴小姐,你叫我小子倒是可以,能不能別再前面加上一個臭字呢,這樣也真是太沒有禮貌了吧。」秦銘說道。

「你來這裡找我們的麻煩,還要怪我們態度不好,難道還要我們開門來迎接你們呀。」龍靈兒說道。

「呵呵,開門迎接倒是不用,但是我已經來了這麼長時間了,連你們的團長都還沒有見過,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呢?」秦銘笑著說道。

「就是看不起你這個臭小子,要見我父親的話,就先打敗我,都說造化之境的高手十分的厲害,今天我倒要試一試。」龍靈兒口中說了一聲,拔出了手中的長劍。

看到這個架勢看來兩個人是要打起來了,老三看到這個情況,剛打算上去攔住龍靈兒,叫她回來,他雖然魯莽,但是也不是傻,一個天陽頂峰對付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那不是找死嗎?

「老三,先別出手,讓靈兒見識一下世面也好,免得整天一副心高氣傲的樣子。」龍鳴說道。

老三點了點頭,低頭看了一下,發現龍鳴的手緊緊地抓著劍柄,心中就放心了,老三也知道,要是龍靈兒有什麼危險的話,龍鳴就會出手的。

「好,呵呵。」秦銘笑了一聲,把這把水藍的長劍放進去,伸手一招,一把軟劍出現在了秦銘的手中,這把軟劍就是秦銘在天龍大陸上行走所帶的佩劍。

看到秦銘的這把軟劍,他們這些人都是十分驚奇,不知道這麼軟的劍怎麼殺人。

「你為什麼換兵器?」龍靈兒說道。

「因為那件兵器是一件上品武器,要是跟你這個兵器叫上手的話,恐怕只要一招,你的劍就會斷的,所以我就用了一件普通的兵器,是一件玄器上品。對付你這個兵器應該差不多了。」

「小子,你竟然看不起我。」龍靈兒口中怒道,臨場換兵器這本來就是對對手的不尊敬,這個龍靈兒當然是十分的氣憤了。

「上品武器?!」聽到了秦銘說的這句話后,龍鳴他們這些人都是驚了一下,一件上品天器,足以引發一場大的爭鬥了,要是一個天陽之境的高手有一件上品天器的話,殺死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也是有可能的。

「我不是看不起你,因為我不想我的劍下多上一個亡靈。」秦銘說道,「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怎麼樣?」

「小子,你這是找死!」龍靈兒怒聲說道,就向著秦銘奔去,天陽頂峰的高手,速度也是很快的眨眼之間就到了秦銘的面前,對準了秦銘的眉心刺出了一劍,秦銘現在根本就沒有用全力,不過是用了幾分的實力,跟一個天陽頂峰頂峰的人對決一下,看看誰厲害。

秦銘手中長劍向前一擋,龍靈兒的這一劍正好刺在秦銘劍身上面的血槽里,這個龍靈兒倒是也沒有撤手,而是用力向著前面刺去,秦銘的劍變得越來越彎,彎到了不可思議的弧度,龍靈兒還以為秦銘的劍就要斷了呢,心中一喜,就有向著前面用力。

秦銘這時候笑了一下,雷神功一運,劍身一陣顫抖,「嗡」的一聲,劍身變得筆直,龍靈兒受這個彈力的影響,「蹬蹬蹬」回退了幾步,秦銘也是後退了一步。

秦銘的手中長劍一抖,劍身顫顫巍巍的,口中笑著說道:「龍小姐的力氣還真是不小,我的手都有些麻了。」

「哼。」龍靈兒口中哼了一聲,腳一點地身形暴起,紫色的劍芒在劍身上面激蕩,一個力劈華山向著秦銘劈了過來。

秦銘連避都沒有避反而是長劍向上一擋,打算硬接下這凌厲的一劍,龍鳴的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這一招就算是造化之境的高手的話也會選擇避開的,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會選擇硬抗。

沒有什麼大的震動,也沒有什麼打的聲響,就是「鐺」的一聲,原因就是秦銘的劍太軟了,根本就不受力,秦銘的劍現在彎到了四十五度,秦銘雙手扶著劍,把頭偏了偏。 龍靈兒看到秦銘竟然硬接下了自己的這一劍眼中閃過一絲讚賞,但是他們現在還是敵人,所以這個龍靈兒,暗喝一聲,又向著下面用力。秦銘就感覺自己的腳下一軟,「噌」的一聲,秦銘半條腿都已經陷進了地下,秦銘知道現在就是這個時候,「嗡」的一聲,長劍又變的筆直,毫無疑問,這個龍靈兒又被劍上傳來的彈力給震退了幾步。


秦銘騰的一聲從地上竄了起來,這個龍靈兒還以為秦銘要進攻,但是現在自己的身形還沒有穩住,要是秦銘這個時候發動攻擊的話,她就危險了,但是秦銘上來之後先是抖了抖腿上的泥土,看到龍靈兒的身形穩下了之後,手中長劍搖搖一指,原本軟軟的劍身「嗡」的一聲變得筆直。

「我已經讓了你兩招了,下面該我進攻了,你可要小心了。」秦銘口中說道。一個閃身就到了龍靈兒的身邊,向著她的胸口就刺出了一劍。

龍靈兒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快的速度,但是現在也來不及多想,急忙揮劍打算當下秦銘的這一劍,可惜的是雖然龍靈兒打歪了秦銘的劍身,但是這個劍尖卻是顫顫巍巍的向著自己的脖子上面掃了過來。

這個龍靈兒大驚,她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劍,但是現在也不是多想的時候,她急忙向著後面退了兩步避開了秦銘的這一劍,口中呼出了一口氣。

「怎麼,現在就不行了?」秦銘笑著說道。


「誰說的,看劍!」龍靈兒口中說道,紫色的劍芒在劍上爆閃,跟著秦銘交起了手來,她越打越驚訝,這個劍實在是太詭異,明明自己已經把劍身給打彎了,這個劍尖總是向著自己刺過來,再說了秦銘的招式也是十分的奇妙,這個大陸上面根本就沒有什麼武功招式,上來就是大開大合的打,所有的招式都是在戰鬥中學來的,或者是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老傭兵交給的。

這麼一交上手雖然龍靈兒是天陽頂峰的實力,但是也是被秦銘壓制的很厲害,因為她不知道秦銘的劍會從什麼地方過來,根本就摸不清楚秦銘的套路。

終於,秦銘抓住了龍靈兒的一個破綻,口中喝了一聲:「金蛇纏獅手!」手中的軟劍盤繞的向著龍靈兒的長劍擊去。

龍靈兒看到秦銘的劍向著自己盤繞的攻了過來,心中也是沒底,就把長劍放在指向秦銘打算憑著劍身的長度擋住秦銘。她怎麼知道她的這一個舉動正合秦銘的心意。龍靈兒就聽見一陣「咔咔咔」的聲音,接著就感到手上一涼,不知道什麼時候,秦銘的劍尖已經探到了她的手上。

龍鳴他們看到秦銘他們這一邊的狀況,看到就是秦銘和龍靈兒兩個人面對面站著,秦銘的纏在了龍靈兒的劍上,劍尖已經繞著龍靈兒的手轉了一圈。

看到這種情況,龍靈兒下意識的舉動就是拔劍,秦銘看到這個舉動,叫了一聲:「住手!」龍鳴也是叫了一聲「住手!」秦銘可是知道這一招的威力,要是龍靈兒現在拔劍的話,勢必是要落下自己的一隻手,因為秦銘的軟劍已經繞著她的手轉了一圈。

這個龍靈兒顯然是沒有意識到這個事情的危險,秦銘在看到龍靈兒有這個舉動的時候就立刻鬆開了手中的長劍,這樣就算是龍靈兒抽手的話也不會把自己的手拉掉,最多也就是受一些皮肉傷。

龍鳴這個時候也是跑了過來。但是還是比秦銘晚上一步,龍靈兒拔劍了,因為軟劍現在沒有了秦銘的掌握,很快就從剛才的盤旋形狀變成了軟軟的,掉在了地上,因為劍尖在龍靈兒的手上,所以在落下的時候在龍靈兒的手上劃了一下,劃了一道長達一寸的傷口,倒不是很深,也沒有傷及骨肉,只是一點皮外傷,這跟一隻手相比之下可以算是沒有受傷了。

龍靈兒就感覺自己的手上一痛,口中呼了一聲,手中的長劍也掉在了地上,還沒有等自己看看是什麼地方受傷了的時候,秦銘一個閃身來到了龍靈兒的面前抓起了龍靈兒的手,看了一眼,口中說道:「呼,嚇死我了,還好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受了一些皮肉傷。」其實秦銘怕這個龍靈兒的手掉了,不是因為喜歡她,而是因為要是把龍靈兒的手給弄掉了,那這個龍鳴還不跟著自己拼一個你死我活呀。雖然秦銘不怕他,但是秦銘來的目的是收服他們又不是為了結仇。

但是秦銘的這句話,在龍靈兒的心裡可就不是這個意思了,她看了秦銘一眼,看到秦銘那關切的樣子,以及那急切的眼神,這倒不是秦銘裝出來的,龍靈兒愣了一下。

「不是都跟你說了嗎,讓你別動,你還動,看看吧,要不是我放手的話,你這支手就沒有了。」秦銘看著龍靈兒的手說道,「你忍一下,我現在給你療傷,可能會有點疼。」秦銘說完了之後,就用手按住了龍靈兒的傷口,龍靈兒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倒是也沒有叫出聲來。

秦銘感到了龍靈兒的手抖了一下,抬起頭問了龍靈兒一聲:「怎麼,很痛嗎?」龍靈兒搖了搖頭。

「忍著點,一會兒就好。」秦銘說道,秦銘口中說道,慢慢的按住了龍靈兒的傷口在傷口的上面用力抹了一下,龍靈兒的手就恢復如初了,好像沒有受過傷一樣。

秦銘點頭看了一下,笑著說道:「沒有什麼事情了,好了。」

龍鳴看到自己的女兒沒有什麼事情就停下了腳步,看到秦銘給自己的女兒治療,心中有些疑惑:「難道他用的是高強的醫術嗎?」

龍靈兒看了看自己的手,發現自己的手跟從前的一樣,一些高超的醫術和元氣倒是也能夠產生這樣的效果,但是秦銘剛剛治療的時候,龍靈兒根本就沒有感到什麼元氣的波動,心中十分的驚奇。

「你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救我?」龍靈兒問了秦銘一句。

「沒有什麼,我總不能讓你少一隻手吧。」秦銘笑著說道,腳下一點剛才掉在地上的軟劍就又回到了秦銘的手中。

「哼,那還不是你的原因,要不是你用這麼奇怪的兵器,一定贏不了我。」龍靈兒不服氣的說道。

「額,這個兵器是有些奇怪,但是就算是我不用這件兵器,也能夠打敗你,你信不信?」秦銘笑著說道。

「不信。」龍靈兒說道。

「好,唉,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跟人打鬥過了,現在正好有這個機會。」秦銘笑著說道,秦銘就是喜歡不服輸的人,這個時候秦銘也是興起了,打算在憑著招式跟這個龍靈兒玩一會兒。

「好,只要你用這個奇怪的兵器,用什麼兵器我都不怕。」龍靈兒拍了拍手說道。

秦銘把軟劍放到了空間戒指裡面,想了一下,心中說道:「我這裡面的兵器都是一些靈寶,基本上是沒有什麼能夠用的,要是傷了她的話,就不好了。」

「你們這裡有沒有長槍?」秦銘問了一聲。

「有,在那。」龍靈兒向著旁邊指了一下,秦銘看了一下,牆邊確實是擺了許多的兵器,什麼槍呀,劍呀什麼的。

秦銘走了過去,拔出了裡面的一桿長槍,雙手抓住槍身彎了一下,看著這個弧度,秦銘點了點頭,說道:「彈性還可以,就是你了。」

看著秦銘拿出了一把連玄器都算不上的兵器,龍靈兒笑著說道:「你就憑這個跟我打呀?」

「沒有錯。」秦銘點了一下頭,「呵呵,這個兵器還算是不錯的。」

「呵呵,那個兵器可是連玄器的級別都沒有到哎。」龍靈兒笑著說道。

秦銘笑著說道:「這我知道。」秦銘用手抓著這個槍身摸了一遍,眾人就聽見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聽這個聲音明明就是長槍斷裂的聲音,但是卻沒有看到槍身掉下來,心中覺得十分的驚奇。

「呵呵,這樣就差不多了。」秦銘笑著說道,秦銘舞了幾下,說道:「好了,就這樣子吧,我們開始吧。」

「好。」龍靈兒說道。從地上拿起了長劍,對著秦銘說道:「這一次你先進攻吧。」

「好。小心了。」秦銘笑著說道,向前奔走兩步,身形猛地暴起一丈高,跟著剛才的龍靈兒一樣,也是一個力劈華山。

龍靈兒看到秦銘的這一招好像沒有什麼殺傷力,也沒有元氣的波動,心中有些不以為然,但是看到秦銘的長槍與空氣摩擦產生的風聲,這個龍靈兒為了小心還是閃身避了一下,「嘭」的一聲巨響傳來,秦銘的長槍砸在了地上,直接就在地上開了一個深約三尺長達兩丈的溝壑。

龍靈兒心中十分的震驚,但是還沒有來得及龍靈兒反應過來,秦銘的攻擊就又到了,秦銘手中長槍向著上面一抬,直接就向著龍靈兒撞了過來,因為距離太近龍靈兒沒有辦法躲避,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用劍擋住秦銘的攻擊。 「鐺」的一聲金屬相交的聲音,龍靈兒身形不變,但是秦銘卻是沒有放棄攻擊,看到龍靈兒擋下了自己的這一擊,秦銘好象心中早就有了防備一樣,又向著她的的劍上砸出了兩下,被秦銘用槍橫砸了三下,龍靈兒雖然沒有受什麼傷,但是卻是被震退了兩步,龍靈兒手中的長劍指著秦銘,令人奇怪的是,龍靈兒的劍竟然有些微微的顫抖,不應該說是龍靈兒的劍顫抖,應該說是龍靈兒的手正在顫抖,看來是秦銘剛才的那一擊把龍靈兒的手給震麻了。

「大小姐,是不是手麻了?要不要歇一會兒呀?」秦銘這個時候沒有進攻而是把長槍直立到地上,拄著長槍看著前面那件指著自己的龍靈兒。

龍靈兒看到秦銘沒有進攻,就把劍放到了左手上,用力的甩了甩右手,又用左手揉了揉,心中說道:「這個人還真是不簡單啊,我的手都給震麻了。」

「團長,他們怎麼停下了?」老三對著剛剛走回來的龍鳴問道。


「應該是剛才那個小子震麻了靈兒的手,要不然的話,靈兒這丫頭,也不會甩手了。」龍鳴說道。

「我看這個小子也沒有那麼厲害嗎,要真的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的話,對付一個天陽頂峰還不是手到擒來嗎,哪用得著這麼多的招式。」顧雲峰看到面前的戰鬥口中說道。

「雲峰說的有道理,那個小子剛才是很厲害,難道都是假裝的不成?」這個老三現在也不敢肯定秦銘就是造化之境的高手了,他心中想到:「那個小子剛才明明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只用了一招就把我給打敗了,但是他要是造化之境的高手的話,那麼對付一個天陽頂峰還能用得著這麼長的時間嗎?真是奇怪,難道剛才是我看錯了嗎?」

「你們兩個都別說了,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可是不簡單呀。」龍鳴眯著眼睛說道。

「團長,我們怎麼沒有看出他哪裡厲害來的呢?」 無限之諸天位面系統

「你們沒有看出來?」龍鳴疑惑的問了一句。

「什麼呀?」

「既然你們看不出來,那我就問你們一個問題,你見過一個人光憑著身體的力量跟一個天陽頂峰戰鬥了這麼久嗎?」龍鳴說道。

「什麼?光憑著身體的力量就敢跟一個天陽頂峰對抗,這不是找死嗎,就算是一個小小的地煞之境的修士也是能夠輕鬆殺死一個人的。」顧雲峰笑著說道,顯然是不相信龍鳴說的話。

「你們是不是也不相信呢?」龍鳴問了自己身後的這些人一句。

「嗯。」那些人都是點了點頭,意思非常明顯,那就是認為自己的團長沒有見過世面,一個天陽頂峰要是殺人的話,那都是一片一片的,對付一個人都對付不了,那還算是什麼天陽頂峰呀。

「其實不瞞你們說,要是你們以前跟我說這句話的話,我也是不相信,但是現在卻是由不得我們不信呀。」龍鳴說道,指著秦銘說道:「不知道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靈兒一直是用天陽頂峰的元氣,但是你們看那個小子,在一動手的時候就沒有用全力,但是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元氣波動,這讓我覺得十分的奇怪。」

聽到了龍鳴的話,眾人心中想了一下秦銘剛才跟這個龍靈兒打鬥的場景,不錯,龍靈兒一直是用的紫色的劍芒,而這個小子呢,他的兵器上面並沒有任何的波動。眾人的心中都是驚了一下,有人竟然能夠光憑著身體的力量就跟著天陽頂峰抗衡,而且還有勝利的希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現在你們應該明白了吧,我們眼前的這個小子,實力可能會很強,甚至都要在我之上,看來我們今天是在劫難逃了。」龍鳴口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