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露有點為難,心想,要不是你媽媽做出那種事,你能見不到你爸爸嗎?「因為你爸爸更偉大啊,大英雄可不是那麼容易能見到的。」

「我不要什麼大英雄爸爸,我只要爸爸!」每次被方碧晨罵,方頡便更想要爸爸,希望爸爸能保護自己。

「走吧,先洗澡,洗了澡好好睡覺,明天還要上幼兒園呢。」楊露帶着他去了浴室。

早上,方碧晨把方頡送幼兒園后,給楚瀾打了個電話,想見一面。

謝黎墨把手機拿了過去,「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方碧晨正是想見他,「好,那見面說。」

「在電話里說吧,我們一會要去南部。」

方碧晨心裏突然空了下來,他們要走了?也對,人家是來度蜜月的,不會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 林漠頗為無語:「爸,我沒有打公司的主意。」

「我跟他們談的,是其他方面的生意。」

許建功上下打量了林漠一番,沉聲道:「我不管你跟他們談什麼。」

「反正,許氏葯業的事情,以後你少給我插手!」

林漠無奈地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許建功這才滿意點頭:「對了,建築公司的事情,你解決的很漂亮,我很滿意。」

「既然事情解決了,那你就把股份還給我吧。」

「建築公司那邊的幾個項目,我要親自跟進,免得在出現什麼意外。」

林漠愣住了,他沒想到,許建功竟然這麼無恥。

昨天讓他來背黑鍋的時候,寫了保證書,說以後不會再摻合建築公司的事情了。

現在事情解決了,立馬就來找他要建築公司。

林漠皺眉道:「爸,之前咱們不是說過,這建築公司以後就是我的了嗎?」

「咱們寫了保證書的……」

許建功怒道:「你懂建築行業嗎?」

「你會管理公司嗎?」

「你知道公司怎麼運營嗎?」

「這次的事情,算是僥倖解決了,但這不代表你有多大的本事。」

「下次再出什麼失誤,你賠得起嗎?」

黃良點頭道:「姐夫,爸這也是為你好啊。」

「建築公司的那幾個項目,我是看過的,都不太好做啊。」

「這些項目,也只有爸才能掌控。」

「你還太年輕了,應該多磨練磨練。」

「掌管一個大企業,你現在的實力,還根本不夠。」

「就這樣吧,你把股份轉給爸,回頭咱倆也跟爸學學這管理知識。」

許建功滿意點頭:「林漠,你看你妹夫多懂事。」

「你們都是我女婿,怎麼做人的差距這麼大?」

「你要是能有黃良萬分之一懂事,咱家也不至於是現在這個樣子啊。」

林漠緊皺眉頭,這倆人一唱一和,說白了就是想要建築公司。

如果是以前,他其實不在乎的。

但是,現在這建築公司有老張等人的投資。

如果現在把建築公司交給許建功,那老張他們的投資豈不是泡湯了?

不過,林漠也不敢直接拒絕。

許建功屬於那種極其不講理的類型,如果林漠拒絕,他肯定要在這裡大鬧一場,反而更不好收場了。

思索了片刻,林漠點頭:「行,既然爸都這麼說了,那我肯定答應啊。」

「這樣吧,上午的時間來不及了。」

「下午,咱們去把手續辦了,怎麼樣?」

許建功大喜過望。

他原本以為林漠會拒絕,沒想到,林漠竟然這麼乾脆地答應了。

這下可好了,建築公司的事情解決了,建築公司又回到了自己的手裡。而且,建築公司賬面上還有兩三個億,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啊。

「林漠,我真沒看錯你。」

「你這孩子,真的是太懂事了!」

「行,事情就這麼定了。」

「走,回家吧,中午我讓你媽下廚,給你做頓好的。」

許建功笑呵呵地道,難得地對林漠和顏悅色。

黃良跟在旁邊,慢悠悠地道:「姐夫,你不會是想拖延時間,去把這件事告訴半夏姐吧?」

聽到這話,許建功面色頓時一變。微信搜索¤秀美閱讀¤,清爽無廣告,更多完本好書。

如果許半夏知道了,那他還怎麼要這建築公司啊?

許建功死死盯著林漠,滿臉警惕。

林漠輕聲道:「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告訴半夏的。」

黃良頓時一笑:「哎呀,姐夫,我只是開個玩笑,你別激動嘛!」

「我的意思是,這事,最好還是不要讓半夏姐知道吧。」

「一旦半夏姐知道,那指不定又要鬧成什麼樣子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林漠沒有理會他。

三人回到家,許半夏還被許冬雪方慧困在家裡。

許半夏的手機也被許冬雪扔了,這一上午時間,許半夏連個信息都接不到。

看到林漠三人回來,許半夏連忙迎了上去:「林漠,你……你怎麼樣?」

「你沒事吧?」

許冬雪則是一臉詫異地湊了過來:「你怎麼回來了?」

「你……你不應該去接受調查嗎?」

林漠把上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許半夏大喜過望,激動地道:「太好了,太好了。」

「沒事就好。」

許冬雪則是滿臉失望:「怎麼會這樣啊?」

「這錢,怎麼……怎麼又回到建築公司了?」

「老公,這是不是搞錯了啊?」

許半夏怒道:「許冬雪,你是不是腦子有病?」

「看到林漠沒事,你心裡不高興是不是?」

「怎麼的,你是非得把林漠送去坐牢才安心啊?」

許冬雪心裡自然是這麼想的,但卻也不敢直說。

「我……我這不是隨便問問嘛!」

「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許冬雪撇嘴回道,但表情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黃良朝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說話。

許冬雪心中詫異,但也沒有多問。

直到中途黃良回房間,她立馬悄悄跟了進去。

「這到底怎麼回事?」

「林漠怎麼沒被抓去坐牢啊?」

「真是氣死人了!」

許冬雪一臉不忿地道。

黃良笑了笑:「行啊,他沒去坐牢,也未必是壞事。」

許冬雪瞪了他一眼:「怎麼不是壞事?」

「這姓林的在家裡,始終是個上門女婿。」

「家裡這點資產,遲早都要全部留給他們。」

「只有把他趕走了,讓我姐找個別的人家嫁出去了,我和我姐才是平等的。」

「到時候,最差也能平分家裡的財產,而不是讓我姐一個人獨自拿到,你懂不懂啊?」

許冬雪之所以一直針對林漠,其實就是奔著家裡的資產來的。

畢竟她是嫁出去了,而許半夏是在家裡招了上門女婿。

黃良輕笑:「把他趕走,那是早晚的事。」

「不過,這次的事情,咱們也算是因禍得福。」

「林漠已經答應,把這建築公司,重新還給爸。」

「而爸也同意了,繼續讓我當建築公司的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