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一臉日了狗的表情。

什麼時候他有了一個這麼離譜的稱號了?

還狂人?

你咋不說周樹人?

看到林峰的表情,老頭子還以為林峰絲毫沒有得到消息呢。

然後對着林峰解釋這一個名號的來歷:

「你可別小瞧他。」

「雖然說他現在僅僅是茅山的年青一代,但是道行卻已經超越了許多老一輩兒。」

「讓他獲得這個稱號的。」

「是因為前段時間,他帶着大名鼎鼎的茅山五仙,大鬧西方大陸。」

「那一次,我們碩果累累,獲得了一次修行界的勝利。」

「差點兒把沒有防備的西方教廷打穿!」

「可以說,沒有他當做引子,咱們東方的那些大人物,還不一定有理由發動那一場大戰。」

「正因為他做了如此卓絕的貢獻,所以我們修行界統一給他推薦了一個稱號。」

「狂人之名,已經名震整個東方大陸!」

「這可是此次秘境之爭最大的黑馬,同時也是所有人的眼中釘肉中線。」

「不過么……不出來還好。」

「如果出現了,估計會被其他人聯合第一個淘汰掉。」

說到最後,老道士奸笑了幾聲,好像是在幸災樂禍。

誰讓你出這麼大風頭了?

你這麼牛逼,那我們就先把你給淘汰掉。

此次秘境之爭,不允許有這麼牛逼的人存在!

人生在世,不過名利二字。

而修行中人,對於名聲更是十分的看重。

雖說林峰這個稱號不如血手人屠,戰神之類的這麼牛逼。

但這可是實打實的稱號。

幾乎可以說,走到哪一號,誰都能夠認識你。

幾乎可以說,不帶一分銀兩,便能走到哪吃到哪。

名聲之威恐怖如斯!

正是因為如此,一些老一輩兒的人心中更是不服。

憑什麼以一個小小的年輕人,就能獲得這種稱號?

老子活了幾十上百年了,還默默無聞呢,不就是仗着後面有人嘛。

誰後面沒幾個後台?

就這樣。

在不知不覺之中,林峰就成了所有人共同鎮壓的目標。

換句話說。

可以說是天下皆敵也不為過。

同時林峰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怪不得老三和老八看到當時上清派出手后,就這麼奇怪。

原來。

他林峰已經這麼牛逼了?

不知不覺之間,竟然達成了一個人生的大成就:

天下皆知!

這也算是另類的光宗耀祖了吧?

就在林峰思考着,自己以後要不要就用馬甲出去忽悠人的時候。

街道另一頭,有一個身穿白色長袍,手持一柄三尺青鋒的年輕人迅速出現。

一時間劍氣縱橫!

一生悲憤的大喝,震驚了整條街道上所有的人。

「苟算卦的。」

「你算的一點兒都不準。」

「我師妹她不喜歡我,啊啊啊!!」

「我要切了你!」

7017k抱歉,今天跟家人出去玩了,沒時間更新,明天補上。

《駙馬不好當》請假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日,碧空如洗。

「陳師兄…?」

陳鳴昨日覺醒神級靈根,被仙門所重視,特意為他立了一處道場,整個宮殿是老門主賜給他的一件寶物,可謂奢侈極了。

「何事?」陳鳴走出殿外,說話的人是老門主派來的一個侍從。

「門主讓你去一趟青木宮,似乎有什麼事情。」

陳鳴應了一聲,這便離去,抬頭就看到碧空如洗的空中有幾隻色彩斑斕的妖獸佇立,有七彩飛馬,玲瓏天鳳…

並且這些強大稀有的妖獸只是拉着攆車的坐騎,這攆車裝飾的也是華麗,有價值連城的溫玉,有刻上陣法的珠子,就是那帘子,看樣子都是水火不侵。

看到這一幕,他心中也猜測到幾分,恐怕是另外兩個仙門到臨。

陳鳴一路風光無限,有大量的小迷妹簇擁,讓很多男性弟子痛心疾首,但又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

「這不是李天嗎?他想幹什麼?」

「不對勁,看他鼻青臉腫的樣子,該不會他和陳鳴有矛盾吧。」

「就他,覺醒七品靈根,有個仙門長老的爺爺,那又如何,能和大能轉世的陳鳴相比?」

外圍的師兄弟看到迎面走來的李天,都抱着看熱鬧的態度。

但是,還沒有等李天靠近陳鳴時,便有一群師妹沖了過去。

「李天,路這麼寬你不走?為何要擋我陳鳴師兄的路?」

「就是,肯定是嫉妒陳鳴哥哥,我記得之前他就和其他弟子商量要整哥哥呢?不像我們,只會心疼陳鳴哥哥。」

「姐妹不用理會他,他就是羨慕嫉妒陳鳴師兄。」

「沒錯,看他的模樣就像是大反叛。」

李天兩眼通紅,差點沒有吐出血來,身體都在微微顫抖,「陳鳴,你是大能轉世,有本事出來。」

陳鳴見狀也只好走過來。

「哇,陳鳴師兄好有擔當,好帥…」

陳鳴波瀾不驚盡量保持冷淡,看到李天鼻青臉腫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找我有事?」

看到陳鳴居然走了過來,李天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你…你站住,我要和你單挑。」

「什麼玩意?陳師兄雖然剛覺醒靈根,但貨真價實的蘊靈境九層,李天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

「人怕出名豬怕壯,八成李天想要藉此出出名。」

陳鳴一臉懵逼問道,「為什麼?我和你有仇?你臉上的傷似乎不是我造成的吧?」

李天臉色通紅卻又無法反駁,這一切還不是因為自己的道侶,想到這裏,李天心中就感到憋屈。

自己的伴侶竟然為了陳鳴,和自己提出了分手,最後還侮辱自己給陳鳴提鞋都不配,最最過分的是自己說了一句陳鳴的壞話,居然慘遭道侶的毒打。

「我和你單挑,我向蘇月證明我配和你一戰,而不是連提鞋都不配。」

陳鳴額頭冒出黑線,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如此具有魅力,「原來是因為這事啊,小天啊,女人嘛,要學會哄,不能動不動就證明什麼。」

「還有做男人嘛,要大氣點,道侶生氣就學會舔,來我教你個口訣。」

李天一臉迷茫小心的湊了過去,就聽到陳鳴說道,「這個口訣就是,一早二好三吃飽,四問五騷六說晚。」

「就這樣舔嗎?」李天半信半疑伸出舌頭,居然特么用舌頭畫「早」字還有…

陳鳴也是無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天機不可泄露,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隨後陳鳴跟着那位師弟緩緩來到青木宮,這是青木仙門門主的道場。

青木宮大殿很寬敞,裏面裝飾樸素二字寫在上面,現在裏面人數也是不少,坐在最上方的幾位,便是青木仙門門主張峰,另外兩個老者看着裝是飛雲仙門和凌霄仙門。

在三人的左下方,坐着幾位着裝華麗,一眼便可以看出是東海境地的幾個大家族,以及三大仙門的幾位長老人物。

而另一邊倒是讓陳鳴眼前一亮,居然是幾位國色天香的美人,論相貌絕對是仙門第一,論氣質恐怕也只有仙門聖女能比,由此看來這幾位少女恐怕身份不簡單。

而且其中幾位少女氣息雄厚,修為居然達到了沖脈境,可見她們的天賦妖孽。

「拜見門主,各位前輩。」陳鳴快步上前對着上位幾人一禮。

「呵呵,這位就是陳鳴,我們青木仙門的寶貝疙瘩啊。」仙門門主張峰沖他點了點頭,對旁邊幾人笑道。

「今日一見陳公子,果然氣質非凡,所謂的傳言看來不攻而破。」左邊一個大家族的中年男子笑道。

「果真是生子當如陳公子,好一個天驕兒郎。」

「嗯,不錯…」

突然被一群前輩讚不絕口,陳鳴也是有些受寵若驚,連忙回應點頭。

「晴兒,快來見過陳公子。」說話的人是東海境地若水葉家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