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嘆息。

戰到如今,就連魔尊與魔后以及斬天將,都已經不止一次的上了戰場。

但每當神庭的至強者出陣,天族總能拉出那麼一堆人來針對。

「能否另闢蹊徑。」小諾開口,道:「為何非要以嘉峪關為中心?何不如就將此城丟給天族。」

林凡眼眸微亮,他大概知道了小諾的意思。

「的確,嘉峪關至關重要,我們好像走入了誤區,要知道,這嘉峪關本來就是天族的嘉峪關。」無劍也開口。

「但若是掉了嘉峪關,那就不能將天族的實力壓縮在這有限的方圓。」林凡擺擺手,道:「我倒是認為可以用嘉峪關來設伏,葬盡天族兵。」

幾人緊急商議,群策群力,但最終還是決定嘉峪關不容有失。

否則的話,三天關與鎮雄郡也必然有失,這會直接導致之前的布置與籌謀被他們自己推翻,只不過,要圍繞這三個重城做文章。

也許該故意露出某個破綻,最好的是以三天關為誘餌,引得無數天族兵卒強攻,而後集合大軍,在三天關處再起戰場。

到二日。

小諾遭劫,被天族的某種詭異大陣殺得皮開肉綻,又被一個八境的底蘊斬中一刀!

這讓林凡暴怒,持戟橫殺三千里,在天族的無數大軍匯總橫躺了幾個來回,斬殺百萬軍。

但改變不了什麼。

在之後的連續三日的大戰中,都沒有出現小諾的無敵的英姿。

這是天族族長的戰術。

點殺每一個神庭的至強。

集中力量,傷人十指不如斷人一指。

好像成功了……

第二日,小武受創,被大道秩序斬中背脊,讓其身軀差點從中間斷開。

神庭至高戰力,一個又一個的退下戰場,只靠林凡與羅剎及青月三人苦苦支撐。

天族帥帳中。

「主,也許是時候嘗試奪回三關了。」

魯王在笑,習慣性先給天族族長歌功頌德,讓天族族長喜笑顏開后,在提出決策性的提議。

天族族長眼眸眯起:「這件事本就是你一手謀划,你做主。」

魯王嘿嘿一笑,道:「若沒有主人的英明決策,用人不疑,奴哪裡可能有施展的地方?」

「去吧。」天族族長擺擺手,而後眼眸立起來:「但我不想再見到失敗。」

魯王拜下。

三天關。

本應受了重創的小諾與小武皆在,全都殺氣騰騰。

他們受創都不假。

否則不可能瞞過天族眾高層。

只不過,他們受創當然沒有天族以為的那麼嚴重而已。

一切都在可控的範圍內。

這就是一場苦肉計。

三天關城門打開,一隻只的軍隊,有序的從城門而出,向著嘉峪關而去。

暗中魯王等人陰森的盯著。

「大人,你的計謀成功了,三天關果然向嘉峪關支援。」

有人小小的拍了拍馬屁。

這是天族的高層。

但因為魯王一直都極為的被天族族長信任,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現在的天族中,已經鮮少有人敢忤逆他的意,也鮮少有人敢小覷他了。

魯王眼眸陰冷:「等他們的中軍出來,我們直取他們的中軍,如斬蛇一般從七寸處將之直接斬成兩段。」

「動!」

魯王大喝一聲,本隱在暗中,藉助大陣隱身的大軍齊齊殺出,地動山搖。

「你們上當了!」

三天關上,大將怒吼,並在剎那之間就齊射了一輪箭雨,當場釘殺了至少數萬人!

「不好!」

魯王大吼,怒道:「對方早有埋伏!」

身後,一群偏將當然眼神出現慌亂。

「沒辦法,現在只能前進不能退,別忘記,我們可都是在族長面前立下了軍令狀。」

魯王怒吼,並持戰劍當先朝著三天關內殺去。

「你去回稟族長,讓他在遣軍馬來援!」 央視,元宵晚會錄製後台。

衛青池在工作人員的導引下,來到自己的化妝間,發現裏面已經有人在了。

「韓老師!?」

韓雙今天穿着軍裝,看見衛青池也很高興,二人聊了幾句。

韓雙坦言自己對《向天再借五百年》這首歌的受歡迎程度始料不及。

「老百姓喜歡就是硬道理,別理人家說三道四。」

衛青池知道這是在說前段時間,金曲獎上徐玉章攻擊他的話。

可衛青池記得有記者採訪過他關於此事的看法,當時又一言不發。

「您服務軍,我服務民,軍民合作一家親。」

韓雙哈哈笑,還想再說什麼,衛青池這邊要化妝了。

衛青池的化妝造型是自帶的,他坐在那任人擺佈,拿手機發微信問林瀟在哪,是不是也已經到了。

林瀟說了房間號碼,衛青池對這又不熟悉,還是沒搞明白方位,打算等下去找找。

「青池,我一會兒去蔣老師那兒看看,你要一起嗎?」

蔣老師軍銜更高,男低音,唱過電視劇的主題曲。

衛青池反應算快的,問化妝師。

「我問一下···我這還要多久?」

造型師看看吳芷臉色,很懂事的把時間拉長了說:「起碼得個把小時吧。」

化妝師拿個什麼東西往他一邊臉上塗抹,衛青池轉過臉去跟韓雙說話。

「蔣老師也不認識我,我這富尊榮就像頭髮剪到一半,實在不好出去見人,要不我待會兒臉皮厚一點,自己去算了。」

韓雙沒什麼化妝造型的經驗,他們這類也不太需要,見衛青池這邊確實是個大工程,就說算了。

封英等他走了,房間里就剩自己人,才小聲埋怨:「哪有這麼問人的,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蔣老師」認為自己的低音是國內最好的,還抨擊過好幾個娛樂圈的明星,而流行音樂在他眼裏簡直不堪入耳。

這樣的人,衛青池跟他不僅不熟,甚至沒見過面,他為什麼要去打招呼。

這老韓不像是粗線條的人啊。

吳芷擺手:「不要說了,看看這是在哪兒?!」

過了二十幾分鐘,這邊完工了,衛青池帶着吳芷去串門。

走到林瀟化妝間門口,衛青池敲門。

「請進。」

衛青池推門,就見林瀟坐在椅子上,歪著頭揮手掌跟他打招呼,身後站着一個陰柔耳釘男正在擺弄她的頭髮,好像也快收尾了。

對面還有一個四十左右的豐腴女人,一身大紅長裙,近看皮膚有些暗沉。

房間異常的安靜,氣氛有些詭異。

衛青池先去跟外人打招呼。

「胡老師好。」

胡靜玉,本世紀前五年裏,最火的女歌手,04年被狗仔爆料插足人家婚姻,接着成功嫁給大富商,此後在許多公辦大型活動中登台獻藝。

胡靜玉不知道是不是不認識衛青池,沒給反應。

衛青池見鏡子裏林瀟皺眉,連忙走到她身後。

「瀟瀟,今天很漂亮。」

這裏人多眼雜的,衛青池盡量表現出一種生疏的客套。

林瀟小心的橫了一眼,小聲笑罵:「戲精!」

聲音雖然小,但是房間很安靜。

胡靜玉突然回頭大聲呵斥:「你再說一遍!」

衛青池橫移一步,把林瀟擋在身後,看着胡靜玉不解。

「胡老師,怎麼了?」

林瀟的助理、化妝師、造型師幾個人,也很快組成一把人型屏風,把她保護起來。

吳芷既奇怪胡靜玉的突然爆發,也詫異這邊林瀟隨行人員的反應。

胡靜玉指著衛青池:「不關你的事,你出去!」

「說我戲精?你個小丫頭片子,我紅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要不是我們闖出了好市場,能有你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