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只見中年人走到獨孤逍遙幾人身前,微微躬身。

「仙兒小姐,城主請你和你的幾位朋友到府上。」章顯微微說道。

聽到這話賴仙兒一愣,不知怎麼一回事,不由將目光看向獨孤逍遙。

似乎看出賴仙兒的迷惑,章顯笑了笑又道:「是賴神醫吩咐的。」

聽著這話,幾人心中的疑慮也就沒有了,原來賴辰已經知道幾人到了雲宗城了。

「那多謝章執法了。」賴仙兒道。

「沒事沒事」。章顯連忙搖頭,似乎賴仙兒的道謝會讓自己折壽似的,這更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不知道這個曾經殺伐果斷的狠人怎麼會對一個女子這麼熱情,難道是外面的私生女,然而對於別人的眼光章顯卻是沒有理會。

「小子,你知不知道城內禁止一般人的打鬥,更何況你打的可是執法隊。」王顯的話風突然一轉對著獨孤逍遙喝道,好像又回到了當年征戰沙場的氣氛,渾身透露出一股殺氣,一股來源於地階大圓滿的氣勢摻雜著的殺氣。

然而對於章顯所散發出的氣勢獨孤逍遙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覺,好像什麼也沒有感覺到似的。

「呵呵……不是只有一般人不準動手嘛!」獨孤逍遙笑呵呵的說道。

「那你認為自己不是一般人了。」

「當然。」

「哈哈……不愧是蕭白,能讓朝陽聖地吃虧,更讓朝陽聖地發出追殺令。」章顯突然大笑道,眼神不著痕迹的看了看一旁的王織織,與先前一副要隨時準備大幹一場的表情截然相反。

然而現在卻是沒人注意他了,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獨孤逍遙。


「他原來就是蕭白。」

「聽說他與朝陽聖地的聖子戰成平手。」

「而且手中似乎持有戮仙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群人眼神中透露出貪婪的目光。

「你們想都別想,現在蕭白正被朝陽聖地盯著,我們可動不了,而且戮仙劍是那麼好奪的,即便是天階在神器之下也不一定佔到便宜。」

「更強大的是聽說他將朝陽聖地的聖女給拐跑了,好強大。」

「??????」


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傳聞已久的蕭白,所有人都紛紛議論;此時的獨孤逍遙卻是名聲在外,沒聽過他名號的人真的很少;然而對於別人的議論獨孤逍遙卻是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走吧!」獨孤逍遙道,雖然不太在意別人的議論,但是坐在這裡被一群人看著也是不怎麼自在。

「好,我帶路。」看著幾人離去的背影一群人卻是沒有散開,繼續討論著獨孤逍遙。

??????

一座閣樓上。一個長得陰柔的青年看著獨孤逍遙離去的背影發出一陣冷笑。

「將消息放出去,說蕭白正在雲宗城內。」

不久,章顯就帶著獨孤逍遙幾人來到了一座府邸,整座府邸沒有太過繁華,看上去還有些古樸,但這更能體現出主人的氣質。

「就是這裡了。」章顯道,說完就向裡面走去。

幾人靜靜的跟在其後,進入了讓整座雲宗城的人都敬畏的地方。

哈哈哈??????

還沒走多遠,就聽見屋內傳來一陣大笑,聲音混厚,好像有人言談甚歡。

「城主,人已經到了。」章顯稟報道。

只見這時從屋內走出兩人來,一個自然是賴辰,只是現在賴辰看起來似乎與離開時更加蒼老了一些。

而另一個是一名中年男子,赫然是雲宗城的城主,整座城池的主宰。

獨孤逍遙幾人都仔細的看著來人,看看這位城主有什麼不同。

身穿一席暗青色長袍,雙目炯炯有神,身材長得有些粗曠,看起來似乎沒有心機。

但這樣更讓獨孤逍遙謹慎起來,身為亂城之主,更將整座城池管理的井丼有條的人,決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自己手中有戮仙劍是人人盡知的事,一些有著貪婪之心的人都已經暗中動作,朝陽聖地就是一個,只不過他沒有遮掩。

但一想有賴辰在,應該不會對自己不利,警惕的心也就放鬆了下來。

「這就是仙兒侄女吧。」章洪看著賴仙兒笑呵呵地道。

賴仙兒微微點頭,不知道這位城主怎麼會認識自己,更對自己如此上心。

「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按輩分來說你應該叫我一聲伯父」似乎看出賴仙兒的疑惑,章洪又道。

「章伯父。」賴仙兒微微點頭,但是對於小時候被抱過的事卻是記不起來了。

對於賴仙兒的表現章洪卻是絲毫沒有在意,還是相當的熱情,好像將賴仙兒當做自己的女兒一般。

一旁的賴辰卻是沒有說話,臉上掛著一絲哀愁,只是沒有人注意到。

「這就是如今聲名遠揚的蕭白了吧!」轉過頭,章洪對獨孤逍遙說道。

獨孤逍遙點了點頭,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能讓朝陽聖地吃虧,還拐跑了聖地的聖女,真是厲害。」

聽了這話,獨孤逍遙不由一愣;拐跑聖地聖女,這是怎麼回事,不由將目光看向王織織,只不過對於獨孤逍遙的目光王織織直接無視了。

「你還不知道嗎?現在朝陽聖地正發出追殺令追殺你,原因就是你將聖地聖女劫持了。」章洪呵呵笑道,說完將目光還看向一旁的王織織。

獨孤逍遙一陣無語,路上也聽說朝陽聖地發出追殺令,只是自己也沒有仔細打聽,拐走聖女,是你們聖女自己跟我走的好不好。

不過獨孤逍遙也沒太過糾結,這隻不過是一個理由罷了,想對自己出手有很多理由,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恐怕王朝陽已經知道自己壞了他的好事,而且還想奪得自己手中的戮仙劍。

「哈哈,你放心,在我雲宗城內,量他王朝陽也不敢來。」章洪又說道。

「原來雲宗城和朝陽聖地的關係不那麼好啊,怪不得這雲宗城的城主會高興朝陽聖地吃虧呢。」獨孤逍遙暗暗鄙視。

啊~~~

這時,一旁的小馨兒打了個哈欠。

「大哥哥我困了。」 「大哥哥我困了。」小馨兒揉了揉眼睛說道;沒辦法,這幾天的趕路休息的時候確實少了點。

「仙兒侄女也累了,快先休息吧!」看出賴仙兒幾人的神態不太好,章洪連忙說道。

「那間房子已經空著二十多年了,就是為賴大哥準備的,雖然沒人住,但是卻有人收拾。」

「那還空著呢。」賴辰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是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章洪的性格。

奔行了近十天的時間,幾人終於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下了。

??????

三天後,距雲宗城北門一百里的一處山村。

「這就是織織姐的家嗎?」看著眼前貧瘠的小山村,賴仙兒怎麼也沒辦法與眼前超然脫俗的朝陽聖女聯繫到一起。

「是啊,這就是我從小生活的地方,只不過十年前離開了一會,現在終於可以回來了。」王織織感慨的說道,看著小山村語氣有些哽咽,就好像離別多年的孩子又回到了母親的懷抱。

「可以開始了。」王織織轉頭對獨孤逍遙說道。

「真的想好了。」獨孤逍遙又問道。

「嗯!」王織織輕輕點頭。「如果不除去我身上的那道氣息,他們還會找上我的,從今以後我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活著。」

一旁的賴仙兒聽得雲里霧裡,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麼,但是她卻沒有說話,因為她感到一股異樣的氣氛,好像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獨孤逍遙卻是沒有理會一旁的賴仙兒,此時他正調整自己的狀態。

片刻,只見他那雙眼鏡竟然慢慢變色,變成了一雙晶瑩的銀白色,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讓一旁的賴仙兒看得有些害怕,好像身邊的親近之人突然消失了一般。

嗖!

獨孤逍遙伸出了他那帶有漩渦的手向著王織織罩去;只見王織織身形一震,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飛出體外,一臉的痛苦之色,但還是咬緊牙官。

噗!

突然,一股邪惡的氣息從王織織的體內沖了出來,好像是要逃跑,對此獨孤逍遙依舊面無表情,雙手虛空一抓,一股龐大的吸力傳來,空間帶著一道道細微的裂痕。


沒有絲毫的意外,那道氣息被獨孤逍遙吸收而盡。

於此同時,黑淵潭深處傳來一聲怒吼。

「是誰,到底是誰……」

「仙兒,快封住她生機的流逝。」此時獨孤逍遙雙眼已經恢復過來。

看著瞬間變得蒼老的王織織,賴仙兒一陣失神。

「仙兒!」獨孤逍遙又叫了一聲。

「哦!」此時賴仙兒才回過神來,雙手連忙施展針法,瞬間王織織身上就出現八八六十四根銀針,六十四根銀針以一種鎮勢將王織織的生機封鎖住,但是還是阻止不了那生機的流逝,雖然流逝的很慢。

「織織姐……」看著王織織的模樣,賴仙兒不知如何是好,原本清秀脫俗的聖女如今卻變得如此蒼老,烏黑的秀髮變得有些慘白,臉上也帶著絲絲皺紋,讓人有些不能接受。

「呵呵……仙兒,不用在意,我覺得現在很好啊!」王織織用著有些沙啞的嗓音說道。「有一種掙脫束縛的感覺。」

此時的王織織,身上已經沒有原本的昏暗,雙眼變得有神,好像鳳凰浴火重生一般。

「好了,我要回家了。」王織織輕輕的說道,便沒有再理會獨孤逍遙兩人,步履蹣跚的向著村莊走去。

向著自己的目標,沒有一絲迷茫,有的只是微微的膽怯。

看著王織織離去的背影兩人失神了好一會。

「我們回去吧!」獨孤逍遙說道。

————————

「仙兒,不要讓人打攪我。」回到雲宗城后,獨孤逍遙感覺到體內一陣悸動,好像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一樣。

密室內,獨孤逍遙雙目緊閉,周身覆蓋一股玄奧的氣息。

將神識侵入體內,獨孤逍遙感到自己的體內有幾股莫名的氣息這在慢慢融合,那幾道氣息赫然是曾經吞噬的邪惡氣息,獨孤逍遙原以為它們已經消失了,不知怎麼還會在自己的身體裡面,沒有輕舉妄動,獨孤逍遙靜靜地觀察體內的變化。

漸漸的,只見四道氣息慢慢牽引,慢慢的向著獨孤逍遙的氣海匯去。

轟!

還沒等獨孤逍遙有所反應,四道氣息豁然融合到一起,而後突然爆破,隱晦的氣息充滿獨孤逍遙的整個氣海。

但是那股邪惡的氣息卻是沒有侵蝕的意思,獨孤逍遙感覺到這股氣息好像與自己融合了,完美的融合到了自己的血肉中,好像那原本就是自己身體裡面的東西,一切都那麼自然,身體更加趨近完美。

就在這時,一股龐大的靈氣也向著獨孤逍遙體內涌去。

——————————

「呵呵,五長老,八長老,沒想到你們聖地對這個蕭白這麼上心啊,居然連你們都來了。」朝陽聖地共有八大長老,都已經在地階大圓滿的境界,傳聞前三位長老都已經試圖衝擊天階,只是如今天地靈氣枯竭,衝擊天階的風險又大,不知道有沒有成功。